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非常的后悔。

    为什么一时脑抽要答应薛洋的要求如果早知道今天得罪的是这个顶级大少,恐怕给他一万个胆子,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当看到现在这个情景的时候,宋亿利站在一旁,脸上露出来一丝冷笑,同时他瞥了瞥坐在车里带着墨镜的泰隆生,那人根本没有把眼光飘向这里一下,酒吧门口发生的事情完全激不起他的兴趣

    薛洋这个被酒瓶砸破了头的两百五大少自然不会有这种感觉,他只知道那个男人和女人在挑衅自己。

    李阳的两百手下简直就是草包,连这么一个人都挡不住,简直就是混蛋,选择和这样的人合作,根本就是在丢自己的脸

    不过还好,有那个超级狠人泰隆生在,晾这个苏锐也翻不出太大的浪花来。

    一想到这儿,薛洋不禁看了宋亿利一眼,露出了赞许的眼光。

    宋亿利点了点头,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薛如云那个贱人,你说过的,要把她交到我的手上?!毖ρ笸芬裁换?,直视着前方,说道。

    李阳已经是满头大汗:“薛少,你有所不知,我”

    “我问的不是你?!毖ρ笞忱?,瞥了李阳一眼,眼中满是不善

    宋亿利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薛少的意思是”

    “我问的是宋老弟,他带来的那个高手,可比你手底下的两百多草包要强得多了”薛洋轻蔑地说道。

    “宋老弟”李阳闻言,看向宋亿利,正好见到后者面带微笑,看着前方,一种尽在掌握的模样

    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李阳自然也是个聪明人,他看到这个情景,自然就明白了一切

    “宋亿利,咱们的关系那么好,你居然敢在背后阴我”李阳怒吼道

    “阳哥,我可不敢这样做?!彼我诶跻跻恍Γ骸爸徊还疑肀咔『糜懈龈呤侄?,本来就是高价请来准备对付苏锐的,没想到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李阳见此,怒目圆睁,还想拉着宋亿利理论几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两道冷芒朝着自己脸上射过来顿时脸颊上火辣辣的生疼

    那是苏锐的目光

    李阳浑身打了个冷颤,颇为畏惧的看了苏锐一眼,心中一道灵光划过

    “宋亿利,你敢阴我,我也不让你好过”李阳在心中愤愤的想到:“我早就提醒过你,苏锐是首都的顶级大少,你偏偏不听,好吧,既然你不仅不听,还敢在背后阴我,我就眼看着你往枪口上撞好了”

    说罢,李阳深深的看了远处的苏锐一眼,然后慢慢地后撤步,挪到了自己的车前

    看看似乎都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李阳连忙一个跨步进入车内,把车门砰的关上,喘着粗气对司机说道:“快开车,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司机正对着后视镜里看好戏,有些恋恋不舍地说道:“可是,老大,现在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br />
    李阳转过脸一看,这段时间里,苏锐已经走了出来,自己带来的两百多小弟完全没有胆量将其拦下还有二十米,他就要站在薛洋和宋亿利的面前了

    “这两个傻逼,得罪了那个家族的顶级大少,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李阳带着阴狠的意味说道:“最好把你们全部都给弄死”

    “老大,那我们还走不走了”司机问道,这老大也真是的,下的命令让人完全听不懂。既然说要走,你还转脸扭着脖子往后面看什么

    “当然走”李阳说罢,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这样吧,把车开的远一点再停下,方便我们随时撤离?!?br />
    难得见到这种来自于首都的顶级大少出手,因此李阳也是不想离开他也想再证明一下,苏锐究竟是不是从那个恐怖的家族中走出来的人

    也幸亏他没有离开,不然,对于他而言,整个事件的性质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给我让开”

    苏锐手里拎着甩刺,在空中虚划了一下,前面的人吓得连连后退,一个摔倒了就带倒了一大片

    此时,在苏锐和薛洋以及宋亿利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阻碍

    “没想到,竟然是你?!?br />
    苏锐看着宋亿利,笑容很冷。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对林傲雪心怀不轨,就给他留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此时他和薛洋联手出现在这里,其真正立场用脚趾头都能想的起来。

    “是我,我现在为薛少服务?!彼我诶戳艘谎鬯杖?,转而讨好地对薛洋笑道。

    “服务个屁,只不过是他的一条狗而已?!彼杖窦恍嫉厮档?。

    “你说什么”宋亿利大怒

    昂薛如云看到薛洋的时候,眼中立刻生出了冷意,其中还带着一丝坚决的感觉,这和她之前所流露出来的复杂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薛洋,你这是在做什么”薛如云愤怒地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想要把我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薛洋的嘴角扬起笑容,就像是露出了獠牙的饿狼:“不,你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把你赶尽杀绝呢我会把你扔到床上,好好的疼惜你”

    “你个混蛋”

    薛洋能够如此无耻的说出乱.伦的话,实在是有些出乎薛如云的预料,这个所谓弟弟的无耻底线再一次被刷新了

    苏锐并没有立即动手,他的声音低沉:“如果我把这家伙杀了,你介意么”

    薛如云沉默了。

    杀了薛洋,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

    她不怕这些,因为在苏锐牵起她手往外走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一个将要改变她终身命运的决定。

    是的,有些时候,改变命运就是如此简单,往往是一个不经意地眼神,一个充满安全感的牵手,抑或是一个充满温暖的背影。

    曾经的她在一味的躲避,在社会的夹缝和家族的打压之下艰难地求生存,只是想着活下去??墒钦飧鍪澜缱苁遣腥痰?,并不是你打算放弃了争斗,争斗就会放过你。

    就像现在一样,薛如云已经远离了南阳省,远离了那个带给自己无限伤心与黑暗的薛家,可是这薛洋依旧不怀好意地找上门来,甚至带着两百多人来砸她苦心经营的酒吧。

    当看到酒吧中的客人被疯狂追砍的那一刻,薛如云真的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这血腥的味道也彻底刺激了她的斗志,她看着苏锐那持刀傲然而立的染血身影,终于下定了决心别人曾经施加在她身上的东西,她必须要千倍百倍的还回去

    一味的忍气吞声,换来的只能是无休无止的变本加厉

    “你沉默什么”苏锐说道。

    依照苏锐以往的性格,在薛洋说出那句如此无耻的话之后,他手中的军刺肯定已经刺破了对方的喉咙绝对不会等那么久,来问薛如云的意见

    可是他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苏锐是为了逼出薛如云的斗志,让她亲口说出那些决定,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给对方留退路

    “怎么,都不敢应声了”薛洋哈哈大笑:“薛如云,带着你的小男人,到我面前,乖乖磕上三十个响头,喊上三十声爷爷我错了,我就放过你们,怎么样”

    “我说的放过你们,就是永远放过?!毖ρ笳趴竦厮档溃骸胺裨蛭叶阅忝堑谋ǜ唇嵛扌菸拗?,”

    宋亿利冷喝道:“听到薛少的话没有你们都聋了不成”

    为了除掉苏锐,为了巴结薛洋,宋亿利这条狗还真是当的恰如其分。他说完之后,又看了看坐在车里带着墨镜的泰隆生,眼中充满自信。

    有这么一个重金请来的超级高手坐镇,宋亿利自然是放心无比,他已经开始准备抱胸看好戏了

    早就被自己视为禁脔的林傲雪被这个叫苏锐的家伙给糟蹋了,这让宋亿利怒不可遏,一次又一次的报复不成,也让他渐渐失去了耐心,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从外面重金聘请了泰隆生来助阵

    被如此辱骂,薛如云依旧沉默。

    “只要你点点头,我就可以杀了他?!彼杖窦绦档?,他的眼底已经寒光乍起。

    “不,现在还不是杀了他的时候?!毖θ缭扑档溃骸叭绻娴陌阉绷?,那么影响实在太大,尤其是对你的影响?!?br />
    薛如云知道,如果真的当众杀掉薛洋,那么接下来等待苏锐的将是薛家无休无止的报复,以那些人睚眦必报的性子,不把苏锐送进监狱里判个死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是绝对不愿意看到为了给自己帮忙而把苏锐的性命也搭进去

    任何一个满腔热血的人,都不该死。

    用苏锐的命去换薛洋的命,在薛如云的心中,简直就是极不等价的交换

    “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是你们没有把握住,所以,那就希望你们待会儿配合一些吧?!?br />
    薛洋冷笑,然后转脸看向宋亿利,说道:“宋老弟,这次看你的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