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当朝右相,处理的事情都是实务,堪称日理万机。宁毅等人之前过来就已经注意到,这个下午来拜访秦嗣源的除了他们,还有不少人都在偏厅那边等着,这其中或许不少都是有品级的官员。宁毅如今对于秦嗣源这边来说,已经是算得上幕僚的自己人。因此,说完王山月的事情,他还是将宁毅暂时交给了尧祖年、成舟海等人代为接待,自己则先去处理外面拜访的官员。

    有关于密侦司花在梁山众人身上的人力,拥有的情报,其实真正了解的倒还是身边的这些幕僚,秦嗣源所掌控的,也只是大方向的事情。他离开之后,成舟海等人在书房里取了资料,与宁毅、尧祖年、闻人不二四人到书房外的葡萄架间坐下,这才算是开始给宁毅做正式的交底。

    至于秦绍俞,他在这种相对正式场合是插不上话的,秦嗣源目前也不至于将密侦司的机会交给那个侄子,因此眼下他便并没有被叫来作陪。

    “早几年秦相未曾复起之时,密侦司留下来的活动只在北面,因此对宋江这些人的掌握其实算不上够的,如今虽然这边着力盯了宋江、田虎、王庆这些人,但要说动用的力量,还是得通过军队,老实说,靠他们打仗,那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不是真的全不能打,但扯皮的事情很多,到时候……宁兄弟还是得先有个心理准备……”

    三人当中,尧祖年的辈分较高,闻人不二之前则在负责南方的事情,因此负责交代的还是那个说起话来似乎有些冷然的成舟海。这时候能够给宁毅的是梁山水泊附近大致的情报,陈兵的地点、多少,之前官兵征伐的记录,另外也配了几幅地图。

    “老实说,最详实的情报恐怕还是得等宁兄弟去了山东,才能从王山月王学弟那边拿到,眼下这些。也只能暂时有个概念而已……王学弟的情况。秦师应该跟宁兄弟说了吧?”

    “嗯,似乎说……性情有些奇怪?”

    “呵,宁兄弟过去就知道了。他性子有些偏激……毕竟家中遭逢过大事,但并不难相处?!?br />
    说起王山月,几人的脸上神色都显得有些复杂,并非是戏谑的笑容。这倒让宁毅暂时推翻了对方是同性恋的想法。他们老说对方性格偏激,但不难相处。难道是个样子像伪娘性格却耿直如张飞整天骂敌人粗口的人?如此想想,不免觉得有些古怪。

    交谈之中,府中下人端来冰镇的绿豆汤,风拂过院落时,葡萄架下倒是颇为阴凉,尧祖年与成舟海说些各处的逸闻趣事。倒多是围绕如今规模较大的几支盗匪而来,两人皆是渊博之人,再加上闻人不二,各个话题说起来便颇为有趣,宁毅则喝着绿豆汤偶尔搭话,要说对天下局势的了解,宁毅是比不上他们的,但当初在方腊那边时多少有所了解。而且眼光在。偶尔说几句也不至于脱离了重点。成舟海与尧祖年已经知晓他做过的事情,只当他不愿交浅言深。并不出奇。

    说着梁山的事情,随后说起王庆、田虎这边来,宁毅心中一动,倒是问了问吕梁一带的情况。尧祖年摇了摇头。

    “人不多,但那地方是很苦的。老夫早年曾去过那里,接近雁门关一带有驻军,情况就好些,但是往两边走,便三不管了。山很险,地不好,路难行,吕梁盗是很凶的,那里的人,不凶也活不了。辽人有时候打草谷,就会往山里走,他们倒也不纯是为了粮食,辽人性情凶蛮,能在山里找到村寨屠了,便是勇士,打仗的时候,有时烧得漫山遍野的火,人和动物都跑不出去……我们这边,有时候也会过去打草谷……”

    “我们这边?”宁毅重复了一句。

    尧祖年皱了皱眉,显然也有些不以为然:“嗯,打草谷的又不止是辽人,他们过来,我们过去,燕云十六州丢了以后,便是这样了?;ハ嗖淮虼笳?,但劫掠边民是惯例。对此我当年是很看不过去的,但没有办法,军队把这当成是练兵养兵……能练出什么兵来。但杀了人,取了人头,那是军功,杀人以后,东西粮食都能抢来,至于女人,便不用说了……当然大部分这类事情还是针对辽人、牧民之流,这也算是能激励士气,不过吕梁山一带的人,基本也是归入这一类的……”

    “哦,是这样?!蹦愕懔说阃?,大概能够想象。

    “嗯。那地方毕竟没人能管。人是有的,东西不够,朝不保夕,便只能拿了刀抢。两边客商走雁门关,边军是要课以重税的,有关系或者熟门熟路的,就改走吕梁,只要平安过一次,到手的便是暴利。边军几度清剿吕梁,终究没有效果,客商走山里,等若拿了边军手中的油水,而吕梁那些人,不会给任何人面子,遇上的,抢了东西,人也杀了,客商家属若要哭诉,也只说官兵剿匪不力。到头来,没人喜欢他们。听说有的大商户,会暗中支持边军征剿吕梁,剿完一次,军队是不可能长期驻扎的,山里的匪人少了,他们就更加容易从吕梁一带过去……”

    “呵呵?!蹦阈α似鹄?,葡萄架下的其余人,也都是摇头苦笑,也不知道会觉得宁毅是没心没肺还是觉得他是做大事之人。不过,在场几人确实都是做过大事的,许多事情就算非常不喜欢,也不至于会表现得义愤填膺。

    “所以边关牧人不够的时候,军队就往山里走,找些人头充数。有几个……大商户,是专门靠走吕梁山发财的,他们被吕梁盗杀的人也多,会在军队那边鼓动这种事情,吕梁山的人头,拿过来可以向他们拿一份钱,军队拿了人头,对朝廷说这是辽人犯边,等于是……可以拿两份赏钱……”

    “密侦司在那边没人吗?”

    尧祖年摇了摇头:“人手本就不够,在那边安排人也是没什么意义的,他们在当地凶悍,但波及不到南边来。倒是密侦司从辽金两地传过来的消息,主要会走吕梁,而不走雁门关。最近传来的情报倒是隐约看见他们提了一下,有一支寨子在统和山中势力,发展很快。他们不杀商贩,而是以比例收取物资,提供来往方便,只是他们尚未完全打通南北道路……”

    成舟海道:“那个我倒也记得,那边说,往后南北联络自这条路走,会方便很多。不过……恐怕做不长啊,一旦他们打通南北通路,也就是灭顶之时了?!?br />
    尧祖年点头:“这么大一块肉,谁也不会坐视他们拿去的。以往他们分散在山里,居处不定,军队就算征剿,也总是无处使力。一旦做大,有了根基,旁人打来便躲不过了。这边会打散他们,辽人那边一场清扫,也会将他们打得干干净净,虽然如今辽人自顾不暇,但如今那田虎对这块地方似乎也有些想法……边关之地,终究不是人住的,那片地方,难得善终……”

    小木桌这边的椅子上,宁毅偏着头,拖了下巴听着这一切,看来有几分笑意。他倒不是在想眼前两人说的这?;?,而是关于之前陆红提的事情。

    欢欢喜喜汾河畔,凑凑胡胡晋东南??蘅尢涮渎懒荷?,死也不过雁门关。这是在认识陆红提之前就听过的诗歌了,他心中大概能够理解残酷是什么样子的东西,但也是在尧祖年这样说了以后,才能更确切地感受到这些。以往陆红提口中说起的吕梁山,虽然有“人活得不像人”这样的说法,但在她来说,有些轻描淡写了?;蛐矶运?,因为习惯了,吕梁山也并没有那么“过不下去”。

    但尧祖年说起这己方的利益纠葛,宁毅才更能清晰地看到那边会是怎样的一回事。

    年前在杭州,陆红提千里迢迢过来找他,对于陆红提可能想要将他带回山上帮忙的想法,宁毅是能猜到的。但那时候宁毅知道自己走不了,他心中其实也并不愿意去到吕梁山上受苦,首先便轻描淡写地做了暗示,到后来,对方也就真的没将这件事情提起来。现在想来,对方希望有一个人能去山上帮忙的那种想法会有多迫切,他能够感觉得到了。

    真有趣,她到最后,都没有把事情提出来。

    那个女人虽然是在最残酷的环境下活下来的,心地是不是太良善可欺了一点……

    拿了小册子走人跟抓了本人上山,那种概念可是根本不一样的。

    当然,宁毅此时倒也没必要为尧祖年等人说的事情担忧。利益是一切罪恶的起点,宁毅是最明白的,在他跟陆红提的叮嘱中,就曾提过不要冒进。陆红提的寨子名叫青木寨,发展到一定程度,只会横向扩张,外围的各种山寨,尽量能够控制但并不纳入手下,如此一来,商户从吕梁山过,仍旧是有生命危险的,但在陆红提控制的范围内,便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中转站。有了对比之后,部分大商户对于这边也只会是好感。

    在这个阶段里,许多商户甚至还会支持青木寨的发展,希望他们能够真正打通一条安全的来往吕梁的道路,但这个目标会被无限期的滞后。青木寨收取物资、援助后尽其所能的发展建设,增强实力,或许趁着金辽开战、武朝也在旁边蹦蹦跳跳的东风,就有可能在夹缝中挣扎出一条路来。当然,那也肯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了,甚至比自己之前想过的,都要艰难许多倍。

    宁毅如此想着,忽然觉得若什么时候有空,该去吕梁山看看,不知道那位武艺高强的女侠,回到吕梁之后,如今怎么样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