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的、明澈的夜色,缺了一块的月亮悠然地挂在天上,银河如带,从树林中的空隙间望上去”这片夜空像是蓝色的海。

    “……就这样,天龙八部的故事,结束了……”

    破庙前方的林地上,篝火哔哔啵啵的烧着,宁毅缓缓说完了故事的最后一段,随后耸肩笑了笑:“我把时间掐得真准?!?br />
    陆红提在旁边拿着树枝往火里挑来挑去”沉默了许久:“后来宋朝呢?”,宁毅想想,翻个白眼:“那怎么知道……”

    “……真没意思的故事?!?br />
    时间就这样沉默下来,此时的时间已经是六月二十三的晚上,即将过午夜”到六月二十四。这将近二十天的相处之中,该说的其实大抵也都说了。陆红提教了他能用的内功,慢慢练下去便会有成果,而宁毅则已经为陆红提在吕梁山上好那个小小土匪窝制定了一系列的发展计划,这是他以前的就擅长的事情,问题应当不大。

    当然,这些计划,与教学从组织分工到战斗分配到合纵连横到勾心斗角上大抵都有涉及,但自然也不是什么纯粹夹公司的模式或者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吕粱山的这些人,其实大都是村庄式家族式的经营”要弄成机械化的规章条款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在潜移默化中做些不动声色的调控。

    一个相对健康和稳定的结构本身也会具有巨大的生命力和发展力,真正厉害的调控者,往往会看见一个小动作可能引起的连锁反应。不过宁毅没办法亲自去到吕梁山,这时候便只能为她设计几个关键的节点。一旦某几个目标能达成”也就能简单改变手下一定的社会结构”然后顺理成章地推出下一步动作。陆红提麾下不过百十人,这一点人在简单分工之后的许多变化宁毅还是可以预测的”陆红提只要能确立几条基本规矩的通过,此后都能更加健康和顺理成章的领导这个小组织的发展”类似于这次大家吵吵嚷嚷要杀宋宪最终弄得她不得不自己出来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要在几天内十几天内将能够活学活用的管理课程说完真是太难了,这东西本身没有章法,宁毅也只能讲几个关键的原则,然后寄望于陆红提本身的智慧能够活学活用。她不是笨人,本身也有着高强的武功,有高强武功的人,在这样的地方往往有着巨大的人格魅力,问题不大。

    组织基础的东西占了一半,另外则是如何与途径的商人与周围的其余吕梁群豪打交道,扩宽这些人的生存空间”增加彼此的团结与凝聚力,以及一些应付辽人的想法与方略,等等等等。

    这部分方案和意见也是相当驳杂”宁毅考虑了很久。例如给路过自己地盘的商户提供部分?;?,赚取固定资源”影响力稍大一些的时候,可以跟周围一些山头的老大们联系协商这部分的事情,当然,资源如何收取,如何分配,如何监理”如何做到公平”这个是最重要的”宁毅也给了一些原则性的条款和监督方式,以毛笔抄成小册子由陆红提带回去,将来陆红提能够提出这些来,若能行之有效”影响力自然又会增加。

    例如组建三到四支的精锐五人小队,特种兵那种目的性极强的训练方式。山林中的猎户或盗匪有些在个人能力上很突出的”但要说分工配合等方面,目的性针对性强的训练在山里不可能有。由陆红提以尽量铁血的方式训练这帮人,给予好的待遇,顺便给小集体划分一个特权阶级”当然,必须有积极正面的原则约束,否则特权恐怕只会带表负面影响”而如果能正确引导,这种特权也能引起其余人的积极性。

    例如让会说故事的老人多说说有关辽人残暴的剧情,说一两个英雄人物什么的,抗胡抗辽,精忠报国,而尽量少说山精野怪狐媚传说。甚至可以专门找一名有这等才华的人,不用刻意,只要陆红提去简单地说几句”对方自然会在晚上说这类东西。简单的舆论控制和煽动,乍看或许简单,但有心控制之下”长期下来,便更能增加凝聚与向心力。

    能够想到的东西,未来的一些发展,大抵都抄在了一个小本子上。出于保密的原则宁毅原本不想这样,陆红提识字不多,不过按照她的说法,寨子里有个爷爷是不错的”也很有见识”她以前很多事情都得请教对方”此时也要把本子带回去给他看过之后才能做事。不过这原因大抵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宁毅发现,她大概把这样的东西当成一本为吕粱量身打造的兵书,准备带回吕粱,好几次看见她将那小册子看的非常珍贵的样子。

    也罢也罢,以她的本事,应该不至于遗失了这个把自己连累进来。而十多天的时间,的确很难将所有说的东西都给融会贯通,如果能带一本教材回去,能有一个真正信得过的人辅佐一下,这些事情也才不至于失败。于是与她约法两章。

    “第一,这本东西跟我没有关系,你没有被血手人屠招待过:第二,一定要是真正无私的人,信得过的,才能给他看看,让他指点你,你说的那个粱爷爷他如果真的七老八十了,没有子嗣没有什么势力、私欲,应该就没关系。当然如果你挑错人,我想说,那跟我关系也不大,只是不久之后你的位子就可能没有,你可能会被人阴,这个时候我就只希望,你能保住一条命”凡事莫强求,命留着,赶快跑”

    “你这书生懂的东西,倒还真多……”,故事说完,陆红提大概回味和伤感了一阵,“老实讲,一开始我可没这么想”但现在我忽然想是不是该把你劫回吕粱比较好?!?br />
    宁毅在那边笑了起来:,“我就会些歪门邪道,太看得起我了。老实说,这些东西具体能不能有用,我也不清楚”

    “不是歪门邪道”我分得清楚?!闭獯温胶焯嵋×艘⊥?,过了一会儿,说道:“你将来会去当官吗?”

    “入赘之人,不好当官,而且我研究的这些格物,恐怕还真是旁人说的歪门邪道?!?br />
    “对了,为我说说当日那倩女幽魂吧,那日……没能听到结尾?!?br />
    “不说?!斌艋鹋员?,宁毅斩钉截铁地回绝了,陆红提在那边愣了半晌:“为什么???”

    “别死了”下次能再见,再说给你听?!?br />
    陆红提想了一会儿,先是笑笑,随后扭过头冷哼了一声:“睡了?!迸榈奶傻乖诤蠓降牟莸厣?。

    宁毅拿着冒烟的树叶稍稍薰了薰蚊虫,随后也倒下去”视野上方星河流转。陆红提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空:“哎,你在想什么???”

    “蚊香?!蹦闼档?,“这几天晚上都快给熏死了,在苏家的时候,蚊香的味道其实也不好”现在的蚊香里面有少量〖砒〗霜”估计对人体也有危害”我在想有没有更好的蚊香配方,这个应该是比较简单的,可惜我以前居然没有涉猎,很痛苦啊,没有好的蚊香”味精也难弄………

    宁毅如同往常那边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地说着他那有关格物的言辞,有的能听獍”有的听不懂,陆红提躺在那边笑笑,就这样听着、听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就这样沉沉睡去。

    无论如何,明日要走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照例是打招呼洗脸煮个粥,去打水的时候,陆红提觉得自己脸色有点木木的,于是在水边稍微调整了一下,回去与宁毅打了一套简单的拳,然后两人吃过早餐,在破庙前方台阶上坐了一会儿,没有说话。清晨逐渐过去,到某个时刻,陆红提终于还是站起来,去破庙里拿了包袱背到身上,走出庙门。

    “我要回吕粱了?!彼Φ?,“有件事还是要告诉你?!?br />
    “嗯?”

    宁毅的疑惑中”陆红提笑得有点像是恶作剧一般的得意:“虽然你很喜欢武功,可你成不了一流高手了,顶多只能当二流高手?!?br />
    这话以前就说过几次了,宁毅嗤之以鼻:“早就说过了不是么”我就喜欢当二流高手,知足了,没打算当什么一流?!?br />
    “这是因为你昨晚不肯给我说倩女幽魂”我才告诉你的?!甭胶焯嵝ψ拧背胺阶呷?,直到那边一棵大树前停下,那大树的树干约有水桶粗,日光从那边照射过来,陆红提回过了头”“你知道一流高手可以怎么样吗?”

    这句话才说完,宁毅看见她的目光一凝”那一身衣袂扬了起来”身形如同绷紧的弹弓”轰然前推!

    轰!轰!轰!

    巨大的冲击声连响了三次”然后,宁毅看见她转身回过头来,裙摆在空中晃起一个圆圈,这一瞬间她简直像是足不点地、凌波微步一般,后方,随着“喀啦啦”的声音”那颗大树的树冠开始倾斜、倒下,清晨的日光从那边照耀过来,将她沐浴在阳光里。

    “你这样不对……”,宁毅喃喃地说着,摇了摇头,陆红提仿佛在光粉之中开心地笑起来:“我要走了?!?br />
    “等等?!?br />
    “嗯?”

    那边愣了愣,宁毅吐出一口气:“我把你当成朋友?!?br />
    ,“”陆红提望着他,等待接下来的话。

    “所以……我不会跟你去吕粱山”但如果你有了麻烦,可以来找我……所以如果有事,记得一定不要死。

    那边沉默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我会等着在吕粱山吃到那只烤鸡的那天,你也要记得,让你朋友把店开过来。保重?!?br />
    “保重?!?br />
    他看着那道身影转身下山”逐渐在那光芒中消失,再也看不见了之后,方才伸了个懒腰”回头看看后方的破庙,山风吹过来,过啦好久,他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随手翻了翻,里面记录的是陆红提给他留下的内Jb心法。

    “到最后还是让我拿到了……”

    说这句话时未必有多少得意,他拍拍那小册子,叹了口气,随后将小册子再度放进怀里,朝山下走去。左手仍旧是缠着绷带的状态,但二十天的休息与内功训练,此时精神已经很好。不一会儿转出小路,上了大道”江宁在望时,才发现一些事情”道路上衣衫褴褛、拖家带口的外地人多了许多?;叵胍幌?,或许秦老康老说过的灾民潮,正在往这边过来了。

    此时这情况还不算严重,进城之后,感受到的也稍稍淡了些。他一路朝苏府方向走去,看看缠了绷带的左手”心中想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婵儿她们解释才好”经过一处街角时,一辆马车从身旁驶过,前方陡然探出了苏檀儿的脑袋,朝他这边回头看着,口中喊道:“停、停、?!?br />
    马车行出十多米,停下了”苏檀儿将他缠了绷带的左手看得清楚,咬了咬下唇,随后脑袋在车厢那边隐没片刻”似乎在说:“立恒回来了?!贝勇沓瞪咸讼吕础绷硪槐?,婵儿娟儿杏儿也相继跳下车。

    苏檀儿拉着裙裾小跑了几步方才慢了下来,似乎是等着身侧的婵儿娟儿跑过去,望着宁毅的左手”微微皱着眉头,不一会儿,三个丫鬟围在宁毅身边为着他的左手焦急地议论说话”宁毅看着走近的苏檀儿,有些无奈地笑起来。苏檀儿有些复杂地舒了一口气:“回来了?”

    “没事了?!苯滞贰鄙衔缪艄饷髅?,宁毅开了。,如此说道。