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生命却不一定如歌。

    曾经激情飞扬着的青春,曾经热血燃烧着的岁月,都在时光的流逝中,被一点一点的布上尘埃。

    那些年轻而白皙的脸庞,那些明亮而动人的目光,绝大部分会被时间一点一点消磨至黯淡,只有极少数的会像当初一样持续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苏锐对柯凝的印象很深,的的确确,在那个到处都是暴力肌肉男的军营里,能有这么一个美女的出现,无疑是极大的轰动。

    身材高挑,笑容明亮,军事技术十分过硬,这样一个姑娘,在连队里简直跟国宝差不多,所有的男人都围着她献殷勤,现在想来,似乎她真的只对苏锐青眼有加。

    在那三个月里,如果苏锐愿意,两人之间绝对有可能萌发出一种超越友谊的情感来,可是苏锐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身份不允许他有感情。

    就算风景再好,我只沉默前行。孑然一身,无畏无惧。

    如果秦冉龙不提起来,或许苏锐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想到这么一个姑娘,或许会淡淡的感慨一下。

    往事如烟,渐渐飘散,苏锐跟秦冉龙又碰了一杯,两人一饮而尽。

    “她过的不太好吗”

    “应该是不太好吧?!?br />
    秦冉龙的语气带着不确定,也带着惆怅。

    “怎么讲”

    “柯凝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是我们军区公认的军花?!?br />
    秦冉龙喝了一口酒,又淡淡说道:“长得漂亮,就容易被人惦记,柯凝就是这样,被首都一个所谓的大少看上了,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大少是谁,但我能猜得出来,这个家伙的地位应该在我这种少爷之上?!?br />
    “在你之上”

    苏锐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微微的吃惊,他已经觉得秦冉龙算是比较强悍的首都大少了,如果这人的地位还在秦冉龙之上,那么地位简直不可思议。

    “我不算什么的,连所谓的首都四少都排不进去,差得远了?!鼻厝搅档溃骸拔也恢滥歉黾一锞咛迨撬?,但能量真的很大?!?br />
    “具体怎么说”苏锐扬了扬眉毛,从之前到现在,他最讨厌的一直是这种喜欢以势欺人的做法。

    “那个神秘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上了柯凝,派人来强行逼迫她做情人,可是柯凝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根本不屑于答应,一次两次三次,就彻底把那人给激怒了?!?br />
    “本来柯凝可以提拔成少校的,可是那个家伙只是说了一句话,就把她安排到了转业名单上,干脆利落,根本没有拖延一点时间,这一点,恐怕我都做不到?!鼻厝搅嘈Φ溃骸耙蛭退阄曳⒒耙?,家里的老人们也不会同意的?!?br />
    “在后来呢”

    “柯凝转业回到老家沂州,也很不如意,那个家伙的手伸的实在太长太长了,整个沂州政府没有一个人敢顶住压力为柯凝安排工作的,她堂堂一个上尉,本来在部队中前途无量,后来竟然连个办事员的职位都没有”

    苏锐听的心中火气冒了起来,把杯子重重地顿在桌子上,说道:“实在太过分了”

    “不仅如此,柯凝后来等不到军转办安排工作,便自己出去找工作,可是每就职于一家企业,那家企业就被黑社会打砸一次,再到后来,整个沂州都没有人敢录用柯凝了。那个家伙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折磨柯凝,逼迫她妥协就范?!?br />
    “真该死”苏锐心中的火气被彻底撩拨了起来,这样以势欺人抢占民女的混蛋,就该被千刀万剐

    “确实该死柯凝后来在整个沂州都呆不下去,便不知去向了,整个华夏实在是太大太大,现在我也没查到她的消息?!鼻厝搅嗌乃档溃骸翱上?,我连那个背后整人的家伙是谁都不知道?!?br />
    苏锐长叹了一口气,柯凝好歹也算得上是自己的朋友,遭遇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不唏嘘感慨,不可能不愤怒。

    她本来可以拥有花一样的青春,可以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却因为自己的容貌而被人背地里下了黑手,美好的前途戛然而止。

    “不知道那个家伙有没有放弃柯凝,如果没有放弃的话,柯凝现在的情况依旧危险呢?!鼻厝搅镜?。

    “希望他已经放弃了?!彼杖裼趾攘艘槐【?,说道:“这样吧,查找柯凝下落的事情交给我,等有了消息之后,咱们一起过去?!?br />
    “好?!?br />
    秦冉龙说道:“大哥,这边和必康的合作一谈成之后,我就立即回首都,那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下个星期我还要到宁海来参加一个行业协会的年度聚会,到时候咱们再喝?!?br />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一大箱啤酒也都空了。

    苏锐的情况还好,只是脸色有些红,肚子比较撑,而秦冉龙明显就有些晕乎了,说话也开始大舌头,拉着苏锐的手,叽里呱啦个没完。

    恐怕,这么些年来,很少有人看到秦大少爷露出这副样子了

    烧烤店里来来往往的学生们还是不少,由此可见现在大城市大学生的夜生活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吃饱喝足,回到宿舍再来一起开黑玩几局lol,实在是惬意的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桌子上忽然发生了争执

    几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走过来,围住了坐在那个桌子上的三个女生。

    四个男生明显是喝了酒,脸庞通红,行事粗鲁对几个女生拉拉扯扯

    “张振洋,你有完没完,我们已经分手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被男生扯住了手腕,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那也是你要分手的,我答应了吗我答应了吗”那个叫张振洋的男生愤怒的吼道,明显十分激动。

    “张振洋,你搞清楚,如果不是你和别的女生开房被我们撞见,你会承认吗自己犯的错,还好意思怪晓玲,怎么现在还有脸来找我们”另外一个女生看不下去,怒斥道。

    “你插什么嘴,管你什么事,我爱她,我爱她你知道吗”张振洋继续咆哮。

    女生冷笑:“你要是爱她,会这么对待她你看,晓玲被你拽的都疼哭了”

    “疼哭了也是她活该,谁叫她把我甩了”张振洋喷着酒气怒道:“只能我甩别人,绝对不能被别人甩”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这是爱我的表现吗”那个叫做晓玲的小女生忍不住害怕,她真的是被前男友的狰狞样子吓到了。

    “就是张振洋,你放开晓玲”旁边的女生开始拉扯那个男生。

    “关你屁事,给我滚开”

    张振洋人高马大,一巴掌甩出,直接把那个拉架的女生给扇到了地上脸颊迅速的肿了起来

    秦冉龙和苏锐刚刚聊到柯凝的事情,本来就气的不行,这一下正好遇到这个张振洋欺负女生,简直就是撞到了枪口上了

    “混蛋”

    秦冉龙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喝道:“你把那个女生给我放开”

    张振洋一愣,然后吼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瘪三老子在管教女朋友,碍你什么事啊兄弟们,给我揍他”

    四个男生都喝了酒,见状直接就要上来

    秦冉龙的狂少本性被激发出来,再加上本来就是气头上,一怒之下,直接把桌子掀了

    “大哥,咱们今天干一架”秦冉龙用力一撕,衬衫上的两颗纽扣直接崩开

    “好?!彼杖竦懔说阃?,这个叫张振洋的男生也让他很不爽

    “大哥,你别动手,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收拾了”

    秦冉龙说罢,直接抄起凳子,从上到下直接一抡

    这一下可是着实不轻啊,刚刚冲在第一个的男生直接被砸翻在地,头上瞬间绽出鲜血,比拍电影还来的给力

    对这群没长大却喜欢好勇斗狠的男生,秦大少爷真是一点都不客气,一脚踢出,第二个便被踹飞出好几米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这两位大爷都是正在气头上正无处发泄,这几个男生算是撞在了枪口上

    张振洋见状不妙,和另外一个男生转脸就要跑

    “还敢跑,作死呢给老子躺下”

    秦冉龙说罢,拿起一把椅子,直接就扔了出去正中张振洋的后背

    咔嚓一声

    也不知道是椅子断了,还是他的背骨断了

    这个之前还无比猖狂的男生,就这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别别打我,别打我?!蔽ㄒ灰桓雒挥惺苌说哪猩自诘厣?,浑身颤抖着,刚才苏锐和秦冉龙血腥手段真的吓到他了,他可不想落得和同伴一样的下场

    这种小角色就犯不着让苏锐来动手了,秦冉龙自己操刀就完全可以了。

    “你在求我不打你你觉得这可能吗”看着这个瑟瑟发抖的男生,秦冉龙冷笑道:“在我看来,我完全没有宽恕你的必要,因为如果换做我现在求你,你也肯定会哈哈大笑着把我痛打一顿,是不是”

    “不是不,不是”

    那男生哆哆嗦嗦地还没说完,秦冉龙再次拎起凳子,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砰

    这个男生一头栽倒在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秦冉龙丢掉凳子,咧开嘴笑了笑:“嘿嘿,那啥,用凳子砸人也很爽啊?!?br />
    几个女生被吓坏了,她们还没见过那么凶狠的打斗呢,虽然苏锐和秦冉龙是在帮她们出气,可是这些小女生还没回过味来,实在是没法提起勇气上来感谢。

    “爽个毛线?!彼杖窨戳丝赐T谝慌缘木?,没好气地说道:“貌似下次打架之前得看清楚一些,警察正在这里吃夜宵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