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秦冉龙痛揍一顿的那几个学生,还真的或多或少都有些后.台,否则的话他们也不敢在大学城周围那么猖狂。

    王局长的真名叫王中建,在一个小时之前,他正呆在给小三买的商品房里,准备洗完澡和情人在床上翻滚一番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看到来电号码,本来还精神昂扬准备提枪上阵直捣黄龙大干特干三分钟的王副局长立刻怂了

    怎么回事

    因为这个电话来自于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元兴王中建的顶头上司

    今天晚上秦冉龙痛揍一顿的大学生张振洋不是别人,正是张元兴副局长的儿子

    听到张副局长的儿子在自己的辖区里被人痛揍了一顿,王中建浑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他顾不得在床上光溜溜撅着屁股的小情人,赶忙胡乱穿上衣服,开门就跑了出来

    自己的儿子被打的三个月下不来床,张局长可是发了狠,必须要严惩凶手就连帮凶也要一个不放过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那么王中建的仕途生涯是别想再更进一步了想要从区分局提拔到市局也几乎没有可能了

    “谁这么该死,竟然敢在我的片区里闹事,还把领导的儿子给打的那么惨,你死定了”王中建气势汹汹地发着狠,现在正在创建平安辖区,据说如果能够位列前三名的话,他们这些分局主管领导都会加分,甚至将会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指标来考核,也是接下来提拔时的成绩参照物

    一想到这一点,王中建更觉得不得了了,这件事情他必须亲自出面,给市局的张副局长一个完好的交代,否则的话,在年终考核之时,张副局长只要稍稍表达出一丝对自己的不满,那么一切就完蛋了

    只不过,王中建所不知道的是,就当他刚刚走出小情人的房子、还未发动汽车的时候,他那被剥得光溜溜的小情人就已经拿出手机,她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而是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喂,那个死家伙又去单位了,估计今天晚上回不来了,你快来找我吧?!闭飧鲂∏槿嗽诖采弦槐叽蜃诺缁?,双腿一边摩擦着,一副寂寞难耐的模样。

    二十分钟后,这间房子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肥胖男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如果苏锐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个肥胖男人就是被他利用暴力手段夺去了好几套房产的张七丙

    这个家伙不是已经被苏锐逼的身无分文了吗怎么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快来吧,别拖延时间?!?br />
    王中建的小情人从被窝里跳出来,光溜溜的直接抱住张七丙,娇声说道:“人家想你呢,怎么样,没事搞搞副局长的情人,是不是很刺激”

    “嘿嘿,刺激,简直刺激到了极点。不过,你那么猴急做什么,马上就让你爽了?!闭牌弑蛋?,便把小情人压在身子底下,肥厚的嘴唇便朝她的身子亲了过去

    “给我连夜审,不能喝水不能睡觉,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把所有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

    叶冰蓝微微一愣,这些手段虽然是警察们常用的,但是作为一个区分局的副局长,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说出来,是不是太不合适了些

    难道说,那几个受伤的学生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背影,让王副局长如此忌惮

    王中建指了指苏锐,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配合调查,否则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苏锐看着王中建,丝毫不怒,脸上反而露出无所谓的微笑。

    仔细看去,这笑容之中似乎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

    “你笑什么”

    看着苏锐的笑容,王中建更加愤怒了,因为他感觉苏锐是在嘲笑自己目光之中满是轻蔑

    “我笑什么这很简单?!彼杖竦男θ葜泻鋈怀鱿至艘凰坷湟猓骸拔倚δ悴槐捶?,我笑你对不起这身警服,对不起你头上的警徽”

    “警察是最需要公平公正公开的职业,如果你们身为执法单位都无法摆正自己的屁股的话,那么穿着这身警服也就失去了意义,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就是披着人皮的狼?!?br />
    披着人皮的狼

    其实,今天苏锐的心情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的,除了听到柯凝的消息有些生气,但早已调整了过来,尤其是在警察局里见到了叶冰蓝和极富有正义感的警察小刘,让他的心情更是好了几分??墒?,每次苏锐有好心情的时候,都会有个家伙不开眼的过来破坏。

    现在这个社会,拥有一腔热血的人可不多了,许多人都是任凭着自己身上的血液冷却,然后随波逐流,奔向最大利益的一方。他们只想着诱人的利益,却忘记了本该存在于骨子里的道义。

    绝大多数的警察都是正义的,可是,这其中总是会有那么一颗两颗的老鼠屎,把整锅汤都给搞坏,因为,这些老鼠屎的地位可能很高,下面的人迫于压力,不得不听他的就像现在正处于沉默中的警察小刘。

    因此,当看到刚才王中建为了个人私利来训斥两个充满正义感的警察、想要借此歪曲事实、刻意引导案情往其他方向走的时候,苏锐心里的怒气不可遏制的升腾了起来。

    即便在西方那绝对利益至上、毫无规则可循、毫无道义可讲的西方黑暗世界,善战骁勇的太阳神阿波罗也是一个异类,他的眼中没有规则,却有他自己认定的是非标准,只要他认为一些事情一些人严重违反了他的道义标准,必定狠狠惩罚。

    让许多人没想到的是,太阳神阿波罗大人所掀起的这股风潮,赢得了许多人的尊重,竟然渐渐的传播开了,十二天神中的好几人都开始隐隐的改变自己的行事方法。

    因为苏锐这个异类的存在,西方黑暗世界竟隐隐的透出一丝光明来不得不说,这是存在了千百年的西方黑暗世界所发生的最奇妙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阿波罗同志真的是个到处传播正能量、身上充满正气场的好青年。

    听到苏锐的话,小刘的脸上露出惭愧之色,虽然他是个充满正义感的青年警察,但是在面对明显是非选择的时候,在面对大领导的责难时,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因此,小刘此时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就连心里也好似在发烧。

    叶冰蓝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这个喜欢开玩笑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得她不惊讶。

    苏锐的这一番话,深深的触动了叶冰蓝,她不禁想到自己进入刑警队的初衷,想到了曾经毕业时面对警徽所发下的誓言。穿着警服却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无异于披着人皮的狼

    叶冰蓝很明显的陷入了沉思,但苏锐的话对于王中建来说,明显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王副局长同样冷笑:“我当警察已经快三十年,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我,现场目击者众多,你们严重伤人已经构成了犯罪,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br />
    “可是,那么多的目击者都证明我没有动过手,如果王副局长你觉得我动了手,那你是亲眼看到了还是亲耳听到了如果你没看到也没听到,为什么能斩钉截铁的说我严重伤人难道在场的人都是瞎子还是你王副局长胡编乱造”

    苏锐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尽是冷意:“王副局长,我可以对你说实话,如果我现在要走,你们没人能拦得住,如果我并没有走,说明是我主动留下?!?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的话语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而我的主动留下,对你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br />
    “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过几个小时之后,看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来”一心想着要给顶头上司张元兴副局长一个交代,王中建并没有把苏锐的话放在耳中。

    说完这句话,王中建转而对叶冰蓝说道:“冰蓝,这件事情由你牵头,必须打一个漂亮仗完成上级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这边交给你了,我去另外一个审讯室看看?!?br />
    说完,王中建便转身离开,根本没有给叶冰蓝说话的机会。

    苏锐看着这位美丽的女警官,脸上露出舒心的微笑:“虽然你穿着警服,但我不得不承认,你跟他不是一类人?!?br />
    叶冰蓝闻言,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似乎并没有因为苏锐充满了褒奖之意的话而轻松多少:“虽然我听了你这句话挺开心的,但是”

    苏锐摇了摇头:“没什么但是不但是的,我留下来或许会让你有些两难,可是你要明白,这不是在针对你,我只是针对这种很普遍的现象,来为我自己讨回公道而已?!?br />
    “我明白你说的话?!?br />
    今天晚上苏锐的表现,似乎是让叶冰蓝重新的认识了这个人,如果说在今天之前,苏锐对于她而言还只不过是个生命中再普通不过的过客的话,并没有太多的结交必要,那么在今天之后,他们就有了做朋友的基础。

    在这个呆了不过几年的城市里,叶冰蓝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心中的某些东西被激发,引出了丝丝共鸣,此时,她看向苏锐的眼光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你走吧?!币侗逗鋈凰档?。

    ps:感谢盟主每天上纵横的给力捧场,感谢神剑兄弟和探戈的月票支持,话说神剑的票票真多啊,那啥,今天貌似光棍节,哈哈,祝大家早日脱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