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你的人找地方自由活动,你坐我的车,怎么样”苏锐说道。

    “那是肯定的,有安可美女在,你就算不让我坐你的车,我也不会同意的”

    说罢,秦冉龙直接钻到了后座,跟周安可并排坐在一起,然后这货拍了拍坐在驾驶座上的苏锐,道:“连长,好好给我们开车啊?!?br />
    苏锐撇了撇嘴,合着自己还成了这个家伙的免费司机了

    不过,宁海图书馆并不算远,秦冉龙都还没怎么套到周安可的信息时,这姑娘便下车了。

    周安可一下车,秦冉龙顿时懊恼无比:“连长,你为什么不能开着车围着宁海绕上个十圈八圈的实在不行,随便挑一个堵车路段也好啊,这才十分钟啊,你就放人家下车了”

    “你要是再喋喋不休的,今天晚上的晚饭就你付钱?!彼杖袼档?。

    “我付钱也没问题啊”秦冉龙这个时候显得很自信:“我最不缺的就是钱?!?br />
    说到这儿,这个家伙又显得有些黯然神伤:“但是,我最缺一个灵魂伴侣,周安可美眉这种就是我的菜啊”

    苏锐实在是不想理睬这货,赶紧找个饭店堵上这家伙的嘴才是正途。

    七点钟,宁海正好是华灯初上,夜色撩人。

    在这个现代化的都市里,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条露天的烧烤街。

    这里距离宁海大学城很近,因此一到晚上,生意十分火爆。

    “就这家吧?!?br />
    苏锐和秦冉龙一边用眼睛瞄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妹们,一边晃荡着来到了一家叫做“二??救狻钡目救馓?。

    烤肉摊的老板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穿着一件白t恤衫,一直笑呵呵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家烤肉摊上的女学生特别的多,似乎都是冲着这老板来的,一声声“铮哥铮哥”的喊着,让人感觉到骨肉酥麻。

    “老板,烤两斤羊肉,五十串脆骨,十根鸡翅,十串鱿鱼,金针菇青菜什么的见样来两份,再搬一箱啤酒?!?br />
    苏锐直接喊道。

    “好嘞,稍等啊?!蹦歉瞿昵崂习宀亮艘话淹飞系暮顾?,说道:“宁夏,去帮我招呼一下客人,自从咱们把这烧烤店从首都搬到宁海以来,那几个小妞也不常来帮忙了,我都要忙不过来了”

    “活该呢你,非要想着体验一下换个城市的生活,自己找罪受么不是?!?br />
    那个叫宁夏的女孩子嘴上虽然在抱怨,但脸上的幸福笑容无疑说明了一切。她走到年轻老板的身边,用毛巾细心的给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苏锐看的略略出神,不禁有些感慨:“这样的夫妻店,就是我今后想要的生活啊?!?br />
    秦冉龙撇了撇嘴:“连长,得了吧,你要是拉着冰山一样的嫂子来干烧烤店,仙女沾染上了烟火气息怎么办天啊,那画面太美,简直不能想象?!?br />
    这烧烤店上菜很快,才点完菜没几分钟的工夫,那个叫做“二?!钡睦习灞憧悸叫芽竞玫娜獯嵌松侠?。

    “连长,我总觉得在那么多外人面前这样叫你不方便,如果你要是不介意,我喊你大哥好了?!?br />
    秦冉龙用牙齿咬开一瓶啤酒,给自己和苏锐各倒了一杯。

    “当然没问题?!彼杖袼档?。

    “太好了”秦冉龙没想到自己计谋得逞,他之前不知道有多少次哭着喊着要认苏锐做师父,苏锐都没同意过,非说自己已经有徒弟了,不能再另收他徒,却没想到今天把苏锐变成了自己的大哥,秦冉龙怎能不大喜过望

    就算秦冉龙不这样叫,苏锐也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小弟。

    “大哥,那么多年没见你,我确实挺感慨的?!鼻厝搅莺莸囊Я艘豢谘蛉?。

    “那么感性干嘛来,干了?!?br />
    苏锐拿起杯子,和秦冉龙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大哥,你曾经说过,军营是对一个人的最好磨练,这句话真的一点没错?!鼻厝搅难壑新冻隽嘶匾涞纳裆骸跋氲背?,我是怎么叛逆怎么来,一心想着把那些营房给拆了,却没想到,真到退伍告别的那一天,我却哭的比谁都惨,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像那次一样掉过那么多眼泪?!?br />
    “那你为什么要退伍既然喜欢这身军绿色,完全可以继续留在部队啊,凭借你家里的关系,你穿着军装可以有更好的发展?!?br />
    苏锐也吃了一口羊肉,辣椒粉和孜然的气味冲进胃里,很呛,很辣,很够味道。

    “我知道,尽管我不舍得,但是不适合,性子太直,看不惯很多东西,不如趁着没厌烦的时候脱下军装,也算给以后留个念想?!鼻厝搅嘈Φ溃骸巴蛞荒奶煺娴氖堑搅思妊岫裾馍砭暗氖焙虿磐严?,那么就太悲催了?!?br />
    苏锐点点头,对于秦冉龙的话,他很赞同,有些人就算身体素质再出众,性格却喜欢破坏规则,那么就绝对不适合当一辈子的军人。

    “大哥,那你呢为什么要离开部队”

    听到这话,苏锐的表情一滞,许多往事从眼前电闪而过。

    “大哥,你是我的偶像,不瞒你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适合当兵的人,你就是为了那身军装而生的?!鼻厝搅难凵裰新冻錾裢骸按蟾?,你当年的那些风采,就算用风华绝代来形容也不为过?!?br />
    苏锐不禁摸了摸鼻子:“这个词太夸张了吧?!?br />
    “一点都不夸张?!鼻厝搅溃骸拔宜淙挥行┦焙蛲?,但不是傻逼,说实话,我喜欢散打,后来那些从小教我的国际级散打教练和我对打的时候都讨不到便宜,而你呢,一招就把我干掉了”

    “大哥,就冲这一点,你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准,我再傻也看得出来”

    秦冉龙跟苏锐碰了碰杯子,又干了一杯,面带回忆之色地说道:“大哥,我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你当时一脚砸向我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快死了?!?br />
    “别吹牛?!?br />
    “真是这样的,在你的腿还没碰到我的时候,我就有了这种感觉我被一股杀气笼罩,完全动弹不得”秦冉龙往周围看了看,刻意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大哥,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某支高级特种部队的核心人物,并且杀过许多人,否则的话,你在出那一招的时候,身上绝对不可能有那种凌冽的杀气”

    “算是吧?!彼杖竦懔说阃?。

    “可是,大哥,我很好奇,你究竟是隶属于哪个单位的为什么身份后面是六星级绝密”秦冉龙带着兴奋之意说道。

    “都说了是绝密,我哪能告诉你?!彼杖窨嘈Φ溃骸胺凑际且郧暗氖虑榱?,现在咱俩一样,都不是军人了?!?br />
    “那你为什么离开”

    苏锐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过去的事情就已经属于过去,无论怎样,也不可能回的去了。

    那一次,自己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是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了

    秦冉龙似乎看到,从苏锐的眼底闪过一丝难言的伤痛,同是军人的他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心脏也狠狠的抽了一下,这种疼痛是莫名的,但却又如此清晰。

    看到苏锐不愿意说,秦冉龙终究没有再问,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干掉了好几瓶啤酒。

    “大哥,你还记得柯凝吗”秦冉龙忽然问道。

    “柯凝”

    听到这个名字,苏锐觉得有些熟悉,随后一个穿着军装、身材高挑的飒爽女军官形象开始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此时回想起那副容颜,不禁觉得有些恍惚,好似就在昨天,好似又相隔极为的遥远。

    “离开部队之后,我去了国外,前一段时间才回来,跟国内的一切联系几乎都断了?!彼杖竦?。

    只是,他越是这样说,那个身影就越是清晰。

    “当年也不知道上级领导怎么想的,居然给我们新兵连配了一个女指导员?!?br />
    回忆起往事,秦冉龙露出复杂的笑容:“当时我们几个那是不服气啊,结果一看到她的容貌,顿时都不吭声了,原来部队里也能有那么漂亮的女兵啊,而且是个女军官还有个那么好听的名字,叫做柯凝?!?br />
    “在新兵期的三个月快结束时,我们连队里有绝大部分都把柯凝当成了梦中情人,三个月里,也不知道她收到过多少封情书,可是从来就没见她对哪个写情书的人有过一丝一毫的表示?!?br />
    “我们后来才知道,柯凝根本就看不上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她只喜欢你?!?br />
    听到这句话,苏锐拿着酒杯的手都抖了一下,不少啤酒洒到了桌子上。

    “喜欢我你丫的乱开什么玩笑呢”

    “真的,我并没有开玩笑。在新兵期结束之后,你便杳无音信,而我查到了柯凝的所在部队,专门跑去找她,这还是她亲口对我说的呢?!鼻厝搅档?。

    “真的她还说什么”苏锐的眉毛挑了挑。

    “当然是真的,我还对她说,反正她跟你接触也就三个月,未来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我能看得出来,她对你是真心的,绝对没有说谎?!?br />
    被一个可以称之为军花的姑娘这样喜欢着,苏锐也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

    他苦笑道:“就算是真的,我也杳无音信好几年了,不知道她嫁人了没有,现在过的怎么样?!?br />
    “她好像过得不太好?!鼻厝搅底?,眼中露出一抹惆怅。

    很难想象,这个在几个小时之前还盛气凌人不可一世扬言要把必康集团主楼从一层砸到天台的癫狂大少,竟然会如此罕见的流露出这种情绪来

    ps:在这本书里,我无数次的把“苏锐”打成了“王?!?,有时当场会反应过来,有时完全意识不到,毫无违和感,确实,对于我而言,在键盘上打这个名字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虽然都市邪王已经结束了,可是,我还是不忍那些鲜活的人物就此消失,因此这一章里才把曾经牛气冲天的东方邪王同志继续拉出来遛遛弯,会有很多舍不得,跟自己的孩子一样。

    可是,无论如何,王铮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这里是苏锐的人生。这场人生很恢弘,这个故事很精彩,这个时间不会短,我会快快的写,大家慢慢的看,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从未冷却的热血再次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