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由于是清晨,客人还比较少,给了苏锐和宋世强交流的空间。

    “后来出了这高利贷的事情,我在原单位也没法再呆了,被领导给撵走了,编制也给开了?!彼问狼克档?,“而且,在机关里这样看大门,我什么时候能把欠战友们的那些钱还上?还不如早点出来多挣些钱呢?!?br />
    “还好,有了这个小店,几年下来,钱都还清了,还结余了一笔?!彼问狼啃ψ潘档?,“日子正在一天一天的好起来?!?br />
    只要付出努力,生活总不会亏待你,即便之前有过不幸,但是,这种不幸的局面一定会慢慢扭转。

    “嗯?!彼杖竦懔说阃?,随后说道,“但是,这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br />
    他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精芒。

    苏锐是了解宋世强的为人的,他从来都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不是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是绝对不会向别人开口借钱的。

    “唉,没什么办法?!彼问狼克档?,“我也试过去要钱,但是无论如何都要不来,还好,我丫头现在没什么事,不然,还真的饶不了他们?!?br />
    因为这些人,宋世强被砍掉了一根手指,他对这些人的观感又怎么可能会好呢?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仍旧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着自己,完全没有采取任何的暴力手段,更不会违背法律。

    可是,这世界上的很多人就是这样,你越善良,恶人就越恶。

    所以,以暴制暴,有些时候并不是完全不可行的事情,相反,可能还会更有效率一些。

    苏锐不愿意放过这些人。

    他们必须要为自己所作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彼杖袼档?。

    他的眸子里面释放出了浓烈的精芒。

    宋世强也算是他年少时期的哥们了,以苏锐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哥们受欺负?

    那六十多万如果能够收回来的话,那么对于如今宋世强的一家生活也会形成极大的改善。

    都是用命换来的钱,凭什么要白白便宜给别人呢?

    宋世强了解苏锐的性格,他说道:“不,我自己就能处理,你不用牵涉进来的……”

    他还是这样,不愿意麻烦战友,凡事只想靠自己。

    苏锐看了看他的右手,目光之中带着复杂的神色:“你的右手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那些人连句话都没有,何必还要顾忌他们的面子?”

    “这件事情……”宋世强有点感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调整情绪:“其实,我都认命了?!?br />
    认命了。

    虽然看似热爱生活,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也是心灰意冷了。

    这十几年来,断了几根手指,再也拿不了枪,离开了心爱的部队,脱下了穿了十几年的军装,受尽冷眼与嘲笑,在社会的底层摸爬滚打着,一颗火热柔软的心也渐渐的冷却,坚硬。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不会想起曾经的意气风发?会不会想起曾经驰骋战场,慷慨激昂?

    一个前途无限的少年兵王,一路走到这种地步,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不会甘心的!

    “我们永远都不能认命?!彼杖窨醋畔Ф嗄甑恼接?,伸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手,握住了他那残缺的右手。

    低头看了看苏锐的手,宋世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浓浓的感动……这些年来,许多人都不愿意多看他这残废的右手,往往瞥上一眼就一脸嫌弃的把头给扭到一边,在这种情况下,苏锐还愿意抓住这只手,单单就凭对方的这个动作,就是他一辈子的兄弟了。

    这个兄弟,没有交错。

    “不管怎么说,如果我没遇到,我可以不管,可既然我遇到了,那么我要是不为你出这个头,就太说不过去了?!彼杖袼档?,他的神情里面满是认真。

    “其实,你不用阻拦我的?!彼杖袼档?,“就像你当年一样?!?br />
    宋世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他轻声的说道:“当年……”

    “虽然你因为救下那个警察而失去了手指,可是,倘若时光可以重来一遍,你会不会还是做出一样的选择?”苏锐问道,他看着宋世强的眼睛,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的动容。

    宋世强想了想,并没有立即回答。

    “你想想你这些年所过的生活,想想这些年的遭遇,然后再回到从前,还会不会……”

    苏锐的话还没说完,宋世强便立刻说道:“会,如果重来,还是一样?!?br />
    一切都不会变。

    我的选择,一如既往。

    “这不就结了?”苏锐摊了摊手,笑了起来。

    几秒钟后,他收起了笑容:“所以,现在,就让我们去讨回这个公道吧?!?br />
    宋世强也从苏锐的表情之中看到了浓浓的决心,他深深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了,苏锐?!?br />
    他的心中很感动。

    这么多年不见,苏锐却还是能够为了他而仗义出头,这一份兄弟情义,这一份少年热血,一直都没有变过。

    “对了,那个被你救下来的警察,后来怎么样了?”苏锐忽然想起来,于是问道。

    “他那次也受了伤,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已经是派出所所长了?!彼问狼克档?,“我们这些年来的关系也一直不错,他经常让同事们绕道来我这里买早餐?!?br />
    “那就好?!彼杖竦懔说阃?,还好,宋世强救下的是一个有情有义并且知恩图报的人,如果这个警察也让他继续心寒的话,那么,这世界可真让人没什么盼头。

    “还有,那个砍伤你的人,抓到了吗?”苏锐又问道。

    “砍我的,捅我的,都抓到了,据说是判了十二年?!彼问狼克档?。

    “才十二年……”苏锐的眉头皱了皱,“恶意致人重伤,这判的其实并不算重了,给个无期徒刑都不过分?!?br />
    “军区当时已经施压了,首长们咽不下这口气,但是毕竟法律就是法律,而且……”停顿了一下,宋世强说道,“那几个小子把我砍伤的时候,还未满十八周岁?!?br />
    “妈的?!彼杖袢滩蛔〉穆盍艘痪?。

    站在兄弟的角度,苏锐当然希望看到这些砍人的家伙被关在里面不要出来,可毕竟法律在先,最后判了十二年,相信也是军区给地方法院施加了极大压力了。

    “算算时间,是不是这些人应该已经出来了?”苏锐问道。

    “大概也差不多了?!彼问狼克档?,“不知道这一伙人在里面有没有减刑,吃点教训也好?!?br />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十几年,改变了宋世强的人生,也改变了这些小混混的道路。

    进去的时候未满十八岁,而等劳改结束,也到了而立之年了。

    他们的青春,宋世强的青春,一下子就都没了。

    岁月有时候是很残忍的,生活也是很残酷的。

    不过,在苏锐看来,这些年轻人,纯粹就是活该。

    虽然法律给了他们惩罚,但是苏锐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相信,那些南方军区的领导们也是一样。

    “对了,这些年来,军区领导们找过你吗?”苏锐问道。

    “找过,首长们可都没忘了我?!彼问狼啃ψ乓×艘⊥?,“但是每次见我都要给钱,我一分都没收过,以后他们再来,我基本都躲着了?!?br />
    “哈哈?!彼杖裉苏饣?,笑了起来。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觉得自己这么笑有点不太合适。

    “你还知道那些借你钱的人住在哪里吗?”苏锐问道。

    “都知道,以前熟得很,唉?!彼档秸饫?,宋世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丫头,好好学习,等你今天放了学,叔叔就给你带六十万回来?!彼杖裥ψ哦运问狼康墓肱档?。

    这姑娘点了点头,然后对苏锐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你,叔叔?!?br />
    说完,她抹着眼泪,站在一边。

    初中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了,这小姑娘本身就了解家庭的艰辛,现在更明白这一切的来之不易。

    父亲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即便不用苏锐多说,这小姑娘以后也会变得懂事一些。

    “六十多万,一共借给了几个人?”苏锐问道。

    “五个?!彼问狼克档?。

    这些都是他从小长到大的玩伴,以前彼此家里的关系也都还算不错,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变成了浮云了。

    一旦涉及到钱,所有的感情都没有了。

    “先打个电话给借钱最多的那一个好了?!彼杖竦氖种盖崆崆没髯抛烂妫骸拔饰仕诓辉诩??!?br />
    “好的?!彼问狼康懔说阃?,然后开始打电话了。

    在苏锐的支持下,他终究不再有一点犹豫了。

    “喂,老何,你在家吗?”宋世强问道。

    如今,欠钱的都是大爷,都得小心翼翼的陪着。

    “世强啊,你找我什么事情?我最近太忙了,家里事情也多,我改天……”电话那边说道。

    “老何,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欠我的那二十万能不能还给我?”宋世强的语气之中甚至带上了一丝恳求的味道。

    类似的话,他在过往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世强,我不是听说你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吗?早餐店的生意也挺好的啊,不就二十万吗?等我生意周转了之后就给你啊,别急,别急!”说完,那边干干脆脆的挂断了电话。

    而这时候,苏锐却给田宗明打了个电话。

    “烈焰大队,全体集合,执行任务?!彼渖档?。

    ——————

    PS:宣传一下烈焰的新浪微博啊,就叫“烈焰滔滔”,我会没事在上面发发段子,不会再让微博长草了,希望大家关注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