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我答应你,七百万就七百万”张七丙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魔鬼,不过他倒了留个心眼。

    就算现在答应你又怎样等到银行转账之后,我立刻去派出所报案,警察肯定会相信这笔钱是被对方威胁的,自己已经完全记住了这个家伙的长相,到时候只要追回就行了。毕竟这种胁迫性质的转账已经属于敲诈勒索了

    由于这种心理的作祟,张七丙开始表现得十分配合,接下来无论苏锐提到哪个器官,他都会同意对方的一口价,连一点还价的心思都没有。

    “好吧鉴于你这段时间表现的不错,我给你个打包优惠价,一共是一亿两千万,你全身的器官可真的很值钱呀,张老板?!彼杖窦男ψ?。

    一亿两千万听到这个数字,张七丙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哆嗦,那么多钱,比自己全部身家的一倍还多从头开始得挣几辈子才能挣的回来

    开什么玩笑,要把这笔钱给他,自己还不如直接跳楼自杀好了

    “好好好,只要你愿意放过我,一亿两千万就一亿两千万?!闭牌弑砻婧芩炒?,他在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悲愤之情。

    “那好吧,既然我们已经在很友好的氛围下达成了协议,接下来我们就可以着手转账的事情了,张老板,麻烦你把你的银行卡账号告诉我,当然还有密码?!?br />
    说到这儿,苏锐停了一下,玩味的看了对方一眼,嘿嘿笑道:“张老板,或许你在以为这件事情之后就可以着手报案,请警察查一查转账记录就认为我在敲诈你,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想的太美好了,警察绝对不会管你的事情?!?br />
    张七丙听了有些愕然,认为这个家伙在唬自己:“警察为什么不会管”

    不过这一句话也暴露了他内心的本来想法

    苏锐微微一笑,也不再追究,说道:“现在找一张白纸,把我们刚才达成的协议都写下来,我说你写?!?br />
    “本人张七丙,欠苏锐先生一亿两千万元华夏币,如做不到就自动奉上左手右手,还有中间的小丁丁?!?br />
    在写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张七丙的眉毛狠狠的颤了颤,两腿之间嗖嗖的发冷,他又看到了那个插在红木茶几中间的匕首,如果用那把刀子对自己手起刀落的话,唉,想想就吓得一身冷汗。

    “这纸条有法律效力吗”这是张七丙最怀疑的问题。

    “好吧,现在你可以说银行卡和账号密码了?!彼杖翊叩?,“当然,你也别想着给我作弊,是真是假我一试便知?!?br />
    张七丙本来还想说个假的糊弄一下苏锐,等到这家伙去银行验证的时候,自己再想方设法地报警,可是现在这家伙这样说,张七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把真实的数字完完整整的告诉了苏锐,在这一点上没敢有任何的隐瞒。

    苏锐这个时候拨通一个号码。

    “喂,帮我看看这个银行卡的账号和密码是不是真的?!?br />
    “你搞什么啊,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现在可是凌晨两点,你让我帮你查什么劳什子的账号和密码”

    对面那边传来了带着不满的声音,显然无论是谁,在晚上两点钟被电话吵醒都会觉得很不爽。

    “让你查你就查,不然你信不信我马上放弃这个在宁海的任务?!彼杖竦故遣换挪幻?,冷冷笑道,他的手里可是有着对方的把柄,不愁这老小子不帮忙。

    听到苏锐这话,那边顿时来了精神,连忙摇头说道:“别别别,千万别,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继续?;け乜导?,什么都好说这也是为了咱们华夏的稳定大局”

    “大局你妹”苏锐不屑地说道:“你还不是想把我当成免费劳动力来使”

    被苏锐揭穿了目的,电话那边讪讪笑道:“你刚才要我帮什么忙来着”

    “那好吧,我把这卡号和密码念给你,你现在帮我核对,我知道从你们系统里什么东西都可以查的出来?!?br />
    等到苏锐念完账号密码,那边也查出来了,账号密码都是对的。

    “算你老实?!彼杖竦沉艘谎鄱悦嬉凰坎还业恼牌弑?,后者正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

    “那好吧,接下来你给我看看他的账号里面有多少钱”苏锐继续朝电话那边发问。

    “五千七百万,户主叫张七丙?!钡缁澳潜吡⒖袒卮?,似乎查这个太容易了。

    “没错,就是他了,你把这五千七百万全部转到我的卡里,我的那一个卡号你知道的,一直没有换过?!彼杖袼档?。

    “什么全部转到你的卡里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抢钱”那边又起了怀疑的声音,“五千七百万可够把你判个死刑了啊”

    “死刑个毛线五千七百万,对于你们这个部门来说还不就是出一次任务的办公经费而已算个毛毛雨而且有你挡在我前面,谁敢找我谁敢判我刑作死了,跟华夏最牛逼的暴力机关对着干,不想混了,你说对不对”苏锐很轻松的说道。

    华夏最牛逼的暴力机关

    听到这句话,张七丙的身体更加颤抖了

    “不行,我不能做没有原则的事情,这笔钱的数额实在太过巨大,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张七丙是做什么的,总之,我实在不好处理,你那么神通广大,要不你另找办法吧”电话那边显得很为难。

    “那好,我告诉你,这个张七丙今天晚上派人杀我,被我追到他家里,现在只不过问他要点钱压压惊,又不要他的命,你觉得这难道不合理吗”苏锐的眼中带着冷笑。

    “什么他想找人杀你”那边的声音立刻严肃了起来,道:“好,我现在立刻帮你转,至于这个人怎么处理,就交给你自己想办法,无论你最后把这个人怎么样,只要告诉我个结果就可以了,我保证让我手下人绝对不插手?!钡缁澳峭匪祷暗灼?,很有给苏锐撑腰的风范。

    “哎哟,不错嘛,看来你还是很够意思的,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没白费啊?!彼杖窈俸倮值?。

    苏锐和那边神秘人的对话可是把这边的张七丙吓了个半死,这电话那头的家伙到底是谁啊是什么国家暴力机关怎么张口就能转账五千七百万

    而那边的家伙更牛气冲冲,竟然一下子就查到了自己的账户名称难道说今天晚上自己真的要倾家荡产了

    “废话,有人要杀你自然不能对他太客气我现在是不在宁海,怎么样要不要我手下人帮点忙”

    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心终于微微一暖,这个老家伙也是自己在华夏国内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了,很久没见他,听他的声音还有点想念呢,不过,友情再重要也可以等一等,敲诈钱财更加重要,一晚上就能赚一个亿,苏锐巴不得经常遇到张七丙这种不开眼的家伙呢。

    苏锐冷冷一笑道:“别光着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钱转账成功了没有我怎么还没有收到提示短信”

    “全部转账成功了,五千七百万,你可以现在查收,估计短信马上就到了?!?br />
    张七丙简直要哭了,自己的手机短信已经响个不停了,难道说是资金全部被搬空

    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转账一百万以上都需要提前申请的吗为什么这一次性转了五千七百万就成功银行会同意吗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

    “可是这个人一共欠我一亿两千万呢,光收五千七百万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听到苏锐这话,电话那端的人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了颤,这是哪个倒霉家伙惹上了苏锐,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苏锐一定会狮子大开口,把他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你现在把这个人的身份信息调出来,然后把他在各大银行和各大股票、基金、期货的所有的账户全部找到,把所有的钱都转给我,我一分都不留给他”

    听到这话张七丙顿时觉得脑袋有些发晕,眼前一黑几乎就要晕倒

    他本来如意算盘打的很好,自己这张银行卡里只有五千七百万,就算全部给苏锐,在其他的金融市场里自己还是有一些存货的,这些周转资金足够自己撑过难关

    可是这个苏锐真的是比鬼还要精,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那么强大,找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帮手,把自己所有在金融市场开户名称全部查到

    这样的话自己想东山再起都没有机会了,在这个人的面前,自己究竟还有可言吗

    “还要等一下,我不光要这些东西,再把在他名下的所有房产、地产、不动产等一股脑全部找出来,我知道,就算没有房产证,你们也可以在系统里完成过户的,只要你们系统里完成过户,房产局也就自动过户了,那时房产证什么的就成了一张废纸,你现在全部传给我,不要拖延”

    苏锐还真是不嫌多,这是要把张七丙敲诈到死的节奏啊

    :感谢神剑兄弟的票票支持快到月底了,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