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林傲雪也愣了一愣,似乎没意识到秦冉龙为何有那么大的反应。

    苏锐正在喝茶,被这突然发出来的“感慨”声音震的手一哆嗦,水都洒了出来。

    转脸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发现那个戴着墨镜的花花大少正一脸呆滞的望着自己,嘴巴微张着,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我靠,不会吧?!?br />
    苏锐顿时泛起一股恶寒的感觉,这男人不会是好那一口吧自己可不是同性恋啊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秦冉龙一步一步朝着苏锐走来,步伐很慢,似乎身体都有些不协调了

    林傲雪也已经从会议室里走出,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可是她却搞不明白,刚才还嚣张无比的秦冉龙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走到苏锐的跟前,秦冉龙拉下鼻梁上的墨镜,定睛看了看苏锐的脸,再次吐出了一句:“我勒个去”

    “去你妹啊去?!彼杖癖灰桓鲂“琢痴庋⒆?,感觉到很不爽,因此只不过瞥了对方一眼,便把目光移开了,否则两个男人这样深情款款的对视,实在是有些太让人起鸡皮疙瘩了。

    听到苏锐这样讲,众人的心就都提了起来

    这个苏锐怎么一点也不注意影响呢这可是连董事长和总裁都需要供着的大客户啊,甚至能够左右必康集团的未来发展而他竟然敢对对方说出“去你妹啊去”这种话来他有没有把必康集团的未来放在眼里

    如果激怒了这个盛气凌人的大少,这苏锐是铁定要被开除的了

    当听到苏锐这样说的时候,陈雷刚不禁在一旁暗爽着,这个可恶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的羞辱自己,这次终于自作孽不可活了

    可是,被苏锐这样讲,秦冉龙却没有丝毫的生气,而是依旧有些激动也有些吃惊的说道:“连长,是你吗”

    听到这句话,整个办公大厅的人都愕然了就连林福章和林傲雪也愣在了原地

    连长,是你吗

    听着这个已经颇为陌生的称呼,苏锐不禁有些恍然。

    他现在再看摘掉墨镜的秦冉龙,终于觉得有些面熟了,可是却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在闯荡黑暗世界之前,在自己为期不短的军旅生涯中,自己什么时候当过连长了这兄弟认错人了吧

    “连长,没错,就是你,你不是苏锐吗”

    秦冉龙不等苏锐答应,直接来了一个熊抱一边抱着一边大笑

    “哈哈哈,连长啊连长,我退伍之后一直在寻找你的消息,就从来没找到过,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众人都极为诧异的看着秦冉龙,这个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首都大少,怎么见到苏锐就喊了连长还变成了这副癫狂模样

    丫的不会有神经病吧

    与此同时,林福章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而林傲雪也貌似若有所思。

    秦冉龙这辈子从来没有对谁服气过,从小到大,他都是张狂无比,用鼻孔看人,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墒?,在几年前,他开始有了一个真心佩服的人,唯一的一个人。

    他的名字,叫做苏锐。

    对于这个神秘且耀眼的男人,秦冉龙是心服口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改变了他一声的人。

    秦冉龙生于首都的一个豪门大家,这个家族在军政两界的背影都很深,这也就是被许多人所熟知的秦家。

    秦冉龙从小打遍胡同无敌手,调戏起小姑娘来更是没有对手,提起秦家的这个子弟,那些首都的老人们没有一个不摇头叹气的。

    由于秦冉龙太过顽劣,谁的话都不听,家里对于管教这个小子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也只有送进军营里对他敲打敲打,看看能不能磨练磨练他的性子。

    对于当兵这件事情,秦家的老人们从根本上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要能进行一些稍稍的改观,他们就已经很知足了。

    这只是秦冉龙从军的一个原因而已,由于秦家大多数人都是有军方背影的,因此,秦冉龙作为秦家的嫡系子弟,也是需要进入军队历练一番,丰富一下他的履历,对于日后接班和秦家的发展壮大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苏锐的编制本来是隶属华夏解放军某特种部队,在那次新兵连集训中,苏锐接到命令,他所在部队的几个人被上级抽掉到下面基层连队去集训新兵,所以自然也成为了那个新兵连的连长。

    恰巧,秦冉龙就在那个新兵连中。

    这也是苏锐生命中唯一一段当“连长”的经历,只有短短的三个月,新兵集训结束之后,他便回到了部队。

    由于苏锐到新兵连略略晚了几天,因此在最初的训练中,秦冉龙并没有见到这个对于他而言意味着魔鬼也意味着救世主一般的新兵连连长。

    从小养成的花花大少性子让秦冉龙非常讨厌军营的生活,叛逆的性格让他遇到规矩就进行破坏,所有的教官都治不了这个家伙,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有意或无意的把他身后拥有浓厚的军政两方背影的消息也了透露出来,这样一来,更没有人敢制止这个专业违法乱纪、从来不把教官长官放在眼中的花花大少了

    就算有些教官想要联手教训他,但一想到此人身后那恐怖的背影家族,便立刻犹豫了要知道,或许这个秦家大少爷只要稍稍的发一句话,就能让他们这辈子再也穿不成军装

    秦冉龙在连队里无恶不作,看谁不顺眼就是一顿痛殴,找茬教官,调戏女兵,这些事情他都干得出来,而且轻车熟路

    当时的秦冉龙真的是一颗老鼠屎就坏了一锅汤,绝对丝毫不夸张。

    由于所有秦家子弟在小的时候都要接受严格的训练,因此秦冉龙的身体素质也十分出众,不仅长跑和耐力十分出色,散打的功夫更是十分了得,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拥有在首都横行霸道的资格

    就是一般的部队教官,在长跑和散打方面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曾经有一个农村出来的教官实在看不过去,想要出手管教他,没想到竟然被这个花花大少三下两下就放倒在了地上从此,这个秦冉龙恶名远扬,再没有人敢管教他

    终于,这一切都在苏锐出现之后,有了明显的改观。

    在这个临时的新兵连连长面前,秦冉龙也想过挑衅,可是,无论在长跑还是在散打等他极为擅长也极为骄傲的领域,他全都被苏锐不留丝毫颜面的击败

    “一招?!?br />
    苏锐曾经面对秦冉龙的挑战时,只是淡淡地说出这两个字。

    看着这个长相似乎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连长,秦冉龙觉得被狠狠的奚落了

    一招他怎么敢有这么大的口气

    秦冉龙知道,自己的散打功夫可是跟着几个著名散打教练特训出来的,他一招就想击败自己,他以为他是什么难道比那些国家级世界级的教练还要厉害

    吹牛不打草稿,自己一定要让他好看

    不仅如此,苏锐还要求新兵连的所有官兵都来观战,如果一招击不败秦冉龙,那么苏锐就答应秦冉龙的要求,给他跪地磕头,喊三声爷爷。

    在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苏锐能够实现他一招击败秦冉龙的豪言,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准备看这个新来的教官如何狼狈收场了。

    要知道,之前几个看不过去的教官在管教秦冉龙的时候都吃了大亏,这个新来的教官苏锐不了解情况就贸然接下这样的挑战,还说出如此大话看来,可是要丑态尽出了。

    可是,结果却不像绝大多数人所想像那样

    一招苏锐真的只是用了一招而已就把刚才还猖狂无比的秦冉龙打飞出去好几米

    这样的结果让众人目瞪口呆

    苏锐只是简单且毫无花哨的一脚而已,落在众人的眼中,却是暴力美学的至尊展现完全就是雷霆万钧的一击自诩散打水平强悍的秦冉龙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自这苏锐出手之后,众人都发现,这个新来的新兵连连长甚至有可能在一击之间就要了秦冉龙的性命刚才完全是手下留情的结果

    秦冉龙还是有些不服气,他怎么能丢脸丢到这个份上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他以后在部队、在首都的少爷圈子还怎么混下去

    思量了许久,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秦冉龙再次厚着脸皮提出要比试耐力,负重五公里是秦冉龙经常进行的项目,每个星期他就要这么来两次,因此在这一方面他是非常的自信。

    苏锐没有拒绝,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可是,秦冉龙没想到的是,五公里的负重越野,苏锐足足把他甩开了四公里

    在他刚刚启动的时候,苏锐几乎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前那速度简直犹如鬼魅一般

    一圈两圈三圈,苏锐几乎在不停的套着秦冉龙的圈,一次又一次地从他身边超越

    似乎只是过了极短的时间,苏锐便跑完整个五公里而那时候,秦冉龙还剩四公里没有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