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亿利转过脸,对着自己的那辆车,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车门打开,带着墨镜的泰隆生走了出来,他的身材并不算高,但是却极为的强壮,棱角分明的脸上,那道耀眼的刀疤愈发触目惊心。

    只要是高手出场,都会带着一些不一样的气场。泰隆生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每一步都是同样的距离,每一步都是同样的频率,呼吸平稳,一股淡淡的杀意从他的身上缓缓流露出来。

    这样看来,李阳带来的两百多人给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完全是老鹰遇到了小鸡的感觉

    此时,不远处躲在车中的李阳也露出了震惊之色,凭借他的眼力,也能看得出来,这个泰隆生的确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大哥,原来宋亿利请的人是泰隆生?!崩钛舻乃净挠醒哿?,曾经也在东南亚的黑道上混过,后来被李阳收为己用,一下子就把泰隆生的名字叫出来了。

    “什么他就是那个在泰国黑拳擂台上几乎无敌的泰隆生”李阳显然也知道这个名字:“我说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这个家伙不是被三国通缉了么,怎么偷渡到华夏来了”

    “应该就是宋亿利请来的吧?!彼净治龅?。

    “该死的宋亿利,敢在背后阴我”李阳一提起这件事就没好气,不过他本来是抱着宋亿利被苏锐收拾的心思,可是现在看到泰隆生出场的时候,他对苏锐的信心也不是那么的足了。

    这位首都来的顶级大少就算再厉害,还能干的过泰隆生吗要知道,这位可是可以在马来国一怒之下把人灭族的超级狠人完全无视规则的那种人自己虽然带来了两百小弟,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泰隆生一步一步的走近,薛如云依旧没有放开苏锐的手,尽管她的心中带着一些忐忑,可是这忐忑的意味并不算浓,身旁的男人带给她许多的安全感。

    今天,或是以后,无论要经历多少的狂风骤雨,她都要并肩和他站在一起。

    这与感情无关,与感恩有染。

    薛洋和宋亿利的嘴角露出阴笑,他们等着看苏锐被泰隆生折断手脚。

    泰隆生的墨镜从头到尾都没有摘下来,他站在苏锐的身前三米,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来到华夏,我还从未动过手,今天,先取你的两条胳膊?!?br />
    泰隆生的话充满了傲气,的的确确,他有傲气的资本

    不远处,李阳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今天的事情让他彻彻底底得罪了苏锐,如果这位“顶级大少”真的追究起来,那么自己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如果苏锐被泰隆生给干掉了,那么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薛洋不是什么善茬,恐怕会除掉自己而后快

    相互权衡了一下,李阳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苏锐能赢的

    泰隆生说完,又跨前了一步。

    这个狠人的头一直都是微微扬起的,甚至到现在都没有看苏锐似乎在他的眼中,那个拿着滴血军刺的男人根本不是对手

    薛如云握住苏锐的手又紧了几分。

    苏锐按了一下把柄上的按钮,军刺瞬间被收了回去。

    他不慌不忙的把军刺塞进口袋,看着泰隆生,语带玩味的说道:“泰隆生,如果你现在彻底变成了瞎子,那么我不介意把你的另外一只眼睛也抠下来?!?br />
    带着墨镜的泰隆生闻言,浑身仿佛被雷劈了一般,瞬间僵硬然后浑身如筛糠一般抖动

    对于绝顶高手而言,这种颤抖完全是不合常理的似乎说明他心中有着极度的恐惧

    “苏少”

    泰隆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念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双膝一弯,砰然跪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当宋亿利和薛洋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脸上的肌肉狠狠的一颤好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一般,表情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们可是等待着泰隆生对苏锐大打出手呢,可是双方连动一下手都没有,泰隆生就干脆利落的跪下了这还是他们重金请来的亡命高手吗

    泰隆生摘下了墨镜,众人这才发现,他竟然仅剩了一只眼睛

    另外一只眼睛完全没有眼球,眼皮整个干瘪了下去

    当然,薛洋和宋亿利是看不到的,但是他们已经猜到了

    不远处的李阳听不清这边在说些什么,他对司机说道:“快找个人来,问问刚才泰隆生嘴里嘟哝的什么”

    一个小弟飞跑过来,对李阳说道:“大哥,刚才泰隆生只说了两个字?!?br />
    “哪两个字”

    “苏少”

    “苏少”

    听了这句话,李阳顿时犹如五雷轰顶

    薛如云显然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个泰隆生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了小白兔了

    苏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泰隆生,不禁摇了摇头。

    “泰隆生,我曾经对你说过什么话,你都不记得了吗”苏锐的声音很平淡,似乎并没有蕴含什么情绪。

    “记得?!碧┞∩纳艉苡?。

    “可是你刚才又对我说了什么”苏锐冷冷道。

    刚才,泰隆生对苏锐说来到华夏,我还从未动过手,今天,先取你的两条胳膊。

    听到这句话,泰隆生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握住左臂的肘弯处,用力一掰

    咔嚓

    小臂和大臂顿时从反方向形成了九十度触目惊心

    骨节摩擦和韧带撕裂的牙酸声响,清晰的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承受了这样巨大的痛苦,泰隆生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举起右手来,伸直胳膊,对着地面用力一砸

    这一下用的力量极大,就连苏锐都感觉到自己的脚底震了一下

    咔嚓

    泰隆生的右臂也和左臂一样的下场反方向折断

    苏锐只不过说了一句话而已,泰隆生就毫不犹豫的废掉了自己的两条胳膊果真是个超级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彼杖袼档溃骸耙淮尾簧蹦?,两次不杀你,但事不过三?!?br />
    泰隆生的双臂下垂,没有回答任何的话,只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是正儿八经的响头,额头和地面砰砰砰的撞击声音让人心中发颤

    磕完之后,泰隆生的额头上已经是一片鲜血

    “大人?!碧┞∩鹜防?,独眼之中的意味复杂难明。

    苏锐却只说了淡淡的一个字。

    “滚?!?br />
    语气很淡,却好似已经掌控生死。

    于是,泰隆生便转身就走,甚至都没有往宋亿利的方向看上一眼

    不远处坐在汽车里的李阳如今已经是魂不附体,哪怕他已经贵为宁海市的黑帮老大,但是见到泰隆生在苏锐面前的表现之后,还是被震撼到不行

    那砰砰的磕头声响,仿佛已经磕在了他的心里

    就算以他宁海黑帮老大的身份,泰隆生也不会放在眼中,可是苏锐呢仅仅凭借简单的一句话而已,就能够让这个三国通缉的超级狠人自废双臂

    “这次可真的是被宋亿利这个混蛋给坑惨了”就连泰隆生都叫苏锐“苏少”,李阳再也不去想什么试探苏锐身份的事情了,他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李阳瘫坐在后座上,气喘吁吁地对着司机说道:“快走,快离开这里,有多远走多远”

    当泰隆生转头离开的时候,宋亿利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

    自己花费重金、冒着重重危险请来的人物,竟然就这么不战而逃了甚至在逃跑之前,还要自废双臂

    那个苏锐,究竟是什么人

    薛洋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苏锐,腿肚子在打颤。

    本来他还以为自己能够稳操胜券,可是事情的发展完完全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甚至是整个儿逆转

    苏锐看着几米开外的两个男人,说道:“薛洋交给你?!?br />
    薛如云点了点头:“多谢?!?br />
    她知道,苏锐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帮助她打破心魔

    “别再说谢谢,不然我还是要打你的屁股?!彼杖裎⑿Φ?。

    “好?!?br />
    薛如云点了点头,她发现,这个自己经常调戏的小弟弟,竟然已经完完全全的看不透了恐怕从此以后,这姐弟关系是要发生彻底逆转了吧

    苏锐稍稍放慢了脚步,走在了薛如云的身后。她自己的事情,还是需要她自己来解决,即便暂时解决不了,苏锐也不会出手帮助她。

    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薛洋的心中恐惧,但脸上却变得阴狠而狰狞。

    “该死的薛如云,你个臭婊子,找了一个野男人来对付我真是有你的啊,薛家把你从小养那么大,你居然恩将仇报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了”

    薛洋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记耳光扇的极猛,把他打的一个趔趄白净的脸颊迅速的肿了起来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苏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有些诧异的薛如云,说道:“不好意思,说好不帮忙的,一时没忍住?!?br />
    ps:感谢老狼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