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轨迹都是不同的。

    宋世强平时虽然过的还算挺开心的,女儿既懂事,学习也不用家长操心,老婆虽然不算漂亮,但是贤惠能干,勤俭持家,勤勤恳恳的经营着早餐店,一家人的生活也不成问题,甚至收入还要比一些上班族更高。

    但是,当他看到穿着干净衣服的苏锐坐在店里吃饭、想要和他握个手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手上的油光。

    所以,他刚刚才犹豫了那么一下。

    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

    然而,苏锐并没有管他的身上都是面粉和油渍,就这么狠狠的拥抱了上来。

    在这一刻,断了几个手指头都仍旧乐观无比的宋世强,忽然红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

    曾经彼此都是年轻的脸,现如今则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多了些皱纹,多了些风霜,皮肤变得粗糙了,时间也在其中留下了很多痕迹。

    大家都不再少年,彼此的心境也不再年轻。

    但是,这些因素都已经不再重要,此时的任何事情都比不过久别重逢。

    这时候,宋世强也不再管自己身上的面粉和油渍了,抬起胳膊,以同样的力度,狠狠抱住了苏锐。

    “你不如以前有力量了?!彼杖裥ψ潘档?。

    “那是当然,以前你掰手腕都还不是我的对手?!彼问狼亢俸傩α似鹄?,脸上所扬起的那一抹笑容,看起来依稀有着曾经飞扬少年之时的神采。

    那正在读书的小丫头还不知道爸爸和这位客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忽然间拥抱在一起了呢?

    而宋世强那正在和面的老婆则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圈也跟着红了,随后用手背抹了抹眼睛。

    两人抱了几秒钟后便分开,苏锐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宋世强啊宋世强,你怎么这些年一点消息也没有了呢?”

    “唉,都多少年的事情了,咱们坐下说?!彼问狼坷潘杖褡吕?。

    苏锐点了点头,看着宋世强:“你的手是什么回事?在部队受伤了?”

    宋世强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唉,丢死人了,说起来简直丢咱们部队的脸?!?br />
    很少有人知道,宋世强曾今也是少年入伍,一开始就展现出了极强的身体素质,和苏锐都是经历过极为严苛的训练的,两人在少年时期还是战友,直到十六岁之后,才调到了不同的部队——一个留在首都军区,另外一个则是来到了南方军区,成为了南方军区特战大队中最年轻的一员。

    在他们这个年纪就成为特种兵的,无一不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大杀器,部队花费大量的训练资源在他们的身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宋世强此时会出现在一家不起眼的早餐店里,而且,还失去了四根手指。

    苏锐很想知道,这个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按照当年规划的路线来看,倘若正常发展到现在,这个宋世强的级别应该也和邵飞虎的不相上下了,甚至也会和苏锐一样,成为名震四方的少年兵王。

    当然,苏锐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宋世强的未来路线都走偏了。

    后者的年纪其实和苏锐差不多,曾经也被部队领导给予厚望,只是现在看来,他要比苏锐大十岁一样——生活的风霜,岁月的雕刻,在他的身上还是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到底怎么了?”苏锐问道。

    “其实,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的?!彼问狼克档秸饫?,挠了挠头。

    苏锐还记得,这个挠头动作,是宋世强最习惯做的动作,没想到隔了这么些年都没有变。

    看着他的这个动作,苏锐的心里面生出了更多的亲切感。

    生活改变了一些东西,但是很多质朴的东西也都存留了下来,并未改变。

    “有一次在街上闲逛,结果正好遇到了一群家伙砍人,嚯,我一看,竟然是一群黑社会追砍警察,这还得了?”宋世强说到这里,一拍桌子,“我特么的就没见过这么混账的事情?!?br />
    苏锐看着他:“你见义勇为了?”

    这是很显然的,换做是任何一个军人,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事情的发生。

    “那是肯定的,国家培养了咱,这种时候,咱不上,谁上?”宋世强摇了摇头,“可结果……丢人啊丢人,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了船?!?br />
    “你被他们砍伤了?”苏锐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特种兵也不是神仙,苏锐无数次的死里逃生,身上也有很多的伤痕,如果没有天机老道的神奇祛疤药水的话,苏锐身上的疤痕恐怕早就纵横交错,看都不能看了。

    有句话说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可到了苏锐这种程度——就是把军功章挂满全身了。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恐怕都会受不了。

    最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遇到天机老道,苏锐也没有那种蓝色的祛疤药水可以再使用了,所以身上的伤疤又渐渐的多了起来。

    所以,宋世强被这群持刀的混混所伤,其实概率很高。

    而且,他生性憨厚,在战斗的时候没有苏锐这么鬼精鬼精的,不过,单单从勇猛程度上来说,这宋世强还要在苏锐之上。

    当时少年时期掰手腕,他就能够稳稳的胜过苏锐,一身力气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但是,越是勇猛的人,就越是容易受伤。

    “我当时正被几个人围攻呢,结果看到有个混混举起开山刀就要砍那个警察,我只能扑过去……把那一刀给接住了?!彼问狼恳×艘⊥?。

    “你徒手接的?”苏锐觉得呼吸有点急促。

    发生了这种事情,任何人的心情都不会好。

    宋世强说道:“是啊,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我要不接这一刀,那警察的脑门可能就被开了瓢了?!?br />
    苏锐听了,默然不语。

    在这种时候,他甚至想象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任何的安慰都是苍白而无力的,没有任何意义。

    失去的手指,永远也回不来了。

    但是,用自己的几根手指,救回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究竟值不值?

    这种以一换一的问题,难度实在太大,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才能够回答了。

    “后来呢?”苏

    (本章未完,请翻页)

    锐沉默了两分钟,又问道。

    在这时候,宋世强的老婆不断的抹着眼泪。

    而他的女儿也早已停下了朗读的声音,仔细的听着。

    以往宋世强从来没告诉过女儿自己手指的事情,今天这丫头还是第一次从自己的老爸口中听到这段往事。

    她的眼泪早就无声的流了出来,满满都是心疼。

    “好家伙,那一把开山刀可够快的,直接就削飞了我三根手指?!彼问狼吭谧约旱牟腥庇沂稚媳然艘幌?,说道,“小拇指,无名指,中指,都没了,给我疼的啊……”

    苏锐的眼睛里面已经释放出了强烈的冷芒,在这一刻,店里面的温度都似乎低了好几度,空气中满满都是凛冽的味道!

    “你没弄死他?”苏锐的声音发寒。

    按照平时的性格,他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的。

    “踹了他胸口一脚,不知道死没死?!彼问狼恳×艘⊥?,“当时眼前的刀子乱飞乱晃,我也发了疯,打趴下一大片,但是身上中了几刀,后来就倒地上了?!?br />
    苏锐觉得自己的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他也受过伤,能够想象出宋世强当时是怎样的情况——必然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如果不是完全不能支撑的话,依着他的性子,绝对会战斗到底的!

    “我倒下了之后,那群家伙一见,也都吓坏了,连忙丢下刀跑了,剩下的那些被我打伤的跑不了,被来的警察给抓住了?!彼问狼柯盍艘簧?,“一群混混,聚众吸毒,吸的高兴了,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拿着刀就去抢金店,正好一个路过的警察来制止,这群人直接就砍上去了?!?br />
    宋世强说到这里,还摇了摇头:“丢人啊丢人,你说国家培养了咱,容易吗?结果我却愣是折在了一群小混混的手里面?!?br />
    他也有着不甘心。

    但是这不甘心却不是因为自己的受伤,而是因为自己伤在了一群看似不入流的混混手中。

    “咱们这样的人,死也得死在战场上,对不?”宋世强不爽的说道,“结果因为这样,枪都拿不了了,我拿枪拿了十几年,枪就是我的命啊?!?br />
    说到这里,他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情绪。

    是啊,本来可以成为一代兵王的人,到了最后,竟然连枪都不能握了,这种落差实在太大了,放在谁的身上都无法承受!

    “世事难料?!彼杖癯聊撕靡换岫?,才说道。

    这时候,宋世强的女儿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身后,然后伸出手来,双臂环住了爸爸的腰。

    这小姑娘的脸贴在爸爸的后背上,一言不发。

    这是最有力的拥抱。

    “丫头,你老爸是个英雄?!彼杖袼档?。

    “嗯,我爸爸最棒?!闭夤媚锼底?,想咧嘴笑,结果直接哭了出来。

    “哭啥哭啥,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去去去,找你妈去?!彼问狼堪雅瓶?。

    苏锐沉默了一下,又问道:“那你右手的食指呢?”

    ——————

    PS:抱歉,晚了,刚写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