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李阳坐在车里,听着手下的汇报,还有些惊魂未定。

    按理说,这种慌张的情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好歹也是宁海的黑道老大,至于这样失态吗

    “大哥,死了两个兄弟,重伤十二个,几乎都是被一刀斩断胳膊,不过应该还可以勉强把断臂接回去?!?br />
    李阳没有吭声,只是手指却在隐隐发颤。

    那个来自首都的顶级大少,怎么就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就算是自己手下最顶尖的高手也不能这样啊

    “大哥,他实在是太强了,一刀斩断七个人的胳膊,真的只是一刀”负责统计伤残情况的手下也有些心有余悸:“我当时在现场,就看到他人转了个身,刀光一闪,一群人就全部没了胳膊”

    李阳觉得自己简直难以呼吸,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一般简直全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在发颤

    顶级大少果真是顶级大少,尤其是出自于那个极为优秀的家族中若非如此,怎能降服的了桀骜不驯的泰隆生

    “大哥,他杀的两个人,都是我们的堂主,全部是被军刺穿透了喉咙?!笔窒氯艘簿醯米约旱纳舴浅5母缮骸澳闼翟勖且灰ň?br />
    李阳瞪了他一眼:“你脑子坏掉了黑社会在火拼,你居然想报警你让警察抓谁别看咱们跟几个局长的关系好,可是他要一亮出自己的身份,就算咱们的关系再硬也得完蛋”

    “大哥,有那么严重吗难道他杀我们的兄弟,我们就这么算了”

    “那些兄弟,都是咱们的精英,落到这个结局你以为我不心疼你以为我不恨”李阳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位爷要杀人,我还能说什么此时他没找到我的头上都是我的幸运了。如果有一天他要杀我,我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br />
    闻言,车厢中一片沉默。

    的的确确,苏锐今天晚上的惊艳亮相实在是惊爆了他们的眼球,无论是那一身强悍的功夫,还是一言镇压泰隆生的威势,都让他们心生恐惧。

    “大哥,那你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如果他真的集合人手找上门来呢”

    “他哪里还用得着集合人手,一个人过来就足矣了”

    李阳的声音带着一丝凄惨和浓浓的落寞

    “你们明天早晨直接去我家接我,我要负荆请罪,我要去求他的原谅?!崩钛暨诉?,说道:“为了我,也为了你们,为了青龙帮能在宁海好好的存活下去?!?br />
    手下人看着李阳的侧脸,清晰的发现了他鬓角冒出来的白发

    所有人都离开了,场地上只剩下了苏锐和薛如云,还有渐渐随风飘散的血腥味。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谢谢你?!毖θ缭频拿理幼潘杖?,眼神真挚。

    的的确确,如果没有苏锐的话,今天的后果不堪设想,两百多人在黑帮老大李阳的亲自指挥下冲进酒吧又砍又杀,自己肯定抵挡不了,最终结果一定是被薛洋给掳去,到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可就可想而知了

    薛如云知道,大恩不言谢,可是这样的恩情,就算她以身相许都报答不了。

    而且,在薛如云的眼中,苏锐的身份已经是越来越神秘,一个拥有这般身份的人,需要自己来以身相许吗或许他根本都瞧不上吧

    等等,以身相许如果苏锐听到了,恐怕还真的觉得可以一试

    “我都说过了,如果你继续这样说感谢的话,我会继续打你屁股?!彼杖窨戳丝囱θ缭频耐尾?,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刚才薛如云踢薛洋的那一脚,让苏锐清晰的瞥见了裙底风光。虽然她穿着安全裤,但是那饱满的大腿还是被苏锐尽收眼底。

    “别说打屁股了,就算是以身相许,我也报答不了啊?!毖θ缭浦沼谒党隼葱闹械南敕?,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苏锐的眼睛顿时一亮,看了看薛如云那饱满挺翘的身材,还真是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这货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泄了气,然后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说道:“这个就不用了吧,自己人,别客气啊?!?br />
    薛如云又长又媚的眼睛中似笑非笑:“你确定吗真的不用我报答”

    “真的不用,真的不用,嘿嘿,我是正人君子,比柳下惠还柳下惠,哪能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那根本不是我的风格?!?br />
    薛如云往前站了两步,更加靠近苏锐,后者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呼出的温热气息。

    “那好吧,在这个问题上我得尊重你的意见?!?br />
    薛如云说罢,便转过身子,朝着酒吧走了回去。

    苏锐看着那风情万种的背影,直接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真不争气真不争气,明明就是个小人,装什么正人君子啊这下好了吧,到手的熟鸭子又飞了”

    薛如云的嘴角掠起一丝笑容来。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苏锐真的很怕自己在那个方面丢人,薛如云这个极品熟女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是无限大的诱惑,苏锐只不过拍了她的屁股一下,就让自己心旌荡漾一个小时,如果真的要真刀真枪的来上一场的话,那还不得秒射啊

    “被砸成了这个样子,恢复原状得不少钱吧?!彼杖窨戳丝匆黄墙宓木瓢?,闻着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息,说道。

    “确实需要一些钱,不过你制止的比较及时,也就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毖θ缭瓢焉⒙叶钋暗耐贩⒏У蕉?,“凭我在必康集团一年的薪水,也就足够了?!?br />
    苏锐一笑,似乎完全没有把这笔数额不小的钱当成一回事。

    “可是这笔钱无论如何也也不该你来出,你放心,我会让李阳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彼杖袼档秸舛?,眼中释放出一抹耀眼的精芒来:“他砸了你的酒吧,就得赔你一个新的,他伤了你的人,就得来做你的狗?!?br />
    苏锐这话说的很不客气,甚至有些粗俗,可是却非常清晰也非常凌厉地传递出来了他的想法,站在他身旁的薛如云清晰的感觉到了从苏锐的话语中传递出来一种无坚不摧的锋锐意味

    让黑帮老大李阳来当狗如果在旁人听来,这得是多么二百五的人物才能说出这种话恐怕首都的那几个大少都做不到这样吧

    可是薛如云却丝毫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伪,在她的眼中,苏锐确实拥有说这话的资格。

    苏锐用脚尖轻轻点了点地上已经凝固粘稠的血液:“其实钱是小事,这间酒吧今天晚上发生了大规模的砍人事件,恐怕那些熟客都不会再来了吧,毕竟谁也不想冒着生命危险来跳舞?!?br />
    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经此一劫,想要恢复到昔日人气的话,恐怕还得许久许久,甚至,就此一蹶不振都有可能。

    薛如云沉思着,的确,对于这一点,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依靠时间,让大家逐渐淡忘这件事。

    “没事,大不了把这酒吧卖了就是了,我安安心心地去当必康市场部的总监,也就没那么多事需要操心了?!毖θ缭瓶嘈α艘幌?,说道。

    “把酒吧卖了,安心回去上班这怎么可以”苏锐一听,立刻拒绝,别人不知道,他却能够看出来,这间麦克斯酒吧是薛如云多年的心血,也是她立足于反攻薛家的大本营,如果真的开始反攻复仇的话,那么这个酒吧就是她最重要的阵地。

    如果真的把这酒吧卖了,也就等于放弃了一切,从头再来都没机会了。

    “不用担心,酒吧的人气可以恢复的?!彼杖竦拿济袅颂簦骸拔宜悼梢?,就一定可以?!?br />
    薛如云相信这个年轻的男人所说出来的话,那种自信让人无法质疑。

    “去喝一杯”

    薛如云提议。

    “好?!彼杖褡匀徊换峋芫飧鎏嵋?。

    好像,在这种时候,喝一杯朱颜血会特别的有感觉,尤其是这种鸡尾酒的创造者亲自调制。

    服务生早就不知道躲到了哪里,薛如云站在吧台后面,双手眼花缭乱的舞动着,赋予了调酒的动作极大的美感和艺术感。

    这样的夜晚,偌大的酒吧只有两个人,看着一个极品美女在自己眼前做这种动作,苏锐竟然有些呆住了。

    “你也会调酒”

    “当然,我大学的时候学的,曾经还是身价很高的业余调酒师?!毖θ缭埔恍Γ骸安黄?,有我在,那些酒吧的生意都会好许多?!?br />
    苏锐点了点头:“是的,他们肯定都是冲着你的身材去的?!?br />
    “好了,来尝一尝吧?!?br />
    薛如云把两杯血红的酒摆在了苏锐的跟前。

    看着那让人有些心醉的颜色,苏锐捏着高脚杯,轻轻晃着杯中的酒,然后抿了一口。

    闻着这酒吧里的血腥味,喝着这杯“朱颜血”,苏锐的感觉有些惘然,一种似是而非的熟悉感又飘上了心头。

    眼前的景象好似一变,回到了一个躺满尸体的酒吧,苏锐满身鲜血,一只手拎着枪,另外一只手端着一杯在西方黑暗世界里极为著名的“血腥玛丽”,在他的胸前,挂着一枚闪闪发光的太阳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