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秀美闻言,气的那叫一个牙痒痒,她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把苏锐那可恶的脸挠的稀巴烂,可是一想到张凯斌一而再再而三在自己耳边警告过的话,还是强忍下怒气。

    “看你不说话的样子,还以为真被我说中了呢”苏锐对这个殷秀美可是极为的厌恶,一想到对方那天的刻薄样子,心里就不爽,这个女人的颧骨高高,牙尖嘴利,绝对是克夫克子克老妈的命。

    “哎呀,殷组长,就算被电棍电了,也不用躲在家里哭那么多天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咽不下这口气怒而辞职了呢?!?br />
    别人对自己刻薄,苏锐就要比她刻薄一百倍,这是他的行事准则。

    “苏锐,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我一定要把你整死”殷秀美咬牙切齿,放着狠话

    苏锐笑眯眯的走到她面前,对这充满威胁性的话语丝毫不以为意:“你看,你还要找机会整死我,而我呢,就算不找机会,也一样可以整死你?!?br />
    说罢,苏锐抬起脚,轻轻地放在了殷秀美的脚边,然后看似不经意的轻轻一扫。

    啪嗒

    殷秀美今天穿着一双十厘米高的细高跟鞋,被苏锐的脚这么轻轻一撩,那鞋跟便砰然断掉了

    十厘米的高跟忽然断开,让殷秀美陡然失去了重心

    一只脚高,一只脚低,她连着踉跄几步,如果不是及时扶住了墙,恐怕会直接摔到在地上

    旁边路过几个同事,正好把殷秀美这狼狈的样子看在眼里硬生生的憋住笑

    “苏锐你是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殷秀美开始要发狂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挑起自己的怒气为什么他就那么贱

    “什么故意的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哎?!彼杖裥γ忻械奶颂?,做出无奈状:“殷组长,你就一瘸一拐的上班吧,不过这左腿比右腿短了十公分,不知道还能走路吗”

    “哈哈哈”苏锐看着脸色阴沉的要滴水出来的殷秀美,笑道:“是不是很想打我啊那就快点来追我,看看一个瘸子能不能跑得过正常人”

    苏锐实在是太贱太贱了,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在往殷秀美的心脏上扎刀子

    如果手里有刀的话,殷秀美真的想要把刀子在苏锐的脸上划个七八百下,直到这张讨厌的脸面目全非

    “苏锐,你欺人太甚,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说罢,殷秀美便一瘸一拐的离开左右脚的高度相差十公分,看起来真的像个瘸子

    “殷组长,站着别动,快回头”

    听到苏锐的声音,气冲冲的殷秀美本能回头,却见到苏锐正拿着手机,在这个时候按下了拍照键

    “来,一二三,茄子”

    咔嚓闪光灯立马闪了一下

    “好了,殷大组长,我已经把你的美丽样子拍下来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哦?!彼杖袼低?,再次贱贱的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殷秀美留在原地,怒火中烧:“苏锐,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苏锐听的一清二楚,他转过脸来,对着殷秀美伸出了两个手指,回眸一笑,比划出一个“v”的手势,简直是贱到了无底线。

    殷秀美气的一声尖叫,声音响彻了整个市场部的办公大厅分贝之高,就连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林傲雪都听得一清二楚

    薛如云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着殷秀美,眉头微微一皱:“一会儿有重要客人前来,你这尖叫来尖叫去的像什么样子”

    薛如云是市场部总监,直接向林傲雪汇报,公司里的人见到她都要喊一声薛总的,自然,殷秀美这个业务组的小组长跟她比起来,还差着好几个级别,薛如云训斥她,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按理说,平时的薛如云也不会训斥谁,除非下属做的太过分了,她实在看不过眼了,才会多说几句,

    可是心眼狭小的殷秀美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气,尤其是在这种暴怒的时候

    “我就尖叫了,怎么着吧你这个女人,完全不分是非黑白,跟苏锐狼狈为奸,背地里肯定都不知道睡过多少次觉了”

    殷秀美真的是口不择言了

    薛如云的脸色瞬间阴沉了,她盯着殷秀美,说道:“你的话我记下来了,准备办理离职手续吧,就算你有天大的关系,也别想留在我市场部了?!?br />
    “薛如云,死女人,万人睡的,我就不信你真的敢开除我我表哥可是宁海的商务局副局长,谁开除谁还不一定呢”

    殷秀美疯狂叫嚣着,实在是有些难以自控了,所有市场部的员工都围过来了

    薛如云冷冷说道:“我说过,一会儿还有重要客人前来,我先不跟你计较,你自己注意一点?!?br />
    说完,薛如云便转身离开。

    可是没想到,她一转身,正好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苏锐

    他本来已经回到了座位上,却听到薛如云被殷秀美如此疯狂指责,顿时有些忍不住了。

    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啊

    “你不要冲动?!毖θ缭瓶吹剿杖竦牧成?,就知道有些不太妙。

    “她这样骂你,你忍得了,我可忍不了?!彼杖衽牧伺难θ缭频募绨?,说道:“我来给你出气?!?br />
    殷秀美见此,立即大声叫喊道:“看吧看吧,我绝对没有说错,你们两个就是狼狈为奸的一对狗男女”

    “丫丫的,你跟我出来,咱们俩私聊?!?br />
    苏锐说罢,直接粗暴的揪起殷秀美的头发,连拉带拽,把她扯进了电梯里

    殷秀美的两个高跟鞋已经不一样高,一脚深一脚浅踉踉跄跄的被苏锐拽进去,无论如何挣扎,苏锐就是不松开她的头发

    苏锐按着殷秀美的后脑勺,让她的脸死死的贴住电梯壁,然后按下了关门键。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苏锐还对大伙笑了笑,说道:“大家尽管放心,我会处理好的?!?br />
    众人顿时绝倒,这兄弟也太强悍了点吧,怎么这时候还能笑的出来。

    看着已经关闭的电梯门,薛如云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她没有发现的是,当苏锐对着众人贱笑的时候,她的坏心情也好了许多。

    此时不禁有人开始为殷秀美默哀起来,这女人怎么就那么不长记性,距离上一次被电晕还没过去几天,今天就又跟苏锐杠上了,你说这不是主动往枪口上撞吗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吃地沟油吃多了

    “有些时候,说话要注意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其实我也就是准备在这次之后,下次见到你就装看不见的?!?br />
    苏锐按着殷秀美的后脑勺,无论她如何挣扎,完全打不到苏锐

    说到这儿,苏锐一脸惋惜的模样:“可惜你又撞到了枪口上,你说说该怪谁吧”

    “回答我啊,该怪谁”

    殷秀美被苏锐这样顶在电梯壁上,脸都快被挤扁了,五官变形,哪里还说得出来话

    “你不说话,就代表你默认自己是错了啊?!?br />
    苏锐微微一笑:“走吧,要么离开这公司,要么跟我去保安室里反省反省,我顺便再找一根电棍陪着你,你看咋样”

    苏锐不提电棍还好,一提电棍,更让殷秀美屈辱到了极限

    可是,任凭她现在心里如何的屈辱,依旧动弹不得,只能把这份屈辱硬生生的承受下来

    “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是很想杀了我,很可惜,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没有机会?!?br />
    电梯门打开,苏锐把殷秀美连拉带拽拖到保安室的门前,陈大武几人立时目瞪口呆

    姑爷就是姑爷,实在是太彪悍了吧,就这样把殷秀美给拽出来了头发乱成了鸟窝,一只脚的高跟鞋不知道去了哪里,简直是狼狈到了极点,这也太粗暴了点吧

    人家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今天才决定来上班,苏锐一见面就如此血腥,这可是会给殷秀美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的

    不过,对于这几个经常遭受她白眼的保安来说,殷秀美自然是越狼狈越好。

    “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把她一起轰出去?!彼杖窨醇父霰0舱驹谠?,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姑爷,你一个人不就搞定了吗”

    陈大武看着殷秀美又抓又挠的凶悍模样,不由地有些退缩。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把殷秀美拽到集团的楼梯下面,对着她那还算不小的屁股,直接重重的来上了一脚

    陈大武看的倒吸一口冷气

    “薛总监已经把你给开了,所以我只是奉命行事,以后再也不要来必康集团上班了,有多远滚多远?!?br />
    苏锐拍了拍手,看着披头散发的殷秀美,然后转脸对陈大武说道:“你们几个看好了,如果她要是还敢走进必康的门,直接电棍伺候”

    “是,请姑爷放心”

    这个时候,陈大武还没来得及发话,他身边的小保安小李就抢先敬礼答道,一个标准的敬礼,这身板挺的笔直。

    “小李,你这拍马屁拍的也太裸了一些吧?!背麓笪浔梢牡厮档?。

    “拍姑爷的马屁,那是理所当然”小李嘿嘿笑道。

    苏锐很满意,拍了拍小李的肩膀:“不错,很上道哦,好好表现,我也提拔你当小队长”

    “好嘞,多谢姑爷赏识”小李激动不已,连连鞠躬,那样子就连陈大武看的都要笑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边忽然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哎呦,这是谁啊,说话那么大口气,我这个安保部长都没说要提拔谁当小队长呢,你有什么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