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光暗下去,然后江宁城里热闹了起来,一艘艘画舫楼船,一家家青楼灯火。这里的夜生活自然不止是逛青楼一项??纯辞鼗匆咕?,常常糕点小吃”在茶楼上坐坐,听听故事小曲,不过相对而言,逛青楼确实是其中最为时髦的一项。

    城内城外紧张的局势,几年一次的水患”触动不了这繁华奢靡的景象。有钱人始终还是有钱人,况且在类似江宁、扬州、东京这类富庶之地”官府的掌控还算是有力的。过些时日即便是关了城门,大部分的青楼妓寨、烟huā之地还是照常营业,而且由于闭了城门,物价更高”收费也更高,可没有其它地方可去的富人们过来的频率也会变得更高”这一段时间,反倒回事这等娱乐场所的黄金时段。

    与李频、苏文圭、苏文兴等人来到燕翠楼前的时候,其余约好了的几人也已经到了,这些大抵也是苏家子弟的朋友,其中有两名是没多少名气的才子,想来见见宁毅李频。这次过来的不仅仅是二房的苏文兴苏文圭苏文田,也有三房的苏文洛、苏文季”平日里比较亲近苏檀儿这边的苏文定也过来了,总之是苏仲堪见人就招呼了一声,今天反正是他出钱”让苏家一群小辈过来玩。

    如同苏檀儿所说,苏仲堪这人不怎么实诚,对于家主之位兴趣肯定是有的。不过话得分舁说,即便如此,他眼下也没必要对宁毅弄点什么无聊的小手段。这次的宴会只是个闲笔,一方面以苏家的名义送别李频,另一方面也是真心想让家中这帮孩子跟宁毅、李频这两人多接触毕竟家中这帮孩子不怎么成材苏仲堪是明明白白的,如果是为了折辱宁毅,那恐怕也只等于是打自己脸而已,何况还有个长袖善舞而且必定会站在宁毅一方的李频在这。

    燕翠楼不像那种常?;岢黾复笮惺准复骽uā魁的青楼一样出名如同金风楼、绮兰所在的凝雨楼这几间名楼算是江宁青楼的第一梯次,燕翠楼便算是第二梯次中最好的一类。排名勉强能进江宁前十,服务和娱乐其实也相当周到,但说起来未必有金风、凝雨这般高雅,纯属品牌效应。

    譬如说如果江宁知府或者脍马康贤这等人宴客,说去燕翠楼,那是没面子的。不过诸多富商平时还是喜欢来这里捧捧场。文人当然也来,许多人没那么多讲究,但来得倒不多,这里毕竟并不是首选。

    今天大家一路过来并没有人开口谈诗论文。诸如苏文兴、苏文定等人平日里也爱当今才子什么的,但此时也有自知之明。宁毅、李频这两人都在,江宁城中小有名气的才子都不好在他们面前胡乱献丑,之前还有陈季问遇上宁毅写诗不敢落笔的事情,何苦谈些自讨没趣的东西。这些人分属大房二房三房的都有中间平日里或者也有些摩擦口角”但这时有志一同,只谈生意,不说诗词。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此时颇和兵法”苏文兴、苏文圭、苏文季这几人都有在家中试着管理一个店面什么的。一路之上苏文季就跟宁毅比较聊得来这小子号称苏家的小孟尝本身能力不足但用人得法,本身态度放得也比较低,言语谦和。宁毅觉得颇为有趣,人际关系上有长处这就不错,不过真正能管人的人对人才也必须有权衡制约的能力,这方面恐怕就是弱点了。

    这些能力需要长期培养”与本身资质、后来的教育也有关,要用一个本身有百分能力的人才,自己至少也得有六十分的能力才行。不是培养不了,但这等事情宁毅自然没必要去说些什么,路上听苏文季说着这方面的心得,一些商场趣闻,宁毅自然笑着点头表示受教。苏文季心中便更加高兴起来,难得能在宁毅这等人面前表现一番,当然便又说得更加深入一些。偶尔苏文兴、苏文圭也会插入话来:,“立恒,经商这等事情你不懂,你别听他瞎说,他唬你的,太湖的那笔生意,文季这小子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br />
    “谁说我不知道!”

    “你就是听你手下掌柜瞎扯的,他们说什么你信什么……”

    “我至少会分辨什么事情有道理!”

    双方免不了吵起来,马车之上宁毅与李频便看得有趣,过得一阵,那边又过来跟宁毅说:,“要不然晚上你回去问二姐,看看她怎么说……哼?!?br />
    尽管苏檀儿是女子,大家此时对家产也在明争暗斗,但真心说起来,不会有人否认苏檀儿的商才。至于宁毅”他或许是个大才子,但对于经商之类的事情自然是丝毫不懂的。无论苏仲堪还是苏云方大抵都跟这帮孩子说过当初让宁毅入赘的理由是什么,席君煜反倒是因为太有商才才落了选,这一点毋庸置疑。

    于是一路炫耀着商场上的心得,就在这些人努力地试图将商场的精彩展露给宁毅与李频看,并且表现一番自己的出色的时间里,大家也下了车,在门口与几个邀请来的朋友汇合。苏文兴首先进入燕翠楼”不一会儿,却是在前方遇上了熟人。

    大部队进入燕翠楼大门时”已经看见苏文兴与薛家的薛进在那儿针锋相对的冷嘲热讽着,薛进的旁边还有他的兄长,如今薛家年青一代的薛延,据说这是薛家今后的家主人选,另外也有些朋友啊、客人啊,看见苏家突然进来十多人,也聚集过来了。燕翠楼的妈妈、龟奴见势不妙,连忙过来说好话、打圆场。

    青楼楚馆为争风吃醋容易上火,但此时不过几句口角,大家也各有身份”倒不至于真吵起来什么的。双方都看着有趣,只是薛进见到宁毅”脸色就有些不好?!暗朗恳鞴绞住?,之后他基本就不敢写诗了”老觉得被人嘲弄。这时候两边都有些闹哄哄的”薛延与苏文圭等人笑着打了个招呼,妈妈居中调停,薛进与苏文兴嘲讽了几句”心中还在想着针对宁毅的话,宁毅身边的李频倒是与对面一人打了个招呼。

    “青狄兄,你也在?!?br />
    “德新兄,幸会了?!?br />
    那边也是一名才子,名叫柳青狄的,与李频、曹冠等人也是名声相若,招呼一打,薛进也抬头介绍了一句:“这是家兄的好友,柳晏柳青狄?!闭獗弑闶且徽缶醚?,薛进盯着宁毅”宁毅扭头看青楼的布局摆设。

    方才只有薛进与苏文兴,便是口角与火气,这时候人一多”看起来就有些和乐融融了?;ハ嗾泻艏妇?,口蜜腹剑暗暗讽刺几句。薛延笑道:“,燕翠楼特色”终究还是大堂这边坐着舒服,我们今日在大堂这边看看表演,不知诸位如何?”

    这边苏文圭笑道:“薛兄慧眼江宁谁人不知,今夜薛兄既在这里,我们自然也在大堂坐坐……我们去二楼?!?,一般来说青楼的外楼一二两层构造都差不多,基本是围绕着前方舞台如戏院般的构造”这里自然也有包间”也可以狎妓喝huā酒”只是舞台上的表演就比较大众化,而且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也不可能对作陪女子们做出太过分的动作来。谁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看戏什么的。若真有心狎妓”深入发展”还是得换房间”宁毅一路随着上楼”扭头问李频道:“这帮家伙又打算怎么争风吃醋?”

    李频笑了起来:“燕翠楼外堂的表演也是蛮huā功夫的,例如吕霞之类的当红女子,有时候不受提前邀约,她们在外堂表演,若是看上了谁,下台敬上一杯酒,然后才会随之入内堂作陪。呵,大庭广众下的一杯酒”这事情挺有面子的,商人、才子,谁都好,都喜欢这等各使手段夺得美人归的情节?!?br />
    宁毅点点头:“这么说起来,要看上谁”大概还是得huā银子了?!?br />
    “这个自然?!崩钇敌Φ?,“当然也不只是这么单纯,譬如你是老相好也行啊,或者干脆立恒你为她写一首好诗词,她自然过来将这酒敬你。总之无非是这等路数”要出风头,也得下些功夫才行?!?br />
    “喔,待会李兄可是打算写一首夺得美人归么?”

    “这有些难,那柳青狄的诗才可是不输于我,何况你看薛延他们的表情”分明是此地???,赢定了。当然,你的这班兄弟怕是也知道这些”之所以有信心,无非是见到你我二人皆在此地,待会若只是我写诗,就算输了,吕霞多少也得上来打个招呼”但若立恒你也写上一首,第一才子、鬼才之名,再加上你这班兄弟银弹攻势,这事情结果,可就真的尚未可知了?!?br />
    “喔”总之很有面子……”

    “哈哈,便是为了面子……”,走向二楼能看表演的包间时,两人说笑起来。事实上李频对这类事情还是蛮感兴趣的,就算宁毅不写,他多半也会写上一首,接接那柳青狄的挑战。宁毅回头看看,只见下方大堂里,那名叫柳青狄的书生似乎也正朝这边望过来,笑着挥了挥手,很是友善的样子。不过宁毅的目光划,过去了,因为忽然间,舞台一侧一个房间窗口的景象将他吸引了过去。

    那房间窗口看来并不起眼,因为在舞台侧面,估计也不是用于宴客的地方,宁毅会注意到,是因为方才劝架的妈妈此时正朝那边进去,然后,宁毅看见了那里露出来的一张脸,竟是聂云竹。

    这女子也不知在那房间里看了多久,这时候宁毅的目光望过去”她顿时笑起来,朝这边轻轻挥了挥手,宁毅也笑着挥手时,另一道身影从那窗口一边探了出来,那也是一名女子,她有些好奇地望望聂云竹的表情,随后在大厅里搜寻着熟人的身影,看见宁毅时,眼睛眨了?!闭帕持辶似鹄?。这是元锦儿。

    感情这两个家伙跑过来卖皮蛋么……

    心中正在想,那元锦儿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聂云竹笑着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说话辩解。随后只见两人打闹一番,元锦儿推着聂云竹离开了窗口。一秒钟后,她又探回身来,朝着这边的宁毅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仿佛因此霸占了她的云竹姐,啪的一下将窗户关上了。

    宁毅有趣地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