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矢口否认,没看上就是没看上?!毕那宥宰啪底涌戳丝醋约何⒑斓那瘟?,道:“不过话说回来,他的确很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觉得你俩也很配呢?!?br />
    “配个毛线啊?!鼻卦萌徊唤肫鹆怂杖窬谷桓叶宰约菏兄?,撇了撇嘴:“那些追我的公子哥们,个个年轻又多金,随便挑一个,哪个不比苏锐强”

    “你可别装了,要是我真把苏锐抢走了,你会舍得吗”秦悦然说到这里,在夏清的腰间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那有什么不舍得,如果你俩在一起了,我会献上我最美好的祝福的”夏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秦悦然才不会相信:“给我我也不要,你呀,还是敝帚自珍吧”

    夏清摇了摇头:“那可不行,好东西要姐妹们一起分享?!?br />
    “我可不和你一起分享,不过有点可惜的是,你这个魔鬼身材的小妞终于要被男人开发了?!?br />
    夏清的脸庞瞬间红了起来:“女流氓,你乱说什么呢”

    秦悦然在夏清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不用害羞,女人的地男人犁,天经地义的”

    说罢,秦悦然抓住了夏清的浴巾下摆,猛地一拽

    一具近乎完美的身体就这样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灯光下

    夏清就像是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连忙跳上床,捂着自己的关键部位,说道:“女流氓,你要干什么”

    “我就是看看,你看你吓的?!鼻卦萌辉俅纹擦似沧欤骸盎八翟哿┮郧熬R黄鹣丛?,你身上的哪块地儿我没见过啊,现在倒害羞起来了?!?br />
    夏清依旧捂着关键部位:“你说的倒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为什么我现在感觉特别别扭呢”

    “说不定是因为你心里有障碍呢?!?br />
    秦悦然说罢,直接大大方方地脱下自己的旗袍,露出那修长且傲人的身材来,对着落地镜左右端详。

    皮肤白皙,胸峰挺拔,纤腰不足一握,两条大长腿更是抢眼,修长而充满弹性。

    此时,只穿着内衣的秦悦然俨然比国际顶级名模更有范儿

    夏清索性也站起来,光着脚踩在地上,站到了镜子前。脸庞之上还带着一丝红色,身体的重点部位一览无余。

    此时此刻,恐怕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就是这面镜子了吧

    如果苏锐知道自己早走了一会儿就错过了那么绝妙的风景,恐怕会悔的肠子都青了

    “漫漫长夜,真是无心睡眠啊?!?br />
    苏锐从君澜凯宾酒店出来,并没有叫出租车,而是漫无边际的晃荡在宁海的大街小巷中。

    他的脑海里在回想着许多的事情,过去的那些种种,都仿佛电影画面一般一幕幕闪现。

    自从秦冉龙出现了之后,苏锐这两天就经?;岢鱿终庵智榭?。

    本以为早就忘记了早就抛却了的事情,为什么现在重新回想起来,依旧会如此清晰

    惆怅的情绪很少在苏锐的身上出现,哪怕是微微的惆怅。

    对于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他并不太想要追究,否则的话,时隔好几年,以他的性子,早就报复不知道多少遍了。

    他知道,自己的报复,或许会对那些曾经在最后关头合力保下自己的几个老家伙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苏锐想到了自己,又想到了柯凝,那一朵军中绿花曾经如此娇艳绽放,现在却因为某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而销声匿迹。

    刚过易折,如果柯凝早一天屈服于那个大少的话,恐怕早已尽享荣华富贵,根本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天。

    可是,不屈不挠,就是她的生活态度。

    “希望你过得好一点?!彼杖窨醋拍训靡患男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随意晃荡着,苏锐已经走出了老远,当他看到眼前的巨大led招牌时,眼睛一亮,不由得苦笑起来。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薛如云的麦克斯酒吧门前。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进去喝一杯好了。

    每一个夜晚的酒吧都是撩人的,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把发泄不完的精力全部转移到晚上,在这里有强烈的酒精刺激,在这里有旺盛的荷尔蒙分泌,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发泄的爽感。

    薛如云的麦克斯酒吧同样也是这样,苏锐来到这边,看到许多男男女女在舞池中疯狂着扭动着身体,香汗淋漓,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个旖旎和暧昧的地方,到处都充满了同性不排、异性相吸的气息。

    又点了一杯“朱颜血”,苏锐轻轻凝视着这鲜红欲滴的酒液,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这个薛如云,既然能够调制出这种名字的酒来,明显有着让人不为人知的往事,而且这些往事肯定相当的黑暗,让人不堪回首,这个女人,用她妖媚的表象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靠坐在吧台上,苏锐优质男的模样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一个上身穿着白色吊带衫、下渗穿着牛仔超短热裤、跳舞跳的满脸香汗的女孩走到他的跟前,身体贴着苏锐的胳膊,声音绵绵地说道:“帅哥,一起跳个舞吧”

    苏锐看了看她那几乎要从吊带衫中挤出来的雪白山峰,又瞄了瞄那还算不错的两条长腿,说道:“你想和我一夜情吗”

    那姑娘没想到苏锐问的如此直白,她喝了点酒,看到苏锐一个人坐在这里,本来真的只是想喊他一起跳支舞的,听到他这么问,不禁愣了一下。

    不过,这姑娘见到苏锐长得也还算可以,自己也不是什么保守的人,偶尔在酒吧激情一次,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刚才喝了点酒,姑娘的心里也痒痒的。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尝试一下?!惫媚锩飨杂行┪⒆淼囊馕?,她的半个身子都已经压在了苏锐的肩膀上,某个地方的触感十分柔软。

    “哈哈,我开玩笑的,你不用当真?!彼杖窈鋈缓芗暮俸倮值?。

    那姑娘看着苏锐,确认他不是在说笑之后,脸上露出气愤的神情,推了一下苏锐,说道:“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无聊”

    说完,这女孩便转身离开。

    调酒师笑着说道:“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不来个激情一夜呢如果是我,肯定不会拒绝?!?br />
    苏锐笑着抿了一口酒,道:“我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了?!?br />
    调酒师盯着苏锐的年轻面庞,撇了撇嘴,说道:“这样说显得你很老似的?!?br />
    苏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哈哈一笑:“我心沧桑啊”

    这个时候,一个柔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在苏锐的身旁响起:“我可看不出来你哪里沧桑了,嫩的都要滴出水来了”

    与此同时,一阵诱人的香风钻进苏锐的鼻孔,让他觉得不禁有些痒痒的,很撩人。

    这就是夜色,这就是酒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薛如云已经站在了苏锐的身后,声音真是腻的能甜死人,那年轻的调酒师见到自己的老板来了,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明显是咽口水的举动。

    这种未经人事的小男生,在风情万种的御姐薛如云面前,根本就是定力全无啊

    “有沧桑感的男人才有味道?!彼杖裥ψ牌沉艘谎鄹詹拍歉銎淖呖男」媚?,说道:“不然怎么会有美女倒贴上来”

    “臭美吧你?!毖θ缭婆牧怂杖竦募绨蛞幌?,然后在他的身旁坐下,直接拿过苏锐的酒杯,看起来也毫不介意他用过一样,直接喝了一口。

    “这样会传染病的?!彼杖衿擦似沧?。

    那个年轻的调酒师看到薛如云的红唇和酒杯接触的诱人模样,不禁再次吞咽了一下口水。

    “要传染也是你传染你给我,我都没嫌弃你,你在意个什么劲”薛如云鄙视的看着苏锐。

    “怎么今天有时间到我的酒吧里来坐坐”

    “晚上闲着无聊,就随便出来转转,这不一想到你上次跳的钢管舞,我心里就觉得有些痒痒的,于是不知不觉就来到这里?!彼杖窭值?。

    “看来我的魅力还真的很大啊?!?br />
    “那可是,老少通吃,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荣幸再给你当一次钢管”苏锐一脸认真的看着薛如云,不禁想起上次跳舞时的各种亲密接触,真是让人有种喷鼻血的冲动。

    一提到这件事,薛如云的脸色就变得微红,她再次打了苏锐的肩膀一下,媚笑道:“你这个小坏蛋,你以为姐姐跳舞都是随便跳的呀,那次是兴致所至即兴发挥,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么一次呢?!?br />
    “那就太可惜了,你都不知道你的舞姿有多撩人,看了就冲动?!彼杖褚涣惩锵У厮档?。

    “你要是觉得冲动,姐姐我给你找两个小公主陪着,绝对让你开心的不行?!?br />
    “小公主啊,那敢情好,给我找十个八个的我也不嫌多?!彼杖窈俸倮值?。

    薛如云撇了苏锐一眼,道:“姐姐这里可是正规酒吧,没有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你真想找的话,出门左转走上十分钟,那里一条街全部是粉红色的洗头房?!?br />
    “洗头房啊那还不如去找刚才那个小姑娘呢,好歹人家也很有肉感?!?br />
    苏锐跟这个总是调戏自己的女流氓说话,可是怎么开放怎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