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秦冉龙真是一激动起来就口不择言了,这话是说林傲雪是虾,还是说苏锐是鸡还有比这更不恰当的比喻吗

    旁边人都傻了眼,冰山总裁林傲雪的脾气可是一贯都不怎么好的,本来就已经在气头上,听了这话的她还能控制的住吗

    果然,林傲雪闻言,冷冷说道:“通知安保部,全员出动,把这两个人给我轰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他们再也不能踏进必康一步”

    林傲雪所指的两个人,自然就是苏锐和秦冉龙了

    苏锐顿时不爽了,心中说道:“嘿,你个小娘们,老子我一直在给你拉架劝架,你还恩将仇报,要把我赶出去”

    “这小妞,上次那打屁股的赌约自己还一直都没有执行呢,你还敢跟老子猖狂”苏锐心中很是愤愤不平

    安保部的部长张伟平接到命令,带着陈大武等一帮得力手下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不过,当这位擅长拍马屁的安保部长发现林傲雪要赶走的人是苏锐时,他不禁有些犯难了

    这个家伙还是有一点活络头脑的,苏锐不是集团的姑爷吗也是总裁男朋友总裁竟然下令要把他赶出去

    张伟平顿时心里有些不爽

    你们两个是不是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和,我自己要是真的把苏锐赶了出去,那么,万一等你俩和好了之后,姑爷找自己算账,自己安保部部长这个好不容易拼出来的位子很有可能就此丢掉了

    想到这,里张伟平暗暗叫苦,心中想这两口子吵架还想让我背黑锅,门儿都没有,我今天非彻彻底底当一个和事佬不行。

    清了两声嗓子,张伟平迈着八字步走到场地中间,史上最强马屁专家开始登场了

    看到苏锐对自己眨了眨眼,张伟平心知肚明,朝对方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投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此时,张大部长心里不禁暗暗有些激动,这可是姑爷第一次对自己委以重任啊,自己一定不能给他办砸了他是总裁男朋友,这个集团早晚也是他的,自己到底该做什么,该站在哪一边,屁股决定脑袋,这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

    秦冉龙是个暴躁脾气,更是不吃亏的性子,这么多年来,从来都只有他踩别人、没有别人敢踩他的

    当秦冉龙听到林傲雪让保安把他们赶出去,顿时一挽袖子,说道:“林傲雪,你敢让人轰我,你试试看,我带来的这十个人全部都是特种兵出身,信不信我把你这必康集团从一楼直接砸到天台”

    从一楼直接砸到天台

    不得不说,但从说话的气势上来讲,癫狂大少秦冉龙已经胜了一筹。

    张伟平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秦冉龙的吐沫星子喷在了自己脸上他见势不妙,连忙当和事佬。

    “秦总,你们就都少说两句吧,我们老板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啊咱们双方还要谈合作,可不能因为一时的误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林傲雪眉毛一皱:“张伟平,你在做什么快把他们轰出去,不然你这安保部部长位子就不要坐了”

    张伟平顿时欲哭无泪,他这真是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啊

    自己好不容易拍了无数马屁才捞到的安保部部长位置,怎么可能丢掉那不等于重头再来了吗

    不行,绝对不行于是,张伟平赶忙向苏锐求救

    苏锐看到场面有些,一时火爆难以收拾,张伟平更不可能平息事端,于是思考了一下,便拍了拍秦冉龙的肩膀。

    秦冉龙愣了吧唧的转过来,瓮声瓮气地说道:“连长,你别管我,我今天非得替你出这口气不可”

    苏锐哭笑不得,贴着秦冉龙的耳朵,对着他悄声说了句话。

    听到这句话,秦冉龙刚才还火爆无比杀气腾腾的样子,在一秒钟之内迅速变脸

    此时的他换上一副眉开眼笑的表情,好似春暖花开

    他搂着苏锐的肩膀,说道:“哎呀,老连长,你怎么不早说嘛,早说的话我就不这样了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不是一直都很低调的么?!彼杖窈俸僖恍?,那笑容看起来很贱很贱,说道:“而且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反正这在大家的心中也不算什么秘密?!?br />
    两个人此时说出这种话来,让围观的人又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表达些什么东西什么在大家心中都不是秘密了,他在瞎搞什么

    就算以林傲雪的智商,也没猜出来苏锐说的是什么,刚才还那么火爆,怎么可能被一句话扭转局面

    秦冉龙走向林傲雪,脸上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那表情要多亲切有多亲切跟之前嚣张跋扈盛气凌人的样子完全就判若两人了

    “哎呀,嫂子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呀”

    嫂子

    这次林傲雪彻底愣了

    林福章也目瞪口呆

    秦冉龙站在林傲雪的面前,哈哈乐道:“嫂子啊嫂子,你怎么也不早说啊,我要知道你是我连长的媳妇,我还能这样对你啊你是他的私人领导,想给他开多少工资那都是看你的心情我之前的干涉都是没事找抽嘿嘿”

    林傲雪的脑子还没转过圈来,根本接不上话

    “再说说我们之间合作的事情,我之前提的百分之五十的要求完全就是混蛋,你也别再提那百分之二十的底线了,这样吧,就按之前所约定的百分之十,必康新项目的所有手续我一次性一概帮办到底,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闪失”

    秦冉龙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嫂子,我哎呀,我太高兴,太高兴,你看,我都语无伦次了,哈哈?!?br />
    众人就在那里看秦冉龙手舞足蹈,依旧寂静无声。

    这个所谓的狂少也太癫狂了些吧这一会儿过山车一会儿蹦极的,根本就是让人反应不过来啊

    林傲雪发愣了好几十秒,终于好像意识到苏锐对秦冉龙说的是什么了她的脸上顿时涌起一股怒意

    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公然的占自己便宜,就连这种机会都不放过,找个机会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他

    苏锐嘿嘿一笑,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

    这个家伙现在正心想着林家小妞得好好谢谢他呢,毕竟自己给她争取那么大的利润

    想到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就帮了林傲雪这么大的忙,苏锐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这个时候,张伟平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想着:“看来我猜的没错,还真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只站在总裁的一边,否则的话,姑爷可是要连带着恨上自己了”

    本来就是两口子,何必装的这么像呢,都是年轻人不懂事啊。张伟平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自己这绝对是富贵险中求啊。

    秦冉龙说完,得意洋洋朝苏锐竖了个大拇指,说道:

    “连长,你可真行啊,竟然把宁海第一大美女泡到手了,你是不知道,宁海和首都有多少公子哥在打嫂子的主意啊,你的情敌估计至少得有一个师”

    苏锐被秦冉龙说的兴起,胸中不禁生出一股子豪情来,一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一个师算什么,就算是有千军万马,咱也不能怂”

    说完这句话,苏锐忽然感觉到两道有如实质的寒意朝自己穿刺而来他一转脸,正好看到了林傲雪那杀人一般的目光

    啪啪啪啪啪

    这个时候,马屁精张伟平开始拼命鼓起掌来

    “好好好,说的太好了,姑爷,您真是我们男人的楷模啊我们就该向您学习,学习这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

    在安静的大厅中,张伟平的掌声显得如此刺耳

    曹天平几乎快忍不住笑了,他脸上的肉憋的直颤

    秦冉龙也赞同的说道:“这位兄弟说得对,也只有嫂子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连长你这种英雄人物”

    林傲雪本来冰山一般雪白的脸此时已经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别的原因,她冷冷说道:“张伟平,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写一篇一万字的检查,下班前交上来,少一个字,我就扣你一个月的薪水”

    张伟平闻言,瞠目结舌

    本来这个家伙还以为自己做了件天大的好事,正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高兴,却没想到总裁竟然让自己回去写检讨还是一万字

    这这叫什么事啊怎么黑锅又背到自己身上了张伟平欲哭无泪

    迁怒,这一定是迁怒自己只是个唱赞美诗的,能有什么错总裁一定是怒火无处发泄,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

    看到张伟平还在犹豫,林傲雪再次皱眉冷声说道:“还不快去”

    苏锐给张伟平递去一个眼神,张伟平看到了那眼神之后,重重地点了点头,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开,回去写检查了。

    他以为苏锐的眼神所表达的含义是“放心吧,一切后果由我承?!?,可是,张伟平完全想错了,苏锐的真实意思是“兄弟,放心吧,我会替你收尸的”。

    可惜,张伟平部长却完全不知道苏锐的想法。

    看着张伟平离开,秦冉龙侧过头来,再次对苏锐竖起了大拇指

    “嫂子够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