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稍稍往回推一点,下午,青木外集.

    陈家渠的二当家陈就走进房间,看见了正在房间里等着他的那个人,拱手行了一礼.

    "栾黑骷,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敢亲自来?"

    视野那头,是一个在大热天还穿着貂裘,头发散乱的中年人.他手上拿着一串近乎黑色的大念珠,此时从那边的昏暗里站了起来,念珠上雕刻了骷髅一样的图案,哐哐当当的,看起来,这人身材高大,比陈就还要高出一个头,正是威震吕梁的"黑骷王"栾三狼.

    "我不亲自来,谁还能代我谈."他的嗓音沙哑,虽然身材高大,但说话之中,给人的感觉总像是带着一股阴测测的气息,这是早年练功伤了经脉,引起的后遗症.如今的吕梁山,他算是武艺最为高强的几人之一,至于比不比得过血菩萨反正两人也从没打过.

    陈就笑了笑:"就不怕姓陆的直接翻脸,一网打尽?"

    "我栾三狼纵横吕梁这么多年,谈判还从没怕过.血菩萨再横,也不会直接冒天下之大不韪吧."

    "那倒也是,黑骷王够胆识.那么,这次上山的目的,大伙儿也有共识了?"

    "这寨里的情况如何?"

    "很麻烦,听说山外来了厉害的人."

    "呵,山外的人……"

    "是真厉害的那种……"

    偏于一隅,吕梁山的人基本瞧不起外地人.但同时,其实在骨子里,他们又是害怕外地人的.要说经商的普通商贩,吕梁附近的住民,他们每一次的出动劫掠,劫的这些人.然而每一次的打草谷,又或是武朝边军的侵袭,又总是让吕梁山焚若赤地,苦不堪言.栾三狼也好,陈震海也好,平时不管多横.遇上这些正规的军队.属于官方的势力,他们也只能躲进山中,苦苦煎熬.

    因此,此时说起山外人.栾三狼的语气.也极其复杂.两人交谈一阵.待说道方义阳兄弟那边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那个声音.

    沛然的拜山之声,霎时间笼罩整个青木寨.整个外集之中,气氛都为之一变.无数的骚动,窃窃私语.然后就是血菩萨的声音.栾三狼带着一帮小弟与陈就从房间里出去,便听见有人在旁边议论:"这功力,深不可测……"

    "想不到,血菩萨也是……"

    "林宗吾是谁……"

    "大光明教教主."栾三狼站在栏杆边远远地望向目光尽头的一群人,"我听过这人……"

    "我也知道……"陈就低声道,"此人在外面由南一路打到北方,听说武艺已臻化境,未尝一败,他是真正的大宗师.早几日在青木寨的沙万石,虽然号称打遍中原,实际上与这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他也来吕梁……"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在错愕,这种大宗师居然也会来吕梁,栾三狼低声道:"他要约战血菩萨……"面上的表情,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武者的身手,最扎实的根基还是来自于内功.吕梁山向来动荡,因此内功之外,实战的凶狠也占了很多成分,但若是内功差得太多,再凶狠也是无益.方才响彻青木寨的那个声音中,蕴含的力量已经远在栾三狼之上,令他心中只有叹服和畏惧.血菩萨的那句应答虽然小声些,但依然从山巅上传了下来,显出极高的内功修为,作为女子来说,也已经是令人仰望的高点了.

    原本以为自己与血菩萨放对,胜负也在五五之数,谁知道对方已经到了这个水准,而知道她到了这个水准的时候,眼前这位真正打遍天下的大宗师显然也要来找血菩萨的麻烦了.事情在江湖层面,陡然拔高到这个程度,变成两位宗师在吕梁的大战,一时间栾三狼也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才好.

    过得片刻,他想到方才的一件事,问起来:"先前你说,从外面进山的是什么人?叫什么?"

    "今日才听闻的,如今在山上的,还有一个叫宁毅的,外面人叫他心魔……"

    "心魔宁毅,我似乎听过这名字."

    栾三狼想了想,旁边有同伴过来:"不会是破梁山的那位吧?"

    "在梁山水泊大战宋江兄弟的?"栾三狼皱了皱眉头,"我听说,及时雨宋江武艺虽然不高,手下的却都是数一数二的英雄豪杰,便是这心魔打上聚义厅,以一人之力,连败十余高手,最后趁势打垮了梁山?"

    陈就低声道:"他有朝廷背景,乃是武朝皇帝手下最得力的走狗,专门对付江湖人,不止梁山,听说南面那位圣公起事,被打压时这位心魔也出过大力,很可能与圣公方腊,云龙九现方七佛等人都有过交手……胜负难分哪."

    栾三狼沉默许久,吸了口气:"他娘的,事情变这么乱……我想岔了,该把兄弟都叫来,看看事态发展再说……"

    口中这样说着,他们看见那边大光明教的队伍走进青木寨的大门.为首那大光明教的教主林宗吾形如弥勒,步履雄伟,大袖飘飘,不愧是山外最强的大宗师的气度.转眼间,原本同在吕梁做了这么久邻居的青木寨似乎也变得深不可测起来,俨然有些龙潭虎穴的气.[,!]氛了……

    林宗吾的忽如其来,青木寨上的众人,一时间,也各有各的反应.

    这位大光明教主的名气,最近一年来,在北方传得非???一是因为他武艺确实高强,二是因为对于绝大部分败在他手上的人,他的态度也非常和善与诚恳,到后来.许多人也愿意为他扬名.这一年多来,不少与他真正交过手的武林宿老都认为,这位新出现在江湖上的大宗师,功力深不可测,几乎可称天下第一,无双无对.是有着与周侗一战,甚至打败周侗的能力的.

    只可惜,自御拳馆中卸职之后,周侗便到处奔走,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对于这类武者单挑的虚名.他也不再在意.最近半年以来.周侗在北方一个个山寨摸过去,逼人放粮赈灾,林宗吾在北方寻他,却是从头到尾也没能遇上.老实说.这还是很让人感到遗憾的.

    甚至有人说.林宗吾这人就是做做样子,周侗真正在的地方,他根本就不敢去当然没人会认为周侗真的会怯战这话传到林宗吾耳中.他的情绪会怎么样,那就说不清了.

    当然,也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大光明教能够被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行,不像摩尼教一般被打掉,它背后的靠山,便是当朝大儒之一的齐家家主,齐砚.

    这一次吕梁山上的情况,大家都派出了人手来想要谈,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所有人都是当头一棒,吃了哑巴亏.让他们吃亏的原因有两个,一来是宁毅在相府的身份确实可观,但如果只有这点,大家也只能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彼此平等,谁知道密侦司宣布,他们在青木寨早已经营了两年这种理由下,青木寨又配合,那就所有人都没有话说了.

    武胜军的萧成怪怪的选择了拿钱;董庞儿那边,沙万石早在被打败时就很没面子地走掉,他派出来的使者,也在接了一笔贿赂后成了哑巴;何树元知道事不可为,另外一些零零散散的商家,也大都选择了面对现实.但唯一让他们觉得事情可能有变数的,便是这几天来山下的气氛.假如说吕梁山的其它山头真的来把青木寨给拆了,自己这边,或许就可以浑水摸鱼,因此立刻就走的人不多,也是因此,许许多多的人,都等到了这场大戏.

    董庞儿那边原本就是想让沙万石挑战血菩萨,但沙万石的分量显然不够.但如今不同了,一边的来人是接近天下第一的大光明教主,另一边,作为地头蛇,凶名赫赫的血菩萨似乎武艺也不低,而有了这两位宗师,大家也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强势的第三位:心魔宁毅.

    这一下,青木寨变成宗师的聚会和擂台了,接下来事态会发展到什么地方,这绿林中地位接近最高的三人一人代表宗派,一人代表匪寨,一人代表朝廷,若是火拼,会打成什么样子,所有人几乎在知道的第一瞬间,就开始期待了.

    在这其中,楼舒婉也开始欣然地期待起事态的变化来……

    紧张的气氛就在那两句对话之后,开始笼罩青木寨,空气都在朝内收缩.这边,跟在林宗吾身后的何树元兴高采烈,踏上山来,要借势跟山上的两人来一次对局.而在山腰上方,找到红提时,她正坐在一颗大石头上,身体微微后仰,手按古剑,闭着眼睛感受猎猎山风.宁毅知道,这或许是因为林宗吾的到来或是战意,激发了她心中的某些感觉了,属于武道宗师的那种灵感,他却是不明白的.

    "他会过来挑战你,我不想你接受他的挑战.我会摆平这个人."

    红提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露出了笑容.虽然山上武艺最高的几人宁毅或许排不上号,但是要说他能摆平林宗吾,真正了解他的,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

    "我知道你能摆平他."她微笑道,"不过他要挑战的是我."

    宁毅站在那儿看着她,片刻后才开口:"……大光明教的背后是齐砚,齐家跟相府有交易,暂时来说,大光明教跟密侦司井水不犯河水,我可以尽量阻止这件事.林宗吾来得太快,应该不是被何树元招来,他或许来的时候是单纯想要打一场,但有何树元怂恿,那就很难说了."

    "立恒你过来."红提看着他,招了招手,宁毅也就走过去,握起她的手,两人肩并肩的在石头上坐下了,红提靠到他肩上,"吕梁山有些规矩很直接,你以前也说过,我不用到处去杀人,但每年打个一两场,也就行了.其它的可以不打,这一场不打,会很没面子的.这就是我该出手的时候,不是吗?"

    山风吹过来,宁毅看着下面,然后拉了拉红提的手,放在怀里:"密侦司调查过很多人的资料,特别是林恶禅的嗯,他以前叫林恶禅他如今的功力很高,非常高,深不可测,有一段时间我曾经预想过他来厩找我的麻烦,当时的预案是,一百五十里到两百里的范围内,只要他出现,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会起尽手头上的力量围杀他.因为相府跟齐家有了默契,这个预案才作废.他很可能……已经真正可以跟周侗比肩."

    "你怕我败给他."红提微笑道.

    宁毅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过去将她抱了起来,红提身材高.[,!]挑,但对宁毅来说,却并不显得重.此时他将女子抱在怀里,红提搂着他的脖子,蜷缩起双腿来.

    "你现在有牵挂."宁毅低声道,"你要嫁给我了,你有牵挂,我也有牵挂,我不想你冒险."

    "我明白的."红提搂着他的手紧了紧,声音轻柔,"不过立恒,你看,吕梁山是个什么地方?"

    "嗯?"

    "我是在这里活过来的."她轻声道,"有些人有了牵挂就做不好事情,也有些人,有牵挂才做得更好.立恒,活下来很难,但是在吕梁山这种地方久了,你就明白,越是想要活着,就越不能怕,怕,就越活不了了.我以前跟你说,你们读书人,是万人敌,我做不了了,我只能做百人敌,哪怕有时候说着是你师父,我也喜欢被你这样抱着,也想要在你身边,做猩以做的事,而这就是我可以做的."

    "武艺到一定程度,要么是无情,要么是有情,我牵挂你,在武艺上,这反而是我最厉害的时候.来的这个人,我不怕他的."她微笑着,轻声说,"就算来的是周侗,这一次,我也打败他给你看."

    宁毅沉默了半晌,将信将疑:"你别骗我啊……"随后又低声咕哝,"别看你打得过我,敢骗我的话……让你跪在床上揍你……"他说着这话,想一想就觉得很开心,只是心中终究有一丝忧虑抹不掉.

    红提脸上微微烫起来,抱紧他的脖子,片刻之后,轻声道:"若是骗你……就随便你罚."

    她这样害羞的时候,其实就不怎么像是武学宗师了.山上看来实力最强的两个人在这儿吹了一会儿山风,然后才起身,携手下山.

    "那就好了!让我们去杀他们一个来回."

    ……

    青木寨,夕阳渐落,风卷云舒.

    山下,吕梁盗们开始集结.

    无数的目光,朝着这混乱的舞台上投过来了……

    ps:当当当当顺便宣传一下新浪微博,名字是"愤怒的香蕉起点",有兴趣的可以加一加.就是这样._

    看赘婿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