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毫不客气,揪着头发,又是一记凶狠的撞击

    在让人胆颤心惊的撞击声中,那个人翻着白眼昏了过去,头上脸上已经是血肉模糊

    “幸好,今天是我在这里,如果换做别人,恐怕被你们屈打成招,然后被冤屈耻辱地丢进监狱里十年二十年吧”

    苏锐看着马东来,脸上带着冷笑。

    这笑容落在马东来眼里,简直和魔鬼没什么两样

    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并不算膀大腰圆的家伙,出手如此狠辣全部都是让人感觉到惊悚的杀招如果他揪着手下的头发再多加几分力,那么手下人一定会落得脑浆迸裂身死当场的结果

    自己带来的可都是好手,就这样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倒下了

    苏锐看着他的样子,摇了摇头:“其实,我本来不会下如此重手的,按照我的性子,顶多打晕了了事?!?br />
    “可是,今天晚上,你们的所作所为让我想起来之前一些在国内遇到的很不开心的事情,因此手稍稍重了点?!?br />
    说到这儿,许多往事在苏锐的眼中电闪而过。

    停顿了一下,他的声音让马东来感觉到两股战战:“我想,如果你们让我再多一些不开心,我真的会杀了他们的?!?br />
    “当然,也包括你?!?br />
    听到苏锐的最后一句话,看着那双布满了杀意的眼睛,马东来真的颤抖了,真的恐惧了对面的男人好像是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杀神,仅仅凭借简单话语就能够让自己窒息

    在这一刻,他想跑,想要离开这间令人窒息让人恐惧的审讯室

    在到来之前,为了动手方便且不留下证据,他特地让人关掉了这间审讯室的监控

    可是,现在看来,这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是直接砸成粉碎性骨折

    而且,如果自己跑了的话,张局长那边该怎么交代他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吧

    简单的思考了两秒钟,马东来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枪

    是的,今天在过来之前,他还把配枪带了过来

    苏锐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极为严重的袭警,就算现在自己开枪把他打死,也顶多背个处分跟被痛揍一场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事情

    一枪在手,马东来顿时觉得自己底气足了很多他不相信,就算这个苏锐的身体再好,动作再快,还能快的过自己的枪

    “你很猖狂那就再猖狂一下给我看看”马东来举着枪,牢牢锁定苏锐的胸膛,眼神之中掠过嘲讽的意味来。

    他可以确定,自己如果不宰了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后果将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苏锐刚才的血腥手段,让马东来意识到,这件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杀了他,必须要杀了他

    马东来也是个狠角色,他盯着苏锐,狞笑一声,就要扣动扳机

    嗖

    苏锐右手一扬,一道破空声响

    下一秒,马东来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传来了一阵剧痛在剧痛的同时,还伴随着强大的冲击力

    叮

    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马东来根本不能阻挡,自己的手掌就被匕首钉在了墙上

    苏锐在裤脚处常年带着一把短匕首,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刚才审讯之前完全没有被搜出来

    这墙壁虽然是用加气混凝土砌成的,但平常人就算用了全力也不可能把匕首插进墙里而苏锐竟然可以隔空做到

    他的手臂力量得有多么的恐怖

    “啊”

    马东来不断的发出惨叫声,十指连心,他实在是太疼太疼了

    一把匕首精准无比地穿过自己的手掌骨缝,把手掌牢牢的钉在了墙壁上

    鲜血不断地从手心中涌出来,看起来血腥之极

    马东来稍微动弹了一下手掌,立刻传来了无边的剧痛因为匕首的宽度正好死死卡在了骨缝之间,只要动一下,匕首的刀锋就会和骨肉发生亲密接触让人牙酸

    越是凶狠的人,越有可能是贪生怕死之人

    如果马东来真的是个狠人的话,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左手拔出匕首来,然后和苏锐拼命

    可是他不敢,他惧怕那种疼痛

    三个警察,两个被打昏在地上,一个被钉在墙上满房间都是血腥气息

    在马东来又恨又怕的目光中,苏锐慢慢走到他的跟前,拍了拍他那张因为疼痛而有些变形扭曲的脸。

    “你们真的勾起了我一些不太好的回忆?!彼杖窨醋怕矶?,眼神之中的杀意已经消散。

    而后者的脸上依旧写满了恨意和惶恐,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情绪,却在马东来的脸上表现的如此清晰,如此鲜明

    “我当时被迫离开华夏,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br />
    苏锐看着马东来,他知道对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可是他就是有种说话的。

    “那件事情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我只是个路过的棋子而已,可是我这个棋子,却需要来背上一个大大的黑锅?!?br />
    苏锐转过身来,皱了皱眉头:“那次的事情,和这次相比,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br />
    马东来疼的满脸大汗,他的手臂已经近乎完全麻掉了,由于脱力的太厉害,整个身体也无法保持紧绷的状态

    可是他这么一松,手臂便垮了下来,手掌的骨肉再次和刀锋发生了亲密接触

    马东来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疼到昏厥了

    但,那又怎样即便如此疼痛,他仍旧没法拔出那把匕首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马东来咬着牙说道,他的牙齿似乎都要被咬碎了

    “你不需要听得懂?!彼杖袼坪醮佣酝碌幕叵胫型牙肟?,他看着马东来,说道:“我想请你告诉我,如果我不想让你这种人渣再当警察的话,应该怎么做才好”

    “你你我警告你,不要乱来,这里是华夏,杀人是要是要偿命的”马东来听到这话,以为苏锐要结果了他的性命,顿时有些魂不附体

    苏锐面无表情,看着这个家伙拙劣的表演。

    “我虽然做了不少错事,但但绝对罪不至死你这样实在是”马东来被苏锐的冰冷眼神盯着,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但为了活命,他还是得鼓足勇气

    “罪不至死”苏锐摇了摇头,冷笑道:“别再跟我装了,就从你们今天的行动看来,完全是轻车熟路,这种案子恐怕办了不知道多少次吧怪不得你们宁海的破案率那么高,原来就是这么来的”

    “陷害了那么多人,毁了那么多家庭,你还敢有脸说自己罪不至死”

    苏锐右手握拳,重重的砸在了马东来的肚子上

    砰

    实打实的一声闷响

    这种剧烈的挤压之下,马东来简直觉得自己的胃都要被打爆了他一张口,一大口水便吐了出来

    幸亏苏锐躲得快,不然还不得被喷上一头一脸

    不过,这一下也牵动了马东来手上的伤口,由于他被苏锐打的弓成了个大,刀锋又在他的掌肉间多划拉了一分疼的他龇牙咧嘴

    “爽么”

    苏锐摇头一笑:“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今天晚上在这里的不是我,那么那个人百分之百被你们屈打成招了?!?br />
    马东来无力回答,因为苏锐说的是事实。

    “虽然你现在是便衣,但我还是要说,你真的不配穿警服?!彼杖窈苋险娴乃档?。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马东来感受到了无限的恐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太弱智了呢”

    苏锐耸了耸肩:“我想,残废是不能当警察的吧”

    “你你”

    马东来还未说完,就见到苏锐从墙上取下一根警棍,猛然一挥

    警棍重重的砸在了马东来的膝盖骨处

    “啊”后者疼的一声大吼

    一下,两下,三下

    三下之后,马东来的膝盖已经彻底粉碎性骨折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抽了这几棍,苏锐才觉得自己心中的戾气有一点纾解。

    而马东来则是痛苦至极,想要昏过去都做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推了一下

    而此时,马东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张嘴就要大喊

    苏锐直接干脆利落的赏了他一记警棍

    与刚才所不同的是,这一下是狠狠的抽在他的嘴上的

    马东来觉得自己的面骨都要被抽裂开了整张脸瞬间麻掉

    他根本无力再说话,牙槽已经被打的完全变形,张开嘴,连着吐出了十几颗带血的牙齿

    低垂着头,浓烈的血腥气弥漫在整个食道和气管中,马东来满脸是血,已经没有人样了

    “马东来你在搞什么,快给我开门”

    张元兴有些不耐烦,已经开始拍门了他的亲生儿子被打,他比谁都焦急,比谁都想早一步逼出幕后的黑手

    苏锐一把拉开审讯室的门,看到了那张和张振洋极为相似的脸。

    “原来这个好儿子有个好爹啊?!彼杖裥闹欣湫?。

    审讯室的门一被打开,张元成差点没被恶心死整整一屋子全部充满着血腥气息,一开门就一股脑冲了出来,让人根本无法呼吸

    ps:感谢票王神剑、书友2980423、一匹孤独老狼的给力支持,看到了老狼兄弟给都市邪王的评价,很感谢很激动,这本书有点慢热,但一定会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