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你把他们当朋友,他们却根本不顾你的死活。

    这些事情,一旦涉及到了金钱,才能看清楚这些人的真面目。

    也正是因为这些家伙不还钱,宋世强才去借了高利贷,在短短两个月之内,三十万变成了七十万,导致他的食指被砍掉。

    苏锐知道,以宋世强的身手,如果当时反抗的话,那些放高利贷的家伙绝对没有能力砍下他的手指,可是,这个汉子实在是太实诚了,他觉得自己欠了对方的利息,被砍掉手指也是所谓的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高利贷这种事情,从来就不是什么天经地义的。

    苏锐眯了眯眼睛,其实,他同样不打算放过这些放高利贷的人,他们剁掉了自己老战友的一根食指,自己既然来了,那么就不可能无视这件事情。

    至于什么“欠债还钱”,这句话放在高利贷行业里根本就是无效的。

    况且,当时宋世强已经准备了五万块钱的利息了,这利息已经不知道比银行理财高出多少倍了。

    唉。

    那些人欠债不还,结果最终的锅却要由宋世强来背负。

    这不公平。

    苏锐既然来了,就要给自己的战友讨回这一份公平!

    “这些人,不可饶恕?!彼杖袼档?。

    “嗯?!彼问狼克档溃骸捌涫邓且灿星?,但就是不想还?!?br />
    “他们都已经不顾你们一家的死活了,你就不要再跟他们有任何客气了?!彼杖袼档?。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少女,说道:“丫头,你记住,做人要善良,但是,对于那些本来就不善良的人……就要狠狠的咬他们?!?br />
    苏锐这并不是在带坏小孩子,而是在告诉她一个残酷的现实。

    这是早晚都会明白的,苏锐只是希望这个丫头不要像她父母这样一味的善良,这种善良最终只会伤害自己。

    “叔叔,你放心吧?!闭庀卵就芬坏憔屯福骸拔一嵘屏?,但不会没有底线的善良?!?br />
    苏锐笑了起来:“你这话说的好,你老爸恐怕都得脸红了?!?br />
    “这丫头以后比我厉害?!彼问狼康男那楸涞煤昧诵矶?,他看着苏锐,说道:“苏锐,你在部队里面呆了这么多年,现在好歹也得是个中?;蛘呱闲A税??”

    苏锐笑了笑,他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怕自己的答案会让宋世强产生心理上的落差。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宋世强登时就怒了:“妈的,领导的眼睛瞎了?这才给你个少校?”

    看着他激动的模样,苏锐哭笑不得,然后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是……一颗星,不带两道杠的?!?br />
    “少将?”宋世强听了,先是稍稍的有点意外,但是很快便说道,“我就说啊,如果真的只给你一个少校,那咱们这队伍可太对不起你了!以你的能力,少将一点都不多!”

    不过,说到这里,宋世强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很明显的羡慕之意。

    他也曾经梦想着肩扛将星,曾经梦想着成为真正的兵王,但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梦想终究被那一把开山刀给残忍的劈碎了。

    青春随着时间的脚步一起离开,走的如此决绝,没有回头,也无法挽回。

    而苏锐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弥补——帮助宋世强来弥补。

    苏锐拍了拍自己老战友的肩膀:“世强,咱们不能一直憋着气,想想咱们年轻时期,谁敢这样对待我们?兄弟我今天就让你扬眉吐气一回?!?br />
    他刚说完,电话便响起来了,正是副大队长田宗明打来的。

    “大队长,队伍集合好了?!?br />
    “宁州,普天路,我在路的东边等你们?!彼杖袼档?。

    “需要准备什么?”田宗明一时间愣住了。

    难道说,今天这特种部队要集体进城了?

    这……这好像不太合规矩啊。

    “不用带枪,穿着军装,不用担心引起什么乱子?!彼杖袼档?,还顺便给田宗明吃了个定心丸。

    他只是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帮老兄弟一个小忙。

    这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至于所谓的规定,苏锐并没有当成一回事,由于烈焰大队的使命,所以其权限极高,领导们对此也不会有任何的干涉。

    苏锐当然也想荷枪实弹的把战士们都带来,可是那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就全变了,毕竟是网络时代,很多事情若是闹得太大,最终也不好收场。

    听着苏锐在打电话,宋世强的眼睛里面满是浓浓的感动。

    “对了,世强,那些放高利贷的人呢,这些年,他们还在吗?”苏锐问道。

    “这个我是知道一些的?!彼问狼克档?,“基本都进去了,可能这辈子也不太能有机会出来了,都是我那个警察朋友说的?!?br />
    “那就好?!彼杖竦懔说阃?,既然如此,也了却了一桩心事。

    过了一个多小时,小姑娘已经上学去了,而早餐店的客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嫂子,今天把手头的包子卖一卖就差不多了,毕竟,我得带世强去要钱,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彼杖袼档?。

    可宋世强的老婆却笑了笑:“没事的,我干活快,你们放心去吧?!?br />
    她干活是真的很麻利,就算宋世强不在这里,似乎也不会构成太大的影响。

    这两口子在小小的柜台上放了两罐子零钱,如果有客人需要找零的话,就自己下手,既提高了效率,也让宋世强两口子基本不用碰钱,更卫生了一些。

    苏锐看了看手表,笑呵呵的说道:“咱们再等等?!?br />
    过了一会儿,有几个男人来到了店里,苏锐单单从这几人的外形和气质上就判断了出来,他们是警察。

    “石岗,你们来了啊?!彼问狼啃呛堑乃档溃骸跋备?,每人给三个大肉包,一个茶叶蛋,包严实了?!?br />
    “今天店里生意咋样?”那个叫石岗的男人问道。

    “还可以,对了,给你介绍一下?!彼问狼恳话牙怂杖?,说道,“这是我战友,苏锐?!?br />
    那个石岗和苏锐握了握手:“我叫石岗,世强哥是我的救命恩人?!?br />
    这个石岗并没有介绍自己是个派出所的所长,而是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把“救命恩人”给挂在嘴边,这一份真诚,在现如今物欲横流的社会,真的很难得。

    从石岗进门到现在的表现,说明他真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当然了,如果宋世强所救下来的是个白眼狼的话,那么苏锐绝对不介意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我和世强已经多年不见了,也是刚刚才听到他说起以前的事情?!彼杖袼档?,“我准备一会儿去帮世强要债去?!?br />
    “这群混蛋,都是老赖?!币凰灯鹫饧虑槔?,这个石岗便一脸的义愤填膺,“其中有一个叫何适家的,欠世强哥的钱最多,我甚至都去要过两次,完全没用,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br />
    “这人现在混的怎么样了?”苏锐又问道。

    “开着宝马5系,住着联排别墅,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钱?!笔谝∽磐?,说道:“真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能有这样的人?简直脸都不要了?!?br />
    “你说的就是那个何适家吗?”苏锐问道。

    “就他最有钱,还借的最多?!?br />
    听到石岗的话,苏锐的眼睛里面已经释放出了强烈的冷芒,开着宝马,住着别墅,还不愿意还这二十万?如果真心实意相帮忙,把这宝马5系给卖了,都够还多少钱了?

    “没错,就是他?!笔谒档?,“其他几个人我也找过,他们都过得还行,就是不想还钱?!?br />
    他之前也三番五次的去要过,可是,面对老赖,警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还好,当初宋世强留下了借条,否则的话,这件事情还真是一点都说不清楚了,依着这些借钱人的性子,恐怕压根都不会承认有这么一回事儿了。

    “交给我了?!彼杖袼档?,话语之中有着浓浓的决心。

    “兄弟,别抱太大希望,那些人真的太无耻了,会刷新你的三观的?!笔谒档?。

    “一定能要来?!彼杖竦幕坝镏兴坪鹾苡邪盐?。

    不过,石岗还是摇了摇头,对此并不相信。

    可十分钟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十几辆军用大卡车竟然轰隆隆的开到了这普天路上了!

    这在宁州,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田宗明从最前面的一辆吉普车上下来,小跑着来到了苏锐的面前,敬了个礼:“报告大队长,烈焰特种大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一旁的石岗简直惊呆了!

    刚刚的名号是什么?特种大队?

    为了讨债,竟然出动了特种部队?看来,宋世强的这位老战友,可真是够神通广大的!

    提气!真特么的提气!

    石岗开始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着无限期待了!

    什么叫有情有义?这就是!

    宋世强的心里面弥漫着浓浓的感动,一时半会儿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有什么责任,我来担着就好?!彼杖竦ψ虐参康?。

    “嗯?!笔乱阎链?,宋世强也不再推辞。

    “上车吧?!彼杖窭潘问狼砍刀幼钋懊娴募粘底呷?,还不忘回头对石岗说一声:“等我们的好消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