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世强被那一把开山刀给削断了三根手指,然而右手的食指此时也已经不见了。

    看来他后来还遭遇了别的事情。

    宋世强叹了一口气:“唉,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br />
    苏锐点了点头:“当时的那三根手指呢?怎么没做手术接上吗?”

    “我当时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躺了一个多月才出来,期间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能捡回来这条命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至于那三根手指……都不知道被砍到哪里去了,压根没找到?!彼问狼恳×艘⊥?。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

    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宋世强从此之后再也不能握枪了,可以想见他的内心深处会是多么不甘。

    没有人会轻易的去向命运低头,宋世强也是如此。

    “出院之后,再也拿不了枪了,部队给我办了伤残,但是特种部队里也没法呆了,领导当时说了,只要我愿意,军区里的闲职随便挑,就算是整天闲着没事干,军区也愿意养我?!?br />
    “可你并没有选择留下?”苏锐又问道。

    宋世强说道:“说实话,领导们够意思,但是咱失去了几根手指,都成了废人一个了,哪能后者脸皮在军区里混吃混喝?还是麻溜的申请转业好了,再说了,老家的媳妇一直等着我呢?!?br />
    说到这里,宋世强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

    后者的眼圈通红,听了这话,还是笑了笑,但眼泪又继续涌了出来。

    “我这老婆好啊,当时跟我很早就结婚了,我俩从小就认识,后来,我回去之后,少了三根手指,成了个残废,人家压根没提一句离婚的事情,一点点的嫌弃都没有?!彼问狼亢俸倮值?,“其实,现在想想看,老天也算待我不薄了?!?br />
    看着这个乐观的汉子,苏锐的心里面颇有些不是滋味。

    还好,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好老婆。

    “我老婆家里人也好,老岳父岳母也从来没嫌弃我是个残废,还对他们闺女说,说我越是这样,他们越不能对不起我?!彼问狼克底?,对媳妇眨了眨眼。

    这个眨眼的动作里面,满是情意。

    苏锐正难受呢,他却没有多少悲伤的情绪。

    其实这样也好,一直悲伤着,并不会起到任何的效果,遭遇了宋世强这样的困境,如果不乐观的话,生活根本无法继续下去。

    “后来呢?军区应该给你安排了单位啊?!彼杖袼档?,“没去上班吗?”

    “军转办确实是给我安排了单位,但是单位领导一看我这个样子,废了一只手,什么都干不了,就安排我看大门?!彼问狼克档?,“那领导嫌弃着我呢?!?br />
    苏锐听了,摇了摇头。

    宋世强也是上过无数次战场的人,最后的残废也是因为见义勇为勇斗歹徒,可是,他转业后单位的领导却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当然,可能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多么的在意。

    毕竟,这是一个只看结果的年代。

    但是,从一个战斗英雄,变成看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单位的大门,宋世强的心里多少会有落差的。

    “后来呢?这份工作你继续干下去了吗?”苏锐问道。

    “咱们也得干一行爱一行,说实话,在部队这些年,除了打仗,我什么都不会,虽然是看大门,但也有编制,工资不少拿?!彼问狼克档?,“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没在那个单位继续呆了?!?br />
    苏锐听了,一阵心酸。

    是的,所有军人都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部队,可是,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除了打仗之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做,一旦离开了部队,就会发现,自己可能和社会已经脱节,和社会中人的办事方式风格相差极大,格格不入。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怎么又离开了那个单位了呢?”苏锐问道。

    “后来的事情……”摇了摇头,宋世强说道,“我们两个口子早先就生了个丫头,丫头,过来?!?br />
    说着,他招了招手,女儿又来到了他的身边。

    “这丫头有严重的复杂先天性心脏病,问题不少,做一次手术,加上后续的药物,大概要三十万,这笔钱也是一般先天性心脏病手术的好几倍了?!彼问狼克档?,“当时没法再拖下去了,手术必须要做,不然性命都要保不住了,我去哪里找那么多钱去?”

    “你的转业安置费应该有不少吧?”苏锐问道。

    “嘿,那些钱,都被乡里乡亲的给借走了,我也没当回事,结果想做手术,去要钱,竟然也一点没要回来?!彼问狼克档秸饫?,也轻轻叹了一声,说道:“日久见人心啊?!?br />
    “现在还没要回来吗?”苏锐问道,他的眉头狠狠皱着。

    在现在这个社会,为人仗义已经变成了一件很吃亏的事情。

    “六十多万呢,一分没要回来?!彼问狼克档?。

    “那手术怎么办?”苏锐的心中已经升起了一股怒意了,患难见人心,这句话可绝对不是虚言。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才会发现,有些人……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人。

    宋世强摇了摇头:“这些家伙也都有钱,但就是不想还钱,可我不能拖着啊,我得去救我闺女的命啊?!?br />
    苏锐知道,那些人欠债不还的行为,无疑就是谋财害命了!如果宋世强不坚持着救人,那么苏锐也不会见到这么懂事的小姑娘了!

    “后来呢?”

    “后来,我就去借了高利贷?!彼问狼课弈蔚乃档?,“先做手术要紧,我也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门路了,我知道高利贷不好,但也只能走这一条路?!?br />
    苏锐几乎已经猜到了结果。

    “好家伙,我去借钱,他们就看了看我的名字,连身份证都没要,借条也没写,我就把钱带走了?!彼问狼扛锌乃档?,“我算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借钱的,开了眼了?!?br />
    “我当时拿着一箱子钱,然后问他们,这儿连个地址电话都不登记,如果我拿着钱跑了怎么办?你猜猜他们怎么说?”宋世强问道。

    “他们肯定说自己有办法?!彼杖袼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错,他们说,我们既然能借钱给你,就一定有办法找到你。就算找不到你,还能找到你的老婆,你的父母?!彼问狼炕叵胱?,“这群家伙,可真是够狠的啊?!?br />
    苏锐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高利贷都会用这种话来威胁人,后来呢,手术顺利吗?”

    宋世强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手术当然很顺利,不然你现在应该也见不到这个丫头了?!?br />
    女儿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她以往从来没有听过老爸提起过这些事情,这还是第一次亲耳听到。

    她的心里面难受极了。

    “这三十万你还上了吗?”苏锐问道。

    “我本来想的主意是,借来这三十万先用着,然后再去把那些以前借出去的钱收回来,就足够还了?!彼问狼克底?,“可是,我并没有想到,那些借我钱的人真是能翻脸不认人,有借条在手都不承认,只能再想办法?!?br />
    “可是,我们都是农村出身的,能借来什么钱?我不得已,找了以前的几个老战友,战友们给我凑了三十五万?!彼问狼恳×艘⊥?,“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谁想向战友们开这个口啊,大伙也都不容易?!?br />
    这是个宁愿去借高利贷,也不愿意麻烦战友的汉子。

    可惜了,却有那么多人坑了他。

    “我当时寻思着,这三十五万,怎么说也该够还了,结果我一去,竟然要收我七十万?!彼问狼克档?,“三十万,两个月变成七十万,再也没有比这事情来钱更快的了,要不是咱知道做这事情不对,恐怕也得动一动这方面的歪心思了?!?br />
    “那后来呢?”苏锐忽然有些不太敢听下去了。

    七十万,即便是放在现在,对一些家庭来说,也是极为沉重的负担,更别提那个时候的宋世强了——他拿什么再凑剩下的三十几万?

    “如果凑不够,怎么办?”

    “剁手指?!彼问狼克档?。

    说着,他摊了摊手:“其实,我倒是没当成一回事,都已经没了三根手指了,再剁掉一根,好像也没什么?!?br />
    他说的很坦然,但是,谁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情在自己的身上发生!

    说到这里,宋世强的闺女已经泣不成声了!

    她抱着自己的爸爸,身体都在颤抖!

    为了救自己的命,爸爸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还被人砍掉了一根手指!这场景想想都让人心疼到了极点!

    宋世强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轻描淡写的说道:“傻丫头,哭啥,你爸我以前受过的伤可多了去了,这算多大的事情?!?br />
    为了救女儿的命,大多数父母都是可以付出一切的,也包括自己的生命。

    这时候,宋世强的老婆也走了过来,抱住了丈夫和女儿。

    “丫头,你爸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彼杖裆钌畹乃档?,“以后长大了,要好好孝敬他?!?br />
    可惜,命运对他却不太公平。

    这女孩认真的点了点头,哭的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