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小刘警察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叶冰蓝一眼

    要知道,这可是区分局副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任务啊,虽然他自己心中也有不满,但绝对不敢如此公然的违背顶头上司的命令可是叶队长这是怎么了完全不把王中建放在眼里啊他前脚刚走,叶冰蓝后脚就要放人

    “看来,我们是同一类人?!?br />
    听到叶冰蓝的话,苏锐的眼中闪过一丝激赏的神色来,发自内心,无需掩饰。

    叶冰蓝的神色坚定,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公然违背领导的命令,会对她造成很大也很不好的影响,可是这位警界名花却毫不畏惧,直接就选择了站在道义的一边,也就是选择站在了苏锐的一边。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现在抓紧离开,王局长那边由我去解释好了?!?br />
    苏锐看着叶冰蓝那清清亮亮的眼睛,同样认真的说道:“正因为是我主动选择留下来的,所以我不能走,这样会更给你们添麻烦,我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你的好意,我记在心里?!?br />
    叶冰蓝有些着急地说道:“苏锐,这件事情其实很明显,你的同伴殴打的那几个学生,一定是家世不凡,不然不可能让王局长如此卖力,一旦他们的关系动用起来,我也不一定能够帮到你,时间拖得越长,事情就越难掌控。你如果现在不走,可能接下来就走不成了?!?br />
    苏锐微笑道:“冰蓝,你也不用劝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br />
    “第一,我要是走了,那么我的战友就会受到牵连,你和这位警察同志也会遭受处分,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br />
    “第二,我如果没走,就能够挖出来背后指使这件事情的人是谁,对于这种披着人皮的人渣,我必须要让他给出一个交代?!?br />
    看着苏锐毫无畏惧且充满自信的模样,叶冰蓝的眸光微微动了动。

    “第三,你也不用太担心,相信我,没事的?!?br />
    听到他的话,叶冰蓝摇了摇头:“这里是警局,有些事情你可能不太了解”

    “放心,我知道你的意思?!彼杖袼档溃骸拔宜谋日夂诎档氖虑槎嗔巳チ?,不会有事的?!?br />
    破除黑暗,我就是太阳。

    阿波罗之名,由此而来

    不过,华夏语言实在是博大精深,如果刻意解读的话,“太阳”也是等于“日”的,如果你称呼苏锐为“日神”,估计他就要抓狂了。

    “那啥,再把电话借我用一下?!彼杖裆斐鍪?,笑眯眯的说道。

    “好?!?br />
    叶冰蓝同样没有任何的迟疑,就把手机递给他。而小刘警察则是走到门口,轻轻地把审讯室的大门关上了。

    此时,在另外一间审讯室里,还依旧传来秦冉龙的大喊大叫

    这位嚣张狂少到现在还不服气,这声嘶力竭的起码得有半个多小时了。

    “这傻逼,也不嫌累么?!?br />
    苏锐拿起电话,轻轻地说了一句之后,便挂断了,随后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好像是在发短信。

    叶冰蓝和小刘并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似乎只是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

    “好了,手机还给你?!彼杖窦绦3中γ忻械难?。

    看着那种笑容,叶冰蓝竟然也觉得心情莫名的轻松了下来,她接过手机,直接本想装进口袋,却下意识的往上面一瞥。

    屏幕上留着一行小字

    字的内容是美女,这次事情结束之后,能有幸请你吃个饭吗

    如果陈大武曹天平等几个对苏锐比较了解的人在旁边,一定会舌头伸到地上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身陷囹圄的家伙竟然还有心情泡妞就算人家姑娘长得再漂亮,你也得先找出一个脱身之策才是啊这几乎是在拿生命在把妹

    叶冰蓝抬起头,正好看到苏锐那充满了期待的目光,她低头再看了看屏幕,终于忍不住,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

    “可以?!币侗犊醋潘杖?,眼中眸光微亮,说道。

    一旁的小刘警察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一对神雕侠侣在搞什么飞机,不过,他和叶冰蓝共事了将近一年,平时几乎没怎么见她笑过啊。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对恋人笑的感觉。

    苏锐说道:“你真好看?!?br />
    叶冰蓝笑道:“你也是?!?br />
    苏锐继续:“我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你?!?br />
    叶冰蓝点了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br />
    苏锐大喜:“我是认真的?!?br />
    叶冰蓝撇撇嘴:“我是开玩笑的?!?br />
    张元兴看着趴在病床上的儿子,几乎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背骨断了四根,脊椎严重受伤,趴在床上动弹不得,浑身被绷带缠的像个粽子

    这都是被秦冉龙一记板凳砸倒所造成的后果

    而且,张振洋在跌倒的时候,脸还磕在了路牙石上,整个下巴缝了十几针

    这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啊见到此景,张振洋怎么可能不心疼怎么可能不愤怒

    自己是全华夏四大直辖市之一宁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堂堂的副厅级,在自己的地盘上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完全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了

    因此,在见到儿子的第一时间,他就给宁南区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中建去了电话,让他彻查此事,所有嫌疑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王中建是他的心腹,张元兴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通过他来操办,因此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他第一选择就是此人。

    不过,在最初的震怒之后,张元兴也冷静了下来,毕竟他在宁海的官场上混了二三十年,对于许多黑暗的事情见的太多太多,自身也有许多牵扯不清的利益关系,他也联想过,会不会是某些和他有间隙的官场对手对他儿子下了这样的黑手。

    张元兴开始仔细的思考自己所有的仇人,所有得罪过的人,可是这样想来想去,完全没有头绪,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嫌疑人。官场就是这样,也许表面上和你好的跟兄弟似的,转过身来就能插你一刀

    不过,此时的张元兴也开始放得开了,他知道,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别人动了他儿子,也就彻底的触及了他的底线,反正都是治安事件,属于公安局来管辖,那么,就利用公安局的权力,把这件事情挖个水落石出好勇斗狠,还没几个人能比得过自己

    “爸,你要替我报仇啊”

    张振洋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尤其是后背,感觉整个都被强行撕裂一样

    “敢在背地里整我,我也一定不让你好过”

    说罢,张元兴便转身离开了病房,让驾驶员带着自己朝宁南区分局赶了过去

    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张元兴脸色阴沉的看着窗外,拿出手机,说道:“带几个得力的人过来?!?br />
    “张局,我都已经带人等在了宁南分局的门口,都是咱们的心腹手下,手脚利索的很”

    “那就好,我半个小时之后到,你们可以先进去?!?br />
    挂了电话,张元兴的嘴角露出一抹阴冷的表情来。

    “我就不信,逼不到背后的人现身”

    可是,这件事情,真的是张元兴想复杂了。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指使,完全是张振洋的行为触到了苏锐和秦冉龙的怒点。

    既然已经往复杂的方面去想,那么肯定手下也会把事情往复杂方面去办,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此时,在宁南区分局的外面,晓玲等几个女生正在惴惴不安的等待着,苏锐和秦冉龙是因为为她们出头才被关进去,这些小姑娘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不守到两人平安出来,她们也不会主动离开。

    “晓玲,这次多亏了他们?!北徽耪裱笠话驼拼蛟诘厣系哪歉雠行┖笈乱灿行└屑さ厮档?,此时她的脸庞还是微微肿起的。

    晓玲点了点头,看了看公安分局的牌子,默不作声。

    “张振洋那几个人平时仗着家世条件比较好,在学校里作威作福,晓玲,即便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他之前有好多次想要强行跟你那什么,都被你拒绝了,看来今天他还是打的这个主意”

    “是啊,如果他们两个人不出现的话,我们几个人都可能危险了?!绷硪桓雠挠杏嗉碌厮档溃骸拔以缇吞嫡耪裱蟮睦习衷诠蚕低衬诤苡心芰?,凭他们几个人的势力,就算把我们给强了,恐怕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晓玲点了点头:“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次我们或许是逃过了一劫,可是他们两个人把张振洋等人打成了重伤,张振洋的老爸会放过他们两个吗”

    听到这话,几个女学生都开始沉默,她们已经上了大学,对于社会上的许多事情都认识的比较清楚了,很显然,她们也已经猜到了整个事件的结果。

    被打脸的那个女生则是愤愤说道:“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好人没好报,坏人总逍?!?br />
    “如果张振洋这种人能被关进去就好了你们知道之前追晓玲的那个王毅为什么会断腿吗根本不是什么车祸,就是张振洋找人干的后来我还是听说他又找人把王毅的家里给砸了王毅只能忍气吞声”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几个穿着便衣的男人不知不觉地站在了女生们的身后,阴冷地笑道:“小妹妹们,你们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