等到林傲雪的车子停下,苏锐便直接钻到后座上,gmc房车的空间确实比较爽,吃早餐绝对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地方。

    当然对于苏锐来说在这种车上不仅方便吃早餐,睡觉也很合适。

    “嗨美女,早餐来啦?!钡绷职裂┛吹剿杖窀约郝虻脑绮偷氖焙?,顿时有些愣住了,这都是什么啊油条豆浆,茶叶蛋,肉包子林傲雪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个苏锐是在说他买的东西那也叫早饭

    “我说了我没吃早饭?!绷职裂┑?。

    “是啊,这难道不是早饭吗”苏锐把袋子往林傲雪的脸前一举:“你看,热乎乎的大肉包,刚出锅的茶叶蛋,炸的香喷喷的油条,我都没嫌麻烦,还给你打包了两样小菜”

    “苏锐?!绷职裂┌阉杖竦幕案蚨?,冷冷的看着他。

    “干嘛被我的细心周到感动了吗”苏锐扬起脸来,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灿烂的微笑。

    “你以后不要再传染给我妈了?!绷职裂┧档?。

    “什么传染”苏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林傲雪说的是什么事情。

    “来,快吃吧?!彼杖癫挪还芰职裂┧档朗鞘裁?,就把早餐袋子塞到她的手里。

    林傲雪看着这所谓的早餐,忽然发现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来,我教你吃?!彼杖窳礁种改笃鹨桓吞?,干脆利落的咬上了一口,“真香”

    对于这种不健康的油炸食物,林傲雪之前是从来不会沾的,可是,不知道为何,她看到苏锐那满嘴油光的样子,忽然想起来自己那天和苏锐在小吃一条街上的情形,心中竟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她伸出葱白一般细腻雪白的手指,捏起油光光的油条,学着苏锐的样子,也咬了一大口。

    入口油香,再嚼下去,满嘴都是甘甜。

    林傲雪大口嚼着,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油渍。反正已经有了在小吃一条街上的经历,她也是轻车熟路,很快就进入状态了。

    很快,林傲雪的饭量再一次超常发挥了,除了那被苏锐吃掉的一根油条之外,竟然把所有的早点全部扫荡一空。

    看着林傲雪用湿巾擦手的模样,苏锐的嘴角掠过志得意满的笑容,把女神打落凡尘计划,终于更进一步了。

    林傲雪擦完嘴,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苏锐戏谑的目光,脸上刚刚柔和一些的线条又开始浮上了一层冷意。

    这姑娘还在真是人如其名啊。

    “怎么,吃饱了就要骂厨子”苏锐丝毫不客气地报以冷笑。

    林傲雪不吭声,只不过用高跟鞋踩了苏锐的脚面一下

    “嘶”

    被高跟鞋这么一戳,苏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也算亲密接触了

    一想到这一点,苏锐的表情顿时柔和了下来,嘿嘿,咱这不是有被虐待的潜质吗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还是女神林傲雪第一次主动接触自己啊

    林傲雪坐在对面,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苏锐挨了一脚踹之后还自得其乐的模样,很是有些不解。

    这算是贱到了极点吗

    早晨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之后。李阳便换上一身非常庄严肃穆的黑色西装,这身西装只有他在出席葬礼的时候才会穿。

    当然,如果苏锐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恐怕会气的暴跳如雷,其实李阳只不过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而已。

    现在李阳已经彻底的意识到,今天将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天,苏锐给了自己一夜时间来思考,就是等着自己上门,如果还傻乎乎的自以为逃过了一劫,那么自己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个来自于首都的顶级大少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就像之前的薛洋,就像之前的宋亿利。

    而且,今天早晨李阳已经得知了宋亿利一个肾都被打爆的消息,他并没有任何的惊恐,也没有任何意外,仿佛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如果苏锐不做这些事情,那才有些不正常。

    当然,作为宁海本地的黑道老大,他确实有这样的眼界,按理说宋亿利被打,他应该也不会好过,可是在李阳看来,这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落得这样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苏锐权当是在帮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当时宋亿利想要通过泰隆生取自己而代之,在薛洋面前的表现可以更好一点,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泰隆生自然丢人丢到姥姥家,宋亿利自己也被苏锐打成了半残废,想到这里,李阳不禁有些快意,是的,就算苏锐不出手,李阳自己也会动手的,只不过要多费很多的周章,苏锐却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这件事,说起来李阳还是要感谢他的。

    感谢与恐惧并存,只是后者的成分要更大一些。

    “出发吧?!?br />
    在即将出门前,李阳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的属下说道。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是极为严肃极为紧张极为忐忑的,就像当年他第一次带着青龙帮的弟兄们出去砍人时表现出的那样。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的,多年以前的李阳一定不会想到,在自己几乎已经功成名就的时候,又要重新面临如此艰难的抉择。

    可是,既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他已经选择了这个赌注,那么就要把这个赌局继续下去。李阳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苏锐的身上,他要通过自己这么多年看人选人的眼光,通过自己这么多年钻营攀爬的经验,来改变自己下半生的命运。

    此时正值上班的高峰期,必康集团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苏锐和林傲雪的房车就在必康主楼的门厅停着。

    当然,这个停车位置也只有林傲雪和林福章的车子才拥有。两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中走了出来,林傲雪依旧冰冷如山,苏锐继续大大咧咧,脸上挂满笑容,看到此情此景的所有人更加不再怀疑这两个人同居的事实了

    如果没有同居,为什么每天早晨都能一起上班,每天晚上都一起下班还能比这做的更裸吗

    必康的众多男性同胞一直羡慕着苏锐的艳福,从来不曾停止过。他们总裁林傲雪虽然冰冷了一点,但身材相貌气质绝对没得说,该小的地方小该大的地方绝对不小,而且又是妥妥的超级富二代,能够省却一个男人多少年的奋斗啊苏锐把林傲雪泡到手,整个必康集团以后还不都是他的

    这种情形只是简单的想象一下都让人心生羡慕

    苏锐并不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非常坦然地接受众人的注视,当然,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的不自在。这货还恬不知耻的跟大家笑呵呵地打招呼,俨然一副集团姑爷的模样。

    薛如云正好也走过来,她远远地看到苏锐,也看到林傲雪,笑了笑,和苏锐对视了一下,两个人心照不宣。

    苏锐看着薛如云的丰满身段,眨了眨眼。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忽然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由于这惊呼声实在是太大太响,苏锐和林傲雪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转头看去,广场上缓缓开来了一排奥迪a6l车队,清一色的黑色车,估摸着有十几辆,显得极为的霸气嚣张

    而在车队的中间,行驶一辆凯迪拉克escade,很显然这辆霸气无比的suv就是整个车队的最核心了

    “这是什么情况”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林傲雪的同时也做了这个动作,当然他们彼此都没有发现这个微小的细节。

    “这是怎么了,哪个大老板要来居然那么大的排场”

    “哎呀,你胡说什么,哪里是什么大老板要来呀,我看是黑社会要来上班吧,你没看到哪清一色的车牌照,要不是黑社会能搞到这些吗”

    “我觉得没错,你看看坐在车子里面的人,每一个都是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你见过哪个正规企业是这样的,绝对是黑社会,我打包票?!?br />
    “不过话说这黑社会看起来也蛮壮观蛮有范儿的感觉酷酷的”

    广场上的人们议论纷纷众人都惊疑不定,不知道这突然亮相的拉风车队此时选择在一大早来到必康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要来砸场子

    不管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目的地都是必康。

    果然,车队在必康主楼的门厅前缓缓停下,奥迪车门打开,前后左右四个门各出来四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整齐划一

    这些人西装革履,但一看就不是善茬,有的人甚至脸上还有刀疤,整个起场面的气氛因为这些人的出现而在瞬间变得肃杀起来

    苏锐轻轻地道一句:“有点儿意思?!?br />
    林傲雪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最中间的凯迪拉克车门被一个戴着白手套的黑西装男打开,同样是一身黑色西装的李阳从其中走出来面色肃穆

    作为黑社会老大,李阳并不太经常抛头露面,必康公司的员工认识他的人也不太多,当然,有些消息比较灵通的人还是不太确定地认出了这位黑帮老大

    李阳来了

    ps:感谢书友2801040和老狼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