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薛洋四人正站在酒吧的门口,脸上全是血水和酒水的污渍,实在是狼狈不堪。

    他眼神怨毒的看向麦克斯酒吧的大门,歇斯底里地嘶吼道:“我要踏平这里,我要让薛如云那个婊子养的在我膝盖下面辗转求饶,我他妈要狠狠地上了她”

    “这个命中注定该被男人骑的婊子,我要让她成为我的玩物,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奴隶,她敢这样对待我,必须要付出代价”

    这时候,那个被打的满脸红肿的女人抱着薛阳的胳膊,哭哭啼啼地说道:“是啊,洋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那个男人打了我,他居然敢打我我可是洋哥最疼惜的女人啊,他竟然就这么打你的女人,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这女人越说越难过,被一个大老爷们揪着头发拽过来扯过去,还被噼里啪啦地扇了那么多巴掌,简直是耻辱到了极点

    薛洋看着那女人红肿的脸颊,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我当然要为你们做主,你们都是我的人,现在先回酒店整理一下,然后给李阳打个电话”

    “我在他的地盘上受到欺负,我看这李阳怎么办,这家伙还想把生意做到东南去,没有我薛家的首肯,他在那里根本玩不转这件事情必须要让他给我一个交代”

    今天晚上,李阳本来正按照惯例看一群模特给他走t台,正看着兴起的时候,突然电话响起。

    李阳看着电话,皱了皱眉头,一般人都知道他的癖好,这时候绝对不喜欢被人打扰,因为在模特走秀之后,还有更加香艳刺激的场面,这种时候还要打来电话,不是太让人扫兴了吗

    李阳皱着眉头接了电话,语气很冲:“有什么事快点说”

    电话那端传来薛洋的声音:“李阳,你混的不赖啊连我薛洋都不放在眼里了”

    薛家的薛洋

    一听说这几个字,李阳顿时从沙发上站起来,满脸的震惊

    薛家的薛洋,那个可以在南方排的进前几名的大少,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短暂的震惊过后,李阳满脸堆笑地说道:“原来是薛大少你怎么会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吩咐”

    一个是黑帮中带点水分的老大,一个是世家的大公子,两者孰重孰轻,其实并不好界定。

    李阳能够成为所谓的黑帮老大,自然和宁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脱不开干系,这里的治安相对较好,因此上位也比较容易些。比起其他的地方,自然要少一些血腥和拼杀,多一些八面玲珑和长袖善舞。

    也正因为这些原因,李阳这个人却不太有一般黑帮老大的霸气风范,这个人太精明,太会投机,善于钻营。

    但是,此时李阳有仰仗薛家的地方,他就需要看着他的眼色行事。最近李阳一直盘算着把一些走私的生意做到南阳省去,而在那里做生意,没有薛家点头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他对薛家的人自然要百般讨好,尤其是极有可能获得薛家继承权的薛洋。

    “我哪里敢吩咐你你这宁?;拐娌皇鞘裁慈硕伎梢岳吹牡胤侥亍毖ρ蟮纳舸乓恢忠跹艄制囊馕?。

    李阳一听,立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自己从来没得罪过薛洋,在这之前,自己每次去南阳省,都会亲自登门拜访薛洋,并且都是重礼相赠。按理说对方不应该对自己是这个态度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薛大少,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李阳尊你敬你还来不及,又怎么敢不把你放在眼里呢”李阳连忙表明自己的立?。骸把Υ笊?,你来宁海也不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要不我现在派人去接你,到兄弟我的会所乐一乐”李阳一直想着和薛家的大少爷搞好关系,他比薛洋大十好几岁,此时还自称兄弟,真是谦虚到尘埃里了。

    “到你的会所乐一乐乐你全家吧”

    “薛大少,何出此言呢”薛洋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话如此不客气,李阳也有些不爽了。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宁海表面上的黑帮老大。

    薛洋恶狠狠的说道:“何出此言我现在就在宁海,在你的地盘上被人给打了”

    “什么你被人打了”一听到这话,李阳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满脸怒容

    开什么玩笑,薛洋可是他现在的财神爷,如果薛家对他在南方的生意点点头,他李阳之后就可以进账无数的黑钱宁海究竟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打薛洋,这不是公然断自己的财路吗

    要知道,对方可是南方省份排的上号的大公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了,这黑帮老大当的也太没面子了些。

    “我在麦克斯酒吧被人打了,差点被酒瓶给开了瓢,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这件事情你处理不好,那么南方的那些生意,我们也不要再谈了”

    说吧,薛洋直接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而这每一句话,都让李阳的心在发颤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李阳气的把手机狠狠的摔到了大理石茶几上,好端端的手机立时四分五裂

    见到大老板发火,所有的模特都停了下来,有些不知所措

    “都别表演了,全给老子滚,老子今天有事儿,明天再说”李阳怒气冲冲的对台上那些不知所措的模特喊道。

    闻言,那些模特们顿时像是受惊了的金丝雀,一个个连忙跑出去,挤作一团。

    李阳喘了几口粗气,怒道:“谁敢打扰老子的好事,老子定然跟他没完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开眼,敢在宁海这一亩三分地上,欺负我李阳的客人”

    说罢,李阳捡起手机来,再次拨打了薛洋的电话

    后者正在房间中擦着脸,看到李阳的电话来了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刚才薛洋之所以这样干脆利落地挂断对方的电话,就是为了让他再一次打来,让他表明一下站队的态度,看来这个李阳还蛮上道的

    “薛大少,请问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带人去帮你拆了那个该死的酒吧?!崩钛粲锲锍渎顺峡?。

    “那好吧,看来李老板还是很义气的。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在麦克斯酒吧的门口见?!毖ρ蠖宰啪底硬榭醋抛约和飞系纳丝冢骸跋M愕谋硐直鹑梦沂??!?br />
    说罢,电话再一次被挂断

    李阳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对身边一个手下说道:“多挑一些能干的兄弟,收拾家伙,跟我去砸场子?!?br />
    “跟大哥您去砸场子”

    听了这句话,手下顿时惊住了

    李阳已经成为了宁海黑道老大那么多年,这亲自带人砸场子的事情,已经有多久没有发生过了怎么感觉就那么陌生呢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李阳横眉立目

    手下答应了一声,立刻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老大要亲自动手砸场子,这可是好几年都没见到的奇景了,今天青龙帮一定要精锐尽出,给老大撑场子

    就在李阳出门的时候,迎面撞过来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正好是宋亿利

    “阳哥,这么晚了,怎么,你要出去你不是应该在看模特走秀么我正想过来找你喝两杯呢?!?br />
    这两人平时在女人方面臭味相投,经常聚在一起看模特表演,有些时候宋亿利还专门会找安静的地方安排一场别开生面的模特表演来讨好李阳,大致的就那种全裸的模特了。

    李阳见到是宋亿利,说道:“宋老弟,今天晚上当哥哥的可不能陪你了,得出去办点急事?!?br />
    “有急事”听到这句话,宋亿利的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是什么急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宋老弟,你是有所不知,南阳省薛家的少爷薛洋来到了宁海,结果刚刚被人打了一顿,还是拿酒瓶给开了瓢”

    “什么”宋亿利吸了一口冷气,他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打薛洋”

    “这可是我的地盘,这样把薛洋给打了,我的面子往哪搁”李阳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不,这个薛洋告状告到我这来了,我不带人去替他摆平这件事,以后还怎么指望薛家点头,让我发展南阳省的生意”

    “阳哥说的有道理”宋亿利闻言,眼珠再次转啊转,说道:“正好,阳哥,今天晚上我有时间,就和你一起过去看看”

    “那好吧,你一起来好了”

    说罢,李阳便带着人风风火火出发了,宋亿利是不是跟着,他完全不关心,他的心思现在全部放在了薛洋身上了

    这一次李阳召集的弟兄可不少,至少有两百多号人,作为宁海市所谓的黑帮老大,他的能量还是很大的

    虽然他正在逐渐洗白自己,但是宁?;故敲蝗瞬恢览钛舻氖屏?,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得罪他了,他的手下人也很久没有寻衅滋事过。这一次一下子调动两百多人手,对他来说还算是比较大的手笔了。

    为了巴结薛家的少爷,李阳可是下足了本钱

    李阳或许没有意识到,今天晚上的行动,将会对他的人生造成怎样的改变

    ps:有事发的晚了些,终于第一百章了,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