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声未落,陈雷刚脸上的笑容已然凝固了

    而整个市场部的大厅里也都变得静悄悄落针可闻

    大家都认得,这个满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挥舞着收款凭证的小姑娘,是财务部副总周安可的秘书胡茜茜

    两千万的货款,真的收到了

    如果胡茜茜证实了,那么这件事情就是板上钉钉,绝对不会有错了

    陈雷刚表情阴厉的盯着胡茜茜,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假的”

    扎着马尾辫的胡茜茜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当然是真的,收款凭证都在这里,两千万,我们整个财务部都沸腾了呢”

    闻言,陈雷刚的表情阴沉的要滴出水来苏锐苏锐,竟然真的被他给办成了

    胡茜茜兴奋的说道:“怎么了,雷刚哥,你为什么是这个表情难道这两千万不是你的单子吗我们都认为只有你才有这样的实力啊”

    胡茜茜不说这句还好,一说这句无疑是在往陈雷刚的伤口上撒盐

    “什么叫只有我才有这样的实力我们市场部的能人很多好不好”陈雷刚已经是近乎吼出来了

    胡茜茜被吓了一跳:“好端端的对人家吼什么你这人怎么说话的,难道是怕别人抢了你的销售冠军宝座”

    这个胡茜茜还真是个补刀高手,几乎刀刀命中陈雷刚的要害。陈雷刚之所以这么激动,可不就是怕别人抢了他的销售冠军吗

    这个位子可是他专属的,绝对不能够让给别人

    陈雷刚没有发现的是,现在整个市场部的所有人都在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也有人在怀疑,这个苏锐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竟然能够在初来乍到的第一天,就做成一笔两千万的生意

    这样的人,无论放到哪个公司都是国宝级人物啊

    苏锐笑眯眯的端起那杯掺着浓痰的水,走到陈雷刚的面前:“壮士,请满饮此杯热痰”

    听到苏锐的话,许多职员已经忍不住的笑喷了出来这个家伙也太损了些,还能这样打击人吗

    陈雷刚很愤怒,也很屈辱,看着那杯让人无比恶心的水,他欲哭无泪。

    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最生动的体现

    胡茜茜很惊讶的看着杯子,好奇地问道:“这杯子里黄黄绿绿的,是鲜榨果汁吗”

    鲜榨果汁

    陈雷刚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和苏锐签下那一张协议现在想来,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是在给自己下套

    可怜自己这不开窍的脑瓜,还真的傻了吧唧钻进去了

    现在面对这杯恶心的东西,他该怎么办

    协议上写的清楚明白,如果不喝,就要从必康自动离职

    当然,没有人会强制陈雷刚辞职,可是赖账的话,他以后在这个公司还怎么混的下去谁会和言而无信的人交往

    如果遵守协议我的天,看着那杯子里的东西,陈雷刚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若是真的喝了,自己就不是壮士,而是烈士了

    “再请壮士满饮此杯”苏锐笑眯眯的说道,他又把杯子往前伸了伸。

    陈雷刚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这个时候,有平日里看不惯陈雷刚的好事者开始叫起来:“是不是个男人啊自己说话都当放屁呢”

    “就是,签好的协议却不执行,白纸黑字,当我们大家都是瞎子吗”

    “陈雷刚,如果你是个爷们,就把这杯痰喝了如果不喝,那你就自己离职,我们可不想和怂包软蛋当同事”

    看起来陈雷刚平时嚣张跋扈,树敌还真不少,墙倒众人推,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总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陈雷刚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显得很纠结。

    “这这竟然是痰”胡茜茜似乎很难相信这个事实,难以置信地说了一句之后,便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市场部的这帮男人,实在是太重口味了,完全超出了人类的承受极限啊

    苏锐微微一笑,一挥手,显得很大度:“这样吧,陈状元,你也不用全部都喝,一口,只喝一口就行?!?br />
    陈雷刚有些怀疑的看着苏锐,这家伙会这么帮助自己看起来不像啊,难道是在玩什么阴招

    而且,这痰一口和一杯有什么区别

    “真的喝一口就行”陈雷刚怀疑的问道。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苏锐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

    “作为一个有种的男人,你不会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吧”苏锐和周围的同事不断的使出激将法。

    “那好吧,一口就一口,我喝”

    陈雷刚心里知道,如果真的赖账,就不是愿赌不服输那么简单了,自己从今往后在必康集团肯定没法混下去了,这里是自己所有的资源人脉所在,绝对不能离开

    是面子重要,还是挣钱重要

    在权衡了孰轻孰重之后,陈雷刚终于鼓足勇气做了这个决定

    市场部的办公大厅再次变得寂静无声,大家都屏住呼吸,目光都集中在了陈雷刚手中的透明玻璃杯中

    所有人都想看一看,陈雷刚是怎么完成这一惊天壮举的

    “不就一口吗为了留在必康,拼了”

    陈雷刚一咬牙,一只手捏着鼻子,另外一只手举起杯子,便把杯子里的东西往嘴里倒

    咕咚咕咚,他喝的很慢,但却没有按照苏锐的所说的只喝一口,十秒钟之后,一杯黄绿色的东西已经见了底

    陈雷刚真的很想甩开杯子擦擦嘴,然后豪气地大喊一声:“好酒”可是设想归设想,他根本做不到啊

    一想到自己喝了那么多东西,陈雷刚的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

    苏锐强忍住胃里的恶心:“不是说好只喝一口吗为什么一口气全喝光了”

    陈雷刚哀怨的看了一眼曹天平,这个胖子的痰实在是太浓了,他妈的喝了一口之后咬都咬不断让自己根本停不下来

    “呕”

    “不行了,我得去吐一会”

    “我也得去了,估计今天别想有胃口吃饭了”

    由于真是被彻底恶心到了,围观的员工们纷纷作鸟兽散短短半分钟的工夫,市场部偌大的办公大厅中就只剩下陈雷刚一人大伙都捂着嘴找厕所狂吐去了就连苏锐也趁乱闪人了

    感受着顺着食道泛上来的恶心味道,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厅,陈雷刚用力把杯子往地上一摔

    “该死的苏锐,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一定会报你给我等着”

    说罢,陈雷刚便红着眼睛走了出去他他要回家刷牙

    十几分钟后,人们才陆陆续续的回到办公室,而此时的苏锐无疑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了。

    一个新人,在入职的第一天,就完成了两千万的销售额,这怎能让人不惊诧若是说他没有后.台,傻子都不信

    林傲雪正在办公室里低头看文件,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br />
    门打开,市场部总监薛如云走了进来。这个熟的滴水的女人虽然穿着保守的职业装,但那肥美丰腴的前凸后翘依然能够轻易的勾起所有男人的幻想。

    “如云,有什么事吗”虽然薛如云的年龄比自己要大,但林傲雪还是喊了一声“如云”,足可见她们二人的私交还是不错的。

    “林总,有件事情我必须得跟你汇报一下?!?br />
    “哦什么事情”看着薛如云的表情,林傲雪有些纳闷。

    “我想,我们必康集团的年度销售冠军恐怕已经提前出现了?!毖θ缭莆⑿ψ潘档?。

    “年度销售冠军提前出现这才五月份啊?!绷职裂┣宄募堑?,去年的陈雷刚虽然完成了一千多万的订单,但有四百多万都是在最后一个月完成的。他都尚且如此,薛如云说销售冠军已经提前出来了,这怎么可能呢

    薛如云风情万种的坐下来,把两张纸放到了林傲雪的跟前。

    “两千万苏锐”

    林傲雪清楚明白的看到了合同上的字即便冰冷淡定如她,此时也不得不动容了

    当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有没有鉴定合同的真伪性”

    薛如云笑道:“合同的真伪性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两千万的货款已经打到了财务部?!?br />
    “所以,林总,你本来给苏锐的一周一百万销售指标,已经被他超二十倍的完成了?!?br />
    二十倍

    林傲雪闻言,脑袋里一片空白

    给苏锐定那个任务的时候,林傲雪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家伙的反感,一心要把他赶出必康,可是苏锐竟然超二十倍的完成了任务自己就算是想要开除他,都找不到理由

    难道要嫌他为公司赚钱赚了太多吗史无前例的单笔两千万销售额,这是需要重重表彰才对

    两千万,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有钱人随随便便能拿得出来的,这苏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做到这般地步

    如果林傲雪知道,苏锐完成这笔巨额订单只是发了几条qq消息而已,恐怕她要比现在震惊一万倍

    冰山美人林傲雪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连薛如云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