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傲雪那杀人一般的眼光中,苏锐优哉游哉地吹起了口哨。

    自己平白无故的就长了一辈,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呢。

    “苏老弟,在这段时间里,就辛苦你来当我们必康的副总裁吧,如果能够?;け乜邓忱晒压?,我林福章必有厚报”

    如果让外人知道,百亿财团的董事长林福章竟然亲自邀请苏锐作为自己的副总裁,恐怕会让人惊掉大牙

    林傲雪也露出了微微吃惊的神色,她没想到父亲竟然会邀请一个几乎可以称作陌生人的家伙来当必康集团的副总裁况且这样做,那些股东不会有异议吗

    “爸,这样合适吗我不同意”林傲雪说道。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你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我的决定谁也不能更改”林福章对女儿也动了气,她怎么就那么固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必康的副总裁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的位置,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林傲雪瞪了苏锐一眼。

    “林老哥,我也不同意?!背龊趿职裂┮饬?,苏锐竟然拒绝了这个绝佳的提议,这让前者感觉到有些意外。

    “哦请问苏老弟的原因是”林福章诧异的问道。

    “鉴于三矬氨仑的事情,现在的必康是多方关注的焦点,如果此时冒出来一个副总裁,一定会轻易地引起旁人的注意?!?br />
    “嗯,说的有理?!绷指U挛叛?,微微颔首。

    “所以不如就安排一个小职位,保镖保安什么的都行,虽不起眼,却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br />
    “苏老弟竟然有这般远见卓识,林某佩服”林福章越发肯定自己捡到一个宝了,得想方设法的把此人留在必康才是王道。

    苏锐看向林傲雪,目光在她那精致的面庞上扫了扫:“不如就让傲雪侄女给我安排一个职位吧?!?br />
    “那也行,就由傲雪负责,我不过问了?!绷指U滦呛堑脑谒杖窈团牧成侠椿乜戳思赶?。

    “我一会儿去接个老朋友,苏老弟,晚上我给你接风,咱们不醉不归”林福章看来是要彻底拉拢苏锐了:“傲雪,跟苏老弟好好相处?!?br />
    “好?!绷职裂┬闹欣湫β湓谖沂掷?,还不让你这个流氓主动收拾铺盖离开

    “正好市场部之前有一个业务员离职了,我看你去那里正合适”林傲雪雷厉风行的说道:“你准备一下吧,半个小时内去市场部报到”

    “不行,我反对,我必须贴身?;つ愕陌踩??!彼杖袼低暾饣?,不禁为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沾沾自喜,这么一个绝世美女,虽然冷冰冰了些,但若是一直“贴身”?;さ幕?,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市场部就在总裁办公室的同层,这距离已经够近了”

    说罢,林傲雪便走了出去,苏锐盯着那性感的臀部一直看,眼睛差点拔不出来。

    说起来苏锐自己也感觉到颇为搞笑,以前国外的一些家伙哭着喊着开出天价来求自己?;?,自己都懒得看上一眼,如今自己主动提出来贴身?;?,这冰山美人竟然拒绝了。

    五分钟后,身材极为火爆的董事长秘书夏清走了进来,一见到苏锐,她那俊俏的脸上便沾上了红晕,似乎还在想着刚才苏锐一下子道破自己内衣尺码的事情。

    虽然苏锐的举动有些流氓,但是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不让人讨厌呢。

    “苏先生,林总让我带您去市场部熟悉一下情况?!毕那逦⑿ψ潘档?。

    “哎呀,你叫我苏锐就好了,别老苏先生苏先生叫着,我们也是同事了,不是吗”苏锐看着这个身材火辣性子却柔和的美女,嘿嘿一笑:“夏清小美女,老林他说我工作上生活上的一切问题都可以找你帮忙,是吗”

    “是啊?!毕那迦险娴牡懔说阃?。

    “那我现在肩膀有些酸,你能不能给我捏一捏”苏锐坐在沙发上扭了几下肩膀,看起来真的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这个”夏清愣在原地,似乎在思考给苏锐按摩的可行性。

    “哈哈,算了,不逗你了?!笨吹较那逭飧鲅?,一贯对待美女十分狼性的苏锐竟然有些于心不忍了

    “我的住处还没搞定,而且好几年没来宁海了,对很多地方也不太熟悉,你能不能帮我找个暂住的地方”

    “不知道苏先生你对住处有什么要求呢”夏清问道。

    “我都说了,喊我苏锐就行?!彼杖袷祷笆邓担骸捌涫滴抑饕抢幢;ち旨胰说?,如果能跟林傲雪住在一起固然最好,可是看她对我的态度,估计这件事强求不来,我分析他们现在还算安全,所以随便给我租个房子就行,最好不要离林家别墅太远?!?br />
    夏清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吧,苏苏锐,我先给你安排一家酒店,至于房子的事情,我会尽量在三天之内办好?!?br />
    “当然,如果能离你住的地方近一些也是不错的选择哦?!彼杖袢滩蛔∮值飨房耍骸爸辽偕舷掳嗷鼓懿涑的??!?br />
    “我平时也是打车上下班?!毕那逵行┠盐榈男α诵Γ骸耙恢泵豢技菡??!?br />
    于是乎,苏锐同志想要泡妞蹭车的美好愿望又破灭了。

    跟着夏清来到市场部,苏锐可是真真正正的欣赏了一把火辣身材,也不知道这姑娘的身材是怎么长的,前凸后翘,每一处都好像充满了紧致的弹性,恐怕国际上的那些极品超模也会甘拜下风吧

    夏清身为董事长助理,也是必康的女神级人物,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很高,很少会亲自陪同某个人来到市场部,而这一次,无疑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市场部的总监名叫薛如云,我现在带你去她的办公室?!毕那逡槐咦咭槐呓樯?,苏锐则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

    一进入薛如云的办公室,苏锐顿时感觉自己的眼睛又明亮了几分,办公桌后面一个女人正弯着腰修剪着插花,身材的饱满好似要撑开衣服,呼之欲出,似乎比身材火辣的夏清还要浑圆肥美几分,浑身上下似乎是要熟的滴出水来

    苏锐拍了拍脑门:“我的天,这必康集团究竟是什么地方,竟然有那么多特征迥异的极品美女”

    “薛总监,这是苏锐,我之前跟你有提到?!毕那逅低?,便对苏锐点点头,“我先走了,有事就打我电话,下班前我会把酒店地址和房间号发到你的手机上?!?br />
    “酒店地址和房间号听起来蛮暧昧的嘛?!彼杖癫换澈靡獾南氲?。

    “哎呦,还是个小正太呢帅哥正对我的胃口”和她的身材一样,薛如云的声音带着一种妖娆,转过身子,苏锐的眼睛直接陷进了那肥美的胸部之中

    这是一个完全长开了的女人,绝对的极品御姐在这一瞬间,苏锐甚至有些忍不住想要用手去体验一下那沉甸甸的饱满手感

    御姐的味道,绝对不是那些十几岁的美少女所能比拟的

    “我也没想到,薛总那么的有味道?!彼杖裥γ忻械乃档?,根本不掩饰自己的眼神,甚至故意在对方的胸部停留了两秒钟。

    开玩笑,苏锐同志阅遍天下奇女子,还会在一个看似开放的御姐面前败下阵来

    可是,苏锐不知道的是,薛如云是必康集团乃至整个宁海有名的女妖精,看上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最后能够吃进嘴里的,却是没有一个

    “敢这样看姐姐,你的胆子不小嘛?!毖θ缭凭锪司镒?,说道:“总裁说让我特地关照一下你,放心,姐姐会把你照顾的很到位的?!?br />
    薛如云还特地把“照顾”两个字咬的很重,说到这里,她竟然撅了撅嘴,对苏锐露出一个极为暧昧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笑容和身材,苏锐竟然感觉到小腹有些热,隐隐的起了些本能的反应

    “女妖精”

    “哎呦,小弟弟你还真是勇敢啊,必康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只有你敢当面这样叫我?!毖θ缭菩Φ溃骸鞍凑樟肿艿姆愿?,我已经给你安排到了业务处一组,她要求你从最基础的业务员做起,底薪三千块,一个星期的销售额达不到一百万,就主动离职?!?br />
    “一个星期要达到一百万的销售额这个混蛋女人”一想到这儿,苏锐顿时有些咬牙切齿,林傲雪这样做,纯粹就是为了把自己赶走

    老子是来当保镖的,不是来跑业务的

    苏锐心头窝火,老子放下身段来帮你,却被你这样对待,此时的他真想一走了之,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纵横国内国外那么多年,什么时候败在一个女人手下了

    不行不行,这个场子必须要找回来

    “既然总裁已经发话了,所以弟弟,我也是爱莫能助了?!?br />
    薛如云的心里也暗暗吃惊,要知道,必康业务组一个最优秀的业务员,一个季度能够完成一百万的销售额也是很不错了,有些人甚至一年也销售不到这么多,而林傲雪却要求苏锐在一周内完成这个任务量,完不成就辞职,其用意已经是很明显了

    “可怜的弟弟,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对总裁做了些什么让她那么的恨你”薛如云站在苏锐的身前,身体不经意间微微前倾,那雪白的深邃沟壑极为的夺人眼球。

    “这女人,我咒她一辈子月经不调”苏锐恶狠狠的说道,心想自己未来某一天非得把林傲雪的裙子扒下来,在屁股上面狠狠扇几巴掌

    “那姐姐只能祝你好运喽?!毖θ缭扑柿怂始?,胸前的两团柔软轻轻的颤了颤。

    “一百万,一百万,卖给谁去呢”百无聊赖的业务员苏锐坐在电脑前翻看着必康的产品名录,他很久没回宁海,在这里也没什么客户,但又不想被林傲雪看扁,因此有些愁眉不展。

    “看来只能找老朋友帮忙了?!?br />
    苏锐灵机一动,连忙登上了qq。

    “嗨,在吗”苏锐找到一个联系人,输入了几个英文单词。

    在英吉利的首都,一座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内。

    会议室里坐了上百号人,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金发碧眼、身材婀娜火辣的女人正面带微笑说着什么。

    会议室中的人们都带着仰慕的神情,看着这个传说有英吉利皇家血脉的女人讲述着集团的下一步战略,如此年轻就能成为英吉利皇家军工集团的总负责人,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到死。

    她叫维多利亚。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维多利亚的身上忽然发出了“嘀嘀嘀”的响声和整个会议室的气氛显得极为的不协调

    众人都在诧异,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只见维多利亚浑身一震,拿出手机,脸上带着狂喜之色

    “快快快,谁能给我找一台带着qq软件的电脑”维多利亚急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