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强力拉扯之下,那个女人再也顾不得挣扎,双手捂住头皮,因为她感觉到苏锐似乎要把她的所有头发都扯掉了

    她本来为了勾引薛洋,在白色的吊带之下并没有穿任何的衣物,只是在山峰的顶端贴上了胸贴,被苏锐这样的来回拉扯着,那不知被多少男人捏过的雪白山峰已经从领口中跳出来,来回晃荡着

    不过,对于这样恶毒的女人,苏锐不会有一丁点的怜悯那不断晃荡着的山峰,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半分的吸引力

    长发有些时候是美丽的装饰,有些时候就成为了讨厌的累赘,现在就是如此

    一到打架的时候,苏锐总是能轻易地利用头发来大做文章。

    苏锐停止了拉扯,一只手揪住这个女人的头发,另外一只手左右开弓

    噼里啪啦连续扇了她七八个巴掌

    这七八个耳光之后,穿着吊带衫女人再也不复之前的美丽,脸上的妆已经彻底花掉了,双颊红肿,嘴角流血,脑袋晕晕乎乎被苏锐丢在地上,浑身瘫软,一动也不动了

    另外两个男人见状,上来就要揍苏锐,可是苏锐根本毫不在意,轻描淡写,一手拎起一个酒瓶,每人赏一个,这两人也都捂着头蹲下去

    苏锐用酒瓶砸头的力量极重极巧,被砸中的人短时间内根本站不起来

    “你们几个,有多远滚多远,如果我在这酒吧里再看到你们几个人,可就不会像这次这么客气了?!?br />
    薛洋很委屈,妈的,你居然说自己客气,上来就用酒瓶跟人家打招呼,还说自己客气,要不要脸

    “我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苏锐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寒意,即便这几人都被打得脑袋发懵,可是这些寒意还是清晰的透过他们的身体,让他们身体的温度都好似下降了好几度

    好汉不吃眼前亏,薛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虽然是薛家大少,但是宁海毕竟不是他家的后花园,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忌讳一些的,这一次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在苏锐的手上吃了暗亏,这个事情他定然会有时间找回场子来,不可能把这口气憋在心里的。

    “还不滚,如果你们还不滚的话,我可要改变主意了,我这个人很善变的?!彼杖袼底?,一脚把刚刚要爬起来的薛洋踹翻在地

    而那个差点被扯光头发的女人只顾着抱着头在地上呜呜哭着,她的两个耳朵被扇的嗡嗡直响,根本听不清苏锐在说什么

    “走”薛洋用衣服胡乱地擦了一把脸,狠狠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要把这张脸深深地记在心里。

    看着几人走了,薛如云面色复杂,转身对着苏锐说道:“谢谢你?!?br />
    薛如云何尝不知道,今天这个薛洋明显就是找茬来的,如果不是苏锐出手相助,自己恐怕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心思

    自己和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为什么这次他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酒吧里

    难道说,薛家人又盯上了自己抑或是他们从来都不曾放弃

    自从二十多年前自己和妈妈被赶出薛家之后,薛如云遭受了无数的冷眼和嘲笑,她终于知道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做人心冷暖。

    从记事起,她就面对无数的冷眼和嘲讽,而在被赶出薛家后,不仅要面对无尽的议论和咒骂,还面临生活的窘迫。如果不是薛如云母女聪明要强,知道自我?;?,恐怕她们早活不到现在了。

    “不用谢,这个时候说谢谢就太外气了?!彼杖竦档溃骸叭绻皇桥赂阏欣词裁床槐匾穆榉?,我早就把他们的腿都打断了,哪里要等到现在?!?br />
    苏锐并没有怪薛如云的妇人之仁,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行事一贯果决雷厉风行,此时不选择动手,一定是有着许多难以启齿的往事,而苏锐自己也从薛洋的话中猜测出了很多的东西。

    不过,不管早晚,心中的那一道坎都是需要迈过去的。

    “我知道?!毖θ缭颇牡懔说阃?,这个平日里丰姿多彩的女人,此时显得很低落。

    “这样最好?!彼杖竦懔说阃罚骸安还阋惨毙?,我能看出来,这个叫薛洋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他既然能来第一次,也绝对可能来第二次?!?br />
    一提到这件事情,薛如云眼中的黯然又增加了一分,这还真的有些不像她呢。

    “你想想看,他把你平时喜欢坐什么位置都摸得一清二楚,故意在这里找茬等你,摆明了他就是故意而为之的,所以你必须要当心,我不一定时刻都能在你身边?!?br />
    薛如云牙齿咬了咬嘴唇,脸色复杂的说道:“我明白,我以后会小心提防的?!?br />
    这次苏锐把薛洋打得那么惨,那么他肯定会再来报复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间而已。对方既然已经找上门来,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锐轻轻地拍了拍薛如云的肩膀,笑着道:“小心提防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我对你可并不是太有信心呢?!?br />
    薛如云调整了一下心情,抬起头,又让自己的脸上展现出抚媚的笑容来:“要姐姐心情不好,不要今天再跟姐姐跳个舞”

    不过这笑容,似乎有几分强颜欢笑的意思。

    一想到那天薛如云那柔若无骨的丰满身子盘在自己腰上的情景,苏锐不禁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他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妖精,你这是想把我拉进火坑啊”

    薛如云说道:“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跳舞,这一次你也跟着一起来吧?!?br />
    说罢,薛如云也不等苏锐回答,就拉着他走向了舞池。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薛如云的心里对苏锐产生了一种淡淡的依赖感觉,这种感觉若有若无的,但是,只要是苏锐在身边,她就觉得很安心,或许这种感觉有一个特定的专属名词,叫做安全感。

    这种感觉的来源,在薛如云的心里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别人更是无从知晓了。

    说起来也可笑,自从和母亲一起被雪茄扫地出门以后,薛如云就发誓靠自己来?;ぷ约?,此时,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人竟然带给自己安全的感觉,这真的有些出乎意料。

    “下去就下去啊,我难道还怕你不成?!弊魑桓瞿腥?,这样被女人挑逗,是可忍孰不可忍,苏锐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能被女人看不起大不了就地推倒就是了,怕个毛线

    贞操于我如浮云

    苏锐和薛如云走下舞池,后者伸出手来轻轻地揽住苏锐的手臂。

    两人走到舞池中间,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一次,薛如云并没有选择充满刺激和挑逗的钢管舞,而是简简单单地把手搭在苏锐的肩头,后者轻轻揽住她的腰,两个人在舞池间轻轻的晃动着。

    两只手轻轻扶住薛如云的腰,苏锐立刻感觉到一阵异常丰美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他的心里不禁有些痒。

    是的,如果这个时候没有一些旖旎的心思,那他还怎么能称之为一个正常的男人

    苏锐低着头,正好可以看到薛如云那精致的脸颊,目光再往下移,则是胸前的雪白,还有一线沟壑引人遐想无限。

    “为什么又换风格了呢”苏锐把目光从薛如云胸前的雪白沟壑中挪开,脸上并没有丝毫不舍的样子,似笑非笑的问道。

    “跳舞也是要分很多种的,我擅长激烈的,也擅长不激烈的?!毖θ缭扑坪跻丫痈詹诺牟豢熘凶叱隼?,这个女人调整情绪的能力相当可怕,或者说,她隐藏情绪的能力要更可怕。

    “还是不要太激烈?!彼杖竦幕八坪跻庥兴?。

    薛如云微微一笑,看着苏锐略显瘦削的脸颊:“弟弟,今天谢谢你了?!?br />
    苏锐满不在乎的说道:“你已经谢过了,就不用老是说了,而且你知道,我在意的不是这个?!?br />
    说罢,苏锐还大有深意的看了薛如云的眼睛一眼,对方那又长又媚的眼睛中所释放出来的眼光如此晶莹。

    “你想听我的故事,是吗”薛如云的身体随着舞曲在轻轻晃动,她的眼神之中带着征询的意味。

    “这就看你想不想说了,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自然会在合适的机会告诉我的?!?br />
    薛如云沉默了一下,然后对苏锐说道:“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我们专心跳舞吧”

    “嗯,我不会强人所难,不过我希望你明白的是,如果你告诉了我,我可以更方便地帮你,至少我能看得出来,这个薛洋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一次两次三次,你不怕么”

    “不怕?!?br />
    “那好吧?!?br />
    说罢,薛如云的双手也转移到苏锐的腰间,两个人就这样互相轻轻揽着对方的腰,在舞池中随着舞曲的音乐而轻轻扭动着,外界的喧嚣在他们眼中都不复存在。

    美人在怀,手指尖的触感如此的柔,软如此的肥美,可此时苏锐的心中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他的眼神已经飘远,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薛如云同样是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偶尔眨动几下,往日的那些心酸苦痛,又开始在她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每个人,都会经历很多的故事,这每一个故事,就组成了一场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