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上午明媚的阳光令得天地都宽敞了许多,忙忙碌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接到栾三狼等人秘密抵达青木寨的消息时,楼舒婉正在房间里整理她的衣服,然后她走出去,看见了青木寨这片山谷里众人劳作的景象.

    正在挖开的沟渠,修建的道路,房舍,小小的谷场,间中的菜地,粮地.靠近寨门的地方已经被清空,有些人在加固围墙,看起来,倒也有了战前的样子了.楼舒婉看了几眼,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对于昨天忽然冲动起来要见宁毅的事情,她的心中没有预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此时所能把握的,只有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疑惑与迷惘罢了.疑惑于宁毅与青木寨为何没有制止她的动作,迷惘……恐怕就更深层次一些,其中包含着某些连她自己都不敢去触碰的情绪.它们有时掠过脑袋,却无法更多地去想.

    在原本的想象里,他们该在某个场合情理之中的遇见.彼此会有微微的对望,却并不意外,他是不会悔改的,而她,会向他无声地宣告心中的仇恨——那便是正式的宣战了.而在这之前,双方应该已经交过几次手.然而眼下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随着想象而走.她去往祝彪等人所在的院子,猜想着他们会将她带去哪里,但变化的出现比她想象的还早,抵达院落不远处时,她便看到了院门处的祝彪等人,以及……在院落中间的那道身影.

    书生的背影,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跟旁边的几个人低声说话,讨论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一些什么.阳光耀眼,楼舒婉吸了一口气,尽量正常地走向院门,祝彪与旁边的少年人让了一让,让楼舒婉走进去.楼舒婉希望那个背影回过头来,但这一幕并没有立刻发生,后方却响起了些许的碰撞.

    "我也要进去."

    "你不能进."

    祝彪将负责?;ぢナ嫱竦那窆叛缘擦艘幌?然后两人便是几下小动作的交手.撞了一下之后,各自退后一步.

    院子里的人回过头来,然后与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自那儿站了起来.

    那张脸与楼舒婉印象中的有着些许不同,那是因为,她的确太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小响马的地盘上只是惊鸿一瞥,此时才能够看得清楚.随即也就意识过来,这的确是宁毅.她微微举起左手,朝着后方的邱古言示意一下.让他等在外面.视野那边,宁毅表情平淡温和,往院子里的一个房间摊了摊手.阳光明媚,房间却显得有些暗了,甚至隐隐透出一股凉意来.楼舒婉看着那张脸,所有的情绪,都从心底翻涌上来.

    从杭州的初识,苏檀儿带着他这个丈夫过来,她领着他们游览时,对方也是这种温和的表情.各种说笑,来往,到渐渐知道他诗词上的造诣,名气.到西湖上的冲突和摩擦.忽如其来的地震和兵祸,血,火与令人疯狂的,颠覆过往一切生活认知的混乱,他回到杭州,成为俘虏,他们再度相识,那几乎是在乱局中她觉得唯一温暖的光芒了.

    然后在那一天.二哥抓了苏檀儿——为什么要抓苏檀儿呢,她一直想不通——他走进楼家,一个照面,大哥倒下了,他掀飞的那张桌子.他坐在父亲的面前,跟他说话.直到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意识和接受大哥死了的讯息,只是看着大哥喉咙上插着的那截弩矢,大哥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会这样做呢……

    然而什么辩解都没有,随后便是无尽的混乱与黑暗了.漫长的,痛苦的,艰难的,黑暗的路,自己没有死的这件事,她有时候都会觉得是幻觉……

    这些情绪和记忆从心中翻涌上来,会堵住人的嗓子眼,于是她只能用那双眼睛看着他——她甚至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这样做.直到进入那房间里,对方对她开了口,第一句话像是这样的:"好久不见了,楼姑娘,你要喝茶吗……"

    她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房间里,宁毅看着这个用冰冷,复杂,而又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女子,缓缓的斟酌着词语.

    "虎王的事情,我本来想安排其他人跟你谈,但既然你来了,就我们聊聊也好……"

    "你……"她发出一个声音,心中掠过的这一年多以来的苦楚,想说"你知道我经历过多少事情吗",但理智让她说的是:"你……杭州之后,你没想过……我还会活着再到你面前吧……"

    她的声音咬牙切齿,宁毅看着她,表情温和:"确实,有些意外……想必不容易."

    "哈."她张了张嘴,目光望向屋顶,然后眨着眼睛,让情绪冷下来,"我也很意外."她说道.

    宁毅在房间的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拿过来给她,那茶杯很大,宁毅指指旁边的椅子:"你可以坐下谈."

    楼舒婉握着杯子在椅子上坐下,目光望着宁毅走向书桌那边的身影,冷笑了出来,第三句话是:"我低估你了."

    "嗯."宁毅随口回答,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转过身来,"是说小响马的事情吧,我没有看见你,但不管怎么样,知道你还活着,我很高兴,信不信由你……虎王那边的情况看起来还不错,你来的意图,提的条件,我已经知道了,但这边的情况跟你.[,!]想的不一样,我可以答复你,今天就把事情谈妥."

    楼舒婉目光冷冷地盯着他:"我说的是青木寨的事."

    "嗯,看起来你已经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你们的插手,都晚了一步."

    "我说的是那个叫血菩萨的女人是你姘头的事."

    她的话语冷然,却令得宁毅也愣了愣,然后笑起来:"这个也传出去了啊,那你就更明白我说的意思了."

    "呵呵."楼舒婉笑了笑,捧着茶杯坐在那里,望向房间的一侧.

    房间里的气氛由此安静下来,楼舒婉不开口,宁毅站在书桌前,便也在想着这件事的影响.窗户那边有一道一道的阳光透进来,灰尘在光芒里跳舞,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过得片刻,楼舒婉恍然道:"我都有谐疑.你还记得跟我家的冲突吗?"

    "嗯,记得."宁毅站在那儿,"是你二哥的错.他还好吗?还活着吗?"

    "他活着,好得很."

    "不可能."宁毅摇了摇头,放下杯子,"没有可能,你比他稍微强一点,你起来了,说明他垮了.看人是有办法的,你二哥基本是个孬种.他……不会适合在那种乱局里生存."

    楼舒婉的目光又望向了他,冷冷地笑着:"还好我适合."

    "……"

    宁毅望了她一眼,对此没有说话,但这一眼已经触怒了对方.楼舒婉咬紧了牙关,眼神微微红起来.陡然的,她抓起茶杯朝宁毅那边砸过去,砰的一下,扔得很歪的茶杯砸在了距离宁毅很远的柜子上,散落一地.

    "我迟早杀了你!宁毅,我迟早杀了你!我会把你剥皮拆骨!会让你吃所有的苦头!会杀了你重视的人!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她几乎是哭着喊了出来,随后.便听得院外一阵混乱的动静,有人在喊:"让开!"有人喊:"不要乱来!"显然祝彪与邱古言又起了冲突.宁毅回头去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瓷杯,让后走到旁边又拿了一只,放进去茶叶,倒进去热水.

    "不用这么冲动,你看.外面会打起来的."他将瓷杯放在楼舒婉身边的茶几上,"有时候老大讲数,这是规矩,尽量心平气和一点,我就知道有一次.两个家伙谈判的时候,都带着诚意去的,但是嗓门都大,本来是开个玩笑,外面的小弟不清楚,当场打起来,最后死了人.本来是强强联手,都有饭吃,结果一个进了牢里,一个跑路了,何苦呢.你在田虎那边,这些事情经常有,要注意影响."

    他如此说完,顿了一顿,又道:"除非你现在真能把我剥皮拆骨."

    楼舒婉双手握拳,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站在那儿好久,才恢复过来.伸手去拿那茶杯,手指却被茶水烫了一下,令得她咬了咬嘴唇,下一刻,她抓起那杯子又朝着宁毅扔过去,这一下,漫天的茶水都泼开了,溅在她身上,也溅在宁毅的身上,茶杯仍旧偏离了很远,摔碎在墙壁上.宁毅摇了摇头,拍拍身上的水渍:"那我就不给你倒茶了,你要再这样,有些事情就谈不成了."

    楼舒婉吸了一口气:"我不太明白一件事."

    "什么?"

    "你们为什么没有反应?"

    "什么没有反应?"宁毅眨了眨眼睛,"你说……反应?我们有反应,在你之前,我已经跟何树元他们都聊过了,你这边我是想安排其他人来谈的……"

    "我是说青木寨外的反应."

    "寨外?"

    "别装得你一点都不知道."楼舒婉一字一顿地道,"栾三狼,方义阳,陈震?!庑┤?我知道你明白,别装作你不知道,他们就要逼上你们青木寨了……"

    "哦,他们啊,我也知道他们这两天就要上山."听她说起这个,宁毅放松了姿态,耸了耸肩,"有反应啊,也许就是……打啊."

    "打?"楼舒婉的目光直瞪瞪地盯着他,"你知不知道……"

    "该知道的大概都知道……打啊."宁毅点头.

    "你知不知道……"楼舒婉加重了语气,"他们逼上山来,是要招安,要一起合作,跟青木寨结盟,他们的人加起来是青木寨的两三倍,青木寨眼下的情况……还在发展.你们真是要……打?你怂恿他们的?你们想些什么……"

    宁毅摊了摊手,目光已经静下来:"都知道,逼合作,逼分权,逼加入,不管哪一项,我们都不接受,当然,接受也是可以的,他们按照青木寨的要求,加入寨子,来一个收一个.不满足要求,要自己拉山头的,我们全都不接受.一开始就想好了,打就是了."

    "但是你们青木寨还没有定下来……"

    "宝剑锋从磨砺出.一点压力都没有,是练不出精兵的.没错,对一般人来说,对方逼上来,提的要求又不过分,确实是可以谈,可以用的手段也很多,但既然一早就确定谈不拢,当然也可以不谈,直接当谈崩了就行了."

    楼舒婉的心已经沉下来.她听见宁毅在那边说:"既然是带兵逼过来,当然就要考虑兵是用来干嘛的,你不会没有考虑过,.[,!]谈崩以后的情况会怎么样吧?楼姑娘,你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难道还是只考虑了做生意谈条件?没有考虑正面冲突和杀人见血吗?"

    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了,她耳朵里又响了一下.原本经历了那许许多多的事情,再见宁毅之时,她幻想自己已经站在了与对方平等的位置上,与其斗智和交手.对于青木寨的状况,她已经反复推算过许多次,如何交涉,施压,博弈.一点一点地与青木寨谈条件,在不让对方翻脸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获取自己的利益,对方又会采取怎样怎样的手段.然而这一刻,那种双方相隔很大距离的感觉忽然又出现了,因为对方拿着棋盘,朝她脸上砸了过来.

    "你们……疯子……"

    "这就是个疯狂的世界啊.楼姑娘."

    脑内的忽然失衡持续了片刻,楼舒婉闭上眼睛,才冷静下来,想到一些事情.

    "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什么?"

    "你是故意的!在方腊那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在这边也是这样.你故意的,煽动他们想让他们内乱,打起来了,你就帮朝廷解决吕梁盗的问题了!"

    楼舒婉的声音开始升高,宁毅笑了笑:"不失为一种想法,但坦白说,这个时间点上,如果要对一些人下手,吕梁是无所谓的,你们虎王才是朝廷的眼中钉,我该拿他开刀才是."

    "你……你到哪里就乱到哪里……"

    "这都是误解."宁毅说着,"闲话也叙了这么多了,虎王的差事,你不会真的没有兴趣了吧?"

    "你……"

    "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他转身从书桌上抽出一张纸来,"青木寨不接受那些想要掺浑水的想法,既然有些人对眼下的格局不太满意,我们就把不满意的人全都打死好了.这份东西,是在青木寨仍然可以存在的前提下成立的.你原来的想法已经不可能,所以尽量接受吧,生意还是很实惠的,相信你们会接受,但是有一点,你可以尽量带给田虎——当然不带也没关系——你告诉他,做生意,我们欢迎,手敢伸过来,我就剁了他的."

    楼舒婉拿着那张纸,看着他.

    "不管怎么样,最近要打起来了,能离开,还是尽量先离开吧.离开之后,你们要给栾三狼他们帮忙,要派兵进吕梁或者在暗中搞什么小动作,欢迎来打,欢迎来搞小动作.一个真正能经得起风浪的团体,内部,外部都要不断经历磨练和洗刷,这一点,你们也许不会明白."

    这话说完,楼舒婉站在那儿,没有回答.宁毅沉默了片刻:"至于我们之间的仇怨,你要杀我,我完全可以理解.不过事情就算再来一次,我一样杀你父亲和兄弟,这是他们搞出来的事情,在做事上,有些时候我们别无选择.你在其中,只能说是命和造化了.当然我这样说不可能让你的仇恨减轻,或者心里好过.但就现实来说,你杀不了我,你现在杀不了我,等到你在田虎那里爬得更高一点,你会发现,你就更加杀不了我了.保留执念也许是一种生活下去的办法,不过像老话说的,有时候你得放下,也许能过得更轻松一点.这邪,你可以记住."

    楼舒婉身体微微颤抖,有些东西,又从心底涌上来了,她冷冷的,一字一顿:"你杀我父兄,你让我放下?"

    "所以我说,当然很难.我这个人在做事上常常很过,但是私人上,我并不嗜杀,杭州的时候承蒙招待,所以如果可能.我还是希望你能尽量活着.但如果你要追下去,我也不排除,有一天会打死你."楼舒婉看见宁毅掏出那把形状古怪的铁制圆筒,朝她指了过来.黑色的洞口,后面是宁毅冷酷的,非人的目光,"还记得吗?就是用它打死了你父亲."

    "我.会.记.得.的."楼舒婉觉得自己已经抑制不住身体的抖动,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离开,内心之中,恨意汹涌而上,天光都像是暗了半截.

    这一场会面,有着她未曾料到过的开始,也有着仿佛如她所料到的.充满恨意的结束,只是内心之中,空荡难言.她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例如将青木寨的决然告知栾三狼等人,但同时又怕对方是故意透露出的这种消息.那么在谈判之中,栾三狼他们就会直接落到下风,战争的幻象也一直反复出现在脑海里,她并不害怕这个,只是宁毅的那一番话,忽然让她觉得,她终究是一个女人.就算算尽了勾心斗角的心机,与那种铁血铮然的男人的世界,仍旧差了好远.

    到得这天下午,她也没有离开她的房间.

    而在另一边,对于楼舒婉跟宁毅之间关系的八卦,因为上午那场离奇的见面.悄悄在竹记的队伍里传扬开.大伙儿讨论着这漂亮妞儿跟老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说是敌人,但看起来似乎又有点像是情侣啊.

    祝彪则在那边十分了解地跟众人说:"跟咱们老板有仇的人啊,多了去了,有一两个这样的.也不奇怪."又说:"宁大哥那人压根就不会泡妞,说不定是因爱生恨也有可能……"

    这样的八卦传来传去,宁.[,!]毅偶尔听见,也是又好笑又好恼.这样的氛围下,有关进山众人的谈判,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也就是打仗的事情了,对于战前的动员,早两天红提就已经与几位寨主做好.出乎意料的,对于战争的必要,无论是郑阿栓还是曹千勇,又或是四寨主彭越与五寨主韩敬等人,比起红提来都要热衷得多.

    近两年来青木寨逐渐变得阔绰,对于练兵投入也很大,偏偏为了做生意,在周边杀起人来其实都是小打小闹,对于那些大寨子,选择的是容忍与合作的态度.郑阿栓和曹千勇是青木寨的老人,倒还好说,彭越,韩敬在加入青木寨之前也是有一份亲手打拼出来的基业的,这种拼命练兵却藏着掖着的作风极不符合他们的审美,简直跟浪费粮食的罪恶等同.

    如此这般,一个阶段的问题眼看已经过去,也就在这天下午,有人看见何树元带着随从匆匆忙忙地下山,过了一阵,便有人上山来找到宁毅,通知了他一件事情,宁毅当时正在院子里想事情,望向山下,陡然就皱起了眉头.

    同样的消息,也在此时传到楼舒婉的那边,她也走出了房门.便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山下嗡的响起!

    "……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率座下弟子,护法……"

    被青木寨占据的山谷是很大的,由于人多,又是白天,许多人就算在山下用力呐喊,也很难传到山上.但那个声音忽如其来,沛然浑厚,便在陡然间蔓延往整个山谷,令得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声音的回荡.

    ……

    "……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率座下弟子,护法,拜会吕梁山!血菩萨——"

    ……

    "你开什么玩笑……"喃喃的低语……

    ……

    迎接的声音随后传下,是那位日日与他一道的女子,她在山上说道:"请贵客进来."这声音响在耳边,在空谷中回旋.

    ……

    "哈哈."下方的院落里,楼舒婉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

    宁毅打了打响指,叫了距离他最近的人:"宇文飞渡,叫人,把大炮全给我准备好."

    他说着,转身往山上走去.

    冲出来个鬼……

    ps:

    六千字大章节?。。。。?!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