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停在树梢上,相府门口有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宁毅与成舟海走出来时,马车从街道上驶了过去?!澳偷茏罱恢痹诖蛱接泄馗咩宥鞯南??”成舟海首先说出这句话时,老实说,宁毅还真的吓了一跳,不过片刻之后,也就冷静下来了?!俺尚趾纬龃搜??”“初四那天,出来时看到了?!薄啊??!迸宄虑榈脑?,宁毅点了头,成舟海笑道:“到今天宁贤弟还没有跟老师说那件事,说明贤弟还没有完全放弃,或许是打算等到后天离开前再说吧……太尉府在汴梁经营了也有数年,老实说,杀高沐恩不是很难,摆平陆谦就行,但想要不被怀疑,宁贤弟想不通过密侦司,应该还是做不到的?!彼溥涞模骸岸源?,愚兄可助贤弟一臂之力?!蹦阒辶酥迕纪罚骸俺尚执虻氖裁粗饕??”“我看那花花太岁不顺眼?!薄俺尚挚裁赐嫘??”“呵,听起来很像开玩笑,但是……这便是实情?!绷饺俗咴诼飞?,成舟海说着这事,表情严肃起来。宁毅却委实有些不解,老实说,彼此这几天以来虽然有来往,但还称不得好友或是知己,只是看在以后互相有合作机会的份上,彼此都给了一份尊重而已。说完这句,宁毅不信,成舟海也过得好久,方才接续下去?!盎ɑㄌ甏巳?,在京城对女子下手横行无忌,怨声载道,我在密侦司这些时日。见过了许多有关他的事情。老实点说,他做的这些事情虽然天怒人怨,但……到了这个层次,危害其实算不得很大,我得承认这一点。如果有些事情说深一点,我可以说他是太尉之子,如此明目张胆,其罪当诛。但那些并非实情……成某出来做事,想要救世济民。不是想看这些人横行无忌的,虽然大部分时候能够忍受,但是如果有可能,成某不介意找个借口做了他,这可以让我心情舒畅、念头通达。而不至于长久下来,厌恶手上的事情。这个理由很简单,只看贤弟信不信而已……”成舟海说着高衙内的事,抬起下巴,面色一片冰寒,看起来这种“想做事”的心情也不是一日两日形成的了。宁毅之前尧祖年、秦嗣源都说过成舟海性情有些激愤,想不到这说法还真是可以从字面上理解的。他倒也不怎么在意这事是真是假了?!俺尚炙嫡飧?,与小弟又有什么关系?”成舟海笑了笑:“早几天……不,其实从一年前开始,有些事情。就已经在做。高沐恩这害了许多女子,其家属多是敢怒不敢言,真要出头的,就被太尉府抹掉了。但还有一些人,出了声。却成了漏网之鱼的,太尉府那边,其实一直也心里有数。城外有一个姓田的员外,身脾气暴躁,也是恶行昭彰,欺压乡里,但是他的女儿,曾被高沐恩奸污后杀死,他一时激愤,曾说过要出钱请人替天行道,为这笔赏金,前几天有侠士过去找了他……”宁毅看着侃侃而谈的成舟海?!案咩宥魃肀哂屑父鍪涛?,他们其实是挺忠心的,但拿人钱财的事情做得不少,其中一个,就会因为帮助别人坑害高沐恩,今天晚上逃命之时,被那位侠士杀害灭口……”“今晚?”“便是今晚?!背芍酆Pα诵?,“类似的线,不止一条,今晚高沐恩出事之后……”“成兄到底想干什么?!蹦愦蚨纤幕?,从齿缝中吐出字来。他对于成舟海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以密侦司的力量,要阴一个高沐恩,有心算无心之下不会没问题,他只是不喜欢事情迫在眉睫的感觉。而感受到了这股不爽,成舟海笑着将事情说了出来?!捌涫的翘煊胛乙煌吹礁咩宥鞯氖虑榈?,还有一人……”宁毅的目光陡然转向他:“——周佩?”成舟海睁大眼睛愣了愣,随后拱手:“贤弟果然聪明。因为这件事,周佩答应以她为饵,除掉高沐恩。我们会以内应掉包高沐恩指使人抓来的女子,将郡主殿下放在高沐恩的别苑房间里,当高沐恩与郡主产生冲突,我们第一时间冲进去。这些事情我虽然策划许久,但唯有皇室身份,可以完全压得住高俅!”宁毅压下怒气:“你就没想过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根杀不了人还有可能受伤???”“我们有人照看,郡主必无生命危险。至于杀人,当然杀不了,这是一开始便能确认的。哦,车来了,宁兄上车,我们路上边走边说?!币涣韭沓翟谂员咄O?,两人上了车,成舟海才说道:“我们设了好些线索,高俅第一时间也许会怀疑到贤弟,这是因为有郡主和贤弟的关系,但是之后他会确认事情并非贤弟所做,但他会以此在私下里向相府要说法,我们这边给他点甜头,各退一步,事情就摘出去了……”“你怎么让他想这么多?”“因为高俅身就是个多想的人?!背芍酆5?,“如果没有皇室的关系,高俅也许会冷静细查,但事情与郡主有关,皇室的压力下来,高沐恩平日里又品行不端,高俅只会觉得他给自己添了麻烦,而后会怀疑其中有何阴谋——高沐恩劣迹斑斑,但为了私仇,有能力杀他的人根没谁想杀他,就好像宁贤弟不相信我便是为意气动他一样。贤弟一路过来,做下的事情,太尉府要查总会查到,你才与高沐恩起冲突,怎会第一时间杀他!如此不智!所以我今晚才要邀贤弟同去,贤弟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如此的巧合,正好证明是旁人栽赃?!背芍酆Pα诵Γ骸案哔吹玫教局?,是今上故意的布置,他是宠臣。并非权臣,武官员虽然怕他蛮横,但都不待见他,他也因此走得战战兢兢。他如何处理事情,我已经研究多时,当此后线索指向朝堂中其他官员,他必定会相信此事,而反过来,也会趁机找相府要好处。而在这之后。真正准备好的事情才会发生?!薄案咩宥髯龀龃耸?,不管真相为何,高俅必被皇上训斥。与此同时,几位曾经被高沐恩伤害过家人的苦主,将会趁机联名告状。这个时候,太尉府也别想将事情压下来。事情环环相扣,立恒在背后动手的可能将会完全撇清,因为你刚刚上京,就算真想干掉高沐恩,也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事情不可收拾的时候,如今负责诸多时政的我们??梢园锾靖恍┬∶Α歉鍪焙?,他会承情的?!甭沓瞪?,成舟海稍稍闭上眼睛:“长久以来,高太尉是皇上放在武官员之间的一颗棋子。一方面,他可以制衡与缓冲童枢密的强势,另一方面,高俅身能力不足?;噬喜恢劣谙缘弥匚淝?,放下高俅到太尉职衔上。便不至于被臣警惕。高太尉人也一直明白这点,他全力想做,也未必成得了什么事,但要捣乱,就一定有他的办法,我们想对他示好很难。不过这次不同,他得罪谁都可以,皇家人多得罪几次,圣上顺手撤了他,又可以随手安排别人上去,他害怕这个,就一定会接受人情,把事情摆平?!薄按耸挛乙丫菟愣啻?,准备充足,贤弟不用担心会出篓子?!惫闷?,成舟海将眼睛睁开来,笑望着宁毅,然后目光才渐渐转冷,“待到人情送完以后,高太尉将目光盯在别人身上,我就可以真正做事,干掉高沐恩,也不会被怀疑了?!蹦阕谀潜?,目光也是冷冰冰的,他已经能够听懂成舟海的整个计划,秦嗣源身边,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他是知道的,但对这件事,当然也有几分感慨?!啊愫苡邢敕ā已ё霾税??!薄班??”“没什么……你什么时候把这件事告诉秦相?”“事情发生之后,高太尉找上相府之前,自然会将事情对老师和盘托出?!薄芭丁愕牡谝桓鑫笏阋丫辛恕薄斑馈偷芎纬龃搜??”“……开玩笑的?!蹦憷聪喔?,没跟秦嗣源说话,所以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秦嗣源走的时候,一点都不好奇你过来的理由,说明他知道你过来的目的,你当时太兴奋地顾着找我出去,这点就没发现,等着被老头子骂吧混蛋……宁毅心中想着,目光转向车帘之外。为着一个正直的理由,环环相扣的榨干所有可以榨干的剩余价值,然后再回过头来让自己念头通达。宁毅并没有为这样的计划而感叹,真要在密侦司里做事,就至少得有能将这种事情推行下去的能力才行。只是那种怀着愤青的念头而又不择手段的作风,隐约间让他看到了一个曾经的身影,就像是当年的…………唐明远。这天晚上,当高沐恩兴奋地尖叫着冲进别苑房间后,遇上了一个他第一次遇上的诡异难题?!肮∵溥?,你不要躲在里面了,让小恩恩放你……呃,你娘的,绳子呢……这什么袋子啊混蛋!没绳子我怎么解!小咪咪你不要害怕,我马上……呀?怎么解开了……”然后他由衷地发出了感叹:“美……女……陆谦你对我真好,给我换了一个更加啊啊啊啊啊啊——”刹那间,血光绽放,尖叫声震耳欲聋,男子的、女子的——“救命??!好痛啊——陆谦——”“啊啊啊啊啊——你是什么人——”“啊——我的指头——”“竟敢对宫这样……父王!父王!救我啊……”陆谦在外院被惊动时,院门轰的一声被人踢爆了。院墙那边一名侍卫冲过去,被人夺刀反劈,飙血飞出?!笆裁慈?!”“?;ぱ媚?!”呵斥当中,陆谦身形飞扑而出,宝刀刀光刷的化为匹练席卷而上,他劈飞了一张渔网,两把弩箭,当石灰包飞来的时候,被他横刀一击,飞出几米外才爆开,眼前火光一闪,轰然巨响,身边一名侍卫身体上鲜血飙射扩散?!奥角薄笆?!你!”“——你知不知道你们抓了什么人!”“嗯?”话语交错,陆谦认出了冲进来的人,却也在瞬间反应过来里面的情况,身形飞退:“?;ぱ媚?!别让他们进来!”“郡主你们也敢碰,不怕抄家灭族!”外院的侍卫被突然冲进来的几人打得措手不及,但陆谦已经把好门口。当那名叫宁毅的书生冲过来,来往几刀交换,陆谦心头警惕,一刀递出陡然飞退,避过了无比刁钻的一记挥斩陷阱,同时也在对方肩上拍了一记。他是没料到对方招数会如此诡异,但也知道了彼此的差距,再度冲上,陡然间,罡风从旁边袭来。枪势如龙,狂舞而来,陆谦举刀硬拼,下一刻,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来:“林冲!”转眼间,火光爆绽,交手的两人已经冲进里面的院子,陆谦硬拼硬架,却被打得不断飞退,随后被那人一枪横扫逼开。他手中宝刀挽起守势,虎口隐隐发麻,才确认眼前的人影并非林冲,这人身材比林冲更为魁梧,枪法中隐约有与林冲类似的地方,但枪势更沉更稳也更为老辣,自己可以与林冲战成平手,对上这人,却仍然有差。房间里正在传出衙内的惨叫与女子的哭喊,那边,宁毅已经冲向门口,一名阻挡的侍卫与他撞在一起,胸口爆出漫天血花,那是爆发力极强的内力,陆谦转身冲向房间的窗户,宁毅撞开房门。房间里,血迹斑斑点点,高衙内与哭着的少女身上都有血,但少女手上持着匕首,血迹都是从高衙内身上来的。高衙内的两根手指被斩断了,胸口背后都被划了几刀,狂奔打呼,哭着喊着拿身边的东西试图将少女砸开,少女就挥着匕首一边哭一边朝他追砍。直到陆谦冲进来,搂住高沐恩就冲向一边,这边也是半身血浆的宁毅抓起周佩后背上的衣服将她抓进自己怀里!“老师……老师……”周佩大哭?!拔业闹竿贰业闹竿贰备咩宥魍罂?,陆谦护住他出去:“你们做到这样,我会记住的……”“你妈的,等死吧!杂碎!”宁毅握紧手中的军刀,青筋暴起,满眼血丝,就要当场过去劈了他们主仆二人。外面有人喊起来:“崇王府的人来了,崇王府的人来了?!比松性?,火光通明,夜色正盛,像是就要烧起来……第一时间祝守候在午夜的朋友们,月饼节快乐。^_^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