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安排

    “她就是这样说的,听清楚了吗?”

    晨曦初露,雾气微微浮动,坐在小楼之前的台阶边,锦儿认真地说出这句话来,其中有些心伤,也有些严厉。一贯以来,宁毅做事有自己认定的原则章法,能令他无话可说的时候不多,但这个时候,他倒觉得确实没有太多能说的。这其中,倒也不全然是内疚或感动,有关于云竹,有关于檀儿,早些时候他其实就有过仔细的考虑,只是无论怎样的考虑,都不适合拿来辩解。

    沉默半晌,他望望旁边认真的锦儿,笑道:“所以就喜欢上云竹了?”

    锦儿原本等着他反省,或者多少坐在那儿内疚一阵子,谁知道宁毅转头将问题抛了回来,她微微一愣:“嗯?!逼毯?,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希望云竹姐将来孤孤单单的一辈子,她……她那么好,谁要是对不起她,会遭报应的!你反正没指望,不如早点滚蛋……”

    “你才没指望吧……”

    “我……”锦儿的神色微微一滞,“反正……反正我会陪着云竹姐,我喜欢她……”

    这种事情毕竟相对禁忌一点,哪怕以锦儿的性格,方才鼓起勇气跟宁毅摊牌之后,这时也没有办法再理直气壮地陈述太多。

    宁毅点点头:“嗯?!?br />
    “你就没话说吗?”

    “你是真的关心她,这是好事啊?!蹦阈α诵?,“而且反正云竹不喜欢女人……”

    “你……”锦儿气鼓鼓地瞪了他几眼,随后“哼”的一声,便要起身离开,宁毅却是伸手过去,拉了拉她的衣袖:“我也许做错了一些事情?!?br />
    他脸上虽然有笑容,但此时的态度倒不似挑衅,锦儿这才勉为其难地坐下,片刻之后,只听得宁毅说道:“我以前想过你云竹姐的事情,想了一段时间,后来做了个决定,但现在看来,不见得是对的?!?br />
    那是云竹刚刚向他吐露心声的时候,他对这些事情,就已经有过深入的考虑。当时苏家的布料问题也正在发生,他出手帮忙,与苏檀儿之间,在经过了一年多的相处之后,其实也有了一定的好感。那时他也曾经跟秦老、康老提了提这些事,有些为难该如何处理。

    他是心性果决之人,若是真对谁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么即便这女子长得再漂亮,他也是不屑一顾。上一世身居高位,身边女人不缺,若论靓丽程度,现代的女子从保养得好,比起云竹、檀儿来,要说能胜出的,其实也不少。当然,这种比较也不是那么肯定,更多的则在于风格不同,而宁毅如今的喜欢,主要也是来自于心性上,至于样貌皮相上的喜欢,占得成分却实在不多。

    两人的位置都摆在眼前,无法决绝以待的时候,以他的性子,苦恼几日,其实也就当成了现实问题来处理。所谓现实问题,也就是不寻找理由,不在意苦衷,总之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也不要自怨自艾,总之想一个解决的法子也就成了。如同他当初对乌家人摊牌的态度,也就是如此,不论理由为何,总之目前就是这个样子了,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你卑劣我要杀你全家兼人心不足蛇吞象也不厚道,但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现实就是,眼下,我已经将军将死了你,你总不可能叫我手下留情吧,已经到了这一步,接下来就只用考虑怎样走下去。

    人在感情上总是很难做出取舍,宁毅当然也有这种倾向,如果事不可为,他能比一般人更有壮士断腕的果决,但此时的事态,却并不算严重,也就有很多缓冲与操作的可能。

    平心而论,他也会觉得男人的花心对于女人来说并不公平,其实他也有想过,假如他与云竹的关系发展得更快一些,他对苏家还没有多少感觉的时候,他会陪着云竹离开苏家,离开江宁,在其它地方重新开始。若是他与檀儿的关系发展得更快,或许他与云竹之间就没有了进一步的可能。但现实如此,多想也是无益了。

    无论与云竹分开还是与檀儿分开,都很难,那么就这样吧,在其它的方面,寻求解决的途径。檀儿其实是个很有手腕的女人,而以云竹的心性,倒也无需去进苏家的门,他会在其它的方面尽到为男友为丈夫的责任,为此他其实也与云竹谈过,说了他大抵无法离开苏家,说了两人若在一起会遇上的尴尬情况,当时也说了若她真想要一个正式的名分,自己也不是没有办法。这两边如果真是到了要逼着他做决定的时候,那决定,他当然还是能做出来。

    后来自然便是这样一路下来了。当锦儿认真的跟他说起这些的时候,宁毅的心中,自然也有着感动与反省,无论如何,自己的确是做错了一些事,对于云竹的亏欠,确确实实的存在着,但更多的,却没办法在这里跟锦儿说得太多了。他只是稍显严肃地补充道:“不过,我不会让你云竹姐觉得不开心,承诺做了,这些责任还是要负的。锦儿你真心为云竹好,我也很感激……”

    “你……你根本没反??!”

    宁毅收敛了方才的稍许认真,望着锦儿戏谑道:“但是你也没办法让你云竹姐的心里变得开心啊?!?br />
    “谁说我不能……”

    “云竹不喜欢女人……”

    “可跟着你,云竹姐会一直都不开心,她只是不说罢了,她又进不了你家的门,没有任何名分,哪个女人不重视这些呢?!苯醵岷咭簧?,“我说了,我承认你在其它方面还算是个好男人,可你解决不了这些,总是些空话!”

    “不是没办法,但是很困难,也许强行拿到名分,最后也是更多的不开心……当然我不会在那种时候还非要几全齐美。不过我跟你云竹姐说过,我是赘婿身份,也进不了什么祠堂,其实进什么苏家祠堂我也没兴趣,听起来也很难堪吧,你云竹姐不会稀罕这种名分的……但我保证我死了以后,我们会睡在一个坟里,不会分隔两地。你觉得名分很重要,不过我觉得这样应该更好一点……”

    “呃……”锦儿瞪着眼睛,愣了半晌,“你胡说,怎么可能……”

    “又不是现在就死?!蹦闶?,“还有很多年呢,大家会明白的,我真要做的事情,苏家挡不住。唯一麻烦的,恐怕是我家里的那位,不过到那个时候,七老八十了,这些事情应该也能取得谅解了吧?!?br />
    他顿了顿,随后摇头道:“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呵,你要喜欢就喜欢,要穿男装也随得你,我又不拦你,你能让你云竹姐开开心心,我也会觉得高兴。不过提前告诉你,这个我很有自信,元兄弟,你没有机会的,只会伤心一辈子……”

    宁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一时间锦儿只觉得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气了半晌,咬牙道:“等着瞧!”她原本为着自己喜欢上了云竹姐这件事很是忐忑,但既然宁毅这么可恶,她也就觉得自己没必要为此感到不好意思了。撂下狠话,转身回房,宁毅回头看着她的背影,不觉又笑了出来。

    据说女性多有双性恋倾向,这事情宁毅不是权威,但锦儿这种感情要说是不是真的对云竹发生了爱情,其实是难说的。有一点却能够肯定,她是真的在意着这个姐姐,为她担忧、为她打抱不平,如果对方是个男的,他自然会觉得心中有芥蒂,但事情发生在锦儿身上,她能够真的对云竹有这种如亲人如血缘般的感情,宁毅觉得很好。

    云竹父母双亡,再无亲人,从金风楼来之后,只与胡桃相依为命,也是因为她与宁毅的感情确定之后,心中有了依托,才将胡桃嫁了出去。此后宁毅说让她拜秦老为义父,终究是一种利益的交换,哪怕秦老仁和,对云竹也有些认同,但自然还是很难成为真正的亲人的,锦儿却不同,她们能够朝夕相处互相依靠,云竹能多个寄托,宁毅也会感到高兴。

    名分这东西或许很难给,但其它的许多方面,他已经决定会对云竹好好的,自然也会将事情做到。以云竹的性子,哪怕锦儿真是男人,都很难让她变心,两人之间又是同性,没有这方面倾向的她自然不至于真被锦儿熏陶成了拉拉,若真是那样,或许也只能证明自己的失败了……锦儿陪在她身边,总之是全心全意的为她好,自己又何妨大方一点,也好随时提醒着自己,有个有趣的拉拉,随时在旁边虎视眈眈呢。

    他在这边笑了一阵,随后去往客厅,向云竹与锦儿复述了一下踏青会的事情:“到时候元兄弟也一块去吧……”

    宁毅平日与锦儿斗嘴,各种古怪的称呼都有用过,此时叫她“元兄弟”,云竹倒也并不在意,只是握着身边妹妹的手笑道:“锦儿自然是陪我一块儿去的?!?br />
    这天早上回到家,吃早餐的时候又觉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檀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笑道:“我有个朋友……她是个女的……”

    “嗯?”苏檀儿的笑容在感兴趣之余也露出了微微的警惕,一旁婵儿娟儿杏儿都围了过来,宁毅这才反应过来,与她们对望片刻:“唔,她喜欢女人?!?br />
    “???”檀儿与三名丫鬟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了,婵儿小声问身边的杏儿:“喜欢……不是那个喜欢吧……”

    “当然是啦……”

    苏檀儿微微露出博学的样子:“其实……其实这种事情也是有的……”其实她对这事也不了解。

    “嗯,小姐,我觉得娟儿就喜欢婵儿哦……”

    “其实人家喜欢的是杏儿姐……”

    房间里,几人叽叽喳喳,笑闹一番,偶尔弄得面红耳赤。而随着清明节的日近,两天之后,秦家的二少秦绍谦也已经回来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