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浴桶中的水量,毕竟淹不死人,就算一时慌乱,会仓进口中的水也是有限。稍稍的慌乱过后,苏檀儿终究还是清醒过来,害羞与试图拉开距离的表情占了上风。

    宁毅拍拍身上的水渍起身出去,苏檀儿坐在里面的木椅上,裹着浴巾咬了咬嘴唇。

    “相公……相公怎么会……在这里的……”

    话问到一半,声音其实已经低了下去。宁毅在帘子外回答道:“我准备洗个澡,然后……你呢?”

    “我……我让娟儿帮我烧起……”

    宁毅愣了半晌。

    “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没有其他人啊,娟儿出去……呃,你在睡觉,你什么时候吩咐她的……”

    浴室里苏檀儿其实已经反应过来了,哭丧了脸露出一副糗大了的表情,过得好久,话语声细若蚊蝇地回答:“……中午……现在什么时候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恐怕都已经辛时了,外面宁毅的回答等了好久,只听他笑道:“呵,你先洗吧,反正都弄湿了,我去……换件衣服。没事?!?br />
    方才将苏檀儿从浴桶里抱出来,身上的袍子也已经被水弄湿,宁毅看看身上的状况,转身出门,还没到门口,听得有些为难的声音又从里面传出来了:“相、相公……等等……”

    “嗯?”

    “扛……有集冷?!?br />
    ……………………

    换掉外袍,随后赶快去小厨房里生火、烧水。宁毅目前的体质不错,这种天气就算全洗冷水问题也不大”他只是觉得在那样一个房间的浴桶里泡着,全是冷水不合气氛,但方才烧的热水也不多,让苏檀儿洗”肯定是不够的。

    下午宁静的院子里,秋叶沙沙,宁毅一面烧水,一面与那边的苏檀儿说着书院的事情,书院的关闭啊,李频要离开,以及中午的饭局之类。

    “…………二叔说,都是一家人,不分什么大房二房三房的,那都是外人看着热闹。他几个儿子不懂事,这个家,将来终究是你掌最好,所以最近看你太累了,让我叮嘱你多休息……哦,对了”他还说,天下的生意,一时之间是做不完的?!?br />
    提了热水过去,宁毅口中说着这些话,墙壁隔开的房间里,苏檀儿微带笑意的话语传出来:“相公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蹦阈ψ诺阃?。

    这样的回答大概是令苏檀儿觉得赖皮,一时间有些气结”走进浴室外的大门时,宁毅道:“天下的生意,一时之间做不完,这句话撇开了说还是有道理的?!?br />
    “那也分时间紧迫的和时间不紧迫的啊……”苏檀儿在里面呢喃一句”随后道:“不管这句,其它的呢”相公信吗?”

    “……做人要实诚?!?br />
    推开帘子进入浴室,苏檀儿正用两块浴巾加上衣服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蜷缩在那椅子上,她原本身材高挑婀娜,这样子蜷缩起来虽然只露出了脸,却也依旧有着一股异样的魅力,这时候虽然脸红,目光却也是望着宁毅:“这可不算回答?!?br />
    “做人要实诚……所以二叔看起来也蛮实诚的?!蹦闼底沤人菇⊥?,伸手探了探。

    “相公不实诚?!?br />
    “不实诚的人才老觉得别人不实诚,我呢,还是相每二叔的?!?br />
    “赖皮?!?br />
    “很热,水温应该差不多了……你跟你二叔有矛盾,不能因为我说你二叔实诚就这样污蔑我吧……”

    苏檀儿笑着望定他,一字一顿:“相公赖皮、不实诚?!?br />
    “好吧,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相公最圆滑了,赖皮、不实诚?!?br />
    “不跟你计较?!毕瓶弊幼急赋鋈?,后方话语声传来。

    “不说真话,不实诚?!?br />
    “好吧?!蹦闾玖丝谄?,转身退出那门帘,仅仅露出一张脸,他眨了眨眼睛,“刚才走进来,真不是故意的?!?br />
    这句话说完,苏檀儿瞬间瞪圆了眼睛,一张原本只是微微有些粉红的脸颊转眼间涨红起来,她抱着身子坐在那儿,想说点什么,又有些说不出来。宁毅放下帘子出去好久之后,苏檀儿才掀开浴巾走下地面。浴室原本是一层门帘加一层木门的结构,木门关上了便进不来,苏檀儿原本以为是娟儿在家,一时间没有将门完全关好。此时才过去,扣上了木门的门闩。

    她依旧是肚兜、绸裤、赤足的打扮,此时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水弄湿了,一时间自然干不了。嗯起那家伙方才可能看到的情景,她的脸又红起来,双手抱在胸口靠在那门板上。他在外面肯定在笑呢,心中如此想着。

    脚步声响起来,宁毅轻哼着歌声走过了浴室外的院廊,预备去烧自己的洗澡水。苏檀儿抿了抿嘴:“相公不实诚!”

    她小声喊了一句,估计外面能听到,但也不敢喊得太大声,听得外面脚步声微微顿了顿。她吸了吸鼻子。随后笑着往那浴桶走过去了。

    ……………………

    苏檀儿沐浴完毕随后才是宁毅,待到洗完这个澡,时间也已经接近傍晚。眼看大概是下午五点左右的光景,宁毅坐在院子中间的凉亭里等着头发被风干,婵儿娟儿也已经回来,夕阳之中与宁毅打着招呼。婵儿过来晃了晃:“姑爷洗澡了?”聊了几句天之后又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过得一阵,苏檀儿笑着过来,她简单束起一头长发,穿上了湖绿色的衣裙,坐下之后,眯着眼睛望了望树隙外的夕阳:“这么说,相公晚上要与文兴他们去燕翠楼?”

    “嗯?!蹦愕懔说阃?,随后仰起脸想了想,“不知道那里当红的姑娘是哪位……”

    “最当红的……叫做吕霞?!?br />
    “你怎友知道的?”

    “我去过一次,女扮男装的?!彼仗炊孀抛煨α似鹄础彼婧蟮溃骸跋喙娴每男?,毕竟李公子也要走了,替妾身向他道个别,说句一帆风顺。至于那些不怎么实诚的,便大可不必理会了…………”

    “嗯?”

    “其实照妾身想来,相公若是与李公子两人去玩,要比同文兴这些人一同过去好得多。没什么意思,倒怕他们扫了相公的兴?!?br />
    苏檀儿这人性格强势,但对家里人是好的,当然”能被她认为是家里人的,大抵也就只是区区几个。过年的时候她也拉着宁毅各家各户的串门,平日里偶尔也有这类的宴席聚会,每次的宴席之上,她总是很顾着照顾宁毅的存在。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宁毅需不需要这种照顾都是无所谓”但苏檀儿这种“多余”的举动却足以证明她是真的将这段婚姻当做一段婚姻来经营的。

    宁毅能够走到这一步,不会去追求什么纯粹的爱情。在他来说,上辈子与苏檀儿的位置有些类似,假如是他处于相同的人生中,被安排了一个配偶,自然也是只能如此的“经营”下去。用的是这样的词语”但自然并不让他反感”你不可能要求两个人一见钟情然后就亲亲我我什么的”在一种情况下,你只能按照一种情况的模式来看事情。

    苏檀儿的婚姻最初自然是没有办法,但既然接受,表现的确实足够的真诚,她已经给了一个原本的陌生人足够的尊敬与真诚。宁毅也是认同这种情绪的对方已经在很用力地表达她的诚意了:若是可能,我们便这样过下去吧。

    她从一开始便没有多少的选择”宁毅所看见的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子全心全意的认真和努力。

    一方面用力顾及着她的生意,另一方面用力顾及着她原本就没多少选择的家庭,这便是她的真诚了。宁毅欣赏这样的情绪,他原本就做着过不下去就走人的打算,既然能过下去,华边留下来当然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虽然曾经是在某种相对刻意的“经营”下过着这样的生活,但如今彼此其实都有些好感,这样其实就很理想了。这时候她说出这番话来,其实也是觉得宁毅无需去敷衍这帮家中的二世祖,宁毅便也笑起来:“无妨,扫不了兴的?!?br />
    “相公既与李公子他们去,便不让小婵跟着了?!彼仗炊底?,从衣袖中掏出几张银票来,“相公身上的银子怕是不多了,这里有五百两,相公拿着,若是有喜欢的,便多做捧场些,相公有第一才子之名,出手总也不能寒酸了?!?br />
    说着这个,她又笑起来:“二房三房那边的那班兄弟确实不怎么争气,家若是放到他们手上会被败光了二叔三叔肯定也知道,可如今他们也不过三四十岁的年纪,如同父亲一般,孙儿辈出来了,成才了,他们也还是爷爷一般的掌权人呢。所以说不争,就是不实诚,二叔三叔为自己争,可不是为后辈争,文兴他们才傻呢,怎么也当不了家的,只能当当家人的爹……”

    苏檀儿低下头,话语转的轻柔了一些:“相公往后莫要站在二叔那边说话,好不好?就算是故意的,妾身也想听相公说二房三房的坏话……我觉得相公该是站在妾身这边的。就爱听相公说二叔三叔不实诚,不爱听相公说二叔实诚,便是故意的也不爱听。妾身在这方面,小心眼着呢……”

    她抬起头来,微微抿了抿嘴,笑着与宁毅对望着,那笑容中微带恳求,夕阳洒下来,落在那脸庞上。这片刻间,宁毅觉得被这小心眼打动了。

    不论真假,确实很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