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掩映,金黄色的光从树隙间落下,这一边的道路上行人倒是不多,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是旁边折转过去的巷道。伴随着女子的叫声,那笑声入耳,**下作令人发指,宁毅等人听得好笑,走了几步,自路口这边的树下好奇地望过去。只见道路那头大概相隔了二十余米的地方,上演果然是恶少欺凌良家女子的戏码??蠢匆伦呕?、恶形恶状的公子哥与几名家丁下人正在追逐一名戴着头巾、提了篮子的妇人。那妇人看来衣着贫寒,算不得什么有钱人家,几名家丁只是伸手将想要逃跑的妇人拦在一个范围内,让那公子哥追着玩,只是表情看来却有几分犹豫,这一切大抵来自于旁边一名穿虞候官服的带刀男子的劝阻。那身着虞候官服的带刀男子应该也是这位公子的下人,只是职位高些,拱了手在旁边稍作劝阻,因此旁边的家丁才会有所犹豫。只是那公子哥并不将对方的劝阻当一回事,哈哈哈的继续追逐:“不要跑啊……我没有恶意的……我的小咪咪没有我会很可怜的,他会饿死在外面的嘻嘻嘻嘻……”他推开旁边劝阻的男子,将妇人的衣袖抓住,然后撕了一片下来,那妇人尖叫着将篮子往他砸过去,转身想跑却又被挡回来,已经焦急无比。这边宁毅等人看了几眼,小婵、云竹、锦儿都皱起了眉头,锦儿低声道:“怎么会有这种人,不是天子脚下么……”秦绍俞也看了几眼,道:“是高沐恩,太尉府的衙内,他是高俅高太尉的螟蛉之子。京城都叫他花花太岁……”宁毅皱了皱眉:“认识的?”秦绍俞摇头:“不,不算认识……”事实上,太尉府的义子,与宰相府的侄子比起来,在一般人眼中可能没什么高下之分,但老实说,秦绍俞还根本没在京城混开,基本上也算不得什么很有底气的人。这边锦儿等人听说了那公子哥的身份,便闭了嘴不再说什么。无论是小婵,还是云竹锦儿,都是明白权势身份蕴含着的力量的人。京城之地,随便扔块砖都能砸到几个天家贵胄,遇上任何事情想要强出头。最后麻烦都肯定是落在立恒身上。这边悄悄说了几声,那边的高衙内似乎是被劝阻着要玩不如去青楼,不耐烦地跳起来挥了挥手?!奥角愀夜隹灰俜澄?!我才不要去青楼!那里根本就不好玩!我腻了!我要良家妇女!我!要!玩!良!家!妇!女!陆谦,你们平时也说良家妇女最好了嘛,你看所有人娶老婆都娶良家妇女,大家爱好一致,英雄所见略同。玩一玩有什么关系呢,对不对!我已经忍了很久了,从林冲那件事以后你们就一直婆婆妈妈,我才玩了几次……陆谦我知道是我爹让你跟着我??赡阍僬庋揖退栏憧础搅?,我的小咪咪……”那陆谦劝阻了这几次,见对方真的生气,也终于只得退下。高衙内继续冲过去调戏那女子。这边正负责拦人的家丁却是发现了路口的宁毅等人,按了刀柄?;邮趾鹊溃骸翱词裁纯纯词裁纯?,滚!”高衙内回头看了一眼,随后继续朝女子抱过去,过得片刻,又回过了头,手指划着脸颊朝这边望过来了。宁毅这边本身就在考虑该离开还是该干嘛,这时候皱起了眉头,伸了伸手:“走?!迸员呓醵丫嗽浦裼胄℃康氖殖房谕馔顺鋈?,秦绍俞原本还想说话,宁毅看了他一眼:“秦兄弟,麻烦你送他们回去?!蹦且谎壑?,秦绍俞神使鬼差地点了点头:“哦?!蹦潜吒哐媚谡趴?,几乎是下意识地朝这边走来:“美……”话还没出口,一阵哈哈大笑就打断了他的说话,视野之中,原本在路口的那名书生一边鼓掌一边大步走过来:“知~己!哈哈哈哈,这位兄台说得真是太好了,相见恨晚——”高衙内往前走了好几步才意识过来这人是朝着他来的,他本来是下意识地想要说:“小咪咪……”然而那书生已经走近了,两名家丁想要阻止他的靠近,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伸出的手被这名书生一步就跨了过去,高衙内眼前一花,手掌便被对方热情地握住了,前方这书生笑容诚恳热烈,相见恨晚之情溢于言表,而且隐约带着与高衙内方才调戏女子时类似的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同道中人?;蛐硪彩且虼?,陆谦按刀逼近,却没有斩出去?!八档檬祣在是太好了,青楼女子有什么好玩的。正所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小弟方才在那边看见两名女子,但陡然间听得兄台的说话,实在忍不住,一定要过来与兄台见一见才行,兄台的话实在是令人拍案叫绝,当然是良家妇女最好玩啦,对不对……”“哈哈哈哈对不起,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呼延雷锋,刚刚从青州过来……小地方,兄台不知道也没关系。但小弟走遍四方,看到的都是那些俗气到极点的人,就像是你旁边这位拿刀瞪着我的兄弟,干嘛,你看着我干嘛,说你错你还不承认!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陆谦?就会劝人去青楼,青楼哎,那有什么好玩的,给点钱就能玩啦,我他妈写两首诗她们就软得跟什么一样,千依百顺有什么意思,当然要会哭会尖叫才爽嘛对不对……”“不过老实说你们京城还不错了!不像我们乡下小地方!女人没气质又主动!什么青楼不青楼的!兄台我跟你说,老子去青楼招妓,给她说个荤段子,那边的女人连脸都不会红一下!我说姑娘!***我给你讲个荤段子是想让你害羞脸红,我他妈是在调戏你哎,不是要你给我讲一个更过分的??!我跟别人说青楼没意思他们还不信……不行了不行了,千里迢迢过来终于遇上兄台这样有远见卓识的人,不行了,我们斩鸡头烧黄纸。我要跟你做兄弟,以后你的妞就是我的妞,我的妞还是我的妞……”对方热情无比语速极快,高衙内一开始有些愣住,然后才挣扎起来:“***你是什么人??!滚开!滚开滚开!谁他妈要跟你做兄弟!我爹是高俅!”他挣脱对方手上的钳制,用力一脚朝对方踢过去,这一脚踢在了空处,但对方已经退开,他也就当做踢到了。只听书生说道:“兄台你不要这样。你的妞跑了啊——”先前被调戏那妇人趁着几名家丁注意这边,终于得空冲了出去,几名家丁其实都在注意着书生的情况,高衙内回头看看:“那妞给你啦!谁喜欢谁要……你们看什么看,这边??!***神经病。恶心,去死吧你……小咪咪——”他骂了那书生几句,带了家丁朝着路口那边跑过去。陆谦按着刀柄后退走了几步,似乎想要将书生的样子给记住,但随后还是跟着高衙内跑了。众人一路奔跑到路口,哪里还能见得到美女的踪影,高衙内呼喝着大家到处找?;赝房纯?,书生的身影已经走到道路那头,然后消失掉了。****************由于遇上这高衙内的些许变故,众人回到客栈。都有些担心宁毅,秦绍俞则后悔自己没有留在那里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在不久之后,宁毅平安回来,说起那高沐恩。也是轻描淡写。云竹锦儿等人询问一下,从中知道那妇人也已经脱困。虽然宁毅说不是自己的功劳,只是阴差阳错的搅了局,但秦绍俞却觉得这宁毅不愧是伯父看重的人,委实高深莫测起来。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宁毅随后倒也向秦绍俞询问了对方的事情。其实在京城一地,虽然是仗势欺人,但与包道乙类似,高衙内大抵也会有些忌讳。他在外面恶名昭彰,但若是看来真有身份的,却也不敢碰。京城之地旁人可以遇上高衙内,高衙内也可能没事撞上几个诰命夫人。说权势,高俅身受恩宠,是皇帝的心腹之人,对皇帝的影响力比起秦嗣源也不见得逊色,但若是高衙内真得罪几个诰命夫人,京城官员的群情激奋下,高俅也未必保得了他。因此虽然欺男霸女额迹斑斑,高衙内也不可能是一味的乱来,今天众人就算不走,只要有个秦府的名字,对方也不见得真敢乱动。先前因为禁军教头林冲的案子,京城已经被闹得沸沸扬扬,高太尉那边也要求这衙内收敛一点,还派了心腹手下陆谦跟着。当然,更多的可能是说,做这种事时“招子要放亮一点”。高衙内眼力或有不足,那陆虞侯却是很厉害的,也是因此,才会顶着对方的脾气劝阻他去青楼,而不要跑到大街上找小咪咪。这些事情本也可以想见,但事关云竹等人,总要打听清楚,才能放心下来。宁毅与秦绍俞的交谈归一码,这天入夜后,云竹与锦儿回到房间,也在说着傍晚的事情。平心而论,她们作为女子,看见这种事情,都想替那妇人出头,但毕竟是不能替宁毅添麻烦。谁知道宁毅虽然没说,叫她们走后还是顺手替人解了围。事实上,这样的事情,等若是救了那妇人一条命?!安还憬裉臁降资窃趺椿厥掳 币菇ド钍?,两人都已经洗过了澡,云竹在一旁整理着衣物,锦儿则趴在床上无聊地打滚,做些简单的运动。她此时已经换上睡觉时的轻薄宽大的衣裤,趴在大床上,双手从后方握住了**纤秀的双足,几乎将自己绷成一个圆形——她以往就是长于舞蹈,有时候把身体绷成个匪夷所思的样子,也是不算费力的。想起这事,她问了出来,云竹在那边叠了两件衣服,微微愣了愣:“嗯?”“就是……我总觉得他别有用心……不知道为什么……”她仰着头,白皙的足尖几乎点到了额头上来,正在思考,说得也有几分犹豫,然后一只手推了一下,几乎变成圆形的身体朝着后方滚了出去。云竹低着头:“他可能,想要撮合你跟苏文昱……”身体毕竟不是真正的圆形,朝着后方荡了一下,下一刻又压了回来。足尖也离开了头顶,双腿晃过空中,然后啪的一下砸在了床上,像是美女蛇一样的摊直了??此吭谀嵌恢背聊?,云竹有些担心:“锦儿?”那边没有回答,云竹道:“其实,你如果……”“他凭什么啊——”云竹话没说完,锦儿陡然抬起头喊了一句,满脸都是愤懑神色,这句话说完,她低下了头,不再说话,片刻后,身体朝左右滚来滚去,有时候捏起拳头,大概颇为生气,终于有一次滚到了墙角,将自己嵌在了墙壁的角落里,生着闷气不再动了。如此一直到云竹也上了床,伸手将她翻过来,抱到怀里,她才终于咕哝出声:“云竹姐,你是不是担心我喜欢……他???”“你喜欢吗?”“我当然……不喜欢苏文昱……”云竹笑了笑,伸手缓缓地抚着她的后背,锦儿抱着她,将脑袋在她怀里拱了拱?!啊乙趿??!彼洁熳潘档?,然后努力睡了过去……(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