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来这套?!鼻卦萌蛔咴谒杖竦纳肀?,用胳膊肘使劲捅了捅后者的腰,轻声说道:“喂,我们家夏清可是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大姑娘,我跟她从大学就是同学,住在同一个寝室,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她主动请男人吃过饭,你这可是第一次你要是敢让她受任何委屈,我可拿你是问啊?!?br />
    看着秦悦然充满威胁的眼光,苏锐忽然觉得这个号称所谓交际女王的女人也挺可爱的,至少做一个好闺蜜是很合格的,处处都站在维护夏清的角度上。

    苏锐无奈地说道:“这都哪跟哪啊,我跟夏清才认识几天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今天算是被你给调戏惨了?!?br />
    “得了吧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我们家夏大美女陪着你,你还不美上天了,在我面前装什么正人君子”秦悦然说道:“你骗骗夏清还行,骗我可不行,记住我刚才的话,否则对你不客气”

    说罢,秦悦然还示威性的挥了挥拳头,把苏锐看的哭笑不得。

    苏锐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秦悦然,在他眼里,这个女人真的是非常厉害。

    每次见面,不着痕迹地就能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和关系,让人感觉到双方就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手段非常自然流畅,这绝对是一种非常顶级的交际手段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能够摸透人的心理,这种人在交际方面简直强悍到了天际,往往自我?;し浅G?,你并不知道她的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只有真正的深交之后,才能了解到她真实的内心。

    不过,苏锐能够看出来,秦悦然对夏清是真正的关心,那眼神里的真挚是隐藏不了的。

    其实苏锐判断的非常准确,秦悦然就像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她把自己真实的内心完完全全地隐藏起来,表面上来看,谁也不知道哪个是她的真面孔,哪个是她的假面具?;蛐碚庋呐撕苣驯淮蚩撵?,可是一旦打开之后,迎接你的将是热情如火。

    “你俩神神秘秘的嘀咕什么呢”夏清说道。

    “没什么,就是在讨论这种五星级酒店的顶层观景餐厅不知道一桌要花掉多少钱?!彼杖窆室庑ψ潘档?。

    “放心,作为必康集团董事长助理,我还是请得起这顿饭呢?!毕那蹇砂闹辶酥灞亲?。

    “好吧,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我得去大厅里转一圈看看?!鼻卦萌辉俅味韵那逭A苏Q郏骸拔宜倒媚?,可得把持住啊,不许在我的酒店里越界哦?!?br />
    “女妖精,你快忙去吧,真想找一根针把你的嘴巴给缝上?!毕那逶俅温惩ê?。

    秦悦然笑着而离开,在夏清看不到的时候,又对苏锐挥了挥拳头。

    苏大帅哥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女人欺负,于是乎,他悠悠然的对着秦悦然举起了右手,然后伸出一根中指。

    君澜凯宾酒店的顶层观景餐厅果然不同凡响,玻璃穹顶,宽敞的露台,坐在餐厅中,眼前就是一望无际的海面,即便是在晚上,也依旧能够感觉到那种辽阔,看着此景,也让人的心胸变得宽敞爽利起来。

    这也就是旅游的必要性了,总是在一个地方一成不变地呆着,思想和心境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狭隘和憋屈。

    秦悦然一离开,和苏锐单独呆在一起,夏清本来还有些不自然,慢慢地也渐渐放松开来,两人有说有笑。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苏锐在讲,这个家伙贱兮兮的,巧舌如簧,三寸不烂之舌把夏清逗得呵呵直笑。

    也不知道是红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夏清的脸庞一直微红的,就像是秋天刚刚要成熟的苹果一样,煞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尤其是配合上她那天使般的笑容,那种感觉更别提了。

    有些事情,有些感情,总是在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就形成了,好似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那点点滴滴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苏锐这顿饭也是吃的非常优雅,并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狼吞虎咽,吃完之后他放下餐具,擦了擦嘴,说道:“美食美景美人都在,如果每天都能有这么一顿饭,可太让人心满意足了?!?br />
    苏锐并没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说出了一个人生至理,美食、美景、美人,这三样东西,几乎是所有男人都在穷毕生之力所追求的,这是一种目标,更是一种生活状态。

    听到苏锐的话,夏清的俏脸微微一红,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站起身来。

    虽然是身处高层,但依旧能够闻到海风的气息,夏清走到窗前,看着皎洁的月光和海面,也感觉到了一阵心旷神怡。

    她看了看身旁的苏锐,又看了看眼前的景色,心中忽然闪现出来两个字美好。

    是的,生活的美好,或许就隐藏在一点一滴之中,等着我们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现。

    “我们到下面的沙滩上走走吧”苏锐忽然说道。

    对于这个要求,夏清当然不会拒绝,她同样点点头:“好,我也很久没有在非工作时间到海边来逛逛了?!?br />
    夏清的这句话还是有深意的,距离她上一次和林家父女陪着苏锐一起在君澜凯宾酒店吃饭还没过去几天,这样看来,她还是把上次的吃饭当成了工作,这一次和苏锐在非工作日内来到这里,她的心态自然是迥然不同。

    来到沙滩前,苏锐坐在木质小桥上,脱掉皮鞋和袜子,放在一边的摇椅旁,卷起裤管光着脚踩在沙滩上,非常随性自在的样子。

    “这样不硌脚吗”夏清有些讶异,她看着苏锐沾满沙子的双脚,问道。

    “不硌脚,这里的沙子很细的,而且贝壳也很少,就算被硌一下也没什么关系,最关键的是,这里的沙子已经被太阳晒了一天,现在晚上还剩一点余温,踩在上面非常的暖和,很舒服的,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

    被苏锐这么一说,夏清还真的的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她看了看自己的腿,不禁有些犯难起来。

    要知道,今天的夏清穿的还是平日里的职业装,她可不能像苏锐那样脱掉袜子赤着脚走,因为她穿的是一双连裤袜

    这种裤袜直接提到腰间的,她总不能当着苏锐的面把这袜子脱了吧

    “这个,我没法”夏清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个看起来还真的不太好脱呀?!?br />
    苏锐笑眯眯地说道,他顺着夏清的脚踝往上看去,一双修长笔直而且充满弹性的美腿呈现在他的眼前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这个家伙的脑海里不禁反映出一副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那就是夏清坐在一旁的摇椅上,正在缓缓褪去自己的裤袜

    我的天,不能再想象下去,苏锐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好吧,在很多时候,绝大多数男人都是靠着对女人的遐想来满足自己心中的“愿望”。

    “你这双裤袜多少钱估计也不会太贵吧,要不你就直接把脚下的袜子撕破一些,这样不就能光着脚了吗”苏锐想到了一个主意,心中不禁感觉到有一股燥热的风吹过。

    看着夏清那双在半透明的裤袜下若隐若现的玉足,苏大帅哥咽了一口吐沫,有些口干舌燥的他觉得自己需要补水了。

    撕袜子

    苏锐真佩服自己,能够想出来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多新鲜多刺激

    “啊这样行吗”夏清听了有些吃惊,同时也有些为难的说道。

    对于夏清而言,破坏自己的裤袜这种事情她还从来没有干过,尤其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这完全不是自己的风格呀

    “没关系的,你坐着,我来帮你撕?!彼底潘杖裰苯影严那灏丛谝慌缘某ひ紊?,不由分说的托起夏清的脚踝,帮她脱去了高跟鞋

    夏清的俏脸瞬间通红,霞飞双颊

    苏锐明显的感觉到,当他的手和夏清的脚踝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后者的身体明显发出了一下颤动,这颤动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被苏锐清晰的捕捉到了。

    而且,苏锐对这种感知一贯是极为的敏锐,在这颤动之后,夏清的整个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看来,果真如同秦悦然所说,夏清这姑娘在之前还从未跟异性有过接触,否则绝对不会是这种反应呢

    如果遇到的是那种浪荡少女,说不定你一撕开她的袜子,她就把脚踩在你的大腿上了

    其实,在苏锐刚刚提议之时,夏清犹豫了一下,便想自己动手把裤袜撕破了,今天不知怎么的,她竟然也想疯狂一下,释放一下。

    平日里工作上的压力积攒的太多太多,即便夏清的处理事务能力极强,也是颇为的累了。不过是撕个袜子而已,有那么难吗

    可是夏清没想到,苏锐竟然这么主动,她连反驳的机会和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按倒在了椅子上

    当苏锐的手捏住她的脚踝时,她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股非常奇异的感觉,是的,在过往的二十几年里,除了正常的社交握手之外,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碰过自己的身体,哪怕碰的只是脚踝

    :感谢探戈兄弟的支持睡个懒觉,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