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事情发生时,宁毅一度认为是中了他人的算计,但后来还是确认,只是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

    十一月初八这天,宁毅第一次去见了方七佛。

    虽然早在一个月前陈凡就已经知会了他方七佛有见他的意思,但事情拖到这时,并不是什么意外的情况。毕竟对于方七佛来说,宁毅并非是需要极度留心的大人物,虽然他是被俘之后投降过来的人,但从方腊起事开始,降过来的官员将领数十上百,降过来了,就是自家兄弟,就算从太平巷开始宁毅的事迹亮眼,方七佛也不至于对宁毅投以太过特殊的目光。

    十月初与陈凡稍稍提起了这事,此后童贯连番攻城,又有各种琐事,到得十一月,才终于有了些许闲暇。初七这天让人来霸刀营传达了与宁毅见面的意思,到得初八这天上午,宁毅便离开了细柳街,朝着方七佛办事的府邸过去了。同行的还有小婵与陆红提。

    对于这一天出门要办的事情,宁毅还是有一番打算的。除了与方七佛的见面,他还计划与闻人不二碰一次头,探探城内的情况以及对城破后苏檀儿等人的?;び胱萍苹僮黾虻サ纳塘?。

    此时在城内霸刀营与包道乙虽然还是紧张状态,但当初那种会当街血战的冲突气氛已经停了,彼此都有收敛。方书常等人又有事,宁毅出门有陆红提这个幌子,不再带人,大家就也没什么异议。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虽然陆红提没有出手,但对于她武林人的身份,大家也都是了解的,宁毅这时候在霸刀营已经被完全信任,他既然觉得有陆红提就能?;ぷ约旱陌踩?,大家一时间也就没有太多的坚持。他毕竟已经不再是监视的对象了。

    方七佛如今在城内办事的地方在原本的杭州府衙附近,本是常家的宅邸,距离闻人不二所在的四季斋,倒也不算是太远??煲执锸?。宁毅让陆红提陪着小婵去四周逛逛,之后再去四季斋碰头。随后他一个人去往那边的常府。此时这里已经相当于后世的总理衙门,处理着杭州城内绝大部分事务性的工作,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通报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宁毅还在厅堂里等了一阵子,随后。他还见到了石宝。

    当初太平巷的一战,石宝连连吃瘪,结下的梁子不小。对于在这里忽然见面,宁毅是没有太多准备的。石宝领着几个人从正厅外走过,厅堂内的人都有些骚动,议论着对方的身份,有的还鞠躬行礼,石宝原本大概是有事朝里面瞥了瞥。才微微愣了愣,走出几步之后,又看了一眼。才朝宁毅这边过来,这一下,全大厅里的人,都要拱手行礼了。

    “石帅?!?br />
    “石大元帅?!?br />
    “见过石帅?!?br />
    如此的拜见声中,石宝皱着眉头走到宁毅身前方才停下,宁毅便也只好拱手行了一礼。众人猜测着他的身份,石宝只是朝旁边摆了摆手,一字一顿地说道:“宁立恒。我还记得你?!?br />
    “当初太平巷那一战,你打得很好,我肩膀上被炸了一下。现在还记得。听说你如今在霸刀营做事?”他说着顿了一顿,随后笑着朝宁毅肩膀上拍了拍,指着宁毅说道,“你很好。很厉害,是有本事的人。我老石最欣赏你这种的,以后大家站在一边。便是一家人,好好干,若有人刁难你,便来找我?!?br />
    相对于厉天佑等人的念念不忘要报仇,石宝如此豁达,倒真有些出乎宁毅意料之外,随后问起宁毅过来的目的,听他是来见方七佛,便又笑道:“佛帅最是知人善用,见你必是好事,不必担心。我还有事,先走了,往后有空,到我那边来坐坐。你那火药用得很好,一直想要向你讨教一番,哈哈……”

    石宝笑着里去了。之后便有人领着宁毅去方七佛处,路上宁毅倒也看见包道乙今天也在这里,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倒也不以为意。一路进去,见到方七佛时,这位支撑起半个方腊军系的干练睿智的中年人正在烹茶,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看来精神饱满。不过宁毅当初也是从这种状态里过来的,从中年人的笑容深处,宁毅还是能看出些许疲惫来。

    茶烹得并不好。

    虽然为人聪敏,在外人的评价中堪称智深如海,但方七佛并非生于富户,终究还是农民出身,读过书,但并没有许多富贵之家的积累。他的茶与秦嗣源、钱希文这些人的茶并不一样,就像是老农精心泡出的龙井,虽然不甚完美,倒也颇能给人以亲切感。当然,夹杂在这人运筹帷幄的能力下,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立恒大才,当初破城之时,便颇有耳闻了。能够过来我们这边,实在是生民之福。你家寨主是胡闹了些,怕是让立恒为难了吧,呵呵,有人世如潮人如水,空叹江湖几人回,又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最喜欢的是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我虽不精于诗词,但也知道这些词句非有大胸怀之人不能做出啊?!?br />
    “呃,这个是……”

    “心照便是?!狈狡叻鹦ψ虐戳税词?,随后点了点桌子上的一叠纸张,肃容起来,“原本早想与立恒见上一面,后来看了宁毅在近日所做的这些东西,觉得这其中委实博大精深,便决定在看过之后再与立恒见面了。此时我心中颇有些疑问,不知立恒可否答我?!?br />
    方七佛随后说起的是有关宁毅在霸刀营中所做的一系列的事情,包括让那些文人写的文章,此后两人聊了大概一个时辰,宁毅方才分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一次极为到位的安抚与示好,说明宁毅在方七佛心目中是一个极有价值的人才,但方七佛最近毕竟还是太忙了,对于宁毅的那些东西,虽然都已看过,也有不少的认知与疑问。但并没有真正地去深究,他的问题只在一些管理、操纵上,并没有真正的涉及核心。

    谈话之中,对于宁毅先前参与霸刀营对包道乙的事情。方七佛也有简单的提及,但大概的意思也只是随意的敲打一下而已。他调查过宁毅,自然也知道,宁毅后来并没有参与到对包道乙的各种行动中去。

    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是,此时,就在与这边相隔了几个房间里的隔壁院落里,包道乙随口向人问及了方七佛此时正在接待的年轻人的背景。因为他记起来。当初在四季斋上,那个现在已经死掉了的、名叫楼书望的年轻人曾经有些刻意地与他提起过这个年轻人与他的那名漂亮小妾,当然,那时因为与霸刀营敏感的局势,他并没有选择对那名漂亮的小妾动手,大家的交集,就此轻擦而过了……

    离开方七佛这边之后,宁毅去往了四季斋。这时候虽然城内都是管制状态。商业流通绝大部分都已经停下,但总还有一小部分有背景的产业还在运作,四季斋便是其中之一。此时还是白天。店内没什么生意,宁毅与闻人不二在三楼的包厢中见了面,大概聊了一会儿城内城外的局势。

    “短期内想要破城,怕是不可能了,一旦再次开始下雪,想要破城,就得等到明年开春后。到时候北方的局面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唉……”

    从闻人不二这里,宁毅证实了自己的推向,城外无能为力。城内的间谍系统也坦诚无能为力时,再有转机的可能性便不大。随后与他说起一旦破城之后转移自己家人的安排。正在说话,外面陡然传来一声轻,像是石子打在门框上。

    随后,守在外面的闻人不二的手下发出一声:“什么……”的声音,砰的一下。人影撞破了房门,摔了进来。

    “两条奸狗,在这里密谋造反,我看刘西瓜这下怎么跟我交代!”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包道乙与一名身材高大的光头和尚,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显然是在外面被闻人不二的手下发现,然后直接出了手。在这件事情上被抓了个现行,连宁毅一时间都有些愣住。

    片刻之后,宁毅吸了一口气,拔出了刀跟火铳,转身走向后面的窗户:“还能怎么样,杀了他们,然后看看下面有多少人。按照原计划做吧?!?br />
    他的所谓“原计划”是骗包道乙与那和尚的,事实上,此刻在他的心中也真有些疑惑会不会是闻人不二故意给自己布的局,想要拉自己下水破开杭州城这僵持的局面,但包道乙与那和尚微微一愕的同时,闻人不二也有几分疑惑地欲言又止,大概是想说:“我们哪有什么计划……”

    人影从上方降下!

    包道乙与那和尚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和尚“啊”的一声狂吼,猛拳挥出,包道乙在同时出手,顷刻间,三道人影旋在一起。周围两张桌子、旁边的圆凳都像是陡然一振,一张凳子飞出去,砸在包厢侧面一张摆放古玩的架子上。一张桌子被和尚重手轰碎。

    事情真是忽如其来的,就连闻人不二也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忽然降下的刺客已经在包道乙与那和尚的攻势中狂舞数下,刷的,拔剑。

    “去挡住下面的人……”

    楼下的骚动也已经传来,包道乙与这和尚是高手,他毕竟还是有江湖习气的,想要偷听,只是两人便上来了,一些跟班还在楼下,此时恐怕也已经被那和尚的大吼给惊动。宁毅说完这句,闻人不二的身影刷的朝门外冲去,那和尚一拳挥来,只扫中了他身体的残影,与此同时,刺客已经拔?;映?,古朴的声音在空中颤动。

    和尚的人头噗的飞起在空中。

    宁毅举起了手中的枪。

    “……一下就好?!?br />
    他的话到此时才说完,从上方落下的刺客身影迅捷如电,但宁毅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这道身影,正是陆红提。他此时也还没太弄清楚事态发展的全部,也没有时间可以多想将来会如何发展,但眼下已经到了狭路相逢的地方,他也只是凭着直觉出手了。

    包道乙也从未想过世上会有如此可怕的刺客。

    跟随着他过来的和尚脑袋飞起的同时,他的拂尘挥出,被那道旋转的身影反手夺了过去,随后。那身影陡然回奔,从背后与他贴在了一起。那剑锋竟从他的肋下绕过,直刺他的面门。

    是个女人。

    他只能在片刻间反应过来这个,脑袋里陡然闪过一个个绿林中成名的女性高手的名字。自己这边的方百花、青楼出身的崔小绿、当年的摩尼教圣女司空南……身体猛然间不断腾挪,但后方的人影如跗骨之蛆,剑影从后方不断袭来,仿佛将他陷在一片刀山剑海之中……

    闻人不二冲下二楼楼梯,看见人是,脚步陡然变慢,化作仓促的模样。与此同时,“砰”的一声枪响,从楼上传来。

    陆红提一个转身,收剑归鞘,包道乙的脑袋开花,尸体几乎是从她背上飞出去的一样。她扔掉拂尘:“我跟在你后面,看见他们跟着你。其他人还没上来,现在快走?!?br />
    她走到宁毅身边。拉住宁毅的手,但宁毅身体僵了僵,吸了一口气:“等等?!?br />
    “嗯?”

    “下面的人已经看见我来这里了。也知道包道乙在跟踪我?!?br />
    他从未想过包道乙这类高手会是如此的容易杀,但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宁毅在脑子里急速思考着事情的对策。

    “那又怎么样,包道乙死了,事情压不下来,赶快回去接你娘子,让这些朝廷的人帮忙藏住你,这是唯一的办法了?!?br />
    “不,你陪小婵回去?!蹦阄艘豢谄?,将火铳放在桌子上。过去顺手捡起拂尘递给陆红提,“从现在开始,听我说,你赶快带着小婵回霸刀营,接下来的事情……片刻。原本在楼下等待的包道乙的随员冲上三楼走廊,与一手提刀一手持枪的宁毅打了个照面。此时宁毅手上刀锋在滴血,身上也是鲜血淋淋,衣服被拂尘劈开了数处,露出的棉絮与血液混在了一起,他的脸上也有伤痕,目光充血,看来凶戾无比。眼见众人上来,他转身便跑。

    包道乙此时的随员不多,未必都是高手,其中一个人冲上去试图缠住他,交手仅仅几招,宁毅猛地斩出一刀,破风呼啸,凌厉异常。这人手上的钢刀竟被一刀斩断,连同他的胸口也被斩裂,倒在地上鲜血不断涌出。

    破六道的内劲使到极致,连同霸刀营一式“斩却云山”的发力方法,人群中的闻人不二这时才能够明天,那天晚上宁毅到底是如何杀了汤寇。所有人都以为智者会运用各种手段破局的时候,也真正忽略了最为简单的一个选项,他竟然真的能够将自己的力量逼到这一步,在书生表象的背后,瞒着所有人,这也不知道是怎样苦练的成果。

    但此时已经不是探讨这些事情的时候了。

    宁毅转身冲进一个房间,开始放火,当包道乙的这些跟班目睹了包道乙的尸体,在想要没命地追杀宁毅的时候,三楼上小半的房间都已经燃烧起来,宁毅在这样的情况中冲下二楼,开始继续纵火焚烧,这个时候他必须不断拖延时间,无论被谁抓住,也决不能落在包道乙的人手中。而闻人不二此时也已经开始让手下湮没自己一方在四季斋中进行活动的任何证据。

    与朝廷奸细有勾连这是最严重的一件事情,只要这件事不被查出来,接下来的事情,或许就还能有一丝丝的转机……得知包道乙的死讯与宁毅所做的事情时,刘西瓜正在北门附近看着一群工匠加固城门。童贯的攻势已经停下,但明年开春还会继续,城门附近的各种防御措施被列为重中之重,没有停下来的道理。霸刀营是方腊最信得过的势力之一,有着不少的监工任务,她每天也都会四处看看。

    出了太阳,惨白惨白的,城门附近冷风逼人,她穿着披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呆,刘天南跟在一边。真正知道她身份的外人不多,一旁倒是就有一个,那是娄静之。这位宰相家的公子哥被冷风吹红了脸跟鼻头,仍旧在旁边聒噪地跟她指点周围的拒马和围栏。娄家也有着监工的任务,最近两人常常被发配在一起——百花姑姑干的好事。娄静之已经说了很久了,还在继续说,刘西瓜懒得理他,继续发呆。

    对于无聊的人,要么砍了他,要么不理他。最近一段时间颇为麻烦,跟她提亲的人很多,都是百花姑姑那边牵的线。方百花的目的看起来很明显,要么是这帮人,要么是娄静之,你自己总得选选啊。这段时间她毕竟不可能真的拔刀砍死娄静之,娄静之大概受了方百花的怂恿,也颇有些不怕死的精神了,整日里找她聒噪。

    她其实是可以选择立刻掉头走人的,但这样一来,倒显得是被对方逼走一般,对她来说,不能接受,因此只是选择无视对方。不多时,几匹战马飞快地驶来了,过来找她的是安惜福。刘西瓜跟他的交情是不怎么够的,但他是陈凡的好友,虽然没有拔刀对劈几次的友谊,总还算是自己一伙的,他过来时,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娄静之,刘西瓜便转身从石头上下来,朝一边走去。

    见安惜福跟上去,娄静之一时间颇为不爽,但他被刘天南挡住了?;姑焕吹眉吧?,陡然听那边刘西瓜说了一句:“什么???”

    “……包道乙死了,立恒杀了他,听说今天在佛帅那边……如今在四季斋已经是……”

    “立恒落在了谁手上?”

    “应该是佛帅那边的人……陈凡已经过去了,让我过来通知你……”

    安惜福将事情说完,刘西瓜点了点头,转身飞快地朝一旁的战马走了过去:“知道了……南叔?!?br />
    刘天南过来,她低头飞快地说了几句,刘天南一时间脸色也变了,随后也点了点头。刘西瓜跨上战马,猛地一勒缰绳,朝着城里飞驰而去。刘天南、安惜福等人紧跟而上,娄静之还在懵懵懂懂,但不久之后,他也知道了:当初在四季斋上看见的那名书生,刘西瓜亲自现身保下的名叫宁立恒的男子,杀了包道乙。

    虽然霸刀营与包道乙不睦,但打起仗来的时候,双方还是罢了手。这个时候杀掉了包道乙,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了,哪怕霸刀营,也未必扛得起这么做的责任。

    回忆起方才刘西瓜等人走时的决然,娄静之想了半晌:“不是吧……你不会是还想保住他吧……开什么玩笑?!比绱讼肓讼?,他也坐上马车,赶快朝着此时皇宫的方向驶去……早两天有些事情,不过今天九千字,可以算三章了^_^(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