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高有些激动,平时很少有这么直面大领导的机会,他本来觉得自己的仕途已经快到顶了,因此有些混日子,如果今天能够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还不好说呢

    还没等夏清回答,王志高就抢先伸出手,带着激动的表情,说道:“李局,方局,我是新南派出所所长王志高,真是荣幸,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二位领导”

    李局长有些诧异,他有心要跟王志高握手,可是看了对方那刚从澳龙上挪开的油光光的爪子,还是没有伸出手去,就让他的手这么悬在半空,场面甚是尴尬。

    “王志高我有点印象?!崩罹殖つ睦锘峒堑孟旅娴囊桓雠沙鏊?,根本就是客套话,不过接下来他闻到了王志高嘴里的散发出来的酒气,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皱。

    “王所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星期三吧,工作日中午是不能饮酒的,你忘了八项规定了吗”

    王志高一听,脸上的冷汗顿时就淌下来了平时自己身在基层,天高皇帝远的,中午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想到哪喝就到哪喝,还管的了那么多什么八项规定,早就抛到十万八千里开外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中午喝个小酒,竟然被两大局长撞了个正着如果这两个大神对自己印象不好的话,只要随便说句话,自己铁定得挨个处分仕途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想到这层关窍,王志高简直有些双腿打颤的感觉,魂不附体了快

    他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却没想到夏清抢先替他开口了。

    “李局长,王所是我的朋友,很久没见了,所以今天才破例喝了次酒,您要是怪罪他,不如怪罪我好呢?!?br />
    夏清的声音柔柔,不失礼节,落在别人的耳中十分舒服。

    听到夏清这样讲,王志高直接愣住了,这个漂亮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转而替自己说起好话来了呢

    看来,能够和市局领导说的上话,这个女人很有背影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王所长,看不出来,你和大名鼎鼎的必康集团董事长助理还是朋友呢?!崩罹殖ばα诵?,拍了拍王志高的肩膀,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老友见面喝些小酒没事的?!?br />
    王志高嘿嘿笑着,连忙应是,可是他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背后的衣衫

    这个看起来长得极漂亮的女人,竟然是国内制药大鳄必康集团董事长助理那可是绝对的集团第一大秘书啊,权力大的不可想象自己的小舅子究竟是脑子进了什么样的地沟油,竟然想要对这样身份的女人图谋不轨

    “李局长,要不坐下一起吃吧?!毕那逦⑿ψ潘档?,她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如沐春风,整个身心都会变得愉悦。

    “不打扰你们老友相聚了?!崩罹殖ば呛堑厮档溃骸叭绻闹碛锌盏幕?,可以帮我们引见一下林董事长,我们可是仰慕他已久了?!?br />
    “那是当然?!毕那逍ψ糯鸬?,这只是客套话而已,谁也不会当真。

    不过,等到两个大局长离开之后,王志高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觉得自己的腿都已经瘫软了刚才都是兀自硬撑着

    四个人接下来都默不作声,也就苏锐吃的比较欢。

    等到两个局长吃完离开之后,苏锐才笑眯眯地说道:“王所,你看这房子的事情”

    “都是我对小舅子管教无方,夏助理,苏先生,您们大人有大量,房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对他严加管教”

    “姐夫,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李大庆道:“你不帮我做主出头也就罢了,还说这样的话,我找我姐告状去”

    “找你姐告状”

    王志高一听这话,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你这混小子,如果不是来帮你忙,老子至于要在两个局长面前留下违反八项规定的恶劣印象吗现在不仅不恩将仇报,反而还要回家找母老虎告状

    王志高越想越气,竟然抡圆了胳膊,狠狠的打了李大庆一巴掌

    李大庆本来就是个瘦猴,皮包骨头的也就一百来斤,被王志高这么一打,整个人都被扇到了地上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李大庆捂着脸:“姐夫,你这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那房子我可是损失了两百多万啊你到底还是胳膊肘往外拐居然敢打我”

    二百万的损失重要,还是自己的仕途之路重要这其中的意义对于王志高而言是不言自明的

    “我不光打你,我他妈的还踹你呢”王志高觉得一点都不解气,直接站起来,对着李大庆的脸猛踹

    苏锐笑眯眯地说道:“王所,我们先走了,那你继续踹着啊?!?br />
    王志高闻言,连忙跑到苏锐和夏清跟前,气喘吁吁地说道:“二位请放心,我保证,李大庆以后绝对不会去找二位的麻烦,否则的话,我就把他往死里打”

    “有王所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如果下次有机会再见到李局长和方局长,我会让夏清在他们面前多替你美言几句的?!彼杖裥γ忻械呐牧伺耐踔靖叩募绨?。

    一听到这句话,王志高的眼中顿时闪过激动之色,他知道,或许这就是自己仕途之门重新打开的阶梯

    “那就要多麻烦二位了”王志高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再次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好李大庆的”

    本来苏锐还以为今天的事情必须要打一架才能解决,却没想到美女的魅力是无穷大的,根本不用暴力,就轻轻松松地化解了矛盾,还让对方服服帖帖。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谢谢你呢?!毕那宓溃骸敖裉焱砩嫌忻挥惺奔洹?br />
    “晚上你想干嘛”苏锐一副受了惊吓的小处男模样。

    夏清的俏脸微红:“真是的,你想哪里去了,我不是说过要在君澜凯宾酒店请你吃饭吗如果你有空的话,那就挑今晚好了?!?br />
    “今晚”苏锐思考了一下:“要不挑个周末吧,这样我们的时间也比较充裕一些?!?br />
    苏锐说的倒是没错,如果是晚上的话,六点钟下班,七点钟到酒店,吃完饭也就一个多小时,很仓促,和美女相约,总要时间长一些才好的。

    “那好吧,我就先预定位子了?!毕那逍α诵?,能够以那么便宜的价格买下自己心中非常喜爱的房子,她的心情真是非常好。

    苏锐陪着夏清优哉游哉的晃荡到了公司,正好到了上班时间,话说这海鲜吃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一打嗝都是鲜腥味。

    “哥几个,有没有时间,上班挺无聊的,咱们来场斗地主啊?!?br />
    苏锐见到陈大武几人正站在门口,乐呵地说道。

    这几个保安顿时满脸黑线,在必康集团上班,还能斗地主,这可是独一份了

    “您是姑爷啊,我们可不敢斗地主,万一被董事长发现,那可就不是批评一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陈大武拱了拱手,一脸苦相,苏锐这样不是拉着他们跳河吗

    “是啊锐哥,我们找个工作不容易,可不敢斗地主?!逼渌艘哺胶妥潘档?。

    苏锐无奈,摆了摆手,说道:“太扫兴了太扫兴了,这样吧,改天董事长和总裁不在的时候,我再来找你们打牌,到时候可不许拒绝?!?br />
    说罢,也不等这几人答话,苏锐便转身离开,几个保安面面相觑。

    陈大武叹了一口气:“姑爷如此赏识我们,上班时间拉着我们打牌,我们还拒绝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呢?!?br />
    “当然不会生气,陈哥,我早就看出来了,他根本就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跟着姑爷混,铁定有肉吃”一个年轻一些的保安说道:“要不咱们找个时间集体请姑爷吃顿饭吧,喝喝小酒吃吃烤串,增进一些感情啊”

    “好,下次见姑爷的时候问一问他?!背麓笪涞懔说阃?。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香味钻进了陈大武的鼻孔。

    “闻着味道都知道是谁来了?!奔父霰0财肫肫沧?。

    殷秀美今天思考了半天,终于还是回来上班,主要是因为这必康集团的工作对于她本身而言就是个肥差,每年好歹也能拿几十万的提成,就这样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苏锐拿着电棍把自己电晕,当众丢人丢到了姥姥家,这口气无处发泄,殷秀美在家里大发了一通火,可是自己的男人张凯斌却总是劝自己消气,说什么一味的大吵大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苏锐的背影实在是太过恐怖,根本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张凯斌还警告说,如果殷秀美再继续闹下去,他这个商务局副局长也要当到头了。终于,殷秀美稍稍冷静了一些,并且决定继续来上班,当然,她见到苏锐必须躲着走,否则那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万一兴之所至,再拿电棍电晕自己一次怎么办

    殷秀美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正好见到苏锐从对门的卫生间里走出来,他见到殷秀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哎呀,殷组长,怎么几天没见,你的眼睛好像是肿了一圈,难道是在家里哭的吗”

    :感谢小睦姑姑的超级给力捧场白银盟主小睦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