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来的脸上已经明显涌起了怒气,他的声音显得越发阴测测的:“叶队长,你这是成心阻挠我们办案了难道说你身为一个警察,不站在我们这一边,而是站在犯罪嫌疑人的那一边”

    叶冰蓝摇了摇头,眼中的神色越发坚定。

    “我只站在事实的一边,我尊重事实,尊重我头上的警徽?!币侗独淅渌档溃骸叭魏我恢治シ垂娑ú僮莅盖榈男形?,都是对这一身警服的亵渎”

    马东来心中怒极,本想抓紧时间好好的表现一下,却没想到冒出来叶冰蓝这么一个不开眼的,他鼓了鼓掌,说道:“好,好好,那我倒要问问你,你当了多少年警察,我当了多少年初来乍到的小屁孩,就想对我指手画脚你根本不够资格”

    “我够不够资格,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br />
    叶冰蓝再次扬了扬手里的询问笔录,道:“它说了算?!?br />
    “我怎么能够确定你的笔录里有没有造假我怎么能够确定你跟这犯罪嫌疑人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我怎么能够确定你所说的他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马东来想要抓紧赶在张元兴副局长来到这里之前解决问题,因此见到叶冰蓝不断阻挠,心中更加急躁恼怒:“叶队长,如果你再给我们的办案设置种种障碍的话,那么恐怕我就要把你列为怀疑对象了?!?br />
    叶冰蓝没想到这个马东来如此不要脸,不仅颠倒是非,甚至血口喷人

    “马东来,你自从一进门,就要强势插手此案,连任何文件都没有,只是说上级领导亲口指示,我倒要问问,你为什么那么急切是着急为谁卖命呢是哪个领导亲口指示的我们的案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而你却纠缠不休,我猜你恐怕还是想着好好表现一下,回去升官发财领赏吧”叶冰蓝毫不示弱的反击回去

    她知道,自己的这句话一定已经说到点子上,一定会刺到马东来因为事实很明显

    这是一个心底还有一片纯净天空的姑娘,她在用自己的努力,让那片天空不被世俗的牵绊所污染。

    “你放屁”

    马东来出口成脏,怒不可遏的指着叶冰蓝的精致俏脸,说道:“叶冰蓝,老子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早就一巴掌抽烂你的脸了”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就算是把这案件捅到首都,我也一定要阻止你”

    叶冰蓝毫不示弱,对于某些同事从根源上的腐烂,她失望透顶

    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让步了,不然叶冰蓝根本对不起自己的内心,她还想说什么,却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轻轻拉扯了一下。

    转脸一看,正是苏锐

    看着她,苏锐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叶队长,这件事情谢谢你,不过我不想因为这事情让你们同事之间闹的有些不愉快?!?br />
    马东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略微意外,似乎之前他并没想到苏锐会这样做。

    叶冰蓝想在说什么,苏锐拉住她胳膊的手却稍稍用了一些力,然后点了点头。

    从苏锐的眼神中,叶冰蓝清晰的看到了三个字放心吧。

    “叶队长,我想你们这样争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给我和这位马警官创造一个空间,让我自己把事情的经过对他们说清楚,你看怎么样”

    看到苏锐的眼神,听到他别有深意的话语,叶冰蓝点了点头。

    “叶队长,我觉得这个犯罪嫌疑人很明事理呢,不错,不错?!甭矶纯醋潘杖?,脸上流露出一丝阴狠:“我觉得他的提议非常好,我举双手赞成,我们私下里谈谈,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误会也可以早点解除?!?br />
    叶冰蓝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咬了咬牙,对小刘说道:“让分局刑警队所有人员离开这里,今天晚上不需要加班了,全部回家休息”

    小刘闻言,稍稍有些吃惊,似乎没想到自己的队长会突然下达这么一个命令这和刚才的争执可是大相径庭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叶冰蓝对小刘喊道。

    “是”小刘在答应命令的时候,还不忘往苏锐的方向看上一眼,然后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马东来闻言,使劲的拍了拍手掌,哈哈笑道:“我对叶队长的命令很满意,看来叶队长真的是个深明大义之人?!?br />
    叶冰蓝冷声回道:“那就祝你早些破案,给我们、也给领导一个交代?!?br />
    在说到“领导”两个字的啥时候,叶冰蓝还特地加重了语气

    马东来哈哈大笑,只不过在笑的时候,眼中尽是冷意

    叶冰蓝绕过马东来几人,在关门离开的时候,她还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

    抱着美好的理想进入警界,叶冰蓝本想用自己的努力给这片蓝天多增添一点点安宁的味道,可是,有些事情总是黑暗的超出她的想象。

    比如说今晚。

    如果按照以往的做法来说,叶冰蓝会拒绝到底,可是当她看到了苏锐的眼神之后,忽然改变了主意。

    不知为何,在几天前还是陌生人的苏锐总能带给叶冰蓝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蛐?,等她离开之后,这个男人会处理的更好。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她在苏锐的身上找到了一种战友的感觉。

    苏锐清楚的从叶冰蓝的眼神看到了担忧的神情,他微微一笑:“叶队长,麻烦带着你们的人快点离开吧,我想马警官还有许多私密的话要跟我说?!?br />
    马东来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而此时,叶冰蓝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审讯室的门被重重关上

    叶冰蓝带着几个手下走出分局大门,她看着宁静的夜空,忽然感觉到沙沙地声响。

    “起风了呢?!币侗肚嵘档?。

    “叶队,你说今天晚上那苏锐跟秦冉龙会不会被打的很惨”小刘警察说道:“那个马东来是市局张元兴局长的人,他今天一来,我就明白了,被打的那个张振洋,肯定是张局长的儿子,看来苏锐他们两个是凶多吉少啊?!?br />
    小刘都能看明白的问题,叶冰蓝又怎能不明白,不过她的回答却更加出乎同事们的预料。

    “拿出手机,全部关机,回家睡觉?!币侗兑⊥匪档溃骸罢饧虑橐丫皇芯纸庸?,就算闹出再大的动静,也和我们没有关系”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也是我们王局长的指示”

    叶冰蓝的话语中,清晰的透出一种双关的意味

    马东来走到门前,拧了一下门锁,整个审讯室便被从里面反锁上了。

    三对一。

    他看着苏锐,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打了什么人”

    苏锐摇头说道:“我没打人,但是我承认,我的同伴打人了,他打得好,这几个渣滓,就该好好教训一顿?!?br />
    “你没有打人可是据许多目击证人的证词,都证明你打人了”马东来阴沉的笑道:“死鸭子,嘴硬?!?br />
    “目击证人哪家的目击证人”苏锐的笑容更冷,道:“你家的”

    “都到这份上了,我想也不用再说什么了,动手吧?!甭矶匆慌ね?,对旁边的两个手下示意了一下:“把你们的手段都拿出来,我就不相信,过十分钟之后,这个家伙还能这么硬气”

    “是,马哥”

    那两人摩拳擦掌,掰着指节,有一个家伙甚至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很明显,这三个所谓的警察想要用暴力手段来逼迫苏锐主动翻供,或者说是按照他们提供的供词版本重新再来一遍。这完全是要把他屈打成招

    “真的很没意思?!彼杖竦难凵裰泻鋈淮狭艘凰苛踔?,“回国才那么短的时间,就遇到了我最讨厌的事情,所以,为你们自己默哀吧?!?br />
    “大言不惭还不动手”马东来厉喝道

    那两个警察闻言,直接朝苏锐扑过来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他们的联手攻击,恐怕只有束手就擒被惨揍一通的下场

    这个审讯室密闭和隔音极好,连子弹声都可以消除大半如今叶冰蓝已经带着人撤走,就算这里发生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听到

    马东来在狞笑,因为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苏锐被打倒在地上、张元兴来到之后露出满意的神情。

    可是,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的。

    苏锐微微侧身,避开了一个警察势大力沉的一拳,他抓住对方的领子,一个屈膝,再一个屈膝

    连着两下凶狠的膝撞

    这个警察便捂着胸口倒下他的嘴角已经喷出了鲜血胸骨大面积碎裂

    苏锐没有再看他一眼,在转身之前,反手一巴掌已经挥出,正好击中了第二名警察的左脸

    砰

    苏锐的下手极重,一记耳光把整个人都扇的双脚离地,头重重地撞在墙上一声闷响,让人心颤

    不过,苏锐却丝毫没有停手,他再跨前一步,拽住那家伙的头发,把他的脸重重地撞向墙壁

    脆弱的鼻梁和坚硬的墙壁发生接触,鲜血瞬间炸开满墙满脸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