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楼舒婉,青木寨上其余势力的来人,得知宁毅的情报就要稍微的早一些.最早的是有齐家背景的何树元何员外,在面见了血菩萨的第二天下午,便有人暗中将他邀请到山腰上方的院子里面谈.

    山腰上方这个不起眼的小院落,他之前为拜访梁秉夫也来过两次,心中明白,相对于青木寨大堂,这个院落才算是真正的青木寨权力核心.对方能将他叫来,很可能是做出了决定,要暗中与他敲定这笔买卖了.

    对这个结果,何树元并不奇怪,这次过来的各方势力中,齐家是最有底蕴的.只要能与齐家的势力结合,吕梁这块地方能发挥的作用,能赚的利润也是最多.跑这一趟,他何树元也算是给足青木寨面子了.

    一旦青木寨与齐家合作,受了招安,进了军方体系.虽然说起来是不干涉青木寨的事情,但在实际层面上,入了军队,总得干事,总得受监督,这边就可以插入人手进来.而在钱与权等各种利益的冲击下,吕梁山的这些寨主,头目们也都会变成齐家利益的一份子.见缝插针之后,青木寨在几年后由谁说了算,那就真是难说得很了.

    心中如此想着,进入院落中的房间之后,他见到的,却是一名正在伏案写东西的年轻人,对方神情专注而漠然,手中走笔未停,只是抬了抬左手手指,头都没有抬起来.

    "再等一下,马上就好.何员外,坐吧."

    本来满心欢喜的何树元皱起了眉头,站在门口那儿,背负了双手,盯着这个年轻人.他在心中想着青木寨的人卖的什么关子,表情上,已经有些严肃和生气了.

    对方也不理他,继续在纸上写着东西.待到写完,拿起来看了一眼,才折起放进衣袖,搁停毛笔.然后他看着门口中年人的眼睛.站了起来,手上还拿起了桌上的茶杯.

    "何树元何员外,认识一下,在下宁毅,宁立恒.密侦司你听过吗?"年轻人喝了一口茶,从书桌后方走出来,面上有了些许的笑容,却也带了冷意,"如果齐家的人有跟你说过,去年到今年.我们还是有交过手的.粮灾这段时间,何员外也赚得不少吧?"

    就在听到"密侦司"三个字的瞬间,何树元心中就是一沉,有一种后世犯罪分子正在做坏事忽然遇上接头人是fbi的感觉.他的感觉当然没这么具体,但随即.也意识到了宁立恒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根本闹不清楚,这人眼下为什么会在吕梁出现.

    "宁立恒……你便是相府中负责调粮赈灾的那位……"

    从去年到今年,右相府为了弭平粮灾的危害,几乎与天南地北半个武朝开战,其中负责调集粮食打压南北几路粮价的,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与齐家曾经说过的一些情报也吻合.相府之中这个叫宁立恒的,能做到这种事,就算不能说是国士,至少也是宰相身边惹不起的毒士了.何员外就算依靠齐家的关系能号令一地,在这种代表着宰相权威的人面前,也是不够看的.他话语艰难.对方却已经走了过来.

    "嗯,正是在下.在吕梁这种地方嘛,江湖上有人送匪号血手人屠,也有乱叫什么心魔的,都是讹传.在下跟何员外一样.是个买卖人.买卖嘛,就算之前有些摩擦,也只是钱而已,咱们个人之间,不伤感情.何员外你说是吗?"

    对方脸上带着笑容,何树元也毕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眼下知道事情肯定有变,但还是恢复了镇定:"没错.只是何某不知道,宁先生眼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很简单的,跟何员外的想法也差不多."宁毅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率先走出门去,"咱们出去走走,边走边说."

    眼下谈话的气氛,从一开始就被宁毅带着走了.只是何树元也没有办法,对方不光是相府的核心幕僚,还跟那些穷凶极恶的绿林人有关系,心魔之名闹得一帮帮匪人鬼哭狼嚎,若是话不投机,先不说拿相府压人,对方恐怕就会把自己打死在这里.他一路跟着走出去,到了门外,可以俯瞰青木寨山谷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何员外啊."年轻人偏了偏头,"你看着青木寨,发展得还不错吧.两年前它还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觉得,真是因为这里的寨主忽然间天纵英才,一下子就把这里做大了?还开始做起了边贸?"

    何树元看着下面的景象,犹豫片刻:"你是说,你们相府早就插手了?"

    "没这回事,相府是不承认这个的,我们也绝不会与匪人合作."宁毅笑了笑,"今天的事情出之我口,入之你耳,对外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何员外你也知道,相府家大业大,跟你们一样,做什么事情,也都是要钱的.我们有一些业务,例如帮人谋划生意,谁需要什么,我们知道哪里有,帮人牵一牵线,有时候赚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粗人不懂管账,我们会帮忙做一做帐,然后尽量给出好的收支建议.都是些双赢的小生意,大家赚钱才是真的赚钱,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您说是吗?"

    宁毅一面说,一面已经举步往前走了,何树元一脸纠结地在旁边跟着.

    "做生意嘛,其实最重要的还不是卖什么买什么,重要的是.[,!]交朋友.就好像去年到今年的粮灾,我们也认识很多朋友,只要有了朋友,关系就能连起来.需要什么,生产什么,卖什么,怎么卖,每一个环节上都有人了,就能很快转起来,然后大家也都能赚钱,事情就可以越做越大.这期间就算跟人有点小摩擦,就像我说的,都是钱而已,人跟人之间,还是能认识的,这就是件好事了.要不是认识了,我跟何员外你也不可能像现在聊得这么融洽.何员外您在生意上是前辈,您说.我说得有道理吗?"

    何树元:"哈哈……对……"

    宁毅继续说着:"就好像我说的,密侦司只是走走帐,提提意见.吕梁这一块嘛,很久以前就是边境的一块心病.我们也一直想解决它的问题,然后才有如今的格局.不过,一家独大它是做不起来的,往日里就是打开门来做生意,只是收些零头,比其它地方也要实惠多了.而且青木寨这边,早就心慕王化,将来都是自己人.何员外可以放心,对外打开门做生意这点,什么时候它都不会变.不过对何员外这种做大买卖的,我们是有优惠的.这是宁某最近做的调查,这些东西最是赚钱,我们收的,也会比平时更少.何员外看看."

    他说着,将先前写的那张纸放到何树元的手里.何树元拿着那纸,却没有打开看,只是望了望宁毅:"这样说来,也是秦相爷的意见?"

    "不是具体的谁的意见,只是边关从来都是个大问题,怎么把握调控.有它的规律,我们不能竭泽而渔,不能只看到一年两年.这些事情是上面人的考虑,李相秦相他们的考虑,我也不是很清楚."

    宁毅一面说着,一面笑得阳光.但眼下之意却是:这是我们考虑的结果.不是你这个层次可以知道的.何树元皱着眉头,他不清楚密侦司对这里到底下了多少功夫,但却明白,在这人面前,打滚撒泼是没有用的.想了想之后,说道:"那军队怎么办?萧副将他们过来了,相府虎口夺食的事情,说得清吗?"

    边贸在武朝税收上占的部分举足轻重,但插手的也是五花八门,相府在这里肯定也不干净.然而这样的利益分割犹如政治斗争,彼此有摩擦,却不会撕破脸,利益分配一旦确定,大家也都会守默契.如果说相府在这里私开一个走私口,事情可大可小,但当然,边关上的利益就那么多,大家见缝插针地抢,能够在吕梁这种往日里捞不到利益的地方确实地开一个口子,也算得上是本事,只要不影响太大,又不吃独食,打点起来还是有办法的.

    宁毅也就摇了摇头:"这些事情,我们自然是有安排的.我说过,青木寨的事情,相府其实并未插手,顶多,我们游说于此,提了个建议.要说相府有兴趣的,其实是吕梁山的石炭矿.不知道何员外有没有听说过,这里有几个露天的石炭矿,很好开采.我们在厩做了些生意,叫做……藕煤,需要这东西.所以我们也希望吕梁能够长治,久安."

    何树元道:"我听说了那个炉子.不过,石炭价贱,从这里运过去,不嫌麻烦吗?"

    "生意要做大啊,这边有石炭,我们就可以把煤炉的生意往北面发展了,炉子还是很好用的."

    何树元点了点头,片刻后笑道:"若是要做这个生意,何某倒是很愿意参个股,也好享受一下厩人喜欢的东西."

    "哈哈,何员外言重了,强龙不压地头蛇,要在北面做生意,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找何员外,我出技术,您出人手,如何.至于吕梁山的事情……"

    什么石炭生意,藕煤生意,对于何家也不过是塞牙缝的小买卖,只是这样一说,拉近了距离,何树元笑着打断宁毅:"吕梁山的事,我明白宁兄弟的意思,不过,哥哥后头还有齐家,他们的看法怎样,我也说不准.但不论如何,就像宁兄弟说的,只是买卖,不伤和气,如何?"

    宁毅伸手过去,拍了拍他拿着纸张的那只手:"嗯,大家做事嘛,摩擦难免,照着规矩来,不伤和气."

    两人说笑着,宁毅送着何树元到了山道口,挥手别过.只是转身之后,两人的笑容便瞬间收敛了,宁毅皱着眉头无聊地往回走,何树元则是一阵的咬牙切齿,对于密侦司早就插手于此愤懑难言,只是这类事情确实是讲先来后到的.大家偷偷摸摸的经营自己的利益,如果说密侦司真是两年前就开始控制吕梁,旁人要插手,那就是真的虎口夺食,他就算生气又能如何.

    也在这天下午,宁毅便见了武胜军的副将萧成,作为军队的人,这位副将反而是最容易摆平的,在抬出了秦嗣源,秦绍谦,密侦司的背景后.许诺了一大笔钱,对方立即成了宁毅的铁兄弟.替武胜军搞定吕梁这种事,就算搞定了,他又能赚到多少?只有到自己口袋里的钱.才算是真正的钱嘛……

    就如同宁毅说的,做生意的人,不会随便撕破脸,就算能跟青木寨撕破脸,也没什么愿意跟密侦司,秦嗣源撕破脸.然而在这样的规则之下,抱着侥幸的心理,弄些小动作,或是等待着事态变化,恶化仍旧是一个选择.在宁毅跟这些人大概打了招呼之后,青木寨附近山头上的草莽,也开始朝着这边聚集了.先是奸细,探子,而后也有.[,!]人派出了大大小小的头目,预备拜会血菩萨.

    一开始这事情算是楼舒婉向周围的人痛陈厉害,一旦周围山头上有人相信,他们也不由自主地开始私下商议,串联.对于青木寨可能被招安的事.大伙儿都感受到了巨大的?;樾?如此这般,原本就已经有些人满为患的青木寨外集,这些天里显得更加拥挤混乱起来.而在青木寨内部,一开始因为这么多外人出现,而变得有信张的人们,这些天里反倒冷静下来,无声无息地开始内缩防线.巩固寨子.

    青木寨这两年来发展生意,也吸取了大部分的外来人口,如今在这膨胀过程里甚至显得有徐乱.一旦打起来,生意,寨子肯定都受影响,而在另一方面,这一次联合起来的.看来是吕梁山除青木寨意外的绝大部分势力,声势惊人.任谁看来,青木寨都是不会想打这一仗的.而若是在青木寨不愿意看到战争的情况下,眼下这种巩固防线的现象,只能说是最为消极的防御了.

    整个情况便在这样的氛围下开始收紧.到得三天后的夜晚,寨主血菩萨设宴,款待这些上山的贵客们,大家便都去参加了.到得正厅的宴席里,楼舒婉按捺着仿佛颤抖般的心情,等待着某个做客的身影出现,然而直到流水般的宴席开始,宁毅等人也没有出现在客人当中.宴席进行到一半,她几乎要直接站起来试探血菩萨,询问她这次上山的心魔如今在哪,也就在此时,邱古言从殿外进来了,在她的耳后,轻声说了些消息.

    "……从山里人那边听到一些传言,暂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血菩萨没有比武招亲,但是……她已经有了心上人,听说内部已经知道了,那人便是宁立恒,他进山是要与血菩萨成亲的……所以这次生意,他不是客人,是主家……"

    不远处的寨主位置上,外号血菩萨的女子微笑而又带着距离地在与客人说话.楼舒婉捏着酒杯,脑袋里便是"嗡"的一声响,光芒离去了片刻,然后才颤抖着回到眼帘里,她发现自己手微微在抖,眼睛里的画面也在抖.

    "……就算他是主家."她发现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就算他是主家……山外的人要围上来了,他为什么没有动作,他在等死吗,打起来了要死很多人的他知不知道……"

    "这个……就清楚了……"

    "打起来了要死很多人……他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天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那大厅的,走在山道上,夜风清冷,远山孤陌,远处院落间点点的灯光都像是在嘲笑她.她回到自己的院子,房间里,坐了好久,又披了披风出门,走到祝彪等人居住的院落门口,要往里面走,有人拦住了他.负责?;に那窆叛砸补唇侨说沧?

    "我要见宁毅!"

    她如此说道.然而经历过小响马的事情后,大伙儿都知道她代表的田虎势力是敌人,阻拦者并不打算给他好脸色看.

    "姑娘,我们这没人要见你啊."

    "我要见宁毅!"她大声吼了出来,"我认识他!我知道他也看见我了!让他出来见我——"

    后方沙万石的院子里,便有董庞儿的部下被惊动了,过来看热闹.那阻拦者也被吓了一跳,这女人听起来跟老板很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方房间里,祝彪已经跑了出来:"啊,你呀……"

    "叫宁毅出来见我!就说楼家的仇人过来找他了——"

    "呃,你等等."祝彪想了想,然后消失在了院落的后方.

    楼舒婉过着披风,站在院门口,闭上了眼睛.如此又过了好久,祝彪从山上下来,对她道:"明天上午他能见你."

    楼舒婉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第二天上午,她见到了宁毅.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