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窗外,道:“你现在来找我做什么”

    “来向你请假?!?br />
    “为什么请假”尽管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林傲雪还是说道。

    “秦冉龙来了,我请他吃饭?!彼杖裼行┣敢獾厮档溃骸澳巧?,所以晚饭不能陪你吃了,也不能送你回家了?!?br />
    “我需要你陪我吃晚饭吗”

    林傲雪说到这儿,她的眉毛忽然挑了跳,说道:“不过,你打算送我回家,我的安全怎么办”

    此言出口后,林傲雪自己都觉得有些吃惊,如果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无论苏锐说什么,她都懒得提出自己的意见,能蹦出一个字两个字都算不错了,而此时,这句话明显带有着为难苏锐的成分呢

    不过,自己说的到也是实话,如果西方黑暗世界真的选择在苏锐不在的时候动手,那么自己的人身安全真的没什么保障。

    苏锐笑着一打响指:“这个简单,要么你跟我一起去和秦冉龙吃饭,要么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去吃饭?!?br />
    林傲雪摇了摇头:“不要?!?br />
    苏锐问道:“你是怕如果我和你一起去跟秦冉龙吃饭,被别人看到了,会误会的更深”

    林傲雪默不作声,从她的样子看来,就是默认苏锐的说法了。

    苏锐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来:“你看看,你看看,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怎么又怕别人误会了不是都说好了不要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吗难道我刚才的话都是嘴抹石灰白说了吗”

    说到这儿,苏锐不禁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咱们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你真无聊,还是先送我回家吧?!绷职裂┑谋砬樯陨曰汉土艘恍?。

    “那好吧,我先闪了,半个小时后在楼下等你?!彼杖窈俸倮值?。

    就在苏锐即将出门的时候,林傲雪叫住了他。

    “等一下?!?br />
    “怎么了”看着林傲雪欲言又止的模样,苏锐不禁有些纳闷。

    “你一点都不怕别人误会吗”停顿了几秒钟,林傲雪才认真地说道:“或者说,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的这是你们遇到同一类事物的本能反应是不是你们男人在这方面天生分泌的肾上腺素就比女人多这种生理上的不同会导致你们在心理上远比女人要淡定”

    苏锐闻言,差点疯掉

    因为林傲雪在说这话的时候,露出的完全是一副做学术的严肃样子

    估计这个从来不了解男人的姑娘要把男人当成她的实验课题了

    我的天啊,把男女关系上升到这种严肃的级别,是不是太无趣了些

    真不愧是医学和管理双学位的超级才女苏锐真的醉了醉的彻彻底底

    用了足足两分钟的时间来平复一下心情,苏锐才扶着门框,连续深吸几口气,配合上他最认真的表情,缓缓地说道:“傲雪,实话告诉你,被别人这样误会,我还挺开心的?!?br />
    说罢,苏锐摆出自认为最帅最英俊的笑容,等着林傲雪的反应

    “挺开心的”林傲雪的眉头皱了皱,思索地说道:“为什么会出现开心的情绪这又是什么生理反应所导致的”

    砰

    一声闷响,苏锐的身体已经栽倒在了地上

    看着苏锐的窘迫模样,林傲雪的嘴角轻轻的牵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来。

    听到苏锐说要先送林傲雪回家之后,秦冉龙嘿嘿直笑。这个家伙,在脱去了那身盛气凌人的大少外衣之后,其真实本质比苏锐还猥琐。

    “笑什么笑”苏锐看着那猥琐笑容,没好气的说道。

    秦冉龙一边笑一边摇头:“哎呀,哎呀,我的连长大人,我是真的没想到,你能泡上林傲雪,不,现在得叫嫂子了,我这么大半天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这么一个极品大美女被你征服了,真的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

    很显然,苏锐一会儿还得送林傲雪回家,在别人的眼里,这就是两人亲密关系的最佳体现。

    想了想林傲雪的身材和容颜,苏锐不禁觉得有些飘飘然,虽然不是真的,但是能被别人误会成这样,感觉也很不错呢。

    “那啥,不就是个女人么,怎么至于的她再漂亮,不也还是个女人”苏锐显得很谦虚的摆了摆手:“天天对着她,我都看的麻木了,红粉骷髅,红粉骷髅?!?br />
    林傲雪正好从走廊走出来,听到苏锐说的这句话,不禁有种从鼻孔里面往外冒烟的冲动

    这家伙天天当面夸自己漂亮,现在又开始说自己是红粉骷髅,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秦冉龙努了努嘴,道:“嫂子来了?!?br />
    苏锐转过脸,正好看到林傲雪那杀人一般的眼光。

    “回家?!?br />
    林傲雪把包扔在苏锐的手上,面容冰冷的从市场部的办公大厅中穿过。

    众人心中了然,互相对视之下,都投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这两个人,刚才演的可真像,跟一对生死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现在还没过半个小时呢,就已经和好了

    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美女总裁就喊着苏锐回家,那么着急干嘛,天还没黑呢

    苏锐连忙对秦冉龙说道:“你就在公司门口等我,我一个小时后回来?!?br />
    “没事,我可以等你再久一些的,到家之后,别那么着急回来?!鼻厝搅A苏Q?,猥琐的笑道。

    苏锐转过脸,对秦冉龙比划了一个中指。

    今天林傲雪乘坐的是一辆宾利慕尚,她坐在副驾,苏锐坐在驾驶座上,车子一路行驶的非常平稳,无论是停车还是起步,都没有一点顿挫感,如行云流水一般。

    这就是车技的具体体现了,如果是某些自以为技术很不错的新手,会把车子开的飞快,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提高整个车子的舒适感,在这方面,苏锐无疑做的极好。

    “我听秦冉龙叫你连长?!毙兄涟胪?,林傲雪先打破了沉默。

    “是啊”苏锐看了看后视镜,今天应该是没人跟踪了。

    林傲雪不禁有些郁闷,平时都是自己话少,怎么今天苏锐也开始问一句答一词了这个家伙就不能主动回答,非要自己问出来吗

    “那他为什么叫你连长”林傲雪纠结了一下,又问出第二句话。

    “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我是他的连长啊”苏锐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

    林傲雪简直觉得自己要被气晕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她对苏锐的过往经历很感兴趣,但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挖掘了

    一路上,林傲雪都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就算苏锐有心逗她,她也不发一言。

    苏锐不禁有些无奈,这林傲雪到底是什么古怪脾气,怎么看起来那么难伺候

    不过苏锐倒也无所谓,这货是个乐天派,就算林傲雪不理他,他也能自得其乐,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听起来曲调还有些小清新。

    “这是什么歌”

    林傲雪不由自主地问道,她觉得苏锐哼的这首曲子有些耳熟,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苏锐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br />
    林傲雪连瞪他一眼的力气都省了,直接转过脸看着窗外,不过,此时的她却没有注意到,苏锐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神色因为这首歌。

    车子进入林家庄园,林傲雪下车之后,苏锐便对她招了招手。

    “美女,车子借我用一下啊,油钱从我工资里扣就行了?!?br />
    说完,苏锐也不等林傲雪答话,便极其拉风地开着这辆宾利慕尚绝尘而去

    林傲雪一声不吭,转身进入别墅。

    而此时,林福章正坐在办公室里,拿出那部几乎没怎么用过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想起来在这个时候找我”电话那端传来了略显威严的声音,看起来此人应该也是久居上位,否则不可能在简单的说话间都流露出这种气质来。

    “老朋友,我说你给我找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必康和胜天集团的合作给谈成了,还给必康节省了四十个点的利润你是不知道,那一贯盛气凌人的秦冉龙见到他,竟然服服帖帖的不行”

    “我说老林,这件事情我之前就跟你说过,知道他的身份对你来说没什么好处?!钡缁澳嵌说纳糁型缸乓凰课弈危骸澳闶遣恢?,我这次能把他请来,几乎把我这张老脸给耗光了,几乎是连坑带骗啊?!?br />
    “能让你花那么大面子请人,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绷指U麓啪焖档?,他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能量,这种人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苏锐的真实地位一定不在他之下

    电话那端的人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林福章想到苏锐那年轻的有些过分的脸庞,觉得心脏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老林,你听我一句劝,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了,你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有些东西不了解,但是这对你绝对不是坏事?!?br />
    顿了顿,那边继续说道:“还有,老林,你可千万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任何想要刺探他身份的举动,对你来说都是愚蠢的不要再有下次,一定不要?!?br />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忙音,林福章有些发呆,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东西

    :感谢老朋友亚轩2的捧场,感谢掉脑袋的女孩的捧场支持话说这位兄台的名字略血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