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几个女生顿时打了个寒颤

    这话语阴测测的,显然不怀好意

    几个女生转过头,正好看到了五六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站在黑暗中,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你们是谁”晓玲壮着胆子问道,这几个男人简直跟鬼一样,无声无息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我只想问问,刚才你们说的关于张振洋的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绷硪桓雠匀换姑灰馐兜椒⑸耸裁?,义愤填膺地说道:“那个张振洋,实在是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有一个好爹”

    啪

    这个女生还未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狠狠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这个黑衣男所用的力气极大,把女生差点打晕掉,整个人被抽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脸上犹如火烧一般疼痛完全的不知所措

    “你们要干什么”晓玲见此,立即怒斥道

    “嘘”

    那个黑衣人打完一耳光后,立刻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看到他的阴森样子,几个女生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嘴。

    “你们可不要声张,关于张振洋的事情,我希望到此为止,就算在背后也不要议论什么,否则被我听到的话,你们将比她惨一万倍?!焙谝氯酥噶酥概吭诘厣相余涌奁呐?,意思是她就是榜样

    听到这话,晓玲等几个女生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对方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威胁,很显然这几个人和张振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钱晓玲,杨露,田芳芳,你们不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我既然能够知道你们的名字,就一定可以找到你们的家,找到你们的父母?!焙谝氯艘醪獠獾厮档?,眼神之中满是阴险的光芒。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这句话,几个女生明显被吓坏了,她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大学新生而已,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这裸的威胁可完全是黑社会的手段

    “我想,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br />
    黑衣人阴阴一笑,由于处于黑暗之中,完全看不清他的面容,更增加了这个人的神秘之感。后面几个男人同样开始阴笑起来,这低沉的笑声让女生们感觉到毛骨悚然。

    “我在问你们话呢,明白我的意思吗”黑衣人又往前走了一步,只不过是一小步而已,就给这几个女生造成了沉重的心里压力

    “明白了我们明白了”钱晓玲忍着恐惧,牙齿打颤地说道。

    “明白就好,还不快点回家这月黑风高的,太晚回去的话,路上出点什么意外可就不太好了”

    听到这句话,钱晓玲等几个女生更是无法掩饰住心中的恐惧,一声尖叫,转身就跑

    那几个男人对着女生的背影嘿嘿直笑。

    “马哥,你功课做得真足啊,这才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把这几个女生的名字都给弄清楚了,怪不得张局长那么看重你呢”

    “是啊马哥,等你提拔了,可一定得想着哥几个啊”

    几个男人纷纷附和,而他们口中的“马哥”,就是刚才出言恐吓钱晓玲的黑衣男人,本名马东来。

    “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张局长的儿子被人打成了重伤,这件事情发生在宁海的地界上,咱们也是脸上无光?!彼档秸饫?,马东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咱们都是张局长的心腹手下,他的脾气你们也清楚,没有人可以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一般和他比狠的人,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br />
    “马哥的意思是”

    “咱们必须要狠起来,得合张局长的意,顺他的心,替他舒舒服服的把仇报了这一次,考验咱们的时候到了”

    说到这儿,马东来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表情:“张局长有多疼他那个宝贝儿子张振洋,你们不是不知道,所以,咱们这次如果把事办得好,那么明年提拔的时候,大家都有份”

    另外一个家伙嘿嘿笑道:“马哥,其实这事情非常简单,那两个人本身就是严重伤人,就算咱们不插手,也逃脱不了判刑的命运,咱们今天来了,也是锦上添花啊”

    马东来点点头:“据我所知,是张振洋调戏那几个女生在先,可是打人已经成了事实,那么就非常简单了?!?br />
    “可是马哥,据我所知,这两个嫌疑人里面,只有一个动手的,另外一个从头到尾都只是围观而已?!?br />
    “这重要吗”马东来瞪了自己的属下一眼,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嘿嘿,不重要?!?br />
    这些人都明白,事实是什么,完全不重要,他们说什么是事实,什么就是事实

    “等会儿进去,把这起案件接管了如果在这宁南分局动手不方便,我们就把人带到市局去”马东来指着自己手下的胸膛,说道:“这件事情,必须要让张局长痛快了他要是不痛快,咱们就别想痛快了”

    “行,马哥,你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走”

    马东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几个人从阴影中走出,向着区分局的大门快步走去

    此时,审讯室中。

    苏锐正和叶冰蓝面对面坐着,小刘警察也在旁边。

    不知为何,现在审讯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叶冰蓝看着苏锐,眸光之中闪现出复杂的意味。

    也许是听了苏锐那番话的缘故,也许是由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现在的叶冰蓝,对苏锐这个只是第二次谋面的男人,竟然有了一种“战友”的感觉。

    “我还是那句话,我有我的坚持,对于那些公然知法犯法的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币侗赌幼潘杖竦难劬?。

    苏锐微微一笑:“其实你们两个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真的,说不定再过几分钟,一些心存不善的家伙就要来到这里,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而影响了你们的前程?!?br />
    叶冰蓝却摇了摇头:“这样的前程,我宁愿不要?!?br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人生之中,总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为之汹涌。

    以小见大,叶冰蓝正在坚守心中的净土。她不能打破自己曾经在国旗下发出的誓言,更不能让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因此而幻灭。

    苏锐听到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似乎有某个念头从脑海之中划过,像是一道流星一般,转瞬即逝,想要再去抓住,却已经是千难万难。

    苏锐不禁有些无奈,自己的记忆力怎么就成了这个模样,刚才划过自己脑海的那一道灵光,究竟是什么

    “那就让我们并肩战斗吧?!彼杖裎⑿ψ潘档?,眼神之中充满了鼓励的意味。

    叶冰蓝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旁的小刘警察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感染,也用力的攥了攥拳头。

    利益和道义,孰重孰轻,他们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如果林傲雪在旁边的话,一定会非常非常的诧异,那个吊儿郎当好色无极限的苏锐,竟然会露出这种眼神来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们被咣当一声推开

    马东来带着两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他们六个人,兵分两路,还有三个人去了秦冉龙那边

    苏锐抬起头,两道如利剑一般的光芒射了出来

    叶冰蓝转过脸,尽管她已经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是戒备地冷声说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擅闯审讯室”

    而小刘则是明显有些紧张,这个年轻的警察还需要再磨练磨练,尽管他已经跨前了一步,但还是站在了叶冰蓝的身后。

    不过,即便是这区区的一小步,已经足够让人满意了。

    马东来亮出警官证:“我们是市局刑警支队的,我叫马东来,发生在宁南区的伤人事件性质太过恶劣,情节极其严重,此案从现在起由我们市局接管?!?br />
    “我并没有看到案件移交的文件?!币侗独淅渌档?。

    “不需要文件,这是上级亲口指示”马东来瞥了叶冰蓝一眼,眼中掠过轻蔑的光芒

    说罢,马东来看向苏锐,眼中放出玩味的冷芒:“这就是恶性伤人的犯罪嫌疑人”

    “他没有伤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请他过来只不过是配合调查而已?!币侗冻辽档?。

    “配合调查你确定你们都查清楚了”马东来阴沉的盯着叶冰蓝,他似乎没想到会遇上那么大的阻力,看叶冰蓝的警衔,只比他少一个花而已,又是美女,又是刑警,身份是什么,自然已经呼之欲出了。

    虽然叶冰蓝认不出马东来,可是后者还是轻易的猜到了她是谁。

    “当然,在场目击证人的证词完全一致,都证明这位苏先生没有伤人?!?br />
    叶冰蓝举着手里的询问笔录,一步不退。

    苏锐看着这个姑娘娇俏却充满了坚毅的背影,感觉心中的某个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马东来的眼睛阴沉如水,像是一条毒蛇一般,他看着叶冰蓝,缓缓说道:“叶队长,你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个位置,前途无量,还请你不要自误?!?br />
    不要自误

    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我没有自误,我想,恐怕自误的另有其人吧?!?br />
    叶冰蓝的沉声说道

    :感谢书友2876025和书友422508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