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得到薛少的夸奖,真是我的荣幸?!彼我诶湫ψ潘档溃骸耙换岫揖腿锰┞∩鬃猿鍪?,把薛如云送到您的手上,任您处置,您觉得怎么样”

    “任我处置吗”薛洋听了宋亿利的话,不禁想起了薛如云那肥美而丰满的身材,这熟的滴水的女人对任何男人来讲都是致命的诱惑,不管她是不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这种刺激还是可以尝一尝的。

    而且,对于这种豪门望族的少爷来说,总是喜欢换换不同的口味。

    想到这儿,薛洋不禁笑着说道:“那我要看看你的诚意和能力了?!?br />
    “薛大少请放心,我做的会让你满意的?!彼我诶难凵裰新冻隽私器锒趵涞男σ?。

    停顿了一下,宋亿利接着说道:“薛少,天祥集团接下来在南阳省还有许多的业务需要开展,到时候还要麻烦您帮我多费费心呢”

    薛洋冷笑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要是现在的结果?!?br />
    宋亿利自然也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开口谈合作不太好,可是他必须要让薛洋明白,自己是个有所图的人,而不是要白白地给他出力,更不是要跪舔他的一条狗。

    这个时候,李阳所带来的手下已经动手了

    自从当了所谓的黑帮老大之后,这种事情李阳已经不再不亲力亲为了,而且他还要不断洗白,估计有好几年的时间他都没有亲自参与过这种砸场子火拼的事情了。

    老大毕竟是老大,不能和别的小喽啰一样,可是今天为了讨好薛洋,他终于是出手了。

    毕竟南阳省的生意还需要薛家照顾,如果薛家不做自己的靠山,自己在南阳的生意渠道被打掉,那么收入来源也会大大减少,从这一点上来看,李阳这个黑帮老大也是蛮拼的。

    气势汹汹的两百多号人手持钢管砍刀便冲进了麦克斯酒吧,看到这架势,那些保安几乎都不敢上前,有几个保安上前阻拦,几乎瞬间就被冲垮

    这几个保安被青龙帮众人围住,一顿群殴,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生死不知

    青龙帮的小弟们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看来今天李阳可是准备下狠手了

    在这种鲜血的刺激下,他们变得更加兴奋,一个个嗷嗷叫着,声势颇为骇人。

    苏锐正和薛如云悠闲自在的品着酒,看着舞池里的灯光和人影,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好似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保安跌跌撞撞地朝他们俩跑来,一边跑一边喊道:“老板老板不好了,有人来砸场子了”

    薛如云闻言站起身来说道:“有人来砸场子就应对,这种事情也不是与第一次遇见,你们慌什么”

    在麦克斯酒吧刚刚成立的初期,来场子里闹事的小混混还有不少,都被薛如云带着人强势应对过去了。

    “有人砸场子吗”苏锐闻言自言自语了一句,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

    “老板,这次可不一样啊,来了足有几百人,好几辆大巴车,每个人都带着钢管砍刀,我们根本拦不住啊,几个兄弟满身是血,现在估计已经快要冲进来了”

    这个保安的话还没说完,酒吧的大厅入口处已经响起了数声尖叫,一大群气势汹汹赤着上身带着纹身的小混混拿着钢管生猛地冲进来

    薛如云的眼睛在冒火:“一定是薛洋搞的鬼”

    这群猛人几乎见人就打,手里的砍刀释放出明晃晃的寒光,许多女生吓得乱跑乱窜,几乎是本能的控制不住发出尖叫声

    这些混混中更有甚者,遇见那些穿着吊带衫或者吊带裙的女孩,直接上来就把衣服扯掉,然后上下其手,内衣也全部扯掉,胡乱的猥.亵几把,然后发出狂笑声

    没有一分钟的功夫,场地里已经出现了两个几乎衣不蔽体的女生,她们被几个混混同时围着,赤着上身,显得非常的无助,抱头凄厉地哭喊

    不一会儿,涌进来的青龙帮人就足有一百多号,瞬间冲散了那些客人,见人就砍,鲜血狂飙,舞厅内惨叫连天

    面对这种冲击,薛如云的眼光都在发颤,她知道,凭借麦克斯酒吧的安保力量,完全不能够应付这种级别的黑社会

    麦克斯酒吧平安经营好几年,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报警?!?br />
    这是薛如云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拿出手机,准备打报警电话

    可是,薛如云却没有注意到,此时苏锐的眼光已经冷到了极点

    下一秒,他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

    一个赤着上身的壮男正抱着那个被扯掉连衣裙的姑娘上下其手,一边享受着那不错的手感,一边嘿嘿乐道:“不错不错,大爷我好几天没开荤了,让爷爷爽一把”

    说罢,他和几个男人就要把这姑娘拖到角落的沙发上

    这几人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李阳的话他们是来砸场子的不是来搞姑娘的

    鲜血和女人总是刺激他们雄性激素疯狂分泌的最佳媒介

    眼看那个姑娘就要承受几个男人的轮番侮辱,就在这个时候,拖着女孩的那个壮汉忽然感觉到眼前一道寒光骤然闪过

    唰

    在这喧闹嘈杂的酒吧中,他清晰的听到了一声清脆爽利的声响

    壮汉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胳膊已经失去了一半肘部以下被齐根切断鲜血疯狂的往外飙出就像是喷泉一样

    恍若一阵风吹过,那几个人都遭受了和他同样的下场

    那个被拽掉连衣裙的姑娘本来以为自己会经受悲惨的一幕,却忽然觉得有许多温热的液体喷到了她的身上

    抬头一看,那几个男人竟然齐齐断掉了胳膊,往外狂喷鲜血地上有好几只断掉的手

    女孩发出一声尖叫,然后便晕了过去

    这样的场面,如果晕过去的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锐一刀断六臂,身上也不可避免的被溅上了血,他站在桌子上,一声怒吼

    “全都给我住手”

    这声音中气十足,滚滚散散,竟然把整间酒吧音响的声音全都盖了下去

    那些正在砍人的,看些正在拉扯女人衣服的,那些正准备从通道挤进酒吧的人,全都愣住了

    “一群混蛋,都冲我来”

    苏锐说罢,一刀砍翻一个率先冲上来的猛男,再次吼道

    薛如云看着那个单手持刀站在高处身上染血的男人,美眸开始变得氤氲了一股复杂难言的情绪开始在他的心中慢慢弥漫开来。

    此时此刻的薛如云知道,自己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这个画面了。

    苏锐这是在吸引火力,吸引所有人放弃别的攻击目标,放弃打砸这间酒吧,来向他来围攻

    薛如云聪明如此,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

    只是,当她再次把目光凝视在苏锐身上的鲜血时,心脏还是忍不住的狠狠一颤这一次,心颤的让她感觉到了清晰的疼痛

    “先干掉他,再找出薛如云”

    这个时候,几乎进入酒吧的所有青龙帮中人都朝着苏锐狂涌而去

    一个人,对上一百多号人,对于某些身怀绝技的人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这是宋亿利用来称赞泰隆生的话,用在苏锐的身上却正好合适

    面对汹涌而来的人潮,苏锐一个翻身从桌子上跃下,毫无畏惧的跳进了人最密集的地方

    手持长刀,苏锐一个急速转身,便已经倒下了一圈人

    再来一刀,倒下一圈

    只不过连续的两招之后,苏锐的身前就留下了一片大大的空当

    地上的人鬼哭狼嚎着,他们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连人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刀光就已经从自己的胸膛上划过

    剩下的包围圈还在维持着原来的大小,可是却没有人再敢冲上来

    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仿若杀神一般,浑身染血,战无不胜

    简单的两招,青龙帮中人的信心就被彻底摧垮

    他们看着地上的残肢断臂,眼睛狠狠地跳了跳

    “不杀你们,是我手下留情?!?br />
    苏锐拎着还在滴血的长刀,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而此时,挡在苏锐前面的人也在一步步的后退尽管他们人多势众,却发现自己的气势完全在苏锐之下

    “再有挡路着,杀无赦?!?br />
    苏锐再吐出了一句。

    三秒钟之后,没有人动。

    “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br />
    苏锐手一扬,一道寒光从他的手中爆射而出直直的插在了正前方的一个赤着上身的壮汉的胸膛上

    刀尖从他的胸口强势钻入,又从他的后背穿出只剩刀柄留在了外面

    这个壮汉的胳膊上纹着两条青龙,看起来在青龙帮中的地位不低苏锐记得很清楚,刚才就是他追着砍人砍的最欢已经有几个客人因为他的砍杀而受了重伤,倒在血泊中

    因此,苏锐选择杀了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冤枉

    壮汉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胸前的刀柄,嘴里开始不断的往外涌出鲜血

    鲜血越涌越多,力气在不断地流失着,终于,他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