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宗明看着苏锐,他在震惊的同时,心中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

    很简单,自从当了这沙狼特战大队的副大队长,他真的要被头疼死了,这一帮子刺头儿,弄得他整天焦头烂额,本想开除几个家伙回原单位,好好的立立威,但是其中的几个刺头儿偏偏又极有能力,潜力无穷,因此田宗明也非常无奈。

    他虽然基本功和技战术都很出色,可却是个好好先生的性子,为人太过和善了一些,的确不是特战大队长位置的合适人选。

    “让大队集合吧?!彼锒薪档?。

    “是!”田宗明并没有多说,应了一声,立刻朝着院中喊道:“烈焰大队所有人,集合!”

    他在喊这一声的时候,还特地主意了一下,没有喊成“沙狼”大队,没办法,这么叫了快一年,如今突然换了名字,多少有些不习惯。

    于是,这烈焰大队便立刻开始集合了。

    一分钟后。

    “首长,烈焰大队一共三百七十五人,实到三百七十三人,两人请假,请首长指示!”田宗明小跑过来,喊道。

    和一般特种部队所不同的是,这一支烈焰大队主要是由战斗人员构成,后勤保障和医疗方面也基本都是战斗人员,这一点算是比较少见的了。

    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烈焰特战大队的性质——这是一支为战斗而生的部队!

    孙东中将闻言,淡淡的说道:“另外两人为什么请假?”

    “第二中队的常东旭和谭勇请假,理由是感冒头疼?!碧镒诿骰卮?。

    “头疼?”孙东中将冷笑了一声:“我每次来到这里,这小子都生病请假,给我把他给喊出来!今天任何人都不得请假!”

    田宗明敬了个礼,立刻朝着宿舍区跑了过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大院之中的战士们都静静的看着苏锐,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将。

    当那颗将星反射出太阳的光芒之时,有不少人的眼睛里面都显现出了灼热的光芒。

    少将!

    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少将了!

    烈焰大队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

    如果不是有纪律在,恐怕很多人都要揉眼睛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苏锐自然感受到了这些战士们的目光,但是他并没有为此而多说什么。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 了,有些时候,单单从眼神之中他就能看出来这个人是怎么样的。

    的确,就如同先前耿瑞峰所言,这个大队里面确实是有着好些个刺头,有的人明显是扫了一眼这自己的少将军衔,然后就把眼神转向了一旁,面露不屑。

    当然,对于这样的眼神,苏锐并不介意。

    年轻不就是这样的吗,谁也不服,总以为自己才是最棒的,总以为谁也不用去依靠,可以用自己的双拳打出一番天地。

    年轻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不是吗?

    过了两分钟,田宗明才带着两个身穿迷彩服的战士跑了过来,不过,这两人拖在后面,脚步明显有点慢。

    “看来是生病了?!彼杖袂嵘档?,他笑了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田宗明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新任大队长究竟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他的脾气到底如何,反正,希望不要和这些刺头们起什么严重冲突吧。

    看着这两个年轻战士磨磨蹭蹭的样子,孙东中将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那么磨蹭?”他说道。

    田宗明站在一旁,也不好解释。

    毕竟,他也不相信这两个士兵是真的病了,这俩人可是有名的刺头了。

    苏锐淡淡的说道:“等他们入列?!?br />
    又过了两分钟,这两个新兵才站在了队尾。

    田宗明副大队长很是不悦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说道:“全体都有,立正!稍息!首长,烈焰特种作战大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孙东中将说道:“今天,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因为,你们的新大队长来了!”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不是把你们的大队长送过来,我根本就不想出现在这里,根本就不想多看你们一眼。

    苏锐也听出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禁哑然失笑。

    自己这大队究竟是得多讨人嫌???

    随着孙东中将的话,几乎所有人都立刻把目光转向了苏锐的身上。

    那两个因病请假的战士也一样,随后又把目光转向一旁,如果站在旁边仔细听的话,会发现他们两个的喉咙里面发出了一声轻哼。

    这哼声之中似乎带着不屑。

    “苏锐,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大队长了?!彼锒薪档?。

    他还想对苏锐介绍一番,至少把“国家战斗英雄”之类的说出来,不过苏锐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于是,孙东中将便没有深入介绍,转而说道:“要好好配合苏大队长的工作,不要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说罢,他对苏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晚上给你接风?!?br />
    “不用了,谢谢副司令员,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吃?!彼杖袼档?。

    这一幕落在几个战士们的眼睛里面,他们表现的更加不屑。

    毕竟,在过往的这一段时间里面,他们就从来没见过副司令员同志对谁用这么和颜悦色的语气说过话,更别提接风之类的话了。

    很显然,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大队长,一定是关系极为的过硬,背景惊人,这才会让堂堂一个南方军区的副司令员如此的忌惮。

    而且,如果不是拥有恐怖的背景,怎么可能在这个年纪就晋升成为少将?

    这是建国以来根本就未曾发生过的事情!

    估计,这个年轻人肯定是想下来镀镀金,然后再回去,说不定过个十年八年,人家就升中将了呢!

    这是绝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

    然而,他们自以为自己很了解孙东中将,可是,这些“自以为是”的战士们却不知道,他们的副司令员也是个当年从战场上负伤退下来的老兵,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他的处事方式根本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或是背景而产生任何的变化,他之所以对苏锐如此的和颜悦色,更多的是一份对英雄的尊重与敬佩!

    每个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国家战斗英雄”究竟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什么概念,那么多的军功章,都是一次次的出生入死、用生命换来的!

    这样纯粹的军人,难道还不值得自己给他接风洗尘吗?

    说谁啊,在得知烈焰大队的新任大队长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之时,孙东中将一下子就激动了,他说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年没这么心潮澎湃过了。

    是的,有这么一个人强势的加入南方军区,成为烈焰特战大队的大队长,那么这一支队伍何愁不能一飞冲天?

    本来就都是从全国各大军区选拔来的好苗子,有苏锐这一根定海神针在,那么他们还不得疯狂的往天空拔节?

    孙东中将并没有注意到那些战士们的眼神,当然了,以他的性子,就算是注意到了,也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在意,对于没上过战场的士兵,他们真的很难理解那种性格,以及那一份情结。

    苏锐给孙东中将敬了个礼,后者便上车离开了,当然,临行之前,他还少不得叮嘱了苏锐一句:“都是刺头儿,好好练他们?!?br />
    苏锐笑了笑:“首长,您尽管放心就好了?!?br />
    等到孙东中将的车子离开,苏锐说道:“把院子大门关上?!?br />
    这一片院子占地很广,如果从上面航拍的话,会觉得这就是普通营房,好像也没什么特殊之处,但是,这却是一支特战大队的驻扎之所!

    然而,苏锐话音落下,也只有田宗明却关上了门。

    这个副大队长看起来在这个院子里生活的也是着实不容易。

    “在我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听说,你们很招人烦?!彼杖裎⑿ψ潘档?。

    当然,他的这句话同样也很招人烦。

    这些士兵们并不乐意听到这样的话。

    “对,你们肯定不会喜欢我所说的话,但是,这是事实!”苏锐眯了眯眼睛,“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你们呢?为什么我听别人抱怨过很多次,说你们纪律散漫,甚至会违背命令?甚至,我还听到有人说……说你们沙狼大队,就是一盘散沙!”

    现场没有人讲话。

    其实,这话已经算是很重了。

    “我说的对不对?”苏锐问道。

    当然,他这话也确实让副大队长田宗明面上无光,可是没办法,这就是事实,这个老好人适合当二把手,却不适合当头狼。

    现场没有人吭声。

    “我在问你们话呢,我说的对不对?”苏锐冷冷的说道,音量又加重了!

    “不对!”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苏锐冷冷的看了这边一眼,发现正是先前因头疼而请假的常东旭。

    这个士兵的个子很高,也很壮,苏锐一眼就能看出来,此人的爆发力很强,同龄人在近身格斗中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你,出列!”苏锐说道。

    那个常东旭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了队列外面。

    “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苏锐说道。

    “当然不对!”这个常东旭高声回答。

    “哪里不对?”苏锐眯了眯眼睛。

    “因为,你并没有资格这么说!”常东旭的声音很响亮,传遍了整个大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