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兴心想,让马东来给那个家伙一点厉害尝尝,只要逼出口供签字画押就可以,怎么用上了那么狠的手段

    就凭这血腥气息的浓度,那人至少也得丢了几百毫升的血

    可是没想到的是,当张元兴抬起头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张陌生人的脸。

    捂着嘴,张元兴抑制着范反胃的冲动,他看着苏锐,说道:“你是谁”

    “我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吧?!?br />
    苏锐侧身开来,伸手揪住张元兴的领子,直接就把他给扯进了房间里

    “你在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元兴被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站起身来,整理好衣服,愤怒地对苏锐吼道。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元兴这么对待我,你要考虑后果”

    苏锐拍了拍手:“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刚把几个小折磨的半死不活,你这条大鱼就现身了?!?br />
    张元兴闻言,往四周一看,顿时震惊无比

    两个男人趴在地上,完全没有动静,不知道是死是活,而他的心腹马东来,则是被一支匕首狠狠的钉在了墙上地上已经全部是鲜血

    “你到底是谁”张元兴到底是副局长,还是见过一些大场面的,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当然,也只是强作镇定而已,毕竟眼前的场面让他有些从心底感到惊悚。

    三个手下,全部受了重伤,而且还是在审讯室里

    苏锐轻轻的把门反锁上,道:“我们谈一谈”

    看着苏锐锁门的动作,张元兴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这个举动,无疑意味着他将处于完全的弱势

    连三个精明强干的手下都不是他的对手,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朋友,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直到现在,张元兴还认为有幕后黑手在操纵此次事件。

    “我自己派我来的?!彼杖裎⑽⒁恍?,笑容之中尽是嘲讽的意味。

    “我这些年得罪的人太多,我也不想去管你背后的人是谁?!闭旁税诔鲆桓碧概械募苁评矗骸拔沂歉鍪导实娜?,这样吧,你告诉我,那人是花多少钱把你请来的,我出双倍的价钱?!?br />
    苏锐沉默不言,只是微笑。

    张元兴以为自己的条件还不够打动苏锐,于是说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在拿命赚钱,既然都是钱,那么赚谁的不一样何必跟钞票过不去”

    “三千万?!彼杖竦淖旖欠浩鹨凰客嫖兜男θ堇矗骸叭?,这就是那人的价格?!?br />
    “三千万”

    张元兴有些怒意了。

    他本来以为,这种普通打手的价格不过几万块而已,顶多二十万,可是苏锐一张嘴就是三千万,这明显是没有谈判的诚意

    “你这样,我们还怎么能谈得下去”

    “请问,从一开始,我有打算和你谈吗”苏锐觉得这个张副局长自我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些。

    “五百万,我可以给你五百万?!闭旁松斐鲆恢皇?,五指张开:“我想,这个价格,应该比你的雇主要高出许多倍了吧”

    “谈钱没意思,我也不缺钱?!?br />
    苏锐指了指地上的几个人,说道:“你派他们几个想要整我,结果却被我整成了这个样子,你觉得我们还有谈判的必要吗”

    张元兴的目光极为阴沉:“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把你送进监狱?!彼杖穸⒆耪旁说难劬?,一字一顿地说道。

    “把我送进监狱”

    张元兴重复了一遍,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就凭你,也能把我送进监狱你凭什么”张元兴大笑三声,然后眼睛像只秃鹫一般,死死盯着苏锐,“这就是你背后的人的真实用意”

    “不,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实用意?!?br />
    苏锐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毫无预兆的,忽然暴起一脚

    狠狠的踹在了张元兴的腹部

    张元兴当官多年,身体几乎相当于酒囊饭袋,被苏锐这么一踹,整个人倒着飞出好几米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噗

    张元兴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出

    他抬起头,眼神怨毒的看着苏锐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一定不会用这样的眼神来看对方,这完全就是找死的节奏”

    说罢,苏锐又是一脚,脚尖踢在了张元兴的肋部

    以他的脚尖为圆心,强大的作用力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咔嚓咔嚓

    张元兴的肋骨出现了许多的裂缝

    如果苏锐再加一分力的话,恐怕会直接把这些肋骨踢碎掉

    巨大的疼痛侵袭全身,张元兴痛的脸部完全扭曲变形而唯一清醒被钉在墙上的马东来,则是目瞪口呆,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不断地流血

    自己的老领导、那个高高在上的市局副局长,竟然被打成了这副死样子这太难以置信了吧简直就是在颠覆世界观

    苏锐蹲在张元兴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太多的不公平?!彼杖窈鋈挥行└锌骸拔掖永床幌肴ハ庑┎还?,但却不想看到有人拿这种不公平来创造更大的不公平?!?br />
    “这句话的意思或许有些拗口,但绝对可以轻松理解?!?br />
    苏锐说道:“你的儿子,确实该打,而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不是该打,而是该杀了?!?br />
    听到这句话,张元兴从心底深处冒出来一股浓烈的寒意

    这种寒意如此清晰,让他的五脏六腑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

    “身为公安局的副局长,身为一名老警察,却公然执法犯法,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凭空捏造证据,毁掉别人的一生,你这样的人若是不该杀,那么什么人该杀”

    张元兴忽然觉得自己有种凶多吉少的感觉苏锐的话语非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元兴觉得他才是个执法者,而自己真的像是个即将被宣判的犯罪分子

    一个用钱都打动不了的人,他还畏惧什么

    就在张元兴吓个半死的时候,苏锐忽然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为你这样的人背负个杀人的罪名,实在是太不值得了?!?br />
    张元兴闻言,心中一松,那股恐惧之感也开始渐渐消退。

    苏锐站起身来:“你现在至少得躺在床上几个月下不来,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把你走下病床的那一天,也变成走进监狱的那一天?!?br />
    说完,苏锐打开审讯室的门,直接走了出去,留下满地的鲜血和四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伙

    被钉在墙上的马东来虚弱的问道:“张局长,你没事吧”

    张元兴趴在地上,连起身都做不到,他没好气的说:“你眼瞎了我这叫没事吗”

    马东来一阵郁闷,好像受伤之后拍马屁也拍不准了。

    “那我们要不要找人帮忙啊”马东来有些阴狠地说道:“把刑警队的兄弟们全部叫来,敢打伤张局长,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回去就让刑警队立案”

    “立案你妈”张元兴不禁骂道:“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难道你想引起整个宁海所有机关的轰动么蠢货”

    被打落牙齿只能和血吞,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苏锐走出来,正好遇到了秦冉龙。

    这个家伙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也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吃亏吧”苏锐问道,他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秦冉龙,自然知道事情的结果如何了。

    “吃个毛线亏啊,我喝的那么多,几个人都还完全不是对手,正好让我练练醉拳?!?br />
    “醉拳的结果如何”

    秦冉龙一脸鄙视的说道:“被我一人拧断一只手,权当是给他们个教训好了?!?br />
    碰上苏锐和秦冉龙,这几个所谓的“警察”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彼杖裰?,秦冉龙一旦树敌,绝对是得理不饶人的那种,一定会把对手干到死。

    秦冉龙撇了撇嘴:“确实不是我的风格呢,不过也没办法,这里是宁江,不比首都,我可不想引起某些地头蛇的注意?!?br />
    “宁海的地头蛇你指的是李阳”苏锐诧异的看了秦冉龙一眼,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架打的秦冉龙吗

    “李阳”秦冉龙摇了摇头:“大哥,你有所不知,那李阳只是表面上纸老虎而已,不了解这其中内幕的人,才会把他捧的很高。他在宁海的实力,充其量只能排在第十来位?!?br />
    “第十来位么”其实这一点和苏锐心中估计的也差不多,不过排名却还要更靠后一些。

    事实上,哪有几个真正有实力的人,像表面上那么高调现在大家都热衷于做隐形富豪,枪打出头鸟

    “大哥,今天没喝痛快,要不找个地方,咱们再大醉一场”喝了那么多酒,秦冉龙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看着空无一人的区分局,苏锐忽然想到了叶冰蓝临走时那隐含担忧的眼神,心情同样大好。

    苏锐试着打了一下叶冰蓝的手机,果然关机了,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警察都是24小时不允许关机的,叶冰蓝此时的举动,无疑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能够遇到一个和自己比较默契的姑娘,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