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意念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打断了他的话,让他尴尬的一时间哑口无言了。

    意念声是小盆友的,小盆友对唐宇说道:“笨蛋,那个冯幽琴说的就是真实原因,这音律攻击,确实是混元铃产生的。因为你的实力不足,无法完全使用出混元铃的全部能力,混元铃在面对这样的攻击时,只能被动的反抗,所以让你产生了反噬的情况……”

    “小盆友,你确定你没有骗我?”唐宇听到这些话,实在尴尬到了极点,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会骗你吗?”小盆友反问道。

    “额!”

    唐宇不说话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更加的尴尬,让冯幽琴等人看着一脸的莫名其妙。

    一直不喜欢唐宇的胡莺愁,看到唐宇的这番表情,丝毫没有在意,唐宇也算是救了她一命,就直接冷哼着,嘲讽了起来:“啧啧!唐小子,你是不是发现自己搞错了,咱们被音律攻击,导致受伤吐血,就是因为你的这个大铃铛的错?”

    “我的大铃铛好歹救了你一命?!焙撼畹幕?,让唐宇有些生气,直接反驳道。

    但唐宇的话,也证明了,冯幽琴刚才说的话,确实是对的。

    “嘻嘻!”

    冯幽琴直接笑了起来,并没有因为混元铃导致自己受伤,就生唐宇的气,口中笑着说道:“唐宇小迪迪,看来姐姐对你还是很了解的??!你的这个铃铛,果然是你现在无法彻底掌控的?!?br />
    “我能有什么办法,谁让我的修为才中神境,要是等我的修为达到真神境,我肯定能够掌控它?!碧朴畈⒚挥蟹穸ǚ胗那俚幕?,不爽的说道。

    “就怕你到了真神境,也没有办法掌控他?!毙∨栌训囊饽钌?,又在唐宇的脑海中响起,狠狠的将唐宇打击了一番。

    “小盆友,你就别打击我了行不行?”唐宇瞬间就哭丧着一张脸,露出很是无奈的表情,叹息着在心中暗暗说道。

    唐宇当然知道,以混元铃的等级,等他到了真神境后,肯定也无法彻底的掌控混元铃。

    这可是比星耀之剑,都要强大的东西,不说和巅峰时期的混沌无音琴相比,但比起巅峰时期的混沌无音琴低一个层次,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唐宇根本不指望着,自己现在就能将混元铃掌控,更不指望着,自己的修为,达到真神境的时候,能够将其掌控。

    “我可没有打击你,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毙∨栌训囊饽钌?,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

    唐宇眼珠子一转,立刻在心中说道:“既然你想告诉我事实,那你就告诉我,这些黑衣人应该怎么对付?!?br />
    “我还有事儿,这些黑衣人想要对付,还是很简单的,你加油?;亓?!”可是一听到唐宇的话,小盆友就好似见到猫的老鼠一般,瞬间就缩了起来,完全没有要告诉唐宇,这黑衣人应该怎么对付的意思。

    唐宇也已经猜到,小盆友最后肯定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所以只能冷哼一声,将神念探出混元铃外,想要看看那些黑衣人的反应。

    结果唐宇刚刚将神念探出混元铃,就看到一个硕大的脑袋,将他差点吓一跳,一个踉跄,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撞在了月城樱的身上。

    顷刻间,唐宇感觉到一个柔软到极致的东西,撞击在他的脑袋上,接着他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声轻呼。

    “唐小子,现在可不是?!鳌ァ氖焙虬?!”看到唐宇的动作,胡莺愁的眼眸中,瞬间释放出冒火般的神情。

    月城??墒呛撼畹呐枷?,而她讨厌的唐宇,竟然用这种办法,袭击了月城樱的山峦,这如何不让她愤怒。

    但是胡莺愁却没有注意到,月城樱的脸上,露出少女一般羞涩的面容,纤细的藕臂,却在瞬间,将唐宇抱在怀中,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而又紧张不已的样子,颇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唐宇可不知道身后月城樱的反应,脸上立刻露出尴尬无比的神色,连忙从月城樱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转过身,看向月城樱,一脸歉意额说道:“月城主,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被外面的东西吓了一跳,所以……”

    “被外面的东西吓了一跳?呵呵!唐小子,你这借口,还真是够可笑的??!敢问你是凡人呢?还是刚刚步入修炼界的菜鸟,竟然能够被外面的东西给吓一跳,你这是逗我玩呢?故意占便宜就占便宜,找那么多借口,有什么意思!”胡莺愁不屑的说道。

    唐宇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之前遇到胡莺愁的时候,就不太愿意和胡莺愁接触,因为在胡莺愁的眼中,所有的男人,都是该死的东西,这样一来,唐宇和胡莺愁接触,就是故意找事儿了。

    但现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他们四族联合在一起,就必须和胡莺愁接触,结果胡莺愁果然不时的找他麻烦,这让唐宇十分的不高兴,于是语气变得冷冰冰的,哼道:

    “胡长老,我是不是故意的,我想月城主应该也知道,你一个外人,没事儿多管闲事儿干什么?不要以为你是女人,你的修为比我高,我就会一次次的忍耐你的挑衅,对于你这种人,我只想送你两个字——滚蛋!”

    唐宇的话,让胡莺愁更加的愤怒。

    作为天魅族的大长老,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男人都是她手中的玩物,所以男人面对她,都应该如同面对一个女王似的,表现的恭恭敬敬的,可是如今,唐宇竟然让她滚蛋,这让她一瞬间就爆发出心中的怒火,扬起手臂,就准备给唐宇一个巴掌。

    “住手!”

    月城樱心中对唐宇可是有想法的,所以她巴不得唐宇能够做出和她超越寻常的举动,不过她也知道,刚才的那个情况,确实是一个意外,可这样的一个意外,却让胡莺愁表现出这样,竟然还想给唐宇一个巴掌,这就让月城樱也不高兴了。

    不高兴的人,同样还有冯幽琴。

    冯幽琴虽然有些嫉妒唐宇和月城樱刚才的那般亲密,恨不得将月城?;怀勺约?,但是现在,同仇敌忾之下,她当然也会站在唐宇这边,冷冷的看着胡莺愁,哼道:

    “胡长老,还请你将你在你们天魅族的那一套,给我收起来。唐宇是我的弟弟,你想伤害他,先过我这关!”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我站一边去,真神三境的修为都没有,还想管老娘怎么做。哼!”

    胡莺愁并不会觉得,自己的做法哪里有不对的,她可以听从月城樱的要求住手,但是对于冯幽琴的冷喝,她是完全不会放在眼中的,十分不屑的说道。

    冯幽琴顿时就被火冒三丈,气愤填膺中,她的眼眸中,也闪烁出暴怒无比的火焰,咬牙切齿的说道:“怎么,胡长老这是想要咱们在联手对抗黑邪之地的那些畜生之前,咱们两个种族,先干上一架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