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头而已,苏锐本来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成多大的问题,也没有多不高兴,但是说着说着,他开始动了气。

    这倒不是因为对方嘲讽自己,而是因为苏锐忽然联想到,他有很多战友都牺牲在了前线,甚至很多人的遗体都不能运回国安葬,永远地长眠在少为人知的战场上。

    他们为了这个国家立下了无数的功劳,可是,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被别人所深深的误解?

    英雄流汗流血又流泪!这是最让人遗憾愤怒痛苦的事情!

    苏锐此时是动了真火。

    “你来回答我,你有什么资格?”

    常东旭的身体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牙齿也在不停的打着颤,苏锐此时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太强,两人的距离那么近,常东旭甚至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苏锐问出的问题,让他根本没脸回答!

    没有资格!

    完全没有!

    说罢,苏锐单手猛然一推!

    这个常东旭的身体再度倒飞出了好几米,重重的摔向了一旁!

    这一次,他在地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

    随后,常东旭捂着膝盖,浑身的关节都摔的不行,根本就站不起来了!

    苏锐盯着他,冷冷的说道:“你这种垃圾,就算我把烈焰大队大队长的位置让给你,你有本事接吗?”

    简直振聋发聩!

    你有本事接吗?

    有没有!

    这句话犹如暴雨天的霹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畔!让他们的耳朵嗡嗡直响!

    有些人已经羞愧的低下了头!

    和苏锐相比,他们确实是差的太远太远了!这辈子都拍马不及!

    “我有很多战友,这辈子都永远的长眠在了国外,你们没有上过战场,也想象不出来那种危险的场面!从你们今天质疑我的样子,我就能够想象到,我的那些战友们同样会遭受质疑!”

    苏锐的话语掷地有声:“如果他们泉下有知的话,会不会觉得心寒?”

    会不会心寒!

    这个答案没有人能够给的出来!

    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火辣辣的。

    “换做是你们,你们愿意听到这样的话吗?”

    “你们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很酷炫,很有种?”苏锐看着那些年轻的面庞,“可是,你们只顾着张扬个性,却忘记了一个军人最基本的责任!”

    “你们对得起自己头顶上的军徽吗?对得起自己身上这一件军装吗?”

    “你们的确是很有能力,可是在这里,比能力更重要的,是责任!你们既然穿着这一身军装,就得当得起保家卫国的责任!”

    “你们做到了吗?你们能做到吗?”

    苏锐站在前面,声音之中所流露出来的压力传遍全??!

    谁能回答?

    “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那么就给我滚!”苏锐指着这些人,“烈焰大队容不下这样的渣滓!”

    现场一片静默!

    副大队长田宗明觉得这实在是太解气了,同时,也对苏锐生出了发自内心的敬佩!

    之前他一直在猜想着,猜想这烈焰大队的大队长会是什么样子的人物,没想到,新任队长竟是如此的惊才绝艳!

    之前这些战士竟然敢嘲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讽这样的英雄,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田宗明已经开始深深的期待了,期待这一支烈焰大队在苏锐的领导之下,能够拥有全新的未来!

    苏锐站在那儿,目光如电,扫过全场。

    很快,他的目光便定格在一个人的身上。

    “谭勇,出列!”他喊道!

    苏锐的声音之中带有浓浓的压迫力,弄的那个叫做谭勇的士兵浑身一阵紧张!

    因为,这个士兵,正是先前因为头疼感冒而请假的那一个!

    这也是和常东旭能够“并驾齐驱”的刺头了!

    刚刚在田宗明向孙东中将汇报集合人数的时候,苏锐就记住了这两人的名字。

    “没听到吗?我让你出列!”苏锐说道!

    谭勇迈了一步,硬着头皮喊道:“到!”

    不过,这一声喊的底气似乎并不是很足,这小子的心里明显发虚!

    毕竟,有了常东旭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想被摔的那么惨!

    这个新任大队长实在是太可怕了,光是一个眼神,似乎就能够让人失去力量!

    “好像你也请了病假?”苏锐问道。

    “是……是是……”这谭勇平日里也有些痞痞的性子,可是,此时被苏锐给震的结结巴巴了!

    那些战友们什么时候见过谭勇说起话来都不利索的样子?

    “那你现在的头还疼吗?”苏锐冷冷的问道。

    “现在啊……现在好像不疼了……”谭勇说道,他身上冒出来的冷汗已经把后背的衣服给湿透了。

    “为什么又不疼了?”苏锐挑了挑眉毛,问道。

    “这个……可能是因为病好了……”谭勇被苏锐的目光盯着,简直双腿都要站不住了。

    这小子平日里的横劲儿,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

    “你把这里当成什么了?”苏锐说完这一句,并没有等待谭勇的回答,而是吼了一声:“俯卧撑,准备!”

    谭勇立刻趴下,毫不犹豫。

    这个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怂了,竟是巴不得苏锐抓紧来处罚自己。

    苏锐这时候出声低喝:“一万个!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休息!”

    一万个俯卧撑!

    听了这话,在场的那些战士们齐齐的虎躯一震!

    这么多俯卧撑,得做到什么时候?

    “田宗明副队长,你来亲自监督他?!彼杖穸蕴镒诿魉档?。

    后者立正,应了下来,而这时候,谭勇已经开始做俯卧撑了。

    这个家伙想的很简单,别管一万个能做到什么时候,先把眼前的事情撑过去再说!

    没办法,面对一个如此强势的新队长,他没胆子硬抗!

    在众目睽睽之下,谭勇做了一百个俯卧撑。

    苏锐不喊停,他就不敢停!

    苏锐淡淡的扫视了全场,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逡巡了一遍,随后说道:“所有人,两万米,准备!最后十名再加一万米!”

    这营房的区域里有跑道,不过,至于两万米究竟要跑多少圈,估计这些战士们最后都会算的晕过去。

    苏锐此言一出,所有人立刻神情紧绷了起来!

    今天,新任队长要立规矩了!

    “跑!”苏锐吼了一声,于是,所有人都向是离弦的箭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样,朝着跑道飞快的冲了过去!

    苏锐看了看正在做俯卧撑的谭勇一眼,随后对常东旭招了招手,后者便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这货虽然在训练中受过不少伤,但由于身体素质相当强悍,很少会被弄的浑身骨头像是散架了一样,可苏锐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推,就把他给撞成了这个样子,这让他觉得惭愧到了极点,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常东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当苏锐出现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云泥之别”。

    差的太远了!双方之间的差距,恐怕花去几辈子的时间都无法弥补!

    常东旭已经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挑衅行为是多么的可笑,如果苏锐愿意的话,在刚刚的时间里面,足够把他杀死一百次的了!

    这位新任大队长说的很对,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和真正上过战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你们两个,两万米还得跑?!彼杖袼档?。

    而这时候,三百多战士已经跑了一圈多了。

    正在做俯卧撑的谭勇一听,手臂一软,直接趴在了地上。

    “这个不算,继续?!彼杖袼档?。

    谭勇只能再重新做俯卧撑。

    他和常东旭都要跑两万米,可这边有一万个俯卧撑等着他呢,估计做完之后,顶多只剩半口气了。

    苏锐说后十名要再加一万米,那么这谭勇和常东旭无疑已经提前预定了两个名额了!

    “愣着干什么?”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快点给我跑去!”

    这个常东旭于是便扭头朝着操场跑去,只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一瘸一拐的。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才能吃饭喝水!”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便看到那谭勇又是差点趴在了地上。

    “刺头,和滑头,是两码事?!彼杖癫恍嫉亩铝艘痪?,“依我看,你现在顶多是个滑头?!?br />
    说那,他便转身离开。

    “我以前是治不了你们,现在有人能治得了你们了,我很欣慰啊?!碧镒诿鞫蕴酚滤档?。

    苏锐并没有管两万米的结果到底如何,那些落后的人会自觉加上一万米的,否则的话,他刚刚说过的那些话,跟放屁也就没什么两样了。

    当然,以这谭勇和常东旭的身体素质,苏锐当然不会担心把他们给练垮了,只会担心练的还不够狠。

    今天,对于烈焰特战大队的所有成员而言,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从今天起,他们将彻底的告别过去的自己,迎接新生活。

    苏锐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坐在床上,一个个的查看着烈焰大队所有成员的简历,每一个字都没有放过。

    他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认真过了。

    然而,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认真起来,否则的话,错过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导致一个战士的牺牲。

    当他们真的踏上非洲之后,又有多少人,会长眠在那片土地上?

    关于这个答案,苏锐不敢想。

    ——————

    PS:今天所有党员要去嘉兴南湖采风,烈焰又成了旗手,白天没时间码字了肯定,先暂定一更,如果晚上还有时间的话,那就两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