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锐极速冲过终点线的时候,整个训练场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那些官兵们已经被秦冉龙压抑了太久太久,此时终于大仇得报

    不过,秦冉龙这个家伙倒也是个狠角色,在无数的喝倒采声中,他还是坚持着咬着牙,完成了剩余的四公里

    自此之后,秦冉龙便对这个新来的教官心服口服,无论训练再苦再累,他都别无二话

    让人没想到的是,经过新兵集训之后,这个顽劣不堪的家伙竟然被苏锐推荐为先进标兵

    此时秦冉龙整个人都发生了质的改变,不为别的,只是他认识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但是有一条,谁当他的教官他都不服气,只有苏锐才可以。

    不过经过苏锐的调教,后来在新兵期结束之后,这家伙变得非常的遵守军纪,甚至以身作则,他所在的部队甚至立过几次集体二等功,在这期间秦冉龙功不可没。

    对于自家孙子所发生的可喜改变,秦家了许多老人也都关注在了眼中

    这些高层人物的渠道很多,很轻易地就调查出来是谁带给他孙子这么大的改变是一个叫苏锐的新兵连连长

    几个身处军队中的实权人物也开始调查这个名叫苏锐的年轻人,如此优秀的人才,他们也想招揽到自己的阵营里,为秦家所用。

    在新兵连集训之后,苏锐便回到了原来所在的特种部队,跟秦冉龙失去了一切联系。

    可是,这秦家大少并没有就此罢休,看似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可却他非要把友谊进行到底

    这个大少从来不会对别的男人说一声服气,可是对一招把他打趴在地的苏锐,他心服口服他一定要找到这个让他发生彻底蜕变的教官

    正好这个时候,家里的老人也开始寻找这个叫苏锐的年轻人,想要对他进行招揽,这样的人就该成为秦家的帮手,为这个庞大的家族而服务。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秦冉龙大喜过望,因为他也在寻找苏锐的消息有家里长辈的帮忙,自然会方便许多

    让他们喜悦的是,长辈们查到了苏锐的相关消息,但是,同样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名字背后的所有资料只有这两个字绝密

    更让他们无法相信的是,苏锐身份的绝密等级居然是六星级,属于华夏部队最高等级机密

    秦家中最高级别的部队领导已经晋升为某军区的司令,以他们的能力,都尚且无法查到苏锐的详细身份信息无疑说明了一切

    这对于这些秦家人而言,发现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之后,他们没有退缩,却感到更强烈的兴奋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碰到了一块宝藏这个宝藏的名字,叫做苏锐

    秦冉龙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更是兴奋无比他没想到那个能够一招就把自己放倒在地上的新兵连连长竟然如此强大,身份绝密最高机密从小在军队大院里长大的秦冉龙自然再明白不过这四个字代表着怎样的意思

    看来,自己那个被追着认师父、对方都不愿意认自己当徒弟的连长,果真不是普通人

    秦冉龙本来在秦家这一代中的地位就极高,家中的老人也已经开始慎重思考他的前途,而且军中的改变让秦冉龙在家中的话语权也进一步升高。

    于是乎,借着这个机会,秦冉龙再一次向家中的那些长辈提出了要调查苏锐身份的要求,对于这个要求,家中的长辈并没有拒绝,而且,由于苏锐的身份实在是太过机密,他们的心里也升起了跃跃欲试的兴趣这些军旅出身的人,从来就不畏惧挑战

    以秦家目前的地位和实力,竟然都还调查不出一个人的身份来,这样的人,秦家已经有多少年没遇见过了

    于是,那些在部队中身居高位的人也开始活动了起来,并没有因为苏锐那绝密的档案而勾起丝毫的挫败感越挫越勇这个词义并不是绝对的,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也可能招来祸事。

    但是,秦家人在继续调查苏锐身份的过程中,他们竟然收到了警告

    在这个年代,以秦家在军政两界中如此的身份和地位,在华夏能有资格警告他们的人或者机关不过寥寥几个,此时已经呼之欲出了

    据说,秦家的高层看到那张用毛笔签批的警告字条时,竟然浑身大颤,冷汗把后背的衬衣全都湿透了

    调查到此为止,苏锐的身份也成了永远解不开的悬案

    对于那个绝密的身份,秦家人再也不敢触碰半下

    以秦冉龙不见黄河不死心的性子,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可是他也收到了家族中老人的警告,如果他再继续调查下去,会给秦家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迫于家族压力,秦冉龙真的放弃了表面上的调查,当然,背地里他还是在找机会做一些手脚的。

    但是,对于这种六星级最高机密来说,秦冉龙的这些举动跟过家家没什么两样,螳臂当车历来不会有任何的好结果

    后来,让秦家的长辈感觉到惋惜的是,在刚刚展现出好苗头之后还没过几年,秦冉龙便厌倦了军营中的一板一眼的生活,他提出要转业,想要进入商场。

    家中的长辈轮番劝说,都没有让秦冉龙回心转意,拧不过他,便只有顺着他。

    幸好,在军政的背影优势之下,秦家本身就有着许多产业,医药方面也是其一,于是就让秦冉龙接手胜天集团这个在国内非常有名的制药企业。

    于是乎,曾经那个几乎打遍军营无敌手的纨绔大少秦冉龙,便摇身一变成为了胜天集团的秦总经理,当然,在外人看来,他们并不了解这个所谓的胜天集团身后的政治背影的,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关系比较硬一点的大企业而已。

    那所谓的集团董事长,也就成为了秦冉龙的老爸,事实上并非如此,他只不过是秦冉龙的一个族叔而已。

    圈内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圈外人却不知道。譬如林傲雪,她一贯相信技术和资本的力量,对那些涉及到政治的商战从来都看不顺眼,自然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在当时,胜天集团并不像今天这样在行业内拥有极高的地位,秦冉龙进入了公司开始主持所有业务之后,整个胜天集团的行事风格也发生了巨大转变,和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同,业绩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

    为了达到目标,秦冉龙这家伙可以把所有手段都使出来,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亦或是黑的还是白的只要他想要达到目标,绝对能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不是因为秦冉龙的大刀阔斧,胜天集团绝对不能达到如今这个地步

    当然,这次和必康的合作也是他所有行事手段中的一个缩影。有流氓也有智慧,有威逼也有利诱,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没想到的是,命运如此弄人,在秦冉龙离开部队之前,苏锐就已经因为一些无法对人言说的事情,提前离开了那个号称最高机密的特殊部队。

    该相见的总会相见,无论等待了多久。

    在如此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秦冉龙终于遇到了让他“朝思暮想”的苏锐。

    苏锐开始并没有认出秦冉龙,因为此时的秦冉龙和当时在新兵连时的样子实在是相差巨大,当时的秦冉龙又黑又瘦,十分粗糙,而现在的他面皮白净,头上喷的啫喱,衬衫没有一丝褶皱,皮鞋锃亮,商务派头十足。而且,这个家伙在离开部队之后竟然开始喜欢上了保养,没事做做spa,因此难怪苏锐会在第一时间认不出他来。

    “没想到竟然是你小子?!?br />
    看着这个变化巨大的家伙,苏锐竟然有些感慨,过往那些关于军绿色和迷彩色的许多回忆都被勾了起来。

    本来,那些尘封在记忆中的东西,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中落满了灰尘,而秦冉龙的出现,仿若一阵风,让这些越积越厚的灰尘被稍稍的吹散了一些。

    不知不觉好几年过去,所有人都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双方以这种身份相见,怎能不令人唏嘘感慨。

    “自己当年果然没有看错他?!彼杖裣氲?。

    对苏锐而言,秦冉龙和他相处了三个月,只不过是一个生命中的过客而已,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如今能够想起来,说明他的记忆力也还不错。不过苏锐从那时候就觉得秦冉龙是一个可造之材,虽然性格稍微粗糙了一点,但是绝对是大器晚成的类型。

    这种人,缺点很明显,但优点更明显。

    林傲雪的美眸看着苏锐,又看了看气质大变样的秦冉龙,嘴里轻轻的自言自语:“连长么”

    一个生猛熊抱之后,秦冉龙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和苏锐勾肩搭背,他一脸贱笑地递上一只精致的雪茄,说道:“连长,抽一根,这可是我找人从古巴特地带来的,绝对正宗,你要是喜欢,我把我的所有囤货都拿来孝敬您?!?br />
    听到这句话,不禁在场的必康集团员工们脸色都变了,就连秦冉龙带来的那十个手下也都愣住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孝敬

    这两个字,还是第一次从秦冉龙的嘴里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