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有应得吃里扒外

    听到这句话,宋天祥的眉毛狠狠地皱了起来。

    无论自己的儿子究竟有多么的不堪,无论他对儿子有多么严厉的训斥,但是他可以训,绝对不会允许别人也出言侮辱

    即便对方是宁海的黑帮老大,宋天祥也绝对不在乎

    可是,正当宋天祥准备怒斥李阳的时候,后者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嘟嘟声,宋天祥实在气不过,于是又打了过去。

    李阳接通之后,对着电话那端恶狠狠地说道:“宋天祥,我可以保证,如果你再敢因为这件事情缠着我,明天早晨醒来,你会发现你的天祥集团已经变成一堆废墟”

    再一次被挂了电话,宋天祥气的直接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昂贵的奢侈品手机瞬间变的四分五裂

    “该死的混蛋你以为你这样我就对付不了你了吗”宋天祥喘着粗气说道,一旁的秘书见此,不禁惊讶无比,因为自从他进入天祥集团以来,就从来没有见过董事长发那么大的火

    今天对于李阳来说,无疑是他人生中极为艰难的一天,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脑海中完全是苏锐的样子。

    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为什么就能够透出这么一种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心颤之感

    这么些年来,经过自己的辛苦打拼,李阳在宁海也算有了一点成绩,不,不仅仅是一点,在别人看来,这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毕竟,他可是被称为为宁海的黑道老大,每天晚上都能看到性感漂亮穿着极少的模特为他走台,每天晚上都能搂着一大群漂亮妞睡觉,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夜夜笙歌,时时刻刻都躺在和肉海之中

    这样奢侈而奢靡的生活,每个人都想拥有,可是每个人想拥有却不一定能成功,李阳拥有了,就是他的成功。

    可是,这个社会总是分阶级的,李阳的所谓成功,在某些人看来,完全是不值一提。他辛苦打拼所取得的那些成绩,在某些出身于超级世家的子弟眼中,他们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足以拥有那么多的光环了。

    李阳那么多年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拼着命才获得的地位,某些人只要轻轻动动手指,就能把他推翻掉,而来自首都那个神秘世家的人,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以前的李阳是井底之蛙,以为自己很坐拥宁海,别人看到他都得敬着让着躲着怕着,可是他没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会把他震慑到这种地步。

    这种震慑不仅源于这个年轻人恐怖至极的实力,也源于他那强大无比的家族。李阳知道得罪了这个家族出来的人,真的是没有人能救得了自己,他们在华夏所拥有的绝对话语权,绝对是说一不二无人可比。

    因此,在确认了苏锐的真实身份之后,李阳就开始极度惶恐起来,他知道苏锐之所以放任自己逃跑,绝对不是要放自己一马

    人是他李阳找来的,场子也是他砸掉的,那些受伤的人也都是他的手下,这么明显的证据,这么多的漏洞,还有那么多的愤怒,苏锐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以这样大世家子弟的眼界和眼光,以及他们所拥有的那些恐怖的手段,李阳确信,苏锐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说不定他让自己溜走只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说不定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

    站在他那样的地位上,站在他那样的高度上,的确可以对自己不屑一顾

    想到这儿,李阳不禁感到一阵阵心酸

    是啊,自己艰苦奋斗打拼了那么多年,刀尖舔血的日子一天天的过,还不及人家含着金汤匙出生一天不用奋斗

    这个社会,即便再讲求表面上的平等,但阶级是绝对不可以无视的,人比人,气死人,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明显,就是这么让人感到无力

    大半夜之后,李阳实在睡不着,便干脆起床,把自己的两个心腹叫来陪自己喝酒,三个人就干掉了三瓶茅台

    喝完之后,李阳终于能够睡个好觉了,不过他也不能睡得太久,因为他给自己第二天安排了一个很关键的计划,这将是一个能够改变青龙帮、也改变他人生的计划

    相对于别的黑帮老大来讲,李阳并不是特别有勇气特别有拼劲的那种,他同样也不是特别有血性的男人,以南方男人的性格来说,他比较善于钻营,善于见风使舵,善于溜须拍马,当然,自从他当了所谓的黑帮老大之后,这种溜须拍马的特质也已经消失多年,在他身上很久没有显现了。

    这种善于钻营善于逢迎的人往往很精明,能够准确地判断方向,准确的站好队,事实上,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能保持从头到尾不站错队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本事了。

    若干年后的李阳,回想起这个带给他重大转变的日子,总是唏嘘感慨个不停,的确,今天将会与以往的所有日子都有所不同。

    苏锐昨天晚上又是半夜才回去,采用深度睡眠法深度睡眠了两个小时,恢复了神采奕奕的精神状态。唉,自从来到宁海之后,经常睡不成好觉,对于苏锐讲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在某些时候,床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即便床上没有女人。

    即便再忙也要苦中作乐,享受生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昨天晚上苏锐对薛如云所说的那样无论再怎么样,也要热爱生活。

    苏锐是这么说的,自然也是这么做的,否则的话,生命让他经历了那么多的黑暗往事,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和往常一样,早晨起来锻炼洗漱了一下,他便晃晃悠悠的去以往那个小笼包子摊上吃早餐,回到宁海这么多天了,他最喜欢吃饭的地方竟然是这家早餐店。但谁也不知道,苏锐是吃早餐的心思更多一些,还是想要见到叶冰蓝的心思更多一些。

    不过今天倒是没有见到叶冰蓝,这让苏锐有点小失望,这个坚持每天早上锻炼的姑娘,去了哪里呢

    每天早晨遇见倾心的笑容,是一件比较美好的事情,可是如果某天早晨遇不到这样的笑容,那就会有些怅然若失了。

    苏锐吃了一笼小笼包,然后抹了抹嘴巴,觉得今天这小笼包好像也没了滋没味儿,不像平时那么好吃了。

    “喂,来接我?!彼杖窕氐骄频曛?,给林傲雪发了这么一条短信。

    林傲雪正在家里吃着小米粥,手机响了起来,她抬起头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把手机搁在一边,一言不发。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林傲雪在心中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她母亲魏淑玲忍不住笑眯眯问道:“傲雪,一大早那么忙呀,谁给你发的短信”

    林傲雪没注意到的是,此时她母亲的眼中闪动着浓浓的八卦光芒,是的,女人都是天生就八卦的动物,无论是十八岁还是八十岁,终究逃脱不了这两字,终究跳脱不出这个圈子。

    就连林傲雪这种冰山女神,不也有时候控制不住的去探究一下苏锐的过去吗

    “没事,妈?!?br />
    林傲雪淡淡地回道,她继续小口抿着小米粥,很香很甜,美女就是美女,在什么方面都具有优势,连喝小米粥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好看。

    魏淑玲的八卦之心没有被满足,显得很不满:“你这丫头真是的,什么都不跟妈说,你还拿我当你的亲妈吗”

    林福章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说道:“傲雪不愿意说,你就别问了,整天操心这操心那的,也不觉得累?!?br />
    魏淑玲一听,更不乐意了:“嘿,你说我操心什么了我就是操心咱们女儿的终身大事,难道这有错吗她工作那么忙,不在办公室就在实验室,连谈朋友的时间都没有,早晨吃个早餐都有人来发短信,我就想知道给她发短信那个人是谁又怎么了说不定这就是咱们女儿谈的男朋友呢”

    林福章无奈,面对老婆的机关枪,他那么多年也没找到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你瞎猜什么呢”

    “我怎么可能是瞎猜她谈恋爱之后藏着掖着没有让咱们知道,偷偷摸摸地进行地下工作着也不是不可能啊,而且你看咱女儿虽然平时冷冰冰的,但是面冷心热,我跟你说我研究过咱们女儿的星座,她这个狮子座啊,一旦全身心的投入到恋爱中,那么就一发不可收拾啊,绝对是一熊熊烈火可以燎原之势”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林傲雪已经数不清自己头上有多少道黑线,自己的母亲是不是在家呆的太久,而没有人陪她讲话,怎么越来越有成话痨进化的趋势呢而且是终极话唠

    “妈,你烦不烦”林傲雪眉头微微一皱,又轻轻喝了一口香甜的小米粥,直接把碗放下了。

    “你看你看,妈妈都是为你好,说实话,你二十好几老大不小了,要不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嫁出去,等到三十岁以后你可就是剩女啊,还有我跟你讲女人一到了三十岁以后皮肤也松弛了眼袋也出现了也没有以前水灵了,最关键的是生育方面要趁早啊,再晚几年你就是高龄产妇,到时候会面临很多不必要的风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