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此生见了许多生离死别,但是,苏锐也仍旧没有习惯……当然,他永远也不想去习惯这种感觉。

    他的心还是热的。

    永远都不会冷却。

    刺头归刺头,苏锐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变成烈士。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哪怕桀骜一点,也是热血青年。

    但这一点又根本不可能避免——战争,是不可能不死人的。

    生活,也总是残酷的。

    “希望你们能抓紧提升自己吧?!彼杖穸宰呕?,轻声说道。

    一个个人影从花名册的纸上闪过。

    那些都是曾经战友们的面庞。

    他们来过,战斗过,然后长眠。

    岁月,剑拔弩张。

    接下来的十天,他要呆在这里,亲自制定训练计划,确保把这些战士带上正确方向的高速公路。

    现在训练越苦,战场上就少牺牲一个人。

    时间紧迫,苏锐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这些战士们制定出最适合他们的方向。

    从今天开始,烈焰大队的魔鬼训练就开始了。

    本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苏锐自然不会丢下任何一人,但是,如果真的有人跟不上自己的步伐,那么最终肯定也不会把他们带上战场的。

    希望最终这三百七十几人能够全部通过考核。

    希望他们之中没有一人会退缩。

    苏锐打开了电脑,凭着自己的记忆,逐条写下了曾经绝密作训处的训练计划。

    这是最高强度也是最科学的训练,短期之内只有依靠这个办法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提升所有人的实力。

    看着电脑上被敲下的一个又一个的文字,苏锐的眼眶变得微微潮湿,他自己却都没有意识到。

    那一行行字,就像是一张张脸。那些面孔曾经在苏锐的过往出现过,但是又湮灭在时光的长河里。

    有些人消失了,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生死相隔,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也许是年纪大了,就比较容易感伤,比较容易怀想过去,苏锐现在正是如此。

    今天晚上,苏锐住在营房里面,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体验过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彼杖褡匝宰杂锪艘痪?。

    写完了训练计划,苏锐打印出来,走出了房间,将之交给了田宗明。

    后者并没有再继续盯着谭勇做俯卧撑了,而后者已经彻底累瘫,趴在地上。

    不过,这小子倒也没放弃,在地上趴两分钟,便会起来做一个,还说着:“五千五百四十一……”

    以他的速度,今天晚上算是别想睡了,不过,谭勇虽然认怂的很快,但是这一股执拗的劲儿也是非常的难得。

    他并没有放弃……当然,苏锐是很乐意看到他和自己较劲到底的——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蜕变,就越是能够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的生存率。

    其他的战士都已经跑完了两万米,苏锐也不让人再盯着常东旭和谭勇,他们两个若是这个时候还敢偷懒?;?,那么苏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给踢出烈焰大队,直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滚回原单位。

    但是苏锐相信,他们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态度了。

    自己给了他们成长的契机,相信这些本来就聪明的家伙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走到了后山上,苏锐眺望着下方的军营,很多往事都在脑海之中一一浮现,随后又不断消失。

    就像是美丽的肥皂泡,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随后又一个接着一个的破掉。

    他静静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柯凝洗完了澡,穿着一身睡衣靠着床头,齐肩的头发微微潮湿,散发着洗发水的淡淡香气。

    静谧的夜晚,柔和的灯光下,一个美丽的姑娘,这构成了一副让人怦然心动的画面。

    她在静静的看着书,漂泊了这么些年,柯凝很享受现在难得的平静。

    她知道,疲惫生活中,是苏锐给自己点亮了一束光。

    他站在远方,就是她的希望。

    那个青年是自己的梦想,因此,在绝大多数时候,柯凝都会选择静静的不去打扰。

    因此,当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随后,柯凝的唇角微微翘起,迷人的笑容从她的脸上缓缓荡漾开来。

    “喂?!彼崛淼暮齑角崞?,轻声说道,“怎么会忽然给我打电话?!?br />
    “我正在南方军区?!彼杖窨醋殴以谔炜盏酿ㄔ?,微笑着说道,“忽然有点感怀,就给你打了个电话?!?br />
    曾经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让多少战士们为之心驰神往。

    可是,那个可恶的家伙,辜负了柯凝那一段这么昂贵的时光。

    所以,当那一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上映的时候,苏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柯凝。

    在首都军区的军营里面,她就是独一无二的女神。

    当然,在莲塘镇的时候,周安可也能拥有同样的号召力,那一次被轮番灌酒,苏锐可谓是深切的体会到了。

    “我有时候也会怀念以前的事情?!备糇派锨Ч?,柯凝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苏锐的心情,“那一段经历,挺好的,我曾以为……”

    说到这里,柯凝止住了话头。

    那句没说完的话是——我曾以为我会穿一辈子的军装,但是,生活的突然转折却让人猝不及防。

    “如果你想回首都军区,我可以来安排?!彼杖窈鋈凰档?。

    这也是他临时冒出来的想法。

    “不用,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笨履α诵?,“已经出来了好几年了,再回去,可能也不习惯,而且,不合咱们队伍的规定……哪有转业再回去的道理呀?!?br />
    “你是特殊情况……”苏锐想了想,还是说道,“那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接你来首都军区聚一聚,他们都可劲儿想你呢?!?br />
    “好呀?!笨履α艘簧?。

    灯光之下,她轻轻抿着嘴,目光柔和,眼圈微红,泪流满面。

    …………

    谁都曾脆弱过,迷惘过,人们总是把“经历了才能成熟”这句话挂在嘴边,其实殊不知,能够轻描淡写的说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句话的人,都曾经剑拔弩张的和岁月抗争过。

    他们抗争,败了,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用所谓的“成熟”来掩盖内心渐渐平息的波澜,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到底有没有不甘。

    苏锐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一觉,然后半夜醒来,发现三点钟,于是,又起床来了一通紧急集合,把这些白天被累的够呛的战士们全部拉起来,又操练了一番才罢休。

    过一段时间,这一支队伍就要被分批次的投入到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两国了,他们将要在那两片目前混乱而贫瘠的土地上,为了祖国的宏伟蓝图而战。

    在把这群战士们半夜操练了一番之后,苏锐也全无睡意了,此时,看着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他便换上了便装,驱车来到了驻地附近的城市。

    他忽然想走一走,逛一逛,心里装着一些事,不太轻松。

    宁州算是南方一座比较大的城市了,苏锐随便走进了一家卖小笼包的早点店,要了两笼包子,一碗小米粥,然后便坐在窗边,静静的吃着。

    这个时间点儿,街道上的人还比较少,看着卖早点的两口子忙忙碌碌,女人和面,男人蒸包子,一个看起来上初中的姑娘一边读着书,一边收钱。

    “也是不容易?!彼杖裨谛闹兴档?。

    这世界上有许多人都在用力的活着。

    苏锐深深的看了那小声朗诵英语课文的姑娘,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赞许的神色。

    这个小丫头的毅力打动了苏锐,他相信,有这一份毅力在,这姑娘以后的路一定能走的很平稳,很踏实。

    不过,苏锐看了小姑娘的父亲之后,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但是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皱纹,他的右手缺失了四根手指,几乎就只剩下了大拇指和手掌。

    “应该是出工伤了吧?!彼杖褚×艘⊥?。

    不过这早餐店的男主人看起来却非常的麻利,身体素质应该也还不错,缺失的四根手指并不多么影响他蒸包子的动作。

    他一边忙活着,嘴里还哼着小调,有时候还充满了宠溺的看看自己正在用功的女儿。

    命运给了他身体的缺憾,但是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并没有让生活这扇窗户关死。

    这时候,男主人转过脸来,苏锐本能的感觉到他的五官有些面熟。

    这男店主看到苏锐在看着自己,似乎是有些疑惑,他盯着苏锐看了几秒钟,然后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而这时候,苏锐也想到了对方是谁了!

    “你是……宋世强?”苏锐问道。

    “嘿,苏锐!没想到这么多年,能在这里见到你!”这男主人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想要来跟苏锐握握手,但是又犹豫了一下。

    苏锐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于是直接站起身来,给了对方一个狠狠的拥抱。

    这宋世强被苏锐突兀的抱住,有点意外,随后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

    PS:回来了,这是第一更,第二更要晚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