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个回答,一旁的男警察正在喝水,直接一大口就喷了出去

    因为个毛线正义啊,还能有比这个更逗逼的回答吗

    叶冰蓝听了,更加错愕,她看着苏锐那一本正经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再也止不住,终于绽放出来。

    在这一瞬间,整个审讯室里仿若春暖花开。

    “苏锐,我理解你心里的那份正义感,但是这次的伤人行为实在是太严重了,如果一失手把那几个学生打死了怎么办可是会判你刑的”叶冰蓝努力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作为一个极其富有正义感的警察,她不想放过一个坏人,更不想看到有一个好人因为“见义勇为”而进监狱。

    “可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啊?!彼杖裼行┪弈吻椅薰嫉厮档?。

    “没有动手”

    “我真的没有动手啊,不信你问他?!彼杖窬锲鹱彀?,指了指旁边的男警察。事到如今,苏锐很果断的把所有事情都推给了秦冉龙,那啥好兄弟,讲义气嘛。

    叶冰蓝看向一旁的同事,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可能是我之前的表述有误?!?br />
    男警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的确发生了斗殴,不过这个苏锐确实没动手,动手的是他的同伴,我们只是把他请来协助调查而已?!?br />
    叶冰蓝抢过笔录,翻了几下,不禁无奈地说道:“你们胡闹什么既然你没有打人,那么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在扯什么正义感不正义感的”

    “我那样回答也没错啊?!彼杖癫唤弈蔚厮档溃骸捌涫滴以谀谛睦镆彩窍氪蛉说?,只不过秦冉龙那个家伙行动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我还没开始动手呢,四个人就都趴下了”

    “真的是这样吗这和你们当时目击的一致吗”叶冰蓝问道。

    男警察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如果说造成了什么误解,那就真的是我的表达问题?!?br />
    说到这儿,他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现在应该可以走了?!?br />
    不知为何,听到苏锐不需要被继续拘留的时候,叶冰蓝的心中竟感觉到略微的轻松,好似如释重负。

    没想到,苏锐却摇了摇头:“我不能走?!?br />
    叶冰蓝一怔:“为什么”

    “因为我的同伴还走不了?!彼杖袼档溃骸拔颐鞘嵌嗄暌郧暗恼接?,我是他的连长,这么久没见,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没想到被关进了这里,我们是兄弟,我现在丢下他独自离开,算是几个意思”

    那个男警察听了之后,不禁有些赞同,因为他也是退伍军人,特别能够理解苏锐说的话。

    “那也不行,这里是公安局,公安有公安的规定,你的战友涉及到严重伤人,不能离开,必须就地拘留,等待结果?!?br />
    “冰蓝,要不,你就看在咱们两个的关系上,把他给放了”

    “咱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吗再说了,规定是规定,不是我能够擅自决定的?!币侗恫唤弈?,这个家伙怎么又来这一套,跟自来熟似的。

    不过,说实话,她跟苏锐确实没什么陌生感,虽然两个人只是见过一面而已,但那一次就聊得非常投机,好像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这种感觉确实很奇妙呢,之前叶冰蓝可是从来没有在别人的身上体会到过。

    “要不,你让我打个电话”苏锐知道,秦冉龙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被关进了局子里,定然会引起一番波动来,最好能抓紧打个电话把他捞出去,否则的话以这位狂少的性子,估计会惹出什么大麻烦。

    “你想打个电话找人帮忙”

    叶冰蓝闻言,并没有任何的迟疑,反正现在苏锐也属于自由身了,打架斗殴和他并没有关系,只是一个目击者,打个电话也是合理的要求。

    “是啊,但是我的手机没电了,只能借你们的用用了?!?br />
    叶冰蓝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苏锐的跟前,正准备把手机递给他,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审讯室门口传来了一声厉喝

    “简直是胡闹”

    看到出现在审讯室门口的中年男人,叶冰蓝和男警察同时一怔,然后说道:“王局长?!?br />
    来者是区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猛。

    大半夜的,这副局长来做什么

    “冰蓝,小刘不懂事,工作资历浅,你也带着他胡闹?!蓖蹙殖た醋乓侗?,略带责备的说道,由于眼前的这个姑娘比较有背影,因此他也抱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态度。

    “王局长的意思是”叶冰蓝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副局长突然杀到局里是什么意思,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值夜班啊

    “现在市局正在搞平安辖区活动,每一个案件都是会影响我们的评分,每一次打架斗殴都会让我们的最终得分下降,这次全市只有三个名额,如果不能成功创建平安辖区,那么我们的工资和奖金都会比前三名少上一截”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工资,不是奖金,而是脸面”王局长说道:“咱们以前一直把几个区分局全部甩在后面,可是他们卯足了劲要超过咱们,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叶冰蓝点了点头,说道:“王局长,我明白了?!?br />
    王局长的眼睛不留痕迹的从叶冰蓝的精致面容上扫过,心中不禁暗赞惊艳,道:“冰蓝,你一贯觉悟比较高,明白就好,对于你,我一直都不需要多说什么的?!?br />
    可惜,叶冰蓝的背影实在是比较强悍,来到分局没有多长时间,就成为了刑警队的副队长,自己这个副局长也完全帮不到什么,只能总是摆出一副提携后辈的样子,争取一下叶冰蓝的好感。

    “小刘,你们刚才在做什么准备把人给放了吗”王局长转过脸来,声音中带着威严和批评的意味。他对叶冰蓝可以很客气,但是对另外一旁的男警察小刘可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小刘说道:“王局长,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这个人和打架斗殴没有关系,准备放他离开了?!?br />
    “没有关系你们调查清楚了吗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搞明白了他的同伴暴力伤人,他难道就是清白的吗”

    “但是,这件事情的经过很”小刘有心要解释,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简单,所有的警察都是目击证人。动手打人的是秦冉龙,苏锐连帮凶都算不上的。

    “但是什么但是,你确定你调查清楚了”王局长的两只眼睛像铜铃一样,瞪着属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给我记住了,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一个违法犯罪分子”

    “我还听到你要借电话给犯罪嫌疑人,难道是要想方设法帮着他找人来开脱罪名这种做法极不可取”王局长一训起下属来就没个完了。

    被不分青红皂白的这么一通训斥,小刘警察不禁有些委屈:“王局长,我”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将功补过,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说到这里,王局长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我们不能光凭借有没有打架斗殴这种肢体行为来断定一个人是不是犯罪,他有没有教唆犯罪有没有引诱犯罪这些都要落到实处”

    王局长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善了,其中甚至带了不少的提醒意味,似乎是在引导警察把苏锐往“教唆犯”的路子上引

    叶冰蓝在一旁皱了皱眉头,此时,就算是对警察行业不了解的人,也能够清楚的明白王局长的意思,恐怕这起看似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或许,那几个所谓的“受害者”是有一定的背影的

    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苏锐可是无辜的啊。

    叶冰蓝有一副古道热肠,更见不得见义勇为的人受委屈,更何况她又不反感苏锐,因此,听到王局长这样说,她的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着急。

    就在叶冰蓝的心里刚刚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就听到苏锐在一旁大大咧咧地说道:“那什么王局长,是不是有人指使你或者给你塞什么好处了估计那四个被痛揍的大学生家世不简单吧,弄得你这个副处级干部都不得不忌惮了”

    苏锐很清晰明白的道出了事件的本质,可是王局长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而且他会认为,苏锐的话是对他的侮辱。

    叶冰蓝有些着急,不停的在对苏锐眨眼,可是后者根本不理不睬。

    她着急的想到:“这个家伙,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呢这不是在故意撩拨我们局长么”

    “你放肆完全是满口胡言”王局长指着苏锐的鼻子,怒道:“我们是警察,秉公执法,要凭事实说话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就凭你的这些话,我就能告你一个诽谤罪”

    叶冰蓝在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若说这起简单的案件中没什么猫腻,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局长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反常了。

    其实,事情的真相和苏锐说的相差并不太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