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还在下着,天空陷入黑暗。往日里的这个时候,天应该要开始亮了,但仿佛是夏日里最后一场雷雨的延续,此时的整片天地,仍旧陷在夜色的昏暗里。宁毅坐在二楼的栏杆边,看着起来的人在下面忙碌地准备早饭,?;⒆吖词?,宁毅问道:“祝二哥,大概还有多远?”

    “安平县、黑牛岗一带的话,若是骑马全力大概还要半日路程,但这样的天色,路便不好走了。那边都是山路,道路破旧,这种大雨天,若是陷在半道,恐怕更费时间?!弊;⒋蟾胖浪男那?,又道,“而且若只有十几人二十人骑马先行,就算此时过去了,怕也意义不大?!?br />
    “这么厉害?”

    “这一片向来是强豪聚集之地,绿林人、走单帮的,竹溪往安平一带,周围几个寨子都挺凶,走镖的若不是有背景一般也不从这边过。独龙岗的名字倒是可以在这边用,但若是起了什么大的争端……”

    宁毅皱了皱眉:“比梁山还厉害?”

    “呃,这个……”

    宁毅此时说话之中,自有一股威势,是随着心情而来的。?;⒂行┎惶盟?,但随即就见宁毅摇了摇头,笑了出来:“呵,开玩笑的,是我想岔了……”他心中惦记着陆红提的情况,毕竟已经将紧张感提到最高的程度,但随即便转过弯来。

    ?;⒁脖阈Φ溃骸氨攘荷阶匀皇潜炔还?,只是如今军队为止,那一片龙蛇混杂,眼下更是状况混乱,贸然过去的话,也怕有意外?!?br />
    “两百人够了吗?”

    “难说?!弊;⒁×艘⊥?,“问题是不大了,但到了那边,便是绿林的地方,独龙岗的名字可以用,立恒打散梁山、官府的名声也可以用,那中间,有怕的有不怕的,但难说有没有什么想出名又不要命的家伙。那外号‘万里独行’的吞云和尚想来为官府通缉,但在这一片,仍旧是风生水起、人见人怕的高手……”

    宁毅点了点头,过了郓州州界,竹溪、安平几个县本就荒山多,也是绿林人士聚集之地。只是这些人又不同梁山,他们一小拨一小拨,军队不是不能剿,但一剿对方便散了,军队一走人家又回来,如果要将短期目标定为打散这些人,意义根本不大,反倒只会激起民怨。这本也是山东两路的特殊生态。宁毅就算领了两百人进去,也不能说就能横行霸道,何况因为大雨,两百人还没能聚集起来。

    只是这样的大雨之中,山东这边又不富庶。自己一行人倒是可以暂时避雨在这破旧的驿站中,已然受伤的陆红提,又能到什么地方去避难、躲雨?她一个人搅起那么大的绿林风雨,之前追杀众人,固然可以挑了落单的就杀掉,看来威风凛凛,但她毕竟也是只身一人,为了避免被人找到,又得提起多大的警惕来随时随地的戒备?宁毅这样想着,对眼前的这场大雨,心中也不免焦虑。

    过得一阵,云层后的天色微微亮起,驿站之中的粥饭、馒头也已经熟了。宁毅等人在驿站大厅里吃着东西,再跟?;?、祝彪等人说起安平县那一带的情况。

    “这些人中间,武艺最厉害的怕还是孙立、林冲、史进、陈金霞、陆文虎、吞云和尚这些人,孙立、林冲等人先不说了,陈金霞、陆文虎这几人本就是齐鲁一地的大豪,在大名府也是赫赫有名。陈金霞外号‘铁拳’,听说成名的功夫在手上,但也擅使大刀,别看他名字像个女人,实际上身形高大魁梧,武艺刚柔并济。在这一带能有这么大名头的,恐怕比之栾教头,也未必有差?!?br />
    ?;⑺底哦园财侥潜叩牧私猓骸爸劣诼轿幕?,听说十八般武艺皆会,什么兵器都使得相当厉害,当初他在山东一地以武会友,打出莫大的名声,死在他手下的人不少,但佩服他的也不少。他与陈金霞在这一带,主要还是名声好、武功高,又未被官府所恶。这次出面,怕也是想籍着梁山覆灭,出来做点什么事情。老实说,那位陆……陆前辈能在这些人的合围下屡次逃脱,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br />
    “而吞云和尚在这一带就算得上恶名昭彰了。这人武艺高强出手狠毒,在山东一地结仇无数。除了手底下的人命,他还常污女子的贞洁,大名府一带富商、官员家的女子多有被他看上后绑了**的,海捕文书不知发了多少,但他手下光是捕快就杀了不下二十。他行恶这么些年,还能不被抓住,便没有多少人敢再去惹了……”

    宁毅点了点头:“因为这些人过来,所以,零零总总的其它绿林人,也都聚过来了……”

    ?;⒌溃骸澳恰旖!制娴牡茏泳筒簧?,周围认识的人也多,像是什么齐云寨的绿林匪人,五花寨的人,安平一带的铁牌楼、火拳帮大概都在凑热闹。官府的人他们不是不怕,但真要直接压下他们,也不容易。哦,铁牌楼那里还有个当家,叫做姚武柳的,炼铁线拳,手下功夫厉害,绿林之中称他‘五柳先生’,安平一带,属他的势力最大。在安平杀人,等于是不给他面子,这人加入之后,也是一个**烦?!?br />
    宁毅一面听,一面喝完了自己手边的杂粮粥,扶着额头想了想:“也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没事……”

    “要不要派人回去通知其他人,还有……武瑞营的几位将军?”齐新翰说道。

    “都可以?!蹦愕阃?,随后又望了望外面的大雨,“但不管怎么样,我不想再等了,上午再过一会儿,雨若是不变小的话,咱们就骑马先行,晚上应该可以到安平。就当是跑一趟江湖,见步行步吧,怎么样?”

    听得他的询问,众人却也笑了起来,事实上这一行人当中,要说谁最没有江湖经验,恐怕就要数宁毅。大家的担心自然有其道理,但若要说冒险,众人又哪里会说不行。祝彪满不在乎:“宁大哥你放心吧,我祝彪可不怕那些人,还有大家在,一定护得你周全。别说不一定打起来,就算打起来,咱也不怕那帮乌合之众?!?br />
    宁毅笑着拱了拱手:“那便连累大家为我犯险了?!?br />
    如此这般,再过得一阵,雨势未缓,但天色已大亮,众人披了蓑衣,骑了马,一路往安平那边过去。到得中午时分,越过官道上一条正在涨水的河流,再转上岔道,进入了通往安平的那片崎岖山岭当中。

    山势逶迤,大雨之中,茫茫地延绵开去。安平县位于山中,是个贫瘠的小县城,它并未像济州界内几个相对富裕的县一般受到重一点的关注,一向处于三不管位置的它,由于绿林、匪帮的聚集,才有着些许热闹的景象。离开县城,山势之中愈显荒凉,昏暗的天色里,半山之中一间倒塌了半边的土砖建筑中,有一只手正在悄悄地探出来,感受着落下的雨滴。

    这本也算是一间陈旧的小房屋,多是泥土砌成,无人打理的情况下,半边倒塌,另外半边也不见得有多大,雨水自一头灌进去,又从另一边的缺口流出来。破房之中的灰暗的小小空间里,陆红提蜷缩着身子,怀抱古剑和包袱,坐在一堆杂物之上,但事实上,那不多的杂物和泥土也被水流浸得有些湿润。屋顶有水滴滴下来,落在她头顶的斗篷上,又从斗篷边缘低落下去……

    她叹了口气。即便是武林高手,此时也敌不了天地之威,腹中饥饿感传来,她从怀里拿出最后半只硬饼,咬了一口,其实并不好吃。

    目光穿过雨帘,落在外面不远处的林木上,她想了想,紧了紧蓑衣,戴着斗篷小跑出去,到树下摘了几片树叶,将那半只硬饼再掰成两半,夹着树叶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味道好了一点点,这几日顾着逃亡和杀人,却忘记抢些吃的东西了。也是因为她原本对食物质量没有太多的要求,谁知道遇上这场大雨,行动都不方便起来。蓑衣虽然能够挡住大部分雨滴,但总有水能渗进来,其实在外行动其实并不会让人觉得好受。正吃完手中的半只饼,目光之中陡然一厉,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地方,两名同样穿着蓑衣,持武器而来的男子定在了那儿,看着她,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拔刀。

    砰的一声,那身影穿过雨幕,破开水花,脚步之中犹如朵朵莲花陡然盛开??掌?,轰的一拳,人影飞出去的时候,漫天水花都被迫开,另一人被打飞在树干上,震下漫天水光。只是女子的身影在两招出完之后,又连忙的往回跑,方才那一下冲得太快,用力过猛,斗笠、蓑衣都已经掉落在后方的地下,大雨往她身上直落,她跑出两步,又连忙跑回来,将死人身上的斗笠斗篷拔下来给自己穿上,这个时候,也已经被淋得颇为狼狈了,随后又在两具尸体怀里搜索一下,找出了一些铜板和碎银子,却没有吃的,她站在那儿,叹了口气。

    回过头时,那只有半边的破旧泥房也在大雨之中垮塌了。

    “老天爷啊……”红提沮丧地低喃了一句,目光望向山下、远处县城的方向,目光之中,其实有些柔弱,但也蕴着一股无法改变的坚定。她紧了紧缚在胸前的小包袱,又将蓑衣整理好,抱着双臂往树林和山间走去,寻找新的避雨地点。其实大雨也没什么,心里记得很多个这样狼狈的日子,哪怕更狼狈的,其实也已经习惯了,武艺再高,挨饿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也是会哭出来的,现在已经好得多了。

    而且她还记得有那样一个大雨的天,跟那个男子在那破旧山神庙里度过的时日。那个破庙比之前的土屋要稍微大点,也没有倒塌,他们在那庙里拿一只破锅煮饭。其实对他而言,那或许是比较简陋的日子吧,但对她来说,那样的日子,是她少有的轻松时日。没有山寨的负担,报完了仇,不会饿肚子,还能……听故事。

    山下的那些人,已被她杀得胆寒,但新来的几人,气焰还很高,非得再将他们杀上一通,彻底打下他们的锐气,自己留下的名字,才足够……佑得他往后日子里的安全。

    她如此想着,走在雨里,目光便安定下来。

    也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宁毅一行二十人,正牵着马儿,小心地走过远处山间一处崎岖的弯道,到得这天夜里,大雨稍弱时,一行人才终于抵达安平,进入县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之中。

    这一路迅速赶来,对于宁毅而言,也是冒险,只不过若是陆红提已然受伤,这险便不得不冒。他之前也曾想过低调行事,过来之后再见步行步。只是这一次,进入安平县后不久,一切的事态就因为他的到来,而有了变化……

    上一章应该是第四三八章,当时打错了,说一下。嗯,就当这代表了……我对女性读者的尊敬吧^_^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