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亿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眼无光。

    自从手术之后清醒过来,他就一直是这个表情,无论谁来喊他,无论谁来照顾他,都不能让他的脸部肌肉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

    当然,就算宋亿利的表情出现变化,也不可能被人看到,因为他的脸上已经打满了绷带由于苏锐的暴力踩踏,让他的脸和柏油路面相摩擦,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对于这种伤害,医生并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小心再小心的把脸上的伤口用针缝合起来??墒钦庋突嵩诹成狭粝掳毯?,现在宋亿利的年纪已经二十好几了,依靠他自己的皮肤代谢,几乎不可能在后期掩盖掉这样的伤痕毕竟是横七竖八的缝了好几十针。

    以后半边脸上都是疤痕,这位天祥集团的少爷还怎么出去见人恐怕也只能去南韩整容了

    宋亿利盯着天花板,眼睛之中毫无生气,不过此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血气上涌,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到了病床上

    苏锐的那一脚重若千钧,狠狠的击中了他的腹部,造成了极为严重的腹腔内出血

    可是,最严重的还不是这个,由于宋亿利吐血的动作牵扯了后背上的伤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喊了出来

    什么背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苏锐最后的那一记重拳,隔着宋亿利的皮肤,却把他的右侧肾脏给震荡的彻底报废,肾脏内部的所有组织全部被破坏

    这一招是完完全全的隔山打牛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伤痕,可是里面却已经被破坏殆尽

    一个肾脏被打爆,也让那颗肾里的尿液全部散落腹腔,肾动脉和肾静脉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医生只能采取了肾脏摘除手术,否则的话,如果多耽搁一会儿,宋亿利的性命可能都保不住了

    由于腹腔积水严重,到现在宋亿利的肚子上还插着三根管子,不断的往外面排着积液

    人体有两个肾脏,即便摘除了一个之后,另外一个还是可以继续发挥作用,而且能够被激发出更大的功能,因此苏锐还是手下留情了,如果他把宋亿利另外一颗肾脏也给打爆的话,那么这位宋家的大少爷就得等着把他老爹的肾脏也挖出一个来给他做肾移植了

    在肾移植之后,为了避免身体出现排异反应,还要坚持服用很长一段时间让免疫系统变得迟钝的药物,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极大。

    如果宋亿利下次再敢惹事的话,那么苏锐绝对不会只把他的另外一个肾脏也打爆,或许,他会把宋亿利整个人给抹杀掉。

    宋亿利攥了攥拳头,身体却提不起任何的力量,就连这么一个如此简单的握拳动作都不能顺利完成了

    这一场手术,让他元气大伤

    宋亿利吐了一大口血,立刻有特护上来帮他清理。

    在宋亿利的身旁,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五十岁的样子,带着金边眼镜,脸型和五官看起来和宋亿利有些相似。

    他就是宋亿利的父亲,也是天祥集团的董事长宋天祥

    在宋天祥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贵妇,她正在抹着眼泪。

    毫无疑问,这位就是宋天祥的妻子、宋亿利的妈妈胡清欢。

    胡清欢看着自己儿子的凄惨模样,想要上前,却又不敢,生怕弄疼了他,自从清醒过来,宋亿利已经连吐了好几次血了

    都说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儿子受伤,母亲疼在心里。当胡清欢知道宋亿利的伤势如此之重的时候,直接昏过去了。

    “天祥,你快想想办法,说是咱孩子受到了外物撞击才变成了这个样子,一个肾脏都被打没了啊得多重的手,得多狠的心天祥,你一定要给咱儿子报仇啊”

    胡清欢摇晃着宋天祥的手臂,这些话她一上午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宋天祥从头到尾都是一言不发,脸色阴沉。

    “天祥,他还是不是你儿子你怎么就不能说句话呢你这个当爹的怎么就那么狠心”胡清欢实在受不了自己的丈夫了,开始用手臂捶打着他的胸膛。

    “够了”宋天祥一把把媳妇推开,怒道:“都哭了喊了一上午了,你有完没完”

    “什么叫我有完没完他是你儿子,也是我儿子,看他被打成这个样子,我能好受吗”胡清欢的两个眼睛都哭肿了。

    宋天祥实在是不爽了:“你整天在家里呆着,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咱们的这个好儿子,可是干了不少的好事今天受这么重的伤,完全就是他在咎由自取”

    “宋天祥,你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说儿子咎由自取他的一个肾都被打坏了啊你怎么忍心说出这种话来”

    “我能什么意思我怎么不忍心你知不知道,他都跟黑社会搅合到一起去了跟黑帮老大李阳称兄道弟,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不想着好好努力把集团经营的更好,却总要走捷径,心术不正,心术不正”

    “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儿子他从小一直心地善良,怎么就心术不正了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为了咱的公司好,都是为了咱的家好”

    “妇道人家,知道什么你看看你把你儿子宠成了什么样子”宋天祥有些愤怒:“你知不知道,他从公司的账面上私自支走了一千万,就是为了把一个叫做泰隆生的亡命之徒给请到华夏来那个人是三国通缉犯,宋亿利还要跟他搅合在一起,这简直就是把集团往火坑里推如果媒体曝光了,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千万,做什么事情不好,非得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胡清欢被丈夫的话吓的愣住了,很显然作为一个整天想着去哪里逛街去哪里旅游每天就是抱着狗狗晒太阳的贵妇来说,什么通缉犯什么黑社会,距离她都太遥远了些。

    “所以说,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只能说他是咎由自取我说错了吗”宋天祥的眼睛中都要喷出火来,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怒道。

    “可是,天祥,你难道就要这样放过凶手吗你知不知道,咱们的儿子差点死了啊他要是没命了,我可怎么办”胡清欢又开始大哭起来。

    宋天祥沉默了两分钟,才说道:“一码归一码,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个清楚,那些打我儿子的人,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一定要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让我儿子体会到的痛苦,我会加倍还回去”

    能够单枪匹马创建那么一个大型制药集团,光凭着守法经营可是不够的,必须要配合上一些高明的手腕才可以

    胡清欢抹着眼泪点了点头,在这个家里,她确实做不了什么主。

    “天祥,亿利被打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雪娇”胡清欢忽然问道。

    “雪娇不要告诉她了吧?!彼翁煜樗伎剂艘幌?,还是说道,“她从小就疼她弟弟,如果知道亿利被人差点打死,恐怕她得立刻从首都赶过来,现在对于她而言正是最关键的时期,还是不要打搅她了?!?br />
    “嗯,那好吧?!焙寤端蛋?,抹了把眼泪,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宋亿利,轻轻叹息道:“这次对亿利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希望他能够缓过来吧?!?br />
    宋天祥叹了一口气:“邪路不可走,这都是在拿生命开玩笑,不珍惜生命的人,生命也不会珍惜他?!?br />
    说完,这位天祥集团的创始人便转身走了出去,胡清欢看着自己丈夫的背影,神色纠结。

    “给我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帮我约一下李阳,我要和他见面谈一下?!彼翁煜樽叩矫趴?,对恭恭敬敬等在那里的秘书说道。

    “现在吗”秘书问道。

    “就是现在?!彼翁煜樗蛋?,摆了摆手,道:“算了吧,我自己问?!?br />
    他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让秘书去问李阳显然有些不合适,二者的地位太不对等。

    宋天祥拨通了李阳的号码,在接通之前调整了一下心情。

    “喂,李老板吗我是宋天祥,宋亿利的父亲?!彼翁煜橹案钛舨⒚挥泄嗟慕涣?,因为在他的眼中,生意人和黑道人物牵扯太深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说能够暂时的获得?;?,但是到了后期肯定岌岌可危。

    宋天祥比李阳大好几岁,但谁让对方是宁海的黑帮头子呢,因此还是尊称他一声李老板。

    电话那端的李阳听了这句话,眼中的愤怒顿时变得更加浓郁。

    “宋天祥我没去找你,你倒好意思还打电话给我了”李阳冷笑。

    宋天祥顿时有些愕然:“李老板,请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阳的声音充满了奚落和嘲讽:“误会我们之间没有误会?!?br />
    “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只是因为我儿子宋亿利被人给打成了重伤,李老板你和他平日里的关系不错,我想请你帮我提供一下线索,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br />
    不提宋亿利还好,一提这个家伙,李阳更加不爽:“被打成了重伤真的是大快人心啊。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落到这样的下场,真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