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如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她明白,薛洋只不过是个被推出来的炮灰而已。想要真正弄明白薛家的目的,还需要深挖下去。

    苏锐只不过简简单单的让薛洋做出了这个举动,就轻而易举的试出了他的深浅。这种毫无城府自大狂妄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的确如此,经过苏锐的这个试探,薛洋的危险指数直接猛降了下来。

    “我要报复?!?br />
    薛如云忽然说道。

    苏锐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来。

    本该如此。

    惆怅了那么多年,躲避了那么多年,仇恨了那么多年,在薛洋又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薛如云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们给了自己暗无天日的童年,他们恨不得把自己和母亲逼死而后快,他们在多年以后依然要赶尽杀绝,往日的一幕幕开始浮现上心头。

    对于她而言,这个决定将会彻底改变她的一生。

    薛洋抬起头,他看着薛如云,忽然感觉到这个女人和之前有很多的不一样。

    薛如云走到薛洋的面前,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曾经的那个所谓弟弟,不知为何,被这个自己在二十分钟前还十分看不起的女人,此时竟然带给自己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就在薛洋正在发愣的时候,薛如云伸出手来,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臭婊子,你敢打我”薛洋被打了这么一下,顿时暴怒,可惜他的手指断了,连一个简单的捂脸动作都做不到。

    薛如云不吭声,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这让薛如云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复仇女王的风采。

    “你他妈还真敢打”

    薛洋不敢欺负苏锐,但是面对薛如云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他的手指断了,但是腿还是完好的。

    薛洋想要站起身来反击,可是没想到薛如云忽然转身,一个标准且漂亮的侧踢,狠狠的击打在了薛洋的脸上

    这一下子可是绝对不轻,就连苏锐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脸疼

    薛如云之前说过她练过跆拳道,看来真的不是吹牛,这动作绝对是够资格参加区域比赛的

    薛洋被踢的七荤八素,直接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一张嘴,吐出来好几颗带血的牙齿

    “留着你的狗命,回去告诉薛家人,他们曾经施加在我身上的东西,我会百倍千倍的还回去?!?br />
    不知为何,听到了薛如云的声音之后,薛洋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还不滚”苏锐道:“如果我在十秒钟之后还能看到你的样子,你就给我永远的留在宁海吧”

    薛洋终于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搁,他知道对方真的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主,在几个同伴的掺和下,他踉踉跄跄的离开,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坐在车子的后座上,薛洋的脸色阴沉无比。由于他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还带着一条绷带,因此看起来甚是滑稽。

    可是,即便如此滑稽,车上也没有一个人敢笑,他们的心情同样沉重。

    这几个都是在南阳省颇有名气的世家少爷小姐,在那片土地上横着走都少有人敢管,可是到了宁海之后,竟然有人敢打他们,而且打的如此惨烈几乎就是要把薛家少爷给整死的节奏啊

    薛洋非常郁闷,本来在几个同伴的撺掇下,他想到宁海来羞辱一把薛如云,说不定顺便能够把这个极品尤物给弄到床上,好好的满足一下自己的黑暗心理,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不仅遭遇了滑铁卢,而且是困难模式的滑铁卢

    一共断了六根手指,掉了六颗牙,头上被酒瓶开了瓢,脸上肿的不成样子,这还是那个风流倜傥的薛大少爷么

    “薛少,咱们一定要报复,等回到南阳省,就找几个高手,把这个家伙给乱刀分尸了”

    “报复个屁你他妈的想要让我死吗”薛洋一想到超级狠人泰隆生在苏锐面前下跪的样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部肌肉在使劲的抽搐

    薛洋不是傻子,连那个狠人都对苏锐服服帖帖,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自断双手,那么苏锐得有多强

    “可是薛少,咱们不能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啊否则事情要是传出去,咱们在南阳省也别混了以后别人见到咱们就会指指点点”

    薛洋知道,这件事情是捂不住的,早晚得传到南方,而且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消息的传播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这个脸是丢定了。

    “妈的,被折断手指的又不是你们,你们说什么风凉话”薛洋已经开始渐渐的习惯了这种疼痛,吸了一口凉气,“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把谁当傻子。先说好了,这个仇,我不会报?!?br />
    薛洋此言一出,让车上的几个人顿时惊讶无比

    要知道,薛洋绝对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走在街上被别人不小心踩上一脚,他都得找人把踩他脚的人暴打一顿才解气,现在被人折断了六根手指,还扇的跟猪头一样,他怎么就能忍得下来

    “薛少,这”

    “是啊,洋哥,人家今天被打的那么从小到大,人家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委屈呢那个男人真该死”那个被苏锐拽着头发噼里啪啦扇巴掌的女孩委屈的说道,一提起这件事情,她就忍不住的掉眼泪。

    这些欺负人的总不会记得,都是他们先惹事,才会遭到这种惩罚的,活该倒霉。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们懂个什么,你难道没听到薛如云说什么吗她说她要报复”薛洋阴笑的说道:“她要报复谁当然是报复薛家可是就凭她,想要撼动薛家,无疑是螳臂当车”

    “而且到时候,就算我不站出来,还有许多人站出来,要知道,当年欺负薛如云的,可不止我一个”

    说到这儿,薛洋的心情似乎大好,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薛如云的下?。骸吧媳ツ?,你们说说,我这计策怎么样”

    “薛少果真是威武雄壮,智慧过人,真的比我们强上了太多?!笨档男值芩档溃骸把ι?,要不咱们现在就开回南阳省等着看好戏”

    薛洋登时大怒:“放屁,现在当然去医院,老子的手指还断着呢”

    等到薛洋的车子已经从视线中彻底消失,苏锐才转过身来,看着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宋亿利,说道:“你怎么不跑”

    “我跑”宋亿利的脸上依旧阴沉,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就算我跑了,你也还是一样能够找到我?!彼我诶×艘⊥?,阴狠的表情隐藏在眼睛的最深处:“今天算我栽了?!?br />
    苏锐摇头笑道:“看不出来,你倒还很硬气,不过这样一来,我倒是对你下不去手了?!?br />
    “你不是这样的人?!彼我诶×艘⊥?。

    “还真被你说到了点子上?!彼杖窭湫Φ溃骸安还?,我真的很想问问你,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三番两次的找我麻烦而且每次都是往死里相逼”

    宋亿利没有回答。

    “因为你觉得我和林傲雪有一腿你就想来一场护花行动只是因为我和她走的近,你就想要找人来杀掉我这个世界还有没有道理可以讲”

    说到这儿,宋亿利终于意识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是的,苏锐的话语中流露出一种非常明显的危险味道,那种感觉让他有些心颤。

    “我,没有想杀你?!彼我诶成系募∪饪刂撇蛔〉牟读艘幌?,“只是想给你个教训?!?br />
    “哦这个理由倒是还有点意思?!?br />
    苏锐说罢,忽然转过身来,一脚凶狠的踹在了宋亿利的肚子上

    “我也只是想给你个教训而已?!?br />
    宋亿利的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大,倒飞出好几米,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挣扎了几下,他终于还是没能爬起来,五脏六腑都好似被苏锐的这一脚给踢爆了一般,连口气都提不上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力量再支撑其站起来

    苏锐一步一步的走上前,说道:“我可以放你一马,但也有可能在放你一马的时候,不小心杀了你?!?br />
    宋亿利躺在地上,还在控制不住的往外呕吐着,四肢都有抽搐的迹象。

    这一脚,当真是势大力沉

    “我知道你的关系了得,但这并不是你能够随便找我麻烦的理由。如果今天你找来的不是泰隆生,而是别人的话,那么我相信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br />
    说罢,苏锐抬起脚,踩在宋亿利的脸上,狠狠的蹍了十秒钟

    就是这短短的十秒钟,对于宋亿利而言,好似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苏锐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太大,压在他的脸上,好像要把他的整个颅骨都给挤变形一般,如果苏锐的力气再大一些,那么宋亿利毫不怀疑他会挤爆自己的脑袋

    苏锐抬起脚,宋亿利的双眼外凸,全是血丝,和柏油路面的摩擦让他的脸上布满了鲜血

    “杀你是件麻烦事,但我也不是个怕麻烦的人?!?br />
    苏锐看着不断喘着粗气的宋亿利,冷冷说道:“我不杀你,是不是也得从你身上收一点利息回来”

    此时,无论苏锐怎么说,宋亿利都不可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头部的疼痛已经让他的脑袋完全无法运转了

    说罢,苏锐一脚把宋亿利踹翻,然后半蹲着身体,对着宋亿利的左侧后腰,挥出至刚至猛的一拳

    “啊”

    宋亿利一声惨嚎,直接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